第385章 前往昆侖

    又是一個黎明,從洪荒空間中出來的古爭,望著東方的魚肚白,怔怔的有些出神。

    剛剛在洪荒空間中修煉的時候,古爭又想起了之前在蜀墟中探險的那段日子。

    從蜀墟中出來到現在,已有半年多的時間了,在這段時間里,古爭盡管每天都會去洪荒空間中修煉,前段時間也曾在空空門的寶藏中經歷過兇險,但整體上來說,如今的日子比起蜀墟中的高壓,已算是過的非常清閑了。

    對于一般人而言,清閑是巴不得的事情,可對于古爭來說,清閑是高壓生活后的一種享受,可以偶爾有那么一段時間,但不能總是這樣,畢竟他是一個修仙者。

    “器靈,我想接個任務。”古爭動念道。

    “可以啊,距離你上次主動接任務也有段時間了,如今接個任務調節一下清閑的日子也好,至于接什么任務,你讓我想一想。”

    器靈并沒有讓古爭等太久,聲音僅僅只是停頓了五秒左右,便再次開口道:“給你一個簡單的任務,十五天內,一個人前往昆侖派,查看一下昆侖神石!”

    “昆侖神石?”古爭皺眉。

    昆侖神石這件神物,古爭第一次聽說是在門派中的時候,當時流云子和寒山子,來峨眉跟古爭他們談混沌塔名額的事情,期間有說過,昆侖神石有異樣。這件事情距離現在,已經過去了好幾個月,器靈突然讓古爭去查看昆侖神石,這讓古爭有些好奇。

    “最初聽到昆侖神石有異樣的時候,我倒也沒覺得有什么,可是就在最近這幾天,我感覺到了一絲不同尋常的地方。”

    器靈的聲音滿含憂慮,這種情況極少會出現,古爭不由得追問:“什么不同尋常的地方?”

    “空氣中有仙元存在。”

    “什么?”

    器靈淡淡的一句話,讓古爭心中如同響了一個雷。首先,這是末法時代,空氣中早已沒有了仙元。其次,他本人也是修仙者,空氣中如果有仙元,他不可能感覺不到。

    “空氣中的確有仙元的存在,只不過這仙元極為稀少,打個比方來說,盛法時代空氣中的仙元,如果是江河湖海,如今空氣中的仙元就只是一點熒光,別說是你感覺不到,就算是歐陽海那樣的修為也都無法察覺!畢竟,熒光不是螢火蟲群,它是一天之內或許會碰到一兩個的那種。”

    “器靈,這又代表著什么呢?”

    古爭真是急死了,器靈今天說話總是停頓,一副憂心忡忡的模樣讓人不安。

    “我也不知道這代表著什么,所以才讓你去查看昆侖神石。”

    器靈竟然笑了,就好像之前她的憂慮,完全就是古爭的幻覺一般。

    “那你擔心的又是什么呢?”古爭無語道。

    “現在都還不知道擔心會不會成真,我說了也是白說,等你看了昆侖神石后,我的擔心如果成真,到時候自然會告訴你。”器靈笑得有些調皮。

    “鄙視你!”古爭氣呼呼的說了聲,隨即便不再說話了。

    片刻之后,器靈問道:“你在想什么呢?還在想著昆侖神石的事情嗎?”

    “不是,反正你現在不想說,我想了也沒用。我只是在想,這次的任務聽起來簡單,實則并不會那么簡單,在這個任務的過程中,可能會引發不少事情!”古爭苦笑。

    “我是給了你一個簡單的任務,但凡事都有因果啊!盡管此次的昆侖之行,勢必會引發一些事情,可這些事情也都不算難以解決才對。”器靈說道。

    “說的沒錯,凡事有因有果,可能會引發的事情,正是當初我種下的因。”古爭點頭道。

    十五天之內到昆侖,正好會趕上昆侖的一次盛會。

    昆侖派為正道魁首,擁有著十年開啟一次的昆侖墟。

    昆侖墟中所出產的東西,比蜀墟中的更好更豐富,人能停留在其中的時間,更是長達五個月之久。

    昆侖不像蜀山,進入蜀墟的名額有一半是屬于分支門派的弟子,能夠進入昆侖墟的人,可全都是昆侖弟子!這樣一來,每十年昆侖派就能從昆侖墟中,收獲到數量極為龐大的資源!

