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3章 應該怎么辦?

    玉簡上有說,如果幸運者打開了箱子,那么箱子里面的物品清單,立刻就會出現在幸運者的腦海中。

    這樣的措施是什么?不就是在防著他們天心派現在謀劃的事情嗎?

    無為和尚背后的實力可是般若寺,同樣也是天心派惹不起的勢力!假如提前不告訴無為和尚箱子里有什么,但無為和尚卻幸運的打開了箱子,這件事情還能夠善了嗎?絕對不能!至少想用之前許諾的報酬善了,已經是不可能的事情了!面對強大的誘惑,沒有人會不動心。

    好半天后,大長老開口道:“你是掌門,這件事情你怎么看?”

    楊掌門眉頭皺了皺,隨即說道:“要不先讓無為和尚先試一下,等他能打開了再說,至于事實的真相,提前也就先不告訴他了。”

    楊掌門的決定,也算是個沒有辦法的辦法,三位長老也都沒有再吭聲,隨即便決定第二天找無為和尚試一試。

    第二天,楊掌門去找了無為和尚,但無為和尚前天晚上才被喵喵教訓了一頓,心中正是有氣沒處發的時候,對于楊掌門的到訪,他真是一點都不客氣。

    楊掌門不能告訴無為和尚真相,便只能是對他一番吹捧,直到把無為和尚哄開心了,這才說明了來意。

    楊掌門告訴無為和尚,他天心派中有一口箱子,但卻沒有人能夠打開,如果誰能打開這口箱子,便會有厚禮相贈。

    聽了楊掌門的話,無為和尚考慮了片刻,然后嘿嘿一笑。

    “你們門中的人都打不開,看來打開這箱子的難度可不小啊!”無為和尚道。

    “難度是不小,如果難度小,也就不用麻煩高僧您出手了不是?”楊掌門目露討好。

    “行啊!想讓貧僧出手也不是不可以,但貧僧有個條件。”

    “高僧請說。”

    “我也不要你的什么厚禮,我只要你將一號貴賓房調換給我!”

    無為和尚的話,使得楊掌門心中一動,看來無為和尚是想要借機從古爭那里,找回一點面子了。

    “可以,如果高僧能夠打開箱子,這件事情我便立刻去辦。”楊掌門認真道。

    “不行,貧僧要的是,不管能不能打開箱子,這件事情你現在就要去辦。”

    望著無為和尚皮笑肉不笑的樣子,楊掌門真想將他掐死,本以為他會比古爭好說話一些,可現在看來,這兩個人都不是好相處的主。

    古爭才是最有可能打開箱子的人,如果不是古爭的要求讓楊掌門有些害怕,這件事情也輪不到無為和尚。

    “都還不知道您能不能打開,您便讓我得罪另外一個貴客,這種做法有點說不過去啊!”楊掌門無奈道。

    “楊掌門,明人不說暗話,你說的那口箱子中,裝著對你非常重要的東西吧?你如果有別的辦法,應該也不會來求我吧?畢竟我一看就不像是什么善類。”

    無為和尚還真是有自知之明,嘿嘿一笑的他,繼續開口:“所以,你要么答應我的條件,要么就當我沒說!”

    “行,給我點時間,這件事情下午我就給高僧辦妥!”楊掌門狠狠一咬牙。

    “好,那就這么愉快的決定了!”

    無為和尚大笑,快意的望了眼對面的樹屋。

    楊掌門敢給無為和尚換房,難道就不怕得罪古爭嗎?他當然怕,只不過事情并非是沒有變通的辦法。

    天心派中,楊掌門和三位長老坐在議事廳里。

    “去,告訴古掌門,就說他昨晚說的事情,我們正在慎重考慮,讓他先等一等,對此我表示非常的抱歉。然后你再跟他說,門中的三長老很想結識他,想讓他搬到天心派的別院中住,好好的跟他探討一下廚藝之道。”

    楊掌門吩咐了心腹弟子后,轉而看向三長老:“師傅,關于安撫古爭的這件事情,就麻煩你了。”

    “沒事!只不過這樣的借口,未必能瞞得了古爭,希望無為和尚真的能夠如你們所愿,將箱子給打開吧!”三長老嘆息道。

    心腹弟子將楊掌門的話傳達給了古爭,對此古爭只是笑了笑,什么也沒說的他,跟著心腹弟子,前往了天心派三長老所在的別院。

    站在另外一間樹屋窗口的無為和尚,看到古爭等人在天心派弟子的帶領下離開,嘴角立刻露出了勝利者的笑容。

    “楊掌門,你這是將古爭安排到什么地方去了呢?”

