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34章 來不及了

    面對三長老的問題,楊真靈沒有立刻回答,他慎重的想了想,這才開口說道:“爺爺,關于這件事情,我覺得按照古掌門所說的最好!以孫兒對他的了解,咱們真誠相待,他絕對不會出爾反爾。并且在別院中,他提到了我,也說了這幾天除了有關箱子的事情謝絕見客,在孫兒看來,這是他給咱們坦誠相待的最后一個機會!”

    “好,既然孫兒如此肯定,這次的事情就聽你的,不跟我一起去見掌門和另外兩位長老,將你對古掌門的了解,說給他們聽聽。”

    三長老帶著楊真靈,心急火燎的去找了楊掌門和另外兩位長老。

    聽了三長老所說之事,大長老的第一反應,便是將臉給拉了下來。

    “三長老,你怎么不安規矩辦事?按照祖先定下的規矩,真靈這孩子還不具備知道秘密的資格。”大長老不悅道。

    “大長老,如今都到什么時候了,你還提什么規矩不規矩?規矩能夠解決仙陣將要失去作用的危機嗎?規矩能幫咱們應對,有可能出現的修仙者怒火嗎?”三長老道。

    “都到了這個時候,兩位長老就不要再吵了!古爭竟然是一個修仙者,這真是讓人沒有想到的事情,怪不得樹屋中,他能給我一種猛龍過江的感覺!哎,這可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千辛萬苦找到的有緣人,為什么會是一個修仙者呢?”

    楊掌門的額頭上,浮現出了細密的汗珠,團團轉著的他,急的就像是熱鍋上的螞蟻。

    “不行,不能這樣!箱子是屬于我們天心派的東西,其他人休想染指!”

    二長老喘著粗氣,一想到古爭要分箱子里的東西,他就難受的心如刀絞。

    三長老沒有想到,他帶著楊真靈前來解決危機,非但沒能讓危機解決,似乎還讓事情變得更加糟糕了!掌門乃至另外兩位長老的反應,讓他真是不知道說什么好了。

    “掌門,太上長老,你們這到底是怎么了?我相信古道友不是小人,即便他開口索要報酬,這也講話說在了明處!更何況他也沒說,非得要箱子里面的東西吧?”楊真靈無奈道。

    “你問我們怎么了?這里有你說話的份嗎?你相信?你相信就代表一定嗎?咱們天心派輸的起嗎?”大長老吼道。

    “他是沒明說要箱子里面的東西,但是都還沒有細談,他就那樣說話,你覺得細談的時候,他會不覬覦箱子里的寶貝嗎?”楊掌門咬牙道。

    “箱子里面的東西,只能是屬于咱們天心派,任何外人都休想染指,哪怕他是個修仙者也不行!咱們多少代人為此辛辛苦苦、為此奔波勞累、為此流血喪命,哪能便宜了他古爭一個外人!”

    二長老咆哮出的話,算是戳到了大長老和楊掌門的痛處,他們神情激動,紛紛附和起了二長老的觀點。在他的心中,箱子里的東西,不能跟任何外來者分享,這是他們的底線!

    “好吧,既然長老和掌門都舍不得箱子里的東西,那就想另外的辦法吧!古道友那邊,你們可千萬別因為害怕,而做出什么過激的事情來。”楊真靈轉身向著門外走去。

    “你要上哪去?”大長老喝問。

    “我打算去求求古道友,希望他能夠看在我的面子上,不要讓這件事情,發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楊真靈道。

    “古道友?都知道人家是個修仙者了,還稱呼人家為古道友?要不說你這孩子傻呢!你不會天真以為,一個修仙者會跟你推心置腹、會跟你平輩論交吧?”大長老嘲諷道。

    “你們如今都不理智,我不跟你們說了!”

    楊真靈氣得眼眶發紅,加快了離開的腳步。

    “給我抓住他,別讓他去給古爭通風報信!”大長老吼道。

    望著去抓楊真靈的二長老和楊掌門,三長老驚怒道:“你們要干嗎?”

