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7章 瘋魔狂刀

    “鏘鏘鏘鏘鏘!”

    金鐵交加的聲響不斷發出,古爭和能量體假人戰在了一起,雙方的速度都很快,根本就看不清楚具體的情況,只能是看到一團殘影之中,濺出的火花根本就沒有停息過。

    “鏘!”

    超越以往的金鐵交加聲響起,古爭和能量體假人重重的拼了一刀,不由得雙雙向后退去,地面上都被他們拖出了兩條深壕。

    雙方的實力相當,分開之后都沒有急著出手。

    古爭不知道能量體假人,此時的凝望究竟是不是在思考,反正他的心中有震撼,也有興奮。

    震撼是因為,能量體假人不僅跟他長得一樣,且使用的手段也是開山刀法。

    興奮是因為,能量體假人著實是個強勁的對手,兩人的修為境界在這個神奇的‘能量戰場’中,完全是不分高下。

    用著一模一樣的手段,修為又是不分高下,如果現實中遇到這樣的對手,古爭肯定會改變戰術,使用別的手段來攻擊。

    但是,這里是‘能量戰場’,古爭所能用的手段,除了開山刀法之外,全部都被禁止,想要戰勝能量體假人,只能是憑借戰斗技巧了。

    好戰的血液在沸騰,古爭的心情也是前所未有的凝重,對于戰勝能量體假人,他只能說勝算五五開。

    五五開,一個刺激到關乎生死的勝率!在這樣的情形之下,一刀失利的后果,都有可能因此致命,古爭不允許自己有任何閃失。

    “在這樣的情況下,想要戰勝能量體假人,只能是憑借戰斗技巧?”

    古爭眉頭皺起,似乎想到了什么。

    “這是一個讓我修煉開山刀法的‘能量戰場’,但就目前的形勢來看,再施展開山刀法已經沒有多大意義了,畢竟對方使用的也是開山刀法。那么問題來了,用開山刀法幾乎不可能獲勝,用憑借戰斗技巧的散招來戰斗,那么修煉的還是開山刀法嗎?”

    不可能去等古爭想明白,能量體假人已經動了,他再次向著古爭沖來。

    金鐵交加的聲音再次響起,雙方又一次化為殘影戰在了一起。

    古爭不使用開山刀法了,但能量體假人仍舊在使用,這讓古爭心中不由得一動。

    “雖然我不再使用開山刀法了,但是他仍舊在使用,我以無招拆他有招,這實則也算是在修煉開山刀法!”古爭暗道。

    作為仙技,開山刀法非常的精妙,它一共有二十七式。

    二十七式開山刀法,每一式都飽含著許許多多的變招,如果對手被開山刀法纏住,但又無法脫身,這將是極為麻煩的一件事情。因為,成套的刀法、劍法、掌法之類的仙技,說白了都是套路,當它們發揮作用的時候,對手會被逼的陷入套路,從而丟掉生命。

    至于說,招式中所包含的變招,大多數都是用來封鎖對手對套路的逃脫!這種感覺就像是棋局中的殘局,對方一步走錯就會被奪帥,而對方為了不被奪帥,只能是盡力的掙扎,但他所有能走的路,又全都在算計之中,最終只能是被步步緊逼,殺到將軍死棋。

    開山刀法固然厲害,但也不是不能被破,畢竟古爭對它的套路了如指掌,在這種情況下,只要不被纏住,完全可以反套路而來。即便是被纏住,古爭也有辦法在套路中逃出生天。

    戰斗已經持續了一會,古爭心中多少有點焦急,他仍舊沒想出如何破解困境的方法。跟能量體假人戰斗,完全就跟自己打自己似的,彼此間的想法都高度了解,在這種情況下,想要破局真的不容易。

    其實說不容易,也并非真的就沒有一點辦法,只不過這個辦法,古爭還沒有決定用不用。

    “現實中如果有如此詭異的情況發生,我已經反其道而行了,畢竟大家都是一條命,拼了也就拼了!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只看你能不能看穿我要做什么了。但是,這里是該死的‘能量戰場’,我如果反其道而行,先不說你能不能將我看穿,你如果真要跟我以命搏命怎么辦?”古爭暗道。

    在跟能量體假人交手的這段時間里,能量體假人所表現的跟真人一樣惜命,可它再怎么說也不是真人,萬一這一切都是假象,它就等著在關鍵的時刻陰人怎么辦?而它會不會這么做,古爭自從在之前的‘能量戰場’中,被植物陰過了之后,便只剩下寧可信其有了。

    “鏘!”

