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1章 當局者迷

    “滾開!”

    古爭反手一揮,背后偷襲他的喵喵,直接被掃了出去,撞到了崖壁之上,如同是個雪球一般摔得粉碎。

    “呼……”

    古爭常常呼出一口氣,此時什么都已經想起來的他暗自慶幸,知道這個幻境會很厲害,可是沒想到會這么的厲害。如果不是剛開啟不久的第六識,關鍵時刻的預警讓他清醒,被‘喵喵’推下臺階的后果,真的讓人不敢相信。

    “一步步的讓我放松警惕,一步步的讓我失去思考的能力,真是厲害啊!”古爭冷笑。

    “笨蛋,早該看破了嘛!”

    喜極的器靈笑罵古爭,可古爭并不知道有人在看著他罵,已經識破了幻境的他,眼睛一閉一睜,眼前的一切已變得不同。

    這里不是什么臺階之上,這里是一片冰天雪地的世界,入目所能及的范圍之內,全都是連綿起伏的雪山,空氣中的溫度很低,讓古爭覺得有股鉆心的寒冷。

    已經恢復清明的古爭,也恢復了他的手段,只見他眉頭一凝,感覺中動用了‘本命真火’,身體也跟著立刻暖和了起來。

    “還真是奇妙啊!明明就是神念進入喵喵的境界,可我不僅又是身體的存在,原本擁有的一切神通,感覺在這個神秘的境界中,也都能夠施展的出來。”

    “已經破掉了一個幻境,現如今的這個世界,又是怎樣的一個境界呢?”

    古爭心中喃喃的同時,分出神念對這個世界探索了起來。

    神念沒有探查多久,古爭便在一個山坳間發現了喵喵。

    喵喵的狀況跟現實世界中的一樣,她是本體的狀態,身體在不斷的抽搐著。

    不過,喵喵并非是一個人,她躺在一個什么東西的懷中,那東西呈人形,渾身包裹在淡淡的霧氣之中,讓人看不清它的真面目。

    抱著喵喵的這個東西,正在用手撫摸著喵喵的身體,隨著它的撫摸,喵喵的身體則是產生著抽搐,如此詭異的畫面,給了古爭一種,喵喵正在跟它對抗的感覺。

    “這是個什么東西呢?看起來像個成年人一般的大小,該不會是什么怪物吧?”

    就在古爭暗付的同時,抱著喵喵的那個東西,也發現了飛來的古爭,它站起身來,腦袋正對著古爭飛來的方向,身體上淡淡的霧氣也隨之消失。

    這還真是一個怪物,它頭上生有雙腳,背后長著羽翼,有著尖尖的爪子,有著跟古爭八分相似的五官。

    “難道真的是因為我的緣故,才讓喵喵陷入了如今的境界?要不然這貨為什么跟我長得如此相似?”古爭暗付。

    “你來了!”怪物望著古爭道。

    “來你妹的來!”

    聽到怪物口吐人言,古爭的氣就不打一處來,他又想起了之前的假‘喵喵’。

    怪物一愣,皺眉道:“我沒有妹,你這是在罵我了?”

    “別跟我廢話,我要打死你!”

    古爭厲喝,停在空中的它,分出神念向著怪物撞去。

    雖說古爭覺得,眼前的一切應該不是幻境,可器靈也有說過,在喵喵的這個境界中,一切皆有可能。

    對于境界中的這個怪物,古爭是鐵了心,能不跟它說話,就盡量的不跟它說話,免得被蠱惑了心神。

    “你要打死我?我還想打死你呢!”

    怪物抱著喵喵,振翅飛起,躲過古爭的神念攻擊之后,向著他空中的本體飛去。

    “來,讓咱們實打實的打一架,誰贏她就歸誰!”

    怪物舉起手中的喵喵,沖著古爭連連獰笑。

    古爭之所以分出神念攻擊,就是不想以本體作戰,他又怎能讓怪物如愿呢?

    以本體作戰,就要施展各種仙術,不可避免的會碰到喵喵,而這種狀態下的喵喵能不能碰,古爭根本不敢去賭。

    但是,古爭堅信一點,怪物不能夠對喵喵怎樣,如果它能夠對喵喵怎樣,那么喵喵根本就堅持不到他進入這個境界之中。

    在古爭看來,怪物之前對喵喵的撫摸,就是在‘殺掉’喵喵的一種手段,那也已經是它最快捷的方式了。

    如今見怪物向他本體飛來,古爭更加肯定喵喵的身體碰不得了!怪物沒辦法快速解決掉喵喵,但他如果將喵喵誤傷,可能就會很快將喵喵致死!而飛向他的怪物,明顯就是打算以這種形勢來借刀殺人。

    確定了怪物意圖的古爭,又豈會讓怪物如愿?身體在原遁的同時,神念加速向著怪物飛去。

    怪物的速度很快,但這個快是在古爭沒有全力施展的前提下,如今古爭全力施展手段,神念光點如同流星一般向著怪物的后背撞去。

    “咻!”