    “干嗎?將三長老也給抓住,在這件事情上,他也會有通風報信的嫌疑!”大長老繼續下令。

    讓人想象不到的一幕發生,天心派的大殿上,上演了一場同門間的爭斗。

    三對二的戰斗,結束的沒有什么懸念,楊真靈和三長老,都被失去理智的另外三人制服。

    望著地上被打暈的楊真靈和三長老,大長老開口道:“先把他們兩個給關了,等到這次的風波結束以后,再將他們放出來。”

    “大長老,這次的事情該怎么解決呢?古爭可是一個修仙者!”

    同門決裂,更何況地上的兩人,還跟楊掌門有著不一般的關系,這讓此時的楊掌門,恢復了一些理智。

    “修仙者怎么了?修仙者又不是不會死!”大長老恨恨道。

    “大長老,你、你該不會是想殺了古爭吧?”楊掌門驚聞。

    “事情都發展到了現在的地步,你這么驚訝還有任何意義嗎?殺他?殺他又怎么了?不過,殺他之前,要讓他幫咱們打開箱子再說!他是一個有緣人,還是一個修仙者,箱子他絕對能夠打開!”大長老冷笑連連。

    “對,大長老說得不錯,我也覺得此計可行!”

    二長老也笑了,雖然大長老還沒有明說,但他已經知道,大長老是想用什么手段來對付古爭了。

    沉默了片刻,楊掌門眼中的掙扎,最終被狠辣所取代。

    “兩位長老,這件事情你們打算怎么辦?”楊掌門問道。

    “當年的先祖們,曾從‘天心派’的遺跡中帶回了一樣東西,這件東西一直沒能派上用場,看來這次是要用到了。”

    大長老如是這般,將計劃告訴了楊掌門。

    既然已經有了對付古爭的計劃,以免夜長夢多,大長老立刻讓人去通知古爭,說要在議事廳中議事。

    古爭跟著傳訊弟子來到議事廳,大長老立刻笑臉相迎。

    一番寒暄自是再所難免,寒暄過后古爭問道:“怎么不見楊掌門和三長老呢?”

    “掌門和三長老,已經前去開啟密室了,這次讓古掌門過來,就是要談關于開啟箱子的事情。我們真誠相待,也希望古掌門有著同樣的真誠!究竟要讓我們給出怎樣的報酬,古掌門只管開口就是了,只要不是特別的過分,我們都會答應。”

    面對古爭的質疑,大長老面不改色。

    三長老已經被關了起來,至于說楊掌門,大長老害怕他言語間露餡,讓他先避上一避,這一次的謀劃,大長老不允有失。

    古爭沒有立刻回答,而是望了眼議事廳中裊裊升起的檀香。

    “這檀香的氣味很獨特,很香也很醒神,類似的香味我只聞過‘蜀山幽曇香。”古爭說道。

    “古掌門所說的蜀山幽曇香,我也是有所耳聞!據說,蜀山幽曇香,香飄八里,一爐可燃一天!只有在掌門繼位,或者是蜀墟開啟的盛會期間,蜀山才會每天焚上一爐幽曇香,以示莊重。我們霧風島的‘風霧幽’雖然也很香,但卻不能跟蜀山幽曇香相比,香味飄不了那么遠。”二長老笑道。

    “古掌門,還是說正事吧!這件事情能夠早點解決,我們天心派也能夠早點安心,古掌門是能夠讓‘天心珠’亮度達到一定程度的有緣者,我相信你一定能夠打開箱子!”大長老滿臉都是期待。

    “行,既然大長老真誠相待,那我也就直接說了。暫時要什么東西并不好說,畢竟箱子里面的東西我還不知道是什么!不過,你們也盡管放心,箱子里面的東西我可以不要,但我要箱子里面東西總體價值三分之一的資源,這一點你們能不能夠接受?”

