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6章 散修好欺負?

    “張師叔,就來!”面對師門長輩的催促,楊真靈答了句,隨即又望向古爭:“古道友,既然你是散修,要不就跟我們結伴同行吧!”

    楊真靈在說這話的時候,古爭看到他的眼中有異樣閃過,似乎結伴同行還有著深意在里面。

    “楊師侄,你發出這樣的邀請太過唐突了吧?古道友是一名散修,散修都是喜歡獨來獨往,咱們就不要強人所難了。”羅金開口,聲音中有著一絲責怪楊真靈的味道在里面。

    “沒錯,我也正是喜歡獨來獨往,楊道友的好意我心領了,咱們就此別過!”

    盡管不知道楊真靈和羅金這是唱的哪出,但古爭正好借此離開。

    “好吧,既然古道友喜歡獨來獨往,那我也就不多挽留了,咱們后會有期,沿途道路兇險,古道友多多小心。”

    楊真靈拱手向古爭道別,古爭還禮后立刻上路,至于說中年男人羅金,則是望著古爭消失的背影,笑得有些陰險,有些復雜。

    古爭的身影很快就消失在了風雪之中,天螺派一方的十五個人,也立刻動身上路,似乎想要跟上古爭的步伐一般。

    天心派的十個人也上路了,只不過他們沒有緊緊跟著天螺派的人,而是跟他們隔開了一點距離。

    天心派的十個人里面,張師叔和楊真靈,外加一個裹在白狐袍子里的人,走在隊伍的最后面。

    “真靈師侄,剛才你邀請那個古安同行,是不是發現了什么呢?”張師叔小聲發問。

    “不算是發現了什么,只不過感覺散修們,應該修煉起來都很艱苦,他的年紀又跟我相仿,所以就邀請了一下他。”楊真靈笑了笑。

    “不算是發現什么,又是什么呢?我可不相信,只憑你說的那樣,你就真的甘愿冒著得罪羅金,向他發出同行的邀請。”張師叔也笑了。

    “真靈師兄有著看穿他人修為的能力,難道這個外表跟你相仿的男子,其真實修為很高?”

    裹在白狐袍子里的人開口了,這是一個女人,聲音清脆的如同山泉。

    “我沒能看穿他的修為,所以這是一件怪事,可我也并沒有說謊,向他發出邀請,倒不是因為他的這點不同尋常!我是真的覺得,他跟我年紀相仿,又是一個散修,所以不想看到他出事罷了。”楊真靈苦笑。

    “沒能看穿他的修為?這又是個什么情況?難道他的修為已經高到了一種恐怖的程度,所以你看不破?”張師叔驚得差點沒咬到舌頭。

    “就算是化氣后期的修仙者,我也能一眼看出他的修為。張師叔覺得古安的修為,難道已經超越了化氣后期嗎?這明顯是不可能!”楊真靈搖頭道。

    “楊師兄,那照你所說,這種異常的情況,又是怎么一事呢?”白袍女子的聲音略帶好奇。

    “大千世界無奇不有,我能夠看出別人的修為,這本身也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你們說,這又是怎么一事呢?”看兩人不說話,楊真靈笑笑道:“所以說嘛!對于這件事情,你們也不用覺得太奇怪,盡管我沒能看穿他的修為,但這并不代表,他的修為就一定很高。”

    “也是。”張師叔點了點頭。

    “要說羅金還真是陰險,讓他一個人走下去”

    “好了,這件事情就別再提了,要是被聽到了,有礙咱們天心派跟天螺派的和睦關系。再說了,你楊師兄也有提醒過他道路兇險了,至于他能不能聽出來,就看他的造化了。”

    白袍女子的話都還沒有說完,便被張師叔給打斷了。

    “有什么了不起,他們不就是門派人數比咱們多嗎?”

    白袍女子小聲嘟囔了句,三人之間也隨之陷入了安靜。

    天螺派趕路的速度很快,以至于原本消失在他們視線中的古爭,已經在風雪中能夠隱隱看到一點身影了。

    “羅師兄,你說魔道的人會不會出手呢?”

    望著古爭的身影,跟羅金走在一起的妖媚男人,細聲細氣的發問了。

    “上官鳳,麻煩你離我遠一點行嗎?”羅金厭惡地瞪了妖媚男人一眼。

    “羅師兄,你說魔道的人會不會出手呢?”