    無為和尚回頭,看著身后的楊掌門笑了笑。

    其實無為和尚最希望,楊掌門將他跟古爭的客房來個對換,這樣才更能讓古爭沒面子!

    可是,無為和尚也明白,如果提出這樣的要求,除非他已經將箱子打開,要不然楊掌門肯定是不會答應!畢竟還沒有見到好處,就要楊掌門去將另外一個掌門得罪死,只要不是傻子,誰都不會答應下來。

    “反正已經答應了高僧的要求,至于將古掌門安排到了什么地方,這并不重要了吧?”楊掌門苦著臉道。

    “不重要,不重要!”

    無為和尚哈哈一笑:“走吧,帶我去看看你們的那口箱子。”

    跟在無為和尚身后下樹,看著他那副得瑟的樣子,楊掌門在心中問候了無為和尚的八輩祖宗。

    天心派密室前,門口站著早已等候的大長老和二長老。

    “怎么還有別人?”

    無為和尚皺眉,聲音也變得凝重了。

    “無為高僧,我們是天心派的大長老和二長老,開啟箱子如此重要的事情,我們怎么能夠不在場呢?”天心派大長老笑道。

    “原來是天心派的兩位長老,既然如此,咱們就進去吧!”

    話雖如此,但無為和尚的警惕,并沒有因此而減輕。

    石門緩緩開啟,門后的密室顯得很空曠,里面除了放著一口長約兩米的大箱子外,就只有幾枚散發著微弱光芒的夜明珠了。

    圍著箱子轉了兩圈,無為和尚開口道:“我就知道,讓一般人打不開的箱子,肯定是有著仙陣或者禁制的護持。”

    “高僧對此可有辦法?”楊掌門急忙問道。

    “我要試試才可以,不過打開它應該有一定的把握,我有種說不清楚的感覺,內勁似乎正被箱子上的禁制所吸引。”

    無為和尚聲音一頓,隨即轉頭沖著楊掌門等人嘿嘿一笑:“麻煩楊掌門和兩位長老站到角落中去。”

    “這是為何?”二長老皺眉。

    “貧僧在這間密室中,感受到了不少的死息呢!想必這里斷斷續續的死過不少人吧?貧僧可不想將箱子打開之后,做個不明不白的冤死鬼!”無為和尚冷笑。

    “高僧真會開玩笑,我們怎么可能做出那樣的事情。”

    大長老打了個哈哈,帶頭向著角落中走去。

    “哼哼,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

    眼看楊掌門三人,都已經呆在了距離箱子最遠的角落中,無為和尚這才將手放在了箱子上。

    無為和尚將內勁輸入到了箱子上的禁制之中,整個箱子輕微的搖晃了起來,其上有著光芒閃動的圖案浮現,非常玄妙的旋轉著。

    楊掌門三人的心情,頓時變得非常激動,歷史中能讓箱子出現這樣異常的人,只有除古爭之外,知道箱子中秘密的另外兩個人。

    但是,激動很快便凝固在了楊掌門三人的臉上,無為和尚沒比歷史中的那兩人個強多少,當光陣上的亮光,達到一定程度的時候,一股力道奇大的反震之力從光陣上生出,無為和尚慘叫一聲,立刻被震飛了出去。

    “可惡!”

    大長老怒發沖冠,將口吐鮮血,還沒站起來的無為和尚嚇了一跳。

    “你要干嗎?”

    站起來的無為和尚戒備的后退了一步。

    “出去,趕緊跟我出去!”

    大長老本來就心情不好,看到無為和尚這個樣子,更是怒不可遏的指著密室的門吼道。

    “出去就出去,你以為貧僧稀罕呆在這里?”

    無為和尚冷哼,蹣跚的向著門口走去。

    “無為高僧,實在是對不起!箱子能不能打開,這件事情的關系太過重大,大長老又對您寄予厚望,所以……”

    “別解釋了,什么個玩意!”

