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7章 靈草

    朝霞島上有座洞府,這座洞府應該是屬于朝霞島的上個主人。

    金光耀雖然有破陣仙器,能夠因此進入朝霞島,并將其據為己有,但是他本身不是修仙者,無法破開洞府大門上,需要仙力才能解開的封印。

    也就是說,朝霞島上還有一座未開啟的修仙者洞府在等著古爭,這是讓他高興的第一件事。

    金光耀是在五十年前得到的朝霞島,而朝霞島并非是一座空島,其上也有島民的存在,且數量足足有四千多個。

    在金光耀登陸朝霞島之前,四千多個島民,生活在一個封閉的環境中,過著非常質樸的生活,種種地、打打漁。

    島上也有一個小門派,這個門派跟天心派,有著很像的發展史,他們也是從島上的遺跡中,帶出了一些之前島上仙人走后留下的東西,從而走上了修煉的道路。

    但是,朝霞島上的這個門派,規模非常的小,且最高修為也只有三層后期,已被登陸朝霞島的金光耀給滅門了。

    金光耀為了早日打開朝霞島上的洞府,他修煉了一種能夠加快修為進展的魔功。而修煉這種魔功,需要借助陣法,吸取他人的精氣神和血液為基礎,甚至于隔段時間還要吃個人才行。

    也正是因為需要修煉魔功的緣故,金光耀在將朝霞島上的門派滅掉之后,留下了四千多個島民供他壓榨。

    金光耀的四千多個島民,便是古爭感興趣的第二件事情,這些島民本性淳樸,生活的環境也非常的封閉,根本就沒有接觸過外面的世界,因為他們根本就不知道通過護島仙陣的方法。

    金光耀的壓榨,讓他們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如果這時候有人將他們搭救,那么他們肯定會感激拯救了他們的人。

    對古爭而言,金光耀養的這四千多個島民,可能會為他貢獻一些精純的信仰之力。

    第二天古爭出發前往朝霞島了,同時也讓霧風島的人派船,在合適的地方等著將朝霞島的島民接走。畢竟,島民的數量有四千多個,古爭不可能將他們帶著飛回霧風島去。

    古爭是在夜里出發的,第二天清晨的時候,他已經飛到了朝霞島的護島仙陣外。

    有金光耀的記憶,古爭通過護島仙陣,根本就沒有費什么事。

    從金光耀的記憶中,古爭得知朝霞島比霧風島還要大,其面積差不多相當于血潮島的樣子,且其上的物產也非常的豐富。

    古爭進入朝霞島的海域范圍之后,便看到有幾艘漁船已經在海上捕魚了。

    金光耀將島民們當做‘羊’,養起來喝血吃肉,但平時他并不限制‘羊’的自由,畢竟‘羊’也需要生活。

    看到有陌生人飛著進入朝霞島,海面上捕魚的島民們,全驚得全都睜大了眼睛,他們或驚恐、或好奇的議論著古爭的身份。

    古爭飛到漁船附近,伸手將這些人一卷,帶著他們繼續往島上飛去,留下了一路的驚聲尖叫。

    飛到島上之后,古爭敲響島上的一口大鐘,這口鐘是金光耀用來召集‘羊’的工具。

    聽到鐘聲響起,所有人都趕緊跑向村中的廣場,其中有不少人剛從睡夢中爬起來,還是一副衣衫不整的樣子。在這些人的認知中,鐘聲就是警鐘,要是跑的慢了,少不得要被金光耀一頓毒打。

    看到敲鐘的人不是金光耀,而是一個凌空站著的年輕男人,島民們彼此小聲的議論起了情況。

    “肅靜!”