    面對古爭的條件,大長老咬了幾次嘴唇,然后跟二長老交換了一個眼色,這才開口道:“行,我們天心派答應古掌門的條件了,咱們現在就動身前往密室吧?”

    “先等一等。”

    古爭喊停了準備動身大長老和二長老。

    “之前三長老有找我聊天,我有告訴過他,別想著把我當傻子,也別想著算計我,要不然你們一定會后悔!這些話,不知道三長老有沒有說給兩位長老聽呢?”古爭淡淡道。

    “三長老的確有說過。”

    “古掌門請放心,咱們都是有什么話就說在明處的人,不存在你所擔心的那些。”

    兩位長老先后開口,古爭點頭一笑道:“既然如此,咱們就去密室吧!”

    “感覺怎樣?”

    器靈的聲音,響起在了古爭腦海。

    “事情看來還是向著我最不希望的方向發展了。”古爭心中苦笑。

    大長老他們想要算計古爭,可他們并不知道,古爭才剛踏足議事廳,器靈便告訴他要小心了。

    議事廳香爐中的香味,并不是什么‘風霧幽’的香味,也并不是什么檀香,它是由‘龍涎香’外加十八種藥材,制成的特殊香料,其名字叫做‘醒神’。這種香料點燃后,香味獨特也確實有醒神的功效,但它還有另外一個名字叫做‘仙隕’。

    只要吸入了一定量的‘醒神’,短時間內絕對不能再聞‘海蛤蟆皮’點燃的味道,要不然原本的‘醒神’,就會變成‘仙隕’,就算是仙人都可能因此而隕落!

    之所以說可能因此隕落,而并非毒發身亡,這是因為兩種氣味的組毒,并非是致命毒藥,而是致幻毒藥!一旦被致幻,發動組毒的人,便能輕易的控制被致幻者的心神,從而達到他的目的。

    罕見的組毒出現,如果不是餮仙給予了器靈足夠的見識,古爭就算不會因此有事,但至少也不會提前發現。

    殿中燃著‘醒神’,大長老又焦急的要帶古爭去密室,外加上楊掌門和三長老都不在,古爭也便覺得,也許他有什么說在明處的做法,反倒是讓大長老他們接受不了,并因此起到了反作用。

    ‘醒神’究竟是巧合?還是陰謀?古爭也想驗證一下!他跟著大長老和二長老,來到了天心派的密室。密室中并沒有箱子,有的只是等在這里的楊掌門,還有空氣中的一種怪味道。

    進入密室,大長老和二長老,便留心觀察著古爭的反應,看他并沒有什么事情發生,臉上不覺有汗珠滾落。

    “楊掌門提前來開啟密室,可我如今就在密室之中,箱子呢?”

    古爭開口了,一進入密室,他的眼神便冷了起來。

    沒有人回答古爭的問題,直到現在他們都還在心中祈禱,古爭沒有躺下,可能還沒有到該躺下的時間。

    “三長老呢?你們不是說跟楊掌門一同來開啟密室了嗎?他人呢?”

    古爭又問,同樣還是沒有人回答,只不過楊掌門三人臉上的汗珠,已經滾落的越發快速了。

    “海蛤蟆皮燃燒后的味道,真的很奇特,戲演到現在也該落幕了吧?”

    古爭的點明讓三人都是心頭一震,二長老和楊掌門,不由得往后退了一步。

    “什么海蛤蟆皮燃燒?不知道古掌門在說什么啊!”

    大長老聲音一頓,立刻喝問楊掌門:“箱子呢?箱子哪去了?三長老……”

    “夠了!事情發展到現在,竟然還能演戲,對你的演技我深表佩服。”

    古爭打斷了大長老的話,隨即冷眼掃過三人:“機會我不是沒有給過你們,只是你們不真心罷了!”