    相對較大的金鐵交加聲響起,古爭和能量體假人又一次分開了。

    但是,這次的分開,并不像是之前大分,他們兩個之間的距離,僅僅只是拉開了一點,不管是誰再向前一步,都能夠繼續攻擊。

    這樣的分開,在古爭和能量體假人的持續戰斗中,已經出現過多次了,如果古爭要反其道而行,他會選擇在這個時候,因為這在開山刀法的套路中,算是一個非常合適的逆行時機。可按照開山刀法原本套路,能量體假人這時候該用開山刀法的第二十三式續招,刀氣外放將對手重新控制在套路之中。

    但是,能量體假人一反常態,他沒有使用開山刀法的第二十三式,而是采用了古爭想要用,但卻沒用的反其道而行,它挺身而上了,以手中唐刀向著古爭刺去!

    “好!”

    古爭大叫一聲,已經有段時間沒施展過開山刀法的他,立刻用開山刀法的第三式,帶了一下能量體假人的節奏。

    能量體假人對開山刀法也很了解,他頓時變招,突破了開山刀法第三式的套路!古爭揮刀一劈,暫時將對方的兵器壓下,緊跟著又以開山刀法的第四式,將對方再次代入套路之中。

    能量體假人立刻破招,古爭又是一次壓制,緊接著又以開山刀法的第十七式,將對方帶入節奏。

    如同是形成了一個規律一樣,不再使用開山刀法的能量體假人,頓時被古爭的散招外加開山刀法的組合給壓制。

    來來回回的循環了五次之后,能量體假人終于出現了一個重大的失誤!他在逃出開山刀法封鎖的時候,被古爭冒險上前,一刀從喉嚨中刺出,而古爭的腦袋一偏,能量體假人的最后一刀,削掉了他的一縷頭發。

    如果是真人,古爭手中唐刀拔出的時候,絕對會帶出驚艷的鮮血飛射,但能量體假人畢竟不是真人,他的身體往后一躺,消失在了‘能量戰場’之中。

    視線瞬間變暗,又在瞬間亮了起來,古爭的腳下有兩個玉盒子,一個是他通關第三個‘能量戰場’后的獎勵,另外一個是他通關第六個‘能量戰場’的獎勵。

    古爭沒有立刻去看新的獎勵是什么,盤膝坐下的他,仍舊在回想著之前戰斗,腦中對打的兩個人,演變出了新的招式。

    不得不說,第六個‘能量戰場’中的戰斗,是古爭截止目前在‘能量戰場’中,經歷過的最兇險的修煉。

    最為兇險的修煉,有著最為明顯的回報,戰斗的時候,古爭還有抱怨,能量體假人太過難纏,甚至都有點后悔,為什么要選擇修煉開山刀法。

    可是如今,古爭不再抱怨‘能量戰場’的難度,只是感慨它的強大。

    如果沒有能量體假人的難纏,古爭不會發現開山刀法中的一些‘漏洞’,不能發現這些‘漏洞’,自然也就沒辦法將它修復。

    如果沒有能量體假人的難纏,古爭也不會在最后的時候,以散招配合開山刀法來使用,從而有了現如今的收獲。

    ‘漏洞’的填補,讓開山刀法擁有更多的變數,也讓古爭在以后,假如遇到使用開山刀法的人,他將占據很大的優勢。

    散招配合開山刀法來用,實則也算是對開山刀法的一種補充,也完全能夠納入開山刀法的變數之中。

    至于古爭腦中演變出的對決,則是建立在他對于能量體假人的了解基礎上,而對決所演變出的東西,古爭將其歸納組合之后,變成了開山刀法的二十八式!