    無為和尚并不買賬,狠狠瞪了楊掌門一眼。

    “現在怎么辦?”

    密室中,二長老問大長老。

    “本以為這個無為和尚會與眾不同,哪知道也是飯桶一個,飯桶!”

    大長老的怒氣,仍未平息。

    “哎,看來箱子還得讓古爭來試試啊!”二長老嘆息道。

    “這件事情晚兩天再說,古爭這個人能不用,還是不要用的好,特別是在給他調換了房間之后。”大長老郁悶道。

    與此同時,天心派的別院中。

    “古掌門請喝茶。”

    三長老將沏好的茶,給古爭和喵喵都倒上了。

    古爭端著茶杯,聞了聞茶香:“霧風島上的云霧新茶,味道還是那么的清香迷人,就像是初時聞到的那樣。”古爭的聲音略顯感慨。

    “古掌門既然如此喜歡云霧新茶,等古掌門離開霧風島的時候,我一定多送古掌門一些。”三長老笑道。

    “不必了,初時的云霧新茶好喝,但如今的云霧新茶已經變味,這種茶葉不要也罷。”

    古爭將聞過茶香的茶杯,又放在了桌子上面。

    三長老面現尷尬,他自然能夠聽出,古爭是借著茶葉在說事,說他對于天心派初時的印象,跟現在印象的變化。

    “三長老,將我請進在別院中,不是你想跟我探討廚藝之道,而是要把一號貴賓房,讓給無為和尚吧?”

    古爭的平靜,使得有心想要說不的三長老,口中干澀。

    “我就知道,這件事情瞞不過古掌門。不過,想跟古掌門探討廚藝之道,這也是我心中存在已久的渴望。”三長老苦笑。

    “你覺得無為和尚,能夠打開那口箱子嗎?”

    古爭聲音依舊平淡,可他談論的話題,卻是如今三長老最不想提起的。

    但是,不知道為什么,原本以為面對古爭能輕松應對的三長老,如今頗有些如坐針氈的感覺,特別是在被古爭望著的時候,他竟然有種秘密都被發現了的不自在。

    “不能吧!畢竟無為和尚捏著天心珠的時候,其上的光芒并未變強多少。”

    三長老近乎是本能的做著回答,他的心中還在思索著,為什么面對古爭,會有這樣不自在的感覺。

    突然,三長老的眼睛睜大,他不可置信的望著古爭:“古掌門,你、你該不會……”

    望著語無倫次的三長老,古爭皺眉道:“我該不會怎么了?”

    “沒、沒什么。”三長老目光躲閃道。

    望著額頭上汗珠滾落的三長老,古爭心中也是納悶。

    三長老是楊真靈的爺爺,他們這一家人的血脈有點奇特,男孩子多多少少都會有點不尋常的地方。就像楊真靈,他能夠看出一個人的修為境界,而作為楊真靈爺爺的三長老,同樣也具備著這種天賦!

    在這一點天賦上,楊真靈的爺爺比楊真靈看得更準,他雖然也沒能因此看出古爭真正的修為境界,卻因為經驗的緣故,讓他有了一個膽戰心驚的猜測,古爭可能是一個修仙者!

    三長老年幼的時候,曾經見到過一個修仙者,那個修仙者說話也是這般的云淡風輕,但他給三長老的感覺,跟如今面古爭所給的一模一樣,都是那么的讓人不自在!

    幼年時的經歷,早已埋藏在了記憶的最深處,如今突然蹦出來,這讓三長老怎么能夠不驚!

    古爭才多大?這是做調差就已經查出來的事情!可如果他不是修仙者,又怎么能夠帶來如此奇特的感覺呢?

    面對古爭的詢問,三長老不敢說出他的真實想法!在他看來,古爭既然選擇隱藏真實修為,肯定是不想讓人知道,他如果知道了還要說出來,這不是找不痛快又是什么?同時,三長老的心中也是叫苦不迭,他們這是找了一個什么人啊!找了一個修仙者過來,又讓修仙者有些失望,這件事情一個處理不好,天心派就此消失都不奇怪!

    “古掌門,我去生一盆炭火,咱們來烤幾條金鱗吧?聽真靈那孩子說,你烤的金鱗味道特別棒!”