    古爭開口了,他的聲音雖然不大,但卻清晰的傳入了每個人的耳中,嚇得他們立刻安靜了下來。

    “你們的上個主人金光耀,作惡多端已經被我殺掉了,你們以后再也不用擔心,有人會使用陣法吸取你們的精氣神,有人會放你們的血,有人會莫名其妙的失蹤了。”

    古爭話音落地,將金光耀的腦袋扔了下去。

    眾人一看折磨他們的惡魔真的死了,起先只是面面相覷不敢出聲,過了一會見古爭沒有說什么,有的人哭了起來,有的人罵了起來,有的人歡呼了起來,各種各樣的表情,當真是應有盡有。

    放任島民們發泄了一會情緒,古爭再次開口道:“我殺了你們原本的主人,但同時也是你們新的主人!至于你們認不認我做你們的主人,這完全是你們的自由,對此我并不會勉強。”

    如果現實世界中的人,自由和尊嚴這是非常重要的事情,可是對于朝霞島的島民來說,自由和尊嚴可能也重要,但卻真的無法跟現實世界中的人相比。

    自由是什么?

    從來沒有離開過朝霞島的島民們,所知自由的范疇,僅限于在朝霞島上,無拘無束的生活著。

    尊嚴是什么?

    被金光耀統治了二十多年,所謂的尊嚴早已被消磨的差不多了,如今古爭這個能夠站在天上的人,用平和的語氣跟他們說話,這對他們來說,已經非常的有尊嚴了。

    主人是什么?

    根本不像現實世界中的人,會排斥主人這個字眼,朝霞島的島民們對兩個字,根本就沒有太大的反應。他們中的這些人,一出生就奉原本島上門派中的那些人為主人,后來主人又換成了金光耀,現如今就算再換個主人,對他們來說也是非常正常的事情。

    “我給你們時間考慮這個事情,等我離開朝霞島的時候,愿意跟我走的人,我會帶你們到另外一座島嶼上,跟我的島民們一起生活,過太平安寧的生活。不愿意跟我走的人,你們就留在這座朝霞島上。”

    “我們愿意!”

    “仙人,帶我們走吧!”

    “我們不要在這里生活!”

    古爭話音才剛落地,絕大多數的人叫喊了起來。

    雖說島民們生活在與世隔絕的地方,但他們畢竟見過修煉者,從修煉者口中也得知,能夠飛天的人就是仙人。

    不過,簡單的接觸就能讓大多數人跟著古爭走,這其中他仙人身份所占的原因其實很小,更多的原因則是,這座朝霞島并不安全。

    金光耀還有三個師兄弟,他們也會來定期來朝霞島上,榨取島民們的精氣神和血液。要是他們還選擇留在朝霞島上,誰知道下一個失蹤的會是誰。

    “行,既然你們大多數人都愿意跟我走,那就簡單的收拾一下,我先離開一會。”

    古爭話音落地,便向著洞府所在的方向飛去。

    望著古爭飛走,島民們眼中的神情大多數都是興奮,有個強大且說話和氣的主人,這或許真的不是什么壞事。

    至于會不會被騙到一個更加黑暗的地方,島民們則根本就不考慮,因為仙人沒有騙他們的必要。

    朝霞島最高山的半山腰上,有一塊凸起的巖石,這便是洞府的門前了。

    降落在凸起的巖石上,望著下方的大海,感受著不一樣的仙元,古爭不由得微微一笑。

    這里可是處難得的靈秀之地,不管是霧風島、血潮島,亦或者是古爭的紫嫣島,都沒有這樣適合建造洞府的靈秀之地。

    畢竟,所謂的靈秀之地會衰竭,原本不是靈秀之地的地方,也有可能變為靈秀之地,像霧風島、血潮島和紫嫣島上,以前也絕對都有靈秀之地,只不過后來那些靈秀之地都枯竭了,不像是朝霞島的這塊靈秀之地,仍然有著充沛的靈氣,能夠凝聚空氣中的仙元。

    “這樣的靈秀之地,非常的適合建造聚元陣啊!”器靈開口道。

    “可惜,像天螺窟寶藏中規格的聚元陣,我建造不出來。我所能布置出的聚元陣,只是比較簡單的那種,就算布置在這里,也起不了多大的作用,凝聚不了太多的仙元。”古爭嘆息道。

    “別人吃你做的食物,嘴巴都給養刁了,你則是經歷過天螺窟寶藏之后,也被那里的聚元陣給養刁了眼界。雖說你現在能夠布置的聚元陣,凝聚不了太多的仙元,但你建造一個低級的聚元陣,通過半年以上的仙元凝聚,也仍舊能夠湊合著對付一頓中品食修了。”器靈道。

    “正如你所說,我還真是被養刁了眼界!”