    當然,這一次的昆侖墟開啟,也不知道蜀山究竟是付出了怎樣的代價,竟然爭取到了兩個進入昆侖墟的名額。

    昆侖墟關閉后的一個月時間內,整個昆侖派將會非常的熱鬧,到時候會有很多門派的人,受邀前往昆侖派。

    受邀前往昆侖派的人,可不是去觀看什么閉幕式,而是要去領修煉資源!

    昆侖派為正道魁首,也的確有作為魁首該有的樣子,他們會分出一些資源給其他門派,好讓他們在這資源匱乏的末法時代,也還能夠得到一些,幾乎在外面見不到的珍貴物資。

    不過,昆侖派也不是無償給出資源,他們需要分到資源修煉者們,在接下來的二十天時間里使用內勁,為昆侖派‘祖龍大陣’的運轉提供能量。

    古爭之所以覺得,昆侖派之行的任務不會太簡單,除了有他跟昆侖弟子的過節之外,還有就是來自門派方面的因果。

    昆侖為正道魁首,蜀山為正道第二大門派,第一和第二無論在任何地方,向來都不對付,昆侖和蜀山也不例外。只不過,昆侖和蜀山的不對付,倒沒有像以前的青城和峨眉那般厲害,他們只不過是彼此之間競爭的很激烈,相互之間有著防范和較量。

    不對付歸不對付,但在明面上,如果有什么重大的事情發生,昆侖和蜀山也還是會統一戰線,畢竟他們代表的是天下正道。

    也正是因為不對付的原因,昆侖派的盛會從來不邀請蜀山和其分支門派的人參與,如果古爭在盛會期間去昆侖派,臉上肯定是不會好看。

    并且,昆侖派最討厭的蜀山分支門派,也非峨眉莫屬!這是由于在盛法時代的時候,長眉真人解開了峨眉塔的‘能量戰場’,一時間所有門派的人,都想要進入其中歷練,就連昆侖派的人也都不例外。

    但是,長眉真人是峨眉祖師,他就是從蜀山派出來的人,對于昆侖派希望能夠讓弟子進入‘能量戰場’歷練的要求,他自然是拒絕了的!所以自那以后,昆侖派的人,也就格外的討厭峨眉弟子。

    既然已經主動接了任務,古爭也沒有多做停留,白天將身邊的一些事情處理好,等到了夜深之后,借著夜色的掩護,祭出雷牙劍直飛峨眉而去。

    回到門派中,古爭聽了無愁長老對門中事物的匯報,有兩件事情讓他的眉頭。有過微微的皺起。

    第一件事,前幾天趙府的趙文,竟然來門中拜訪。

    當初在趙府的時候,古爭給趙文的時間是一個月內,如果他還想吃古爭做的美食,可以來門派中找他。

    在那之后,古爭在門派中停留了兩個多月,又回到都市里三個多月,前后加起來差不多半年的時間了,也不知道趙文如今上門拜訪,究竟是所謂何事。

    對于趙文的拜訪,無憂長老也有對他進行過詢問,但他的回答則是正巧入山游玩,所以就登門拜訪一下了,對于烏沉古木棺消失的事情,他倒是只字未提。

    趙文這件事情,古爭倒也沒有特別放在心上,僅僅只是有些意外的皺皺眉頭罷了。

    讓古爭皺眉的第二件事情是,白貓自打吃了獸靈食修之后,便一直都在沉睡,現在都已經是好幾個月過去了,它竟然還沒有要醒來的跡象!

    有些擔心的古爭,就白貓這件事情又詢問了一下器靈,而器靈給的答案是,像白貓這種神獸的后裔,晉級的時候沉睡的時間越久,將來所能取得的成就也就越大。

    器靈還告訴古爭,別看白貓是在沉睡,可那只是表面上的樣子,實際上它如今的狀態,就像進入玄妙境界中的古爭一般,在白貓的‘世界’中,它同樣也處于一種玄妙的境界。

    兩天之后,古爭動身,前往昆侖。

    對于古爭這次的昆侖之行,歐陽海等門中高層多少都有些不放心,畢竟峨眉在昆侖那里可是一點都不討喜。

    對此,歐陽海等人也都提出過隨行的要求,但都被古爭拒絕了,這將是他一個人難得的歷練。更何況,器靈肯定有想到歐陽海他們會提出這樣的要求,所以在發布任務的時候,便有說明只是讓古爭一個人去。