    面對羅金的厭惡,上官鳳并沒有照辦,他只是語調加重,又把剛才的問題一字不差的問了一遍。

    “不知道,不過按照他們的行事作風,極大可能會出手。”羅金臉上的厭惡有所收斂,略帶不耐地說了句。

    “羅師兄,魔道是有備而來,如果他們等下會出手,你報仇可以,但不要追出太遠,免得中了調虎離山之計。”上官鳳聲音一頓,隨即又道:“咱們這次來昆侖,遇到魔道中人是個意外,但咱們作為這次天螺派的兩個領隊,最重要的事情,莫過于在最大程度上,保證門中弟子們的安全,所以我不希望你意氣用事。”

    “知道了。”

    羅金不耐煩的揮了揮手,眼前又浮現出了,前日讓他怒火飆升的一幕。

    前日,天螺派和天心派的人,在昆侖山脈中遭遇了魔道的偷襲。

    魔道的人十分囂張,說什么這是正道衰落,魔道大興的時代,如今各門各派都要去昆侖派領取福利,那么他們也要給正道的這些人一些福利才行。至于魔道人口中所說的福利,自然就是偷襲,他們不會讓羅金這些人前往昆侖派的路,走的太過順利。

    魔道敢在昆侖盛會期間如此囂張,這種事情前所未有,天螺派和天心派的人,對于魔道的猖狂自然也是十分憤怒,于是也就有了后來的大戰。

    不得不說,魔道的人敢選在這種時候偷襲正道人士,他們的實力不可小覷。在接下來的戰斗中,天螺派和天心派的人都有傷亡,羅金的愛徒更是死在了大戰之中。

    戰斗最終在正邪雙方都付出了一些代價后結束,魔道的人臨走前放話,這次的偷襲還只是個開始,天螺派和天心派的人,只要一天不到昆侖派,他們就必須擔驚受怕著。

    魔道的人既然已經放話,報仇心切的羅金在見到古爭之后,便認為這是一個雪恨的好機會。

    雪下得更大了,鵝毛般的雪片在狂風的席卷下,打得人睜不開眼睛。

    楊真靈和羅金的態度不同,不想讓他同行的羅金,如今卻在后面不遠不近的跟著,這讓古爭不得不多留了一個心眼。按理說,羅金既然不想讓他同行,天螺派的人應該會離他遠點才對。

    “難道只是我過于謹慎的緣故嗎?”

    古爭心中一動,突然加快了速度,前行了大約十分鐘后,他的速度又慢了下來。

    “果然有鬼,我快你們也快,我慢你們也慢,這不是跟蹤又是什么?如果不是雪下的太大,他們怕把我跟丟,所以跟的緊了點,要不然還真不容易被發現。不過話說來,跟蹤我又是什么目的呢?”古爭心道。

    “你又不是去找什么寶藏,跟蹤你的確有些說不通,但如果他們是把你當做誘餌,那么一切也就說得通了。”器靈的聲音響起。

    “誘餌?誘惑誰呢?魔道中人嗎?”

    古爭眉頭一皺,想到了這個可能,畢竟在門派中的時候,他還有聽無憂長老提起過,魔道最近的活動是越發的頻繁了。

    “很有可能。”器靈道。

    “如果真的是這樣,魔道可真是有夠猖狂,畢竟這里距離昆侖派已是不遠。”古爭搖頭。

    “小心吧,如果真的是魔道,他們又敢在昆侖山脈中動手,肯定是有所依仗。”器靈提醒道。

    “呵呵。”古爭笑了:“既然知道是被人當成了誘餌,我小心向前走,還不如跳出這個局呢!誘餌誰愛做誰做,反正我是不做。”

    風雪中,古爭的身影偏離路線,這讓跟在他身后的羅金眉頭皺起。

    “他這是要干嗎?往那邊走可就距離昆侖派更遠了。”羅金喃喃道。

    “兩個可能,一個是他有別的事情要做,另外一個便是他察覺了我們的意圖。”上官鳳道。

    “該死!”羅金罵了一聲:“不管他究竟是為什么往那邊走,反正我不能讓他如愿。”

    “你打算怎么做?”上官鳳皺眉。

    “跟他說明,他走也得走,不走也得走!”

    羅金話音落地之際,人已經沖了出去,對此上官鳳并沒有阻攔,畢竟羅金所說,也不失為一個辦法。

    盡管上官鳳想要最大程度保證隨行弟子們的安全,可如果總是提心吊膽著防備偷襲,倒還不如主動出擊的好。于是乎,上官鳳也跟著羅金追了出去。

    看到后面有人追來,古爭停下了腳步,嘴角也浮現出一絲嘲笑:“羅道友,你這是舍不得我嗎?”

