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9章

    見古爭對人蜥出手,并未帶來什么不良的后果,空中的其他修仙者也動起了手來。一時之間,仙陣中狂暴的氣流翻涌如浪。

    人蜥并非只是擺設,它們在修仙者出手之后,也對空中的修仙者發動了攻擊。

    “嗷!”

    人蜥仰天吼叫的聲音刺人耳膜,而在它們吼叫的同時,紅色的光束從它們的口中噴出,向著空中的修仙者們掃去。

    “嗚!”

    “啊!”

    人蜥受傷的怪叫跟修仙者負傷的慘叫同時響起,有兩個返虛初期的修仙者,被人蜥的光束掃到以后,仙體上頓時一副皮開肉綻的慘象,如同是被烈焰焚燒了一般。

    “大家小心,這些怪物的實力,不亞于返虛初期的修仙者!”玄奇子吼道。

    “嘭嘭嘭嘭……”

    爆響的聲音接連不斷,仙陣中的空間都在顫抖。

    修仙者們各施手段,人蜥則是仗著在仙陣中,修仙者無法飛高的優勢,頻繁的釋放光束,頗有一招鮮吃遍天的感覺。

    “大家飛到海邊,攻擊那個地方!”

    戰斗中,古爭突然開口。

    眾人順著古爭的手指一看,他所指的那個點什么也沒有。但是,仙陣之中就是虛虛實實,沒有什么常理可言。

    眾人向著古爭所說的地方望去,而陣中的怪獸,則是如同受人操控一般,同樣向著那個方向跑去。

    “你們去攻擊那個點,玄奇子和玉峰傷人留下,咱們拖出這些怪物!”

    歐陽海的話沒有人反對,于是他跟玄奇子和玉峰上人留下,古爭帶著其他人飛到了海邊。

    “嘭!”

    古爭率先一掌,擊打在了虛空之中,如同攻擊到了實物一般,發出了一聲爆響。

    古爭之所以知道這個地方,自然是器靈探查了仙陣之后告訴他的方法。

    看到古爭如同命中實物般的異常,眾人都是心頭一喜,紛紛向著古爭攻擊的那個點施展仙術。

    “古掌門,這里可是破陣點嗎?”有人問道。

    所謂的破陣點,也可以說是仙陣中能夠力破的生門,這個生門一般都比較脆弱,可眾人一波攻擊都過去,仙陣中并無多大反應。且二十頭人蜥單憑歐陽海三人,也無法全都拖住,一些人蜥也已經來到了海邊,對著空中的修仙者就是光速掃射。

    “這里不是破陣點,但卻是控陣之人的藏身之地,只要將控陣之人逼出來,讓他無法對怪物進行操控,那么破掉這個仙陣也就變得容易的多了。”

    古爭的回答讓眾人心頭一喜,大家在抵擋人蜥的同時,頻頻向空中的那個點發動著攻擊。

    大約在經受了四波攻擊之后,虛空中突然傳來一聲巨響。

    如同是炸了個雷,空中出現了一道黑漆漆的裂縫,之前在黑龍島大殿前叫罵的滿月,灰頭灰臉的從里面被逼了出來。

    “噗!”

    剛被逼出的滿月,立刻便噴出一口鮮血。

    “妖女,你往哪里逃!”

    幾乎就是在滿月出現的同時,古爭和另外兩名修仙者,同時向滿月發動了攻擊。

    鶴發雞皮的滿月,手中拿著一桿黑幡,其上繚繞著森森黑霧,她將手中的黑幡一揮,趕在古爭他們的攻擊到來之前憑空消失了。

    “果然如此!”

    沒有攻擊滿月的那些人,他們不是沒反應過來,而是正在攻擊著地上的怪物。滿月被逼出來之后,原本他們對怪物不能造成多少傷害的攻擊,頓時在怪物身上留下了觸目驚心的傷勢。同時,怪物所釋放的光束,威力也比之前小了不少。

    “古掌門,現在該怎么辦?”

    古爭身旁幾個老頭模樣的修仙者,全都將目光投在了古爭的身上,畢竟就在剛剛,他們在古爭的帶領下,取得了突破性的成效。

    “留下三個人,其余的跟我來!”

    古爭一聲呼喝,向著島的另一邊飛去。

    原本就在跟怪物交手的三個修仙者留下,其余的三人則是跟著古爭飛了出去。

    “嘭嘭嘭嘭……”

    三個修仙者無法困住七只怪物,其中一只踩在海面上,邊跑邊噴出光束,勢頭阻攔古爭他們的行動。

    “給老夫去死!”