    總體來說,在經歷了修煉開山刀法的‘能量戰場’后,古爭確實增強了己身開山刀法的威力!他將原本不夠完美的開山刀法,變得更加完美了。

    臉上帶著一絲微笑,古爭打開了第二個玉盒子。

    玉盒子中放著的是一片玉簡,這片玉簡讓古爭睜大了眼睛。

    經歷過太多餮仙的神念傳功,古爭對于神念傳功的東西,有一種高度的敏感。

    “竟然會是神念傳功,這將要傳給我的東西,究竟會是什么呢?”

    古爭將玉簡放在額頭上,仙力催動之下,頓覺得腦袋‘嗡’的一響,腦中頓時出現了一幅畫面。

    “瘋魔狂刀。”

    一個看不見臉的黑衣人,背對著古爭說了四個字。

    黑衣人手中有刀,他的面前是一座山峰,在他說出了‘瘋魔狂刀’四個字之后,天地能量在瞬間凝聚,他整個人的氣勢在頃刻間飆升,黑發飛舞的它,揮起手中的長刀,對著山峰劈斬了起來。

    速度太快,即便是神念傳功,古爭也看不清楚他怎么出刀,只能看到漫天的刀光。

    雖然眼睛看不到,可在古爭的意識中,他已經知道黑衣人如何出的刀,頃刻間出了多少刀!

    震撼,滿滿的都是震撼,已是人刀合一境界的黑衣人,化為一道刀光消失在了天際,偌大的一座山峰,隨著他的消失而解體,足足被肢解成了八十一塊!

    古爭腦中的畫面消失,可他仍舊沉浸在震撼之中,黑衣人從調度天地能量,再到劈出八十一刀,所用的時間真的極短,可它的威力卻是強大無匹!

    如果不是在江河湖海的附近,古爭最強的攻擊,莫過于醞釀時間足夠的戮仙掌法,可是現如今,這個記錄被打破了!瘋魔狂刀無論是速度還是威力,都不是戮仙掌法可比。

    但是,瘋魔狂刀這個仙技,古爭盡管得到了傳承,但使用起來會有嚴重反噬,畢竟這個仙技太過霸道,想要不受影響的使用,修為需要達到大羅金仙的級別。

    古爭邁步向前,眼前光線一暗,隨即又明亮了起來。

    “闖關者,在腦中想象你要修煉的仙術或仙技。”空中的能量體老頭開口說道。

    上個‘能量戰場’中,古爭將開山刀法的威力提升,在這個‘能量戰場’里面,古爭想要提升他的戮仙掌法威力。

    心中想著戮仙掌法,古爭很快就出現在了第七個‘能量戰場’里面。

    空曠的空間中,聳立著一塊一人高的無字碑,除此之外再無他物。

    “這是要干嗎?要我以戮仙掌法攻擊這塊單薄的石碑嗎?”

    古爭眉頭一凝,沒有直接使用戮仙掌法的他,先打出一拳來探探虛實。

    “嘭!”

    古爭的一拳打在了石碑上,常理中該被一拳轟碎的石碑紋絲不動。

    “一拳之下紋絲不動,難道真的是讓我以戮仙掌法來攻擊嗎?”

    古爭暗付,隨即調度天地能量,醞釀起了戮仙掌法。

    醞釀戮仙掌法期間,古爭非常留意四周,他可不想被什么突然出現的東西,給打上一個措手不及。

    但是,整個過程沒有任何異常,最終古爭的戮仙掌法醞釀完畢,被他推了出去。

    古爭如今的修為可是返虛初期,醞釀充足的戮仙掌,大的如同山岳一般,小小的石碑在它面前,真就渺小的像是一根毛。

    可就是這個不起眼的毛,它竟然在戮仙掌的強力轟擊下,只是微微的搖晃了下。

    “好吧!看來也不是所有的‘能量戰場’都是那么的兇險萬分啊!”

