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5章 砸(下)

    “什么意思?沒有什么意思,只是你們兩個估計都買不到東西了。”攤主笑笑道。

    “買不到東西?怎么回事?”一直跟著古爭他們的羅金,終于有機會說話了。

    “有人得罪人了唄!”攤主笑得更加玩味了。

    “得罪誰了?”羅金又問。

    “你問我,我問誰去?”攤主白了羅金一眼,閉上眼睛似乎不想再說什么了。

    “真是沒想到,一截昆侖竹,竟然可以讓人這么的小氣!”楊真靈失望地搖了搖頭,隨即望向古爭:“古道友,逛的如此不開心,我想先回去了!”

    古爭沒有回答楊真靈,而是冷冷的望著攤主:“其實不是楊道友得罪人了,而是我得罪人了吧?”

    回想一下,楊真靈在上一個攤位時的不愉快,事先攤主還有問,他們是不是一伙!現在看來,剛才那個攤主的問話,就是大有深意。

    “還不算太笨,總算是反應過來了!別繼續在這里晃悠了,趕緊回客房呆著,你買不到東西了。”攤主嘲弄道。

    “宋修和宋白呢?”

    古爭冷笑,如果說昆侖派有他的仇人,那也只有宋修和宋白兄弟兩個了。

    “就在這些人里面,你想找就仔細找找吧!”攤主哈哈一笑,閉上眼睛不再說話了。

    “古道友,你得罪昆侖派的人了?”楊真靈關切道。

    “是啊,以前跟昆侖派的兩個人有點過節。本以為他們有什么絆子會對著我使,沒想到卻是連累了你。”古爭歉意的笑了笑。

    “沒事,這里是他們的地盤,咱們忍忍也就算了,既然買不到東西,咱們回住處喝茶去,順便讓古道友嘗嘗霧風島特產的云霧茶。”楊真靈道。

    “楊道友先回去吧,喝茶改天再說,至于今天給你帶來的不便,我改天做美食補償你好了。”

    一聽說古爭要做美食,楊真靈眼前一亮:“好啊好啊!不過,古道友不打算回去,是還要在這里逛逛嗎?”

    “對,我就不信宋修和宋白還能只手遮天,我在這里還買不到東西了!”古爭冷冷一笑。

    “我留下來跟古道友一起吧!”楊真靈道。

    “不用,這種情況你留下來,被你張師叔知道了,肯定又要說你,你還是回去吧!”

    古爭態度堅決,楊真靈也不好再堅持:“那好吧,古道友記得凡事冷靜,我們這就先回去了。”

    楊真靈走后,古爭望著仍舊沒動的羅金和幾個天螺派弟子:“你們怎么還不走?”

    “留下來,看看熱鬧也好啊,這里又不是你家的地方!”

    羅金小聲說了句,他又想起來昆侖派的路上,上官鳳曾跟他說過,古爭可能是個老怪物的話。本來他還不太相信,可現在看到古爭在明知得罪了昆侖派弟子的情況下,還要繼續留在龍戰廣場,他的心中不由得相信了些!畢竟大多數人都沒有得罪昆侖派的膽子,更不敢在現在這種情況下,依舊看起來是那么的不服氣。

    “留下來看看熱鬧也好,看看你的這位古道友,怎么能買到東西。”原本閉目的攤主睜開眼睛,嘴上掛著賤賤的笑容。

    “那你就等著看好了,半個時辰內我如果買不到東西,我再不踏足龍戰廣場!”古爭冷哼,轉身向著最后一個攤位走去。

    從穿著上看,最后一個攤位的主人,并非是昆侖派的弟子,古爭還就不信,宋修和宋白有這么大的影響力,連非昆侖派的人都能管到。

    最后一個攤位的主人看起來有五十多歲,做一副道姑的打扮,臉上的輪廓看起來并不柔和,給人一種尖酸刻薄、不好相處的感覺。

    “器靈,那個道姑的修為是什么境界?”古爭心道。

    “五層后期,你問這個干嗎?”器靈反問。

    古爭道:“境界越高,越不容易受人左右,也越容易做成生意。”

    說話間,古爭已來到了道姑的攤位前。

    道姑閉著眼睛如同睡著了一般,攤位上隨便擺放著四五種資源。

    “小子,離開吧!你得罪了昆侖派的人,我這里不做你的生意。”

    看似睡著的道姑,開口的時候眼睛都沒睜,她聲音十分沙啞,聽起來如同是枯木在摩擦一般。

    “你擺攤不就是為了做生意嗎?別的人也就算了,你可是五層后期的高手,難道賣個東西,也要受人左右嗎?”古爭淡淡道。

    原本閉目的道姑睜開了眼睛,古爭道出了她的修為境界,這讓她著實有些驚訝,她盯著古爭上上下下的打量著。

    “小子,你認識我?”道姑表情疑惑。

    “不認識,第一次見。”古爭道。

    “那你怎么能夠看出我的修為境界?”