    古爭哈哈一笑,隨即又道:“不過,等探索了這處洞府之后,聚元陣肯定要布下一個!有這樣的靈秀之地在,要是不布下一個聚元陣,也的確是有夠浪費了。”

    話音落地,古爭開始破解起了洞府大門上的禁制。這一次,他沒有詢問器靈該怎么破,因為這門上的禁制,跟天螺窟寶藏中門上的禁制一樣,他已經是駕輕就熟了。

    洞府跟之前所經歷過的洞府一樣,同樣是一條長長的通道兩側,分布著各種用途的側室。

    一般情況下,發現一座封閉的洞府,如果有所收獲,通常也都是在修煉室中,那里或許有洞府主人留下的寶箱之類的東西。

    但是在修煉室中,古爭并沒有發現任何有價值的東西,它的主人在離開前,將這里收拾的非常干凈。

    雖然沒有在修煉室中找到期望的寶箱,可在一間側室中,古爭卻有非常不錯的收獲。

    在以前經歷過的洞府中,古爭也曾見到過‘靈草室’,但其中除了泥土之外,已經沒有過多的東西了。

    然而這一次發現的‘靈草室’,里面生長的竟然還有六棵靈草!

    六棵靈草全都是靈芝,顏色共分為六種,分別是:青芝、赤芝、黃芝、白芝、黑芝、紫芝。

    六種靈芝的品質不算高,它們算是靈芝家族中比較常見的貨色,通常情況下的食材等級都是普通。

    但是‘仙草室’中的六棵靈芝,生長時間要以數千年計算了,這生生讓它們從普通級別的食材,長到了現如今的優良級別。

    六棵靈芝能從盛法時代生長到如今,多虧了‘靈草室’中的一個聚靈陣。

    聚靈陣的規格為中級,正是它緩緩釋放著靈芝提升品質所需要的仙元,才能夠讓它們渡過末法時代,一直到現在都還活的好好的。

    并且,由于已經支撐著六棵靈芝活到了現在,空氣中又有了仙元,原本快要枯竭的中級聚靈陣,其中再次凝聚起來的仙元,差不多相當于一個滿了的低級聚靈陣了。

    “雖說沒能收獲寶箱之類的東西,可是卻收獲了六件優良級別的資源,這還真是不錯。”古爭笑道。

    “采摘靈芝的時候小心點,這六棵靈芝還是活的,且品級已經達到了優良,符合移植進入洪荒空間的條件,你將它們移植進入洪荒空間繼續生長。估計等你用到的時候,藥效還能夠增強一些。”

    正準備野蠻采收靈芝的古爭,一聽器靈這么說,立刻變得小心翼翼了起來。

    “本來還想著布置個低級聚靈陣在這里,現在看來沒有這個必要了,這里已經有個中級聚靈陣的存在了。”

    古爭舔了舔嘴唇,從洪荒空間中拿出了一些食材。

    既然中級聚靈陣中還有仙元,不使用那就有點太浪費了,古爭準備做一道上品的增元食修,來將這些仙元吸收。

    增元食修的檔次,自然是要低于仙果食修和丹元食修,古爭之所以選擇做上品的增元食修,而不是做中品的丹元食修,那是因為根據聚元陣中仙元的儲量計算,上品的增元食修,比中品的丹元食修更能物盡其用。

    六件中等品質的食材,外加五件普通品質的食材,古爭很快就做出了一道上品的增元食修。

    將聚元陣打開,古爭立刻將增元食修服下,享受著那種毛孔張開,瘋狂吸收仙元的感覺。

    大約十五分鐘之后,增元食修的藥效結束,聚元陣中放出來的仙元,也被古爭吸收的一干二凈。

    由于仙元的濃度,不能跟天螺窟寶藏中的聚元陣相比,也因為食修的種類不同,古爭在吸收這些仙元的時候,自然也不可能像在天螺窟中的那樣,一秒相當于在盛法時代修煉好幾個月。