    在路上多少耽誤了一些時間,古爭于三日之后,進入了昆侖山。

    冷冽的寒風,紛紛揚揚的雪片,入目所能及的范圍,完全就是一片冰雪的世界。

    踩著雷牙劍,古爭向著昆侖山深處飛了沒多久,便收了雷牙劍改為徒步。這倒不是說他頂不住高空中如刀的寒風,也不是說雷牙劍御空特性的時間已到,而是如今正處于昆侖派盛會的期間。

    昆侖墟已經關閉八天了,昆侖山的盛會將在第十天召開,在距離盛會還有兩天的時間里,將會有不少修煉界的人前往昆侖派。也正因如此,古爭不想被人發現他能夠御劍飛行的秘密。

    徒步走了兩個多小時,登上了一座雪山之后,古爭看到山下有一群人,正在收拾著營帳。

    從營帳的顏色和分部上看,山下的這些人,應該是分為兩個門派。

    古爭下山,向著人群靠近,這些人所在的位置,算是他通往昆侖派的必經之路。

    “道友,你也是要去昆侖派的嗎?”

    正在收拾營帳的人,自然也發現了靠近古爭,其中紅色營帳區的一個白凈小伙子,略帶驚奇地發問了。

    “是啊,在下也是要前往昆侖派!敢問道友,你是哪門哪派的弟子呢?”

    古爭望著眼前這個年齡跟他相仿的小伙子,露出了一個善意的微笑。

    “我們是來自霧風島的天心派。”小伙子伸手,指了下身后還在收拾紅色營帳的那些人,隨即又道:“我叫楊真靈,道友怎么稱呼?師承何門呢?”

    兩個門派的人,分別使用白色營帳和紅色營帳,從穿戴方面來說,他們跟內地的修煉者,有著相對明顯的不同。

    “你是哪個門派的弟子,怎么只身一人上路?“

    幾乎就在楊真靈話音落地之際,原本在白色帳篷區域中的一個中年男人走了過來,板著一張臉向古爭發問。

    “原來是天心派的楊道友,在下名叫古安,無門無派的一屆散修。”

    古爭沒有理會板著臉的中年男人,他只是回答了楊真靈的問題。

    古爭并不想告訴楊真靈等人他的真實身份,反正過了一段路之后,他會加快速度將這些人甩開,告訴他們自己是峨眉掌門,只會徒增取笑,畢竟峨眉派不受昆侖派歡迎,這是誰都知道的事情。

    至于說楊真靈所屬的門派,古爭并未聽過,畢竟海外的修真門派一點都不比內地的少,他們居住在海上的各個島嶼,其上多有仙陣遮掩,極少為外人所知。

    “散修?年紀輕輕的一個散修,你能有多高的修為,能夠接到昆侖派的邀請?莫不是前去看熱鬧的吧?”

    板著臉的中年人,臉上帶著一絲毫不掩飾的嘲諷,一雙不算很大的眼睛,更是盯著古爭上上下下的打量,真是要多沒禮貌,就有多沒禮貌。

    古爭眉頭微微皺起,這個中年男人的修為是五層初期,這樣的修為在他的年齡段,已經算是非常不錯了。只不過,中年男人的為人,明顯是不怎么樣,一個五層初期的修煉者,怎么也算是個高手,說話夾槍帶棒的沒有一點禮貌。

    “哈哈!”

    楊真靈略顯尷尬地笑了笑,開口為板著臉的中年人打圓場:“這位是海外血潮島上天螺派的羅金前輩,平時喜歡跟晚輩們開玩笑。”

    “原來是天螺派的道友,久仰了!”

    古爭沒有稱呼羅金為前輩,但既然楊真靈做了介紹,他也拱手為禮了。

    羅金大咧咧的受了古爭一禮,眼睛也隨之翻了翻:“小子,你聽說過我天螺派?”

    本來只是客氣的一句話,可誰曾想羅金竟然缺根弦似的追問,古爭也只能是笑了笑。

    “聽人提起過,據說天螺派在海外很有威望。”

    古爭今天第一次聽說天螺派,外表恭維的同時,心中也已有些不耐,準備開口向眼前的這些人辭行。

    “羅師叔,我們已經收拾完畢,可以啟程了。”

    原本在收拾營帳的弟子中,有一人向著古爭他們這邊喊了一嗓子。

    “真靈師侄,該上路了。”

    天心派的營帳,也已經收拾妥當,一個發須皆白的老者也喚了起來。
三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