    組毒的伎倆被識破,楊掌門三人的心中已被恐懼所填滿,但恐懼歸恐懼,但這并不代表著,他們不敢反抗。

    三件仙器如同貝殼似的仙器,被楊掌門三人同時祭出,呼嘯著向著古爭削去。

    古爭心頭一動,伸手揮動之下,一條憑空出現的丈長火龍,頓時環繞起了他的身體。成為修仙者以后,原本仙技的威力也都隨之提升,本來只能是一往無前的‘火龍術’,如今也有了不同的施展方式。

    “嘭嘭嘭!”

    如同命中了實物,碰到火龍的貝殼仙器,全部倒飛了回去。

    古爭的身影瞬間在原地消失,楊掌門三人的慘叫也隨之響起,他們全都被古爭以拳頭命中,身體倒飛出去,狠狠撞在了墻上。

    只是瞬間,三個五層后期的修煉者就被古爭輕易放到,這便是修煉者跟修仙者之間的差別!

    想要在修煉者的境界,擁有斬殺修仙者的可能,除非持有中級以上的仙器,或者是具備別的什么特殊手段。但非常可惜的是,楊掌門三人并不是當初古爭,而古爭也不是當初的血光老祖。

    面對不可力敵的修仙者,楊掌門三人原本還有的那點僥幸,已變成了深深的絕望。

    “過來!”

    古爭呼喝,伸手一揮,原本靠近墻邊站著的大長老,身體立刻不受控制的向著古爭沖去,并將脖子送到了他的手掌之間。另外的兩人想要逃跑,但周圍的空氣發緊,讓他們根本就邁不開步子,這便是天地能量作用的結果。

    “古、古掌門饒命啊!”

    事到臨頭,大長老才終于怕了,驚恐的聲音從他的喉嚨深處擠出,卻因為被古爭掐著脖子,已經變調的非常嚴重了。

    此時此刻,大長老才發覺,只要古爭肯放他一馬,就算箱子里的東西他一件不要,他也不再會有什么心痛的感覺了。

    “事到如今還想著讓我放過你?你是把自己當傻子,還是把別人當傻子?”

    古爭眼中閃過輕蔑,大長老的脖子在他的手中,發出了一聲脆響,腦袋不正常的歪到了一邊,人也跟著一動不動了。

    “大長老!”

    二長老痛呼一聲,可他所能做到的,也僅僅只是痛呼而已。

    “輪到你了。”

    解決了大長老后,古爭又望向了二長老。

    “你怎么發現的組毒?是你在昆侖派贏的‘百毒不侵衣’預警了嗎?這不可能啊!”二長老不甘道。

    “你馬上就要死了,答案對你已經失去了意義。”

    古爭伸手又是一揮,二長老的脖子也送到了他的手中,被他輕易捏斷。

    組毒太過神奇,就算是古爭穿著‘百毒不侵衣’,也并沒有因此出現任何異常的提醒!畢竟,構成組毒的兩種東西,都不是什么有毒之物,且即便形成了毒藥,也已經是在身體內部,這超出了‘百毒不侵衣’所能預警的范疇。

    兩種原本無毒的氣味變成毒藥,至幻是它的難纏之處,一般的解毒丹藥,對這種‘精神毒素’根本不起作用。但是,古爭擁有強大的安神術,它會主動反擊一切精神方面的攻擊,當然也包括罕見的‘精神毒素’,這也就是古爭明明已經讓組毒生效了,可卻沒有倒下的原因。

    “楊掌門,說實話我真的不想走到這一步!盡管你對我的熱情有目的,可在把話說明之后,我心中也真的就沒什么了。我沒有你們想象的那么壞,如今所發生的事情,全都是你們逼出來的!”

    古爭已來到了楊掌門身旁,但他并不打算殺了楊掌門,他想要像對當初閑云道長那樣,從楊掌門這里,了解到他想要知道的事情。

    “古掌門,我錯了!”

    望著古爭伸出的手掌,楊掌門驚聲尖叫。

    “錯了?已經來不及了!”

    古爭伸出的手沒有停頓,楊掌門凄厲的叫聲,頓時回蕩在了密室里面。

    (uu小說www.nbfafk.tw)
三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