    “現在想要修為晉級,還真的是不容易,雖說這個聚元陣的仙元,不能跟天螺窟寶藏中的相比,可再怎么說,它也差不多相當于一個滿了的低級聚元陣。但是,我四層七成的餮仙訣,卻只是進展了二十分之一的樣子。”古爭感慨道。

    古爭如今的餮仙訣,并不是四層七成里面只滿了二十分之一!他說的話是指,一道上品的增元食修,外加一個低級的聚元陣,只是滿了他餮仙訣四層七成中的二十分之一。而他餮仙訣真實的情況則是,四層七成已經滿了三分之一!

    畢竟,當初天螺窟寶藏中的最后一個聚元陣,讓古爭的餮仙訣升到四層七成之后,還有不少的富余仙元被吸收!僅僅是富余的那些仙元,就已經讓他的餮仙訣,快要滿四層七成的三分之一了,而剛剛的收獲,只是正好把那三分之一給填滿了。

    “知足吧你,這樣的修為進展速度已經很快了!”器靈白眼道。

    古爭搖頭道:“真的很快嗎?你可別忘了,今年的中元節,血潮島上還有一場大戰呢!”

    “我怎么可能忘記呢?不管到時候你的修為究竟怎樣,但你的修為進展很快,這真的是事實。”

    器靈向古爭吐了吐舌頭,大有耍賴皮,我說什么就是什么的架勢。

    古爭奔向再跟器靈斗兩句嘴,但是他的眉頭卻皺了起來,因為他聽到朝霞島上的鐘聲再次響起了。

    朝霞島上的鐘聲不會無端響起,一般鐘聲響起的時候,便是金光耀或者他的師兄弟要修煉魔功,需要召集島民們來榨取精氣神了。

    “不會這么巧吧?金光耀的師兄弟這時候來到了朝霞島?”古爭道。

    “這有什么不可能的?反正我不信是島民們沒事敲鐘玩!”器靈笑道。

    古爭飛出洞府的時候,同樣也在笑著,如果敲鐘的人真是金光耀的師兄弟,那這真的算是一件大好事了。

    古爭已經看見了敲鐘的人,正是他在金光耀記憶中見到的‘二師兄’。

    沒有慌著從高空中飛下去,古爭想讓金光耀的二師兄表演一會。他越是表演,也就越顯得等下的救援可貴!他的出現,不僅能夠加強島民們離開的決心,也更能讓古爭在島民們那里豎立威望。

    “你們沒聽到鐘聲響起嗎?一個個磨磨唧唧的,難道是想死不成?”

    肥頭大耳的二師兄罵罵咧咧,手中一條足有一丈長的鞭子連連揮動,噼啪作響中頓時有走的慢的島民,發出了一聲聲的慘叫。

    終于,所有的島民都聚在了廣場上,二師兄滿意的笑了笑,伸手在人群中指指點點。

    ‘你、你、你、你、你……”

    二師兄的手指,指了一百個精氣神最好的人,這些人也都害怕的跟著他的指點,站到了相對空曠的地方。

    二師兄在跳出來的人群中走了一圈,停在了一個長相不錯的姑娘身旁。

    “嘿嘿。”

    二師兄淫笑,探出的爪子捏上了姑娘的臀部。

    “今天跟我睡覺,我就免了你的上貢。”

    二師兄所謂的上貢,就是抽取精氣神和放血。

    姑娘本來就怕,二師兄這么一說,更加害怕的她,頓時驚叫了起來。

    “叫什么叫?又不是沒有睡過!”

    似乎很滿意姑娘的尖叫,二師兄笑得更歡實了。

    “不、不要!”

    姑娘掙扎著想要擺脫二師兄的魔爪,可是根本掙脫不開,又急又怕的她大哭了起來。

    突然,人群中有個小伙子,抄起了一塊石頭,向著二師兄的腦袋上砸去。

    二師兄頭也不回,隨手一揮之下,小伙子被打飛了出去,躺在地上大口的吐血。
三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