    一道驚天的劍氣劈來,原本跟在古爭他們后面的怪物被劈了個正著。

    發出驚天劍氣的人是玄奇子,古爭他們剛剛將滿月給逼出來,怪物的實力瞬間下降,已被他們連連斬殺了幾頭。剩下的怪物,歐陽海和玉峰上人在對付,玄奇子便趕過來支援古爭他們。

    自知怪物實力下降,必將死在他的一劍之下,玄奇子根本就沒有再去多看那怪物一眼,只顧著向古爭他們那邊飛去。

    被玄奇子斬了一劍的怪物,詭異的停在海面之上,身體如同是被吹氣了似的迅速膨脹到極點后,一聲爆響之下,爆成了一片血污。這血污毒的很,即便是返虛后期的高手粘在身上,毒素也會如同跗骨之蛆般的難纏,之前被玄奇子他們解決掉的幾頭怪物,也全都是這樣爆炸了。

    比上次攻擊虛空用的時間更短,古爭等人只是兩撥攻擊之后,滿月便又一次被他們從虛空中給逼了出來。

    剛一出現,滿月便晃動黑幡再次消失,如果不是古爭的神念,已在之前消耗太多,無法施展出仙域神通,那么他一定會施展仙域將滿月給困住。

    不過,按照器靈的說法,滿月作為控陣之人,他的身體狀況跟陣法息息相關,她只要再被逼出來一次,這個仙陣差不多就算是被破去了。

    器靈已經為古爭指點了滿月新的藏身地,古爭帶著眾人過去之后,只是一波攻擊,虛空中便發出了驚雷般的響聲。

    但這一次,驚雷響動之下,虛空中沒有出現裂縫,滿月也沒有出現,自知拖不住眾人的她,在即將被逼出之前,放棄仙陣逃遁而去了。

    沒有了控陣之人,仙陣空間立刻開始崩塌,虛空中蛛網般的裂紋密密麻麻的出現,前后只有三息的時間,整個空間如同鏡子一般破碎,眾人又看到了真正的黑龍島。

    “嗷……”

    仙陣空間中那些怪物,也隨著眾人來到了真實的世界,但它們是那種只能存在于仙陣中的東西,到了真實世界之后被陽光一照,原本紅色的身體,頓時泛起了大片大片的黑斑,并起火燃燒了起來。

    仙陣一破,空中的眾人立刻探查起了黑龍島。

    其實,大家也都明白,這時候的黑龍島上,只怕沒有什么魔門的重要人物了,畢竟剛才困住眾人的那個仙陣,起到了拖延的作用。眾人雖然并未被仙陣困太久的時間,可在這段時間里,魔門的那些人也肯定已經逃的無影無蹤了。

    “追滿月!”

    古爭沖歐陽海傳音。

    歐陽海點頭,立刻分出神念飛了出去,玄奇子和玉峰上人見狀,同樣也分出了神念。

    在仙陣中的時候,歐陽海已經鎖定了滿月的氣機,雖說滿月在仙陣破掉之前逃了,可時間尚短,她又身受重傷,以神念追她絕對追得到。

    歐陽海他們去追滿月了,古爭和幾位修仙者則走向了黑龍島上的大殿。

    “不得擅闖圣殿!”

    “邪魔從我們的圣殿中滾出來!”

    “我跟你們拼了!”

    黑龍島上的島民們,原本望著眾修仙者的眼神還有點畏懼,可是一件古爭等人進入他們心中的圣殿,立刻如同是被觸碰到了逆鱗一般,瘋狂的向著大殿沖去。

    “你們這些刁民,滾開!”

    一位修仙者怒吼,伸手一揮之下,強勁的氣流將沖來的島民們吹倒在地。

    對于修仙者來說,這些滿足臟話,衣不遮體的島民就是癩蛤蟆上腳面,不咬人但惡心人。

    “師太,這些島民們該怎么辦?要不交給你們佛門處理吧?”

    佛門觀音院的曉玨師太也在眾人之中,有修仙者提議了。

    “阿彌陀佛!”

    曉玨師太宣了聲佛號之后,搖頭開口道:“這些人與我佛無緣,眾施主還是超度了他們吧!”

    “好!”

    曉玨師太都放話了,早被這些島民們惡心不行的修仙者,立刻出手如同碾死螞蟻一般,將黑龍島上的島民給解決掉了

    大殿中并沒有什么有價值的東西,即便之前有這些東西,在眾人被困仙陣的時候,也肯定都被魔門的人給卷走了。

    眾人才剛把大殿探查了個遍,歐陽海幾人也回來了,只不過他們的臉色都很不好看。

    “滿月跑了嗎?”