    全力打出的一掌,就算是個山頭都能被平了,可小小的石碑竟然如此堅挺,這讓經歷了一些列高難度‘能量戰場’的古爭,不得不相信這第七個‘能量戰場’它就是這么的簡單,只要不間斷的轟擊石碑就可以了。

    畢竟,古爭在推出一記戮仙掌后,他已經感覺到了,戮仙掌的威力有了一丁點的提升。

    空曠的空間中,古爭開始一次又一次的推出戮仙掌,而那小小的石碑也始終都是那么的堅挺。

    不知不覺中,時間過去了十分鐘,古爭的又一記戮仙掌,竟然將不可撼動的石碑連根拔起,一直向著視線的盡頭飛去。

    在古爭瞪大的眼睛中,石碑終是飛到了他視線的盡頭,化為了一個小小的閃光點。

    但是,小小的閃光點在瞬間變亮,光線的刺目程度讓人下意識的閉眼。

    當古爭再次把眼睛睜開的時候,他看到了腳下的兩個玉盒子。

    “好吧!原來是過關了,我還真以為是將石碑給打飛了呢!”

    古爭笑了笑,盤膝坐下的他,體內仙力球快速旋轉了起來,開始了全方面的恢復。

    修煉戮仙掌法,古爭自然是也有收獲,只不過對比戮仙掌法的整體威力來說,真的只是收效甚微了。但是,戮仙掌法除了修為晉級之外,這也是目前古爭唯一一條可以提升它威力的途徑了。

    片刻之后,古爭邁步向前,他要去開啟第八個‘能量戰場’了。

    “闖關者,在腦中想象你要修煉的仙術或仙技。”空中的能量體老頭開口說道。

    按照角角的猜測,‘能量戰場’一共有九個,現如今的這個是第八個,古爭想要在最后的兩個‘能量戰場’中,分別修煉一下控火訣和控土訣。

    古爭在心中想著控火訣,視線瞬間被黑暗所吞噬。

    “嘭!”

    空中的能量體老頭爆炸了,化為了幾千個火球,這些火球有大有小,定在空中之后,又變成了一條條大小不一、顏色各異的火龍。

    “火龍?難道是要讓我施展火龍術來修煉控火訣嗎?”

    古爭心中一動,頓時做出了一番嘗試,果然除了能控施展‘火龍術’之外,他根本無法施展其它仙術,就連身體也都動不了了。

    空中的火龍在原地扭動著身體,似乎立刻就會結束停頓狀態,并向著古爭沖來。

    古爭不敢猶豫,當即施展了‘火龍術’。

    “嗷!”

    古爭的火龍一出現,頓時發出一聲咆哮。

    “我去!”

    古爭一聲驚叫,以他如今的修為,施展‘火龍術’所形成的火龍,至少也有三丈長短,龍嘯的時候也絕對是中氣十足才對。但是,眼前搖頭擺尾的火龍,只有一根筷子長短,龍嘯的聲音還沒有綿羊的叫聲響亮。

    “這要怎么練?讓我的小火龍去跟那些火龍碰嗎?”

    古爭額頭見汗,空中最小的火龍也是一筷子長短,最大的火龍足有兩丈,這到底要怎么跟敵方戰斗呢?

    空中的火龍不會理會古爭的不知所措,它們已經動了起來,而古爭原本迷茫的眼睛,隨著它們的飛舞,逐漸睜大了。

    “這像是一個游戲,并非是哪條火龍大,哪條火龍就厲害,小泥鰍也能夠干翻大家伙啊!”

    古爭哈哈大笑了起來,立刻操控著它的小火龍,躲避起了追擊的敵人。

    敵方的火龍并非都在針對古爭,它們中的大多數在自相殘殺,古爭很快也就看出了門道。
三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