    “眼睛有些異于常人,能看到一般人看不到的東西罷了。”

    道姑笑了,聲音難聽的如同夜梟:“竟然還遇到個奇人!不過就算你是奇人,我也不做你的生意,為了賣你點東西,得罪昆侖派的小子,著實有點不劃算啊!”

    道姑盡管拒絕了,可古爭心中反倒是多了點欣喜,畢竟這個道姑說的是‘昆侖派的小子’,語氣可算不上是敬畏。既然不算敬畏,那也就說明,來自宋氏兄弟方面的憤怒,在她這里不會很牢靠。

    “哈哈哈哈……”

    古爭背后有得意的笑聲傳來,暗中使壞的人終于出現。

    宋白在幾個昆侖派弟子的簇擁下,來到了古爭的身旁。

    “說了你又不服氣,怎樣呢?你還能買到東西嗎?剛才信誓旦旦的說半個時辰,如今時間可已經過去了三分鐘!”宋白望著古爭,眼中有著毫不掩飾的得意。

    對于宋白和宋修的背景,古爭后來曾交代過無憂長老調查。

    昆侖派一共有七名修仙者,宋白和宋修便是其中一名修仙者的后人,只不過那名修仙者并不姓宋,所以最初古爭等人也沒有往他身上去想。擁有這樣的背景,宋白和宋修在昆侖派,說是太子黨都不過分。

    “也才過去三分鐘而已,你急什么呢?”古爭瞪了一眼宋白,轉而望向道姑:“你這里的東西我都要了,開個價吧!”

    道姑一愣:“小子,我都說了不賣你東西了,你怎么還不死心呢?”

    “哈哈哈……”

    “真是笑死了,沒見過如此厚顏無恥的人,人家都說了不賣,竟然還在這里癡纏,沒看到人家已經不耐煩了嗎?”

    “就是,好歹還是一個門派的掌門,做人竟然如此的沒有底線,你老老實實的離開龍戰廣場不就行了?”

    宋白身旁的人大笑,而看熱鬧的人也不由得好奇了起來。

    “這位道友是一位掌門?哪個門派的掌門呢?”

    “門派掌門如此年輕,沒聽說過啊!”

    “還能是哪個門派的掌門,當然是峨眉派的掌門了!”

    “峨眉派的掌門?我聽說過一些,好像這些年他們的掌門人,都是非常年輕,而且換的很勤快。”

    “真是沒想到,峨眉派竟然也來昆侖盛會了,這還真是稀罕啊!”

    圍觀的人七嘴八舌,話里話外也頗有些落井下石的味道。

    “好好的看你們的熱鬧,多嘴多舌,小心得罪了人!”

    心中已經升起一絲怒氣的古爭,眼神緩緩掃視四周,看熱鬧的人立刻安靜了下來,這些人倒也不是真的怕了古爭,只不過他們就是看熱鬧的,有些事情沒必要陷得那么深罷了。

    “宋白,你真是好膽,你也知道我是峨眉掌門?”古爭凝視著宋白,一字一句道。

    古爭調查過宋白,宋白自然也調查過古爭,只不過他的調查比較淺,連歐陽海是峨眉的太上長老都不知道。至于說歐陽海成為峨眉太上長老的這件事情,在如今的修煉界仍舊算是個秘密,畢竟知道的人就只有蜀山高層,而古爭也有說過,不希望他們將歐陽海成為峨眉太上長老的這件事情給說出去。

    古爭的凝重讓宋白愣了下,可他并沒聽出,古爭的話中暗含著深意,他也并不知道,這是古爭在準備辦他難看前,給他的最后一次機會。

    “峨眉掌門?峨眉掌門又怎么了?當年你峨眉是怎么的無情,這段歷史你不會忘記了吧?你可知從那以后,峨眉派的人就沒來過昆侖嗎?不管你所謂何事來到昆侖,一點點小麻煩,你總是要承受的吧?我又沒拿你怎樣,就是不想讓你再得到資源罷了!當初你們峨眉不肯行方便,如今我只不過是效仿而已。更何況,我可比你們峨眉厚道多了,你們的峨眉塔當初是進都沒讓我們昆侖弟子進,可在今天的龍戰廣場上,你還是收獲到了不少的資源吧?”