    見歐陽海等人臉色不好看,古爭已經猜到事實肯定是這樣。

    “對,她跑了!”

    歐陽海咬了咬牙,隨即便將事情的經過告訴了眾人。

    歐陽海的神念一馬當先,玄奇子和玉峰上人的神念緊跟其后,由于事先已經鎖定了滿月的氣機,再加上滿月身受重傷的緣故,歐陽海的神念沒飛多久,便發現了逃竄的滿月。

    正當歐陽海要以神念將滿月擊殺的時候,突然一道讓人始料不及的劍光,將歐陽海神念的‘絲線’給斬斷了。

    修為不到金仙境界,分出去的神念,實則跟本體之間有‘絲線’牽連,這一點在古爭探索血潮島血潮禁區的時候便有展現過。當時,古爭由于擔心‘絲線’被邪氣細絲多依附,不得不盡早結束對血潮禁區海域的探查。

    連接本體的‘絲線’被斬斷,分出去的神念也就被毀掉了,歐陽海本人頭疼欲裂的同時,也失去了滿月的蹤跡。而玄奇子和玉峰上人所遭遇的情況,其實也跟歐陽海的一樣,他們神念的‘絲線’,都是被一道劍光給斬斷的。

    “能將神念‘絲線’斬斷的劍光不簡單,這不是一般的劍光能夠做到,這應該是某種仙器的神通,存在著克制神念的威力。”給眾人講完了經過,歐陽海又分析道。

    “幾位前輩,你們覺得出手斬斷你們神念‘絲線’的人,究竟會是誰呢?”有修仙者問道。

    “我覺得應該就是血魂。”玉峰上人道。

    “十有**就是他了,在我對馬西風搜魂的時候發現,血魂的背上總是背著一把長劍,那是一把高級仙器,馬西風從未見過它出竅。”

    古爭開口了,對馬西風搜魂的很多細節,他都沒有告訴玉峰上人,更沒來得及告訴歐陽海等人。更何況,像這樣的細節,如果要說起來,一個人的記憶中有很多。

    “古掌門,血魂如今的修為是什么境界?”又有人問道。

    “馬西風沒見過血魂出手,但他聽滿月說過,血魂的如今的修為已是返虛中期了!”古爭嚴肅道。

    “返虛中期!”

    盡管大家都知道,血魂的修為進展速度會比常人快很多,但當得知他的修為已達返虛中期的時候,還是忍不住吃驚。畢竟,如今距離上次‘蕩魔行動’,并未過去太久的時間,而那個時候的血魂,修為還僅僅只是化氣后期。

    “本來還以為,假如血魂不是在‘蕩魔行動’中,等今年中元節的時候,修為應該能達到返虛后期,可是按照如今他修為的進展速度,屆時他的修為如果只是返虛頂峰就已經不錯了。”

    玉峰上人感慨的話,讓眾人心中都是一沉,只是返虛頂峰就已經不錯,那就是說血魂的修為達到金仙境都有可能。

    雖說地球上無法容納金仙的存在,可金仙在壓制了一下修為之后,還是能夠在地球上做短暫的停留。

    畢竟,當初收拾幽泉血魔的人,可就是從洪荒中出來的金仙,而這樣的人即便是壓制了修為,也不是一般返虛頂峰修仙者所能對付的存在。

    雖說這次來黑龍島沒能碰到血魂,也沒能斬殺什么魔門的重要人物,可也算是摧毀了魔門的一個比較重要的據點。畢竟,黑龍島上有很多陣法,這些陣法有修煉邪術用的,也有給血魂提升修為用的。這些陣法布置起來也都不容易,沒有了它們,多少也會對魔門的人,對血魂產生一定程度的影響。

    ‘蕩魔行動’仍舊繼續,玉峰上人和曉玨師太也有挽留古爭留下,但古爭以這次得罪狠了魔門,怕他們報復為由離開了正道聯盟。

    古爭怕報復嗎?他不怕,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就是了,敢得罪他的人,就要做好被反擊的準備,而他之所以要回去,那是因為他還有‘仙廚店初試’的任務在身。

    沒有直接回霧風島,古爭先回了一趟峨眉,角角之前抵御馬西風的時候,也算是受了一些損傷,能有古爭這個做主人的幫助,他的傷勢也能夠快點恢復。18119
三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