    三長老覺得,他必須離開古爭去透透氣,要不然在這種沉悶的環境中,過不了多久,他肯定會汗如雨落。

    “不了,我今天沒有興致烤金鱗了。楊道友為人還不錯,你是他的爺爺,應該也是個好人才對。”

    古爭能看出三長老有點怕他,雖然他并不知道確切的原因。楊真靈留給古爭的印象,倒是沒有什么改變,所以古爭也不希望,楊真靈的爺爺是個讓他討厭的人。

    “好人,絕對的好人!”

    三長老陪著笑,氣氛詭異的有點不分老幼了。

    “既然是好人,那我就勸你一句,在箱子這件事情上,我并沒有你們擔心的那么壞,但你們也別想著把我當傻子,也別想著算計我,要不然你們一定會后悔。”

    古爭站起身:“我累了,失陪了三長老!如果對箱子的事情,你們已經商討出了決斷,到時候再來找我便是。除此之外,我這幾天謝絕見客!”

    古爭離開了,院中只剩下了后背都已經濕透的三長老。

    三長老并未在院中多做停留,他立刻去找了楊真靈。

    既然古爭對楊真靈的印象很好,這幾天古爭在霧風島上,又一直是楊真靈作陪,三長老想從楊真靈那里看看,能不能對古爭這個人,了解的更多一些。

    “爺爺,你怎么來了?”

    正在做事的楊真靈,看到三長老到來,急忙向前見禮。

    三長老示意楊真靈不必多禮后,立刻開門見山道:“孫兒,古掌門這個人你覺得怎樣?”

    楊真靈的心中很好奇,三長老為什么要這么問,但見三長老神情嚴肅,他也只好是將好奇給暫時壓下。

    “爺爺,古掌門這個人很特別,以孫兒對他的了解,覺得這是一個可以交心的朋友,他雖然有很多秘密,但并不是一個壞人,遇強則強、遇柔則柔,是為人中龍鳳!”楊真靈慎重的做出了回答。

    “秘密?你了解他的秘密嗎?”三長老問。

    “知道一些。”楊真靈答。

    “什么秘密?”三長老又問。

    楊真靈知道古爭的秘密,無非就是他們在海上用非常規的手段捕魚,他身旁跟著的喵喵,其實是一個妖修。

    “爺爺,屬于古掌門的秘密,恕孫兒不能告訴你!”

    從小楊真靈就很怕嚴厲的三長老,如今敢于拒絕三長老的詢問,也算是鼓足了勇氣。

    楊真靈本以為三長老會生氣,可三長老似乎并不在意這個。

    “你知道古掌門的秘密,古掌門他自己知道嗎?”三長老再問。

    “一個古掌門知道,另外一個他應該也知道。”楊真靈想了想道。

    “好,很好!怪不得古掌門對你另眼相看,就連我這個做爺爺的,都從你這里問不出什么。”

    看三長老并沒有生氣,反倒是有舒了口氣的感覺,楊真靈終是忍不住好奇。

    “爺爺,到底怎么了?你為什么要問我這些問題呢?”楊真靈問道。

    “孫兒,今天爺爺就告訴你,咱們風島上最大的秘密。”

    三長老將有關天心派,有關箱子的事情,全都告訴了本不應該知道的楊真靈。隨后,又將圍繞著箱子,發生在古爭身上的事情也全都說了出來。

    對天心派真正的歷史,楊真靈感到震驚,對古爭是修仙者的這件事情,他則是表現的有些激動。

    “是了,是了!古道友如果是修仙者,圍繞在他身上的很多謎團,也就能夠解釋清楚了。”

    激動的楊真靈喃喃自語,他想起了前往昆侖派的路上,古爭只身一人營救佟蕊,最后又追殺了魔道中人,龍戰廣場上更是連贏了蜀山的幾個太子黨!海上捕魚所用的手段,以及為什么能夠讓一個妖修做丫鬟的不凡,一切的一切,都因此有了合理的解釋!

    “孫兒果真跟我不同,聽了古掌門的真實境界,你的反應竟然不是害怕。”

    三長老搖頭一笑,隨即又道:“關于這件事情,孫兒覺得應該怎么辦呢?”

    (uu小說www.nbfafk.tw)
三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