    宋白一口氣說了很多,古爭也從他的話中聽出了一些深意。

    本來古爭就不相信,昆侖掌門無塵子真就那么忙,現在看來對他所說的,關于魔道中人的事情,昆侖方面并未放在心上,請他進山門也沒有太多重視的味道在里面,即便他不來龍戰廣場,想必坐冷板凳也是避免不了的事情!也正是因為高層的態度,所以才有了宋白現如今的囂張。

    另外,古爭也明白,再怎么說來者是客,并且還是在昆侖派的盛會期間,宋白即便會刁難他,但也不敢做的太過分!畢竟他是峨眉派的掌門,而峨眉派的上面,還有蜀山派!

    “說得冠冕堂皇,不過是報復我當初擊敗你的怨氣罷了。如果不是因為這個,出來刁難我的人,又怎么會是你宋白呢?”古爭冷笑,他才不可能被宋白冠冕堂皇的理由給說倒。

    “當初擊敗我,只是你運氣好罷了。”宋白臉色一變,立刻岔開了話題:“你沒有多少時間了,我倒要看看你說出去的話,究竟還算不算數!”

    “算數,怎么能不算數呢!你如此的欺負人,我如果被你欺負到了,傳出去,我這個掌門還怎么做!”古爭冷冷一笑,再次望向道姑:“你攤位上的五種資源,我全都要了!按照正常的市價,你的這些資源,最多也就是換兩件五品資源,我現在給你五倍的價格,賣是不賣?”

    古爭話音落地,四周倒吸冷氣的聲音響成一片,畢竟如今可是資源匱乏的末法時代,十件五品資源,如果不是有蜀墟和昆侖墟這種地方,在外面的世界中,天知道要多少年才能夠湊出。

    并且,一個小門派如果在昆侖盛會期間前來幫忙,辛辛苦苦半個月的時間之后,所能分到的資源折算一下,充其量也就是五件五品資源了不起了。而在修煉界,如果把資源相對系統的進行劃分,大致可以分為九個品級!其中有對應修煉者等級的一到五品,五品之上還有特品、靈品、極品、仙品。

    “古爭,你是打算用資源來砸了?”

    宋白覺得好笑,他來交代這位攤主不要做古爭生意的時候,可是有說明他是太上長老的后人,他還真不相信,這位攤主敢做古爭的生意。

    “誰說峨眉派落寞?誰說峨眉派窮了?我看這位峨眉掌門,出手就很闊氣嘛!”

    道姑的臉上泛起笑意,望著古爭如同看到了一座金山。

    不過,道姑臉上的笑容很快就消失,她一聲嘆息道:“古掌門,你這樣讓我很難做啊!我雖然很想要你的資源,可我也很想給這小子面子啊!”

    聽了道姑的話,宋白更加得意的看著古爭,而古爭則是對他一聲嗤笑,道姑盡管再次拒絕了他,可道姑的話明顯已經松動,古爭還就不信邪,在誘惑足夠的情況下,她還能夠撐得住。

    “五倍不行是嗎?十倍呢?”

    古爭聲音不大,但聽在所有人的耳中,可無疑是炸響了一個雷。

    二十件五級資源,一個中等門派,昆侖盛會結束之后,所能領到的資源也沒這么多!

    “峨眉派有多少家底,夠你這樣的揮霍?”

    宋白有些急了,道姑會不會意動他不確定了,反正同樣的事情發生在他身上,他可能真的就要答應了。

    “這點資源對于落寞的峨眉來說,還真不算什么!”古爭對宋白一聲嗤笑,轉而望向道姑:“怎樣?這點資源夠了嗎?”

    “古掌門,你這是做什么呢?這樣真的不好,你這樣會讓我對不起這小子的,畢竟他之前可是有拜托過我,讓我一定不能賣給你……”

    道姑的話沒說完,便被古爭伸手打斷:“二十五件五級資源,賣就痛快點,不賣我再去別的攤位!”

    周圍徹底沸騰了,甚至已有人叫著,讓古爭去他的攤位了。

    “我賣,我賣!”

    道姑眉開眼笑,趕緊將攤位上的東西打包。

    “你不能這么做,你答應過我的!”

    宋白額頭見汗,本想好好為難一下古爭,可沒想到古爭竟然如此有貨,硬生生用資源把人給砸倒了。

    “小子,你是拜托過我,可我并沒有答應你吧?你有聽到我說一個‘好’字嗎?”道姑不悅道。

    的確,宋白最初拜托道姑的時候,道姑只是閉著眼睛不說話,他當那是默許了。

    “你可有想過得罪昆侖派后果嗎?”宋白望著道姑惡狠狠道。
三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