    一看古爭臉上的冷笑,羅金便已明白,這是出現了上官鳳所說的第二種可能,對方猜到了他們的意圖!既然如此,羅金也覺得省事,直接打開天窗說亮話得了。

    “是啊,很舍不得古道友呢!”羅金也是冷冷一笑:“能受邀前往昆侖派,即便是散修也肯定是正道人士。作為一個正道人士,除魔衛道是為己任,如今有魔道中人在暗中鬼鬼祟祟,偷襲我們這些前往昆侖派的正道人士!之前我們和天心派已經跟他們大戰過一次了,對方最終不敵而逃,可他們也放下了話,這一路上不會讓咱們這些人太平,所以不論如何,古道友都必須做這個誘餌,這同樣也是為了你好!”

    “為了我好,我怎么沒看出來?”古爭冷笑。

    “古道友你想,如果你一個人走下去,假如遇到了魔道中人,那你便是十死無生。如果做誘餌往前走下去,盡管會有些危險,可我們卻是你的堅強后盾啊!”上官鳳吃吃笑道。

    古爭厭惡地皺起了眉頭,一個大男人笑成那樣,真是讓人直起雞皮疙瘩。

    “就算十死無生,跟你們也沒有什么關系吧?路是我自己選的,就算是死了我也樂意!別跟我說什么正道人士,正道人士就要被人利用,還要笑臉相迎嗎?再說了,你們不也是正道人士嗎?既然需要的只是一個誘餌,你們那么多的門人,完全可以找幾個走在前面,頂替我的角色啊!”古爭笑道。

    “別跟我廢話!你到底走是不走?”

    羅金一聲咆哮,向前走了一步,大有想依仗武力解決的架勢。

    “羅金前輩,再怎么說咱們也是正道人士,這樣做不好吧?”天心派的人也已經趕到近前,楊真靈不顧他張師叔的阻攔,開口說道。

    “小子,難道你不想為死去的同門報仇嗎?如果你想,就給我老老實實的呆著,別沒事找什么不痛快!”羅金頭,狠狠瞪了楊真靈一眼。

    “想報仇也用不上使用這種方式吧?這種所作所為,跟所謂的魔道又有什么區別?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便可以不擇手段嗎?”天心派的白袍女子也開口了。

    羅金惱羞成怒:“你們”

    “夠了,你們兩個還真是沒大沒小,究竟我這個師叔是領隊,還是你們兩個是領隊?”

    眼見要跟天螺派交惡,張師叔趕緊出聲呵斥,楊真靈和白袍女子盡管身份特殊,可這樣的不服從領導,還是讓他心中不爽,也覺得非常沒有面子。

    “哎。”楊真靈一聲嘆息,又退了隊伍之中。

    “當然你是領隊了。”白袍女子小聲嘀咕了句,同樣也到了隊伍中。

    “哼哼。”羅金滿意的沖著天心派的人冷笑了下,這才又恨恨地望著古爭:“走?還是不走?”

    “看你的樣子似乎要動手?你以為我是被嚇大的?還是你覺得,散修就很好欺負呢?”

    古爭瞇起眼睛,心中覺得很好笑。于他而言,現如今遭遇的境況,就好像一個孩童,正在威脅一個大人,且用的還是自以為了不起的武力。

    “就覺得你是散修好欺負,那又怎樣?”

    羅金大吼,隔空一腳向著古爭踹去。

    外放的內勁幻化成虎頭的形狀,四周的飛雪如同遭遇狂風席卷,看起來威勢十足。

    古爭心中冷笑,施展了‘飄渺幻身術’的他,輕易躲過襲來的內勁,快速向著羅金靠近。

    兩人之間的距離本就不遠,古爭的‘飄渺幻身術’又快又詭異,睜大眼睛的羅金沒想到事情會有這樣的變化!在他看來,古爭能有四層初期的修為已是不錯,可現在看來明顯不是想象中的樣子。

    慌亂的羅金立刻拳腳齊發,妄圖阻止古爭的靠近,可奈何古爭已經來到了近前,外放的內勁化為拳頭,狠狠打在了他的肚子上。

    “啊!”

    羅金痛叫,整個人倒飛了出去。

    完美破防盜章節,請用搜索引擎搜索關鍵詞(uu小說),各種小說任你觀看
三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