    怪物的腦袋突然一百八十度的轉圈,張口對著古爭的神念,噴出了一股如同雪霧一般的東西。

    古爭的神念瞬間提速,躲過雪霧之后直擊怪物的后背。

    怪物的身體猛的往前一竄,急速轉身之中雙翅一扇,天地間仿佛有一股颶風產生,古爭的神念立刻被吹得向后飛去。

    “咻!”

    還是同樣的嘯響,怪物的口中再次噴出了雪霧。

    雖沒有被雪霧擊中,可古爭已經覺得有種透體的寒冷,要是真被它給擊中了,神念只怕立刻就要完蛋。

    冰霧要觸碰到古爭時神念之時,古爭的神念突然消失,然后近距離的出現在怪物身側,向著它的身體便撞了過去。

    神念突然消失的這種手段,怪物頗有點始料不及,身子的一側被古爭的神念撞上之后,頓時被分解掉了很大的一塊,就如同是腰部被一張大嘴給咬掉了三分之一似的。

    “嗷……”

    怪物慘叫,想要逃離古爭神念對它的分解。

    可是,本來它的速度就沒有古爭快,真被古爭近身之后,又豈能輕易的逃脫。

    詭異的一幕在空中出現,怪物掙扎著飛行,可它的身體在一塊塊的消失,一會是肩部,一會是背部,原本完整的身體上,出現了不少透明的窟窿。

    “嗚……”

    怪物發出悠長的慘叫,它殘缺不全的身體高空墜落,一直被它抱在懷中的喵喵,也向著下方墜去。

    古爭本體伸手一揮,喵喵被他卷入了懷中,而怪物的身體掉在地上之后,如同雪人一般摔的粉碎。

    脫離了怪物的懷抱,喵喵的身體不再抽搐,然而就在這個時候,冰天雪地的世界發生了劇烈的震動,就如同是地震一般。

    古爭突然想起來,雖說在神秘境界中找到了喵喵,可這個地方他究竟該怎么帶喵喵出去?或者說他自己又該怎么出去?最初的時候器靈沒說,他也就以為只要找到喵喵,就能夠帶她離開。

    可是,如今讓喵喵陷入困境的怪物已經消失,但這個神秘的境界卻為什么依舊存在?

    心中焦急的同時,古爭感覺手中一輕,當他低頭望去的時候發現,原本被他緊緊抱著的喵喵,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喵喵的消失,讓古爭生出了一種,神念光點被完全分解掉的感覺,那種腦袋如遭錘擊的痛感,讓他不可抑制的高空墜落。

    但是,古爭的神念足夠強大,即便分出去的神念光點被全部分解,他也不可能像當初圓空和尚那樣,陷入任人宰割的狀態長達三秒鐘的時間。

    古爭的墜落,僅僅只有一秒便停住了勢頭,然后他的眼睛瞬間睜大。

    一秒鐘的無意識時間,古爭對周圍沒有感知,當他從那種無意識的狀態中解脫出來的時候,他震驚的發現天地顛倒了!

    原本的蒼穹上是倒豎著的連綿雪山,原本該是厚重的地面,如今卻是深不可見的清澈蒼穹。

    沒留給古爭考慮的時間,整個世界似乎是要毀滅了一般,天上的雪山解體,雪塊和巖石全都往下砸落。而這些東西都還沒有砸到古爭的身上,便讓他感覺到了刺骨的寒冷,還有那種神念正在遭受分解的痛感。

    古爭伸手一揮,想要給自己結一層仙力護罩,先擋住空中墜落的那些東西再說。

    但是,古爭突然發現,之前還能夠施展的仙術,現如今全都不起作用了!眼看墜落的東西將要砸在身上,心中一急的古爭,當即施展了仙域神通,他想要有一塊安全的地方,讓他有時間去想一想,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到底又該怎么破!

    更讓古爭震驚的事情發生了,本想逃脫攻擊才施展了仙域,可誰曾想施展了仙域也沒能逃脫掉這個厄運,原本在空中崩塌的雪山,又變成了在仙域中!

    “沒完沒了了是吧?”

    古爭怒吼,抬手向著空中揮去。

    這里是古爭的仙域,他還有屬于他仙域主人的特權可調度,仙域中的天地能量在他的揮手之下,化為颶風橫掃空中的落雪和巖石。

    如同摧枯拉朽一般,原本勢頭很猛的落雪和巖石,在颶風的席卷下,全都被吹到了遠處,讓古爭暫時處在了一個安全的境地。

    但是,危險并沒有徹底的解除,颶風卷走的落雪和巖石只是一批,在它們后面還有無數批的落雪和巖石在等著古爭。

    “這是想要把我累死的節奏嗎?”

    沒有更好的辦法來對付,古爭只能是一次又一次的揮手,一次又一次的讓天地能量化為颶風,替他卷走空中墜落的東西。

    不斷的動用著仙域的天地能量,古爭的腦袋開始發酸,那種感覺就如同是手臂提了很長時間的重物似的。

    不過,隨著一次又一次的揮手,古爭臉上原本的憤怒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絲茫然。

    此時此刻,古爭陷入了一種奇妙的境界,他的心中有一些東西在不安分著,他想抓但又抓不住,那似乎是一種明悟。而在仙域之中,他的手臂仍舊是一次次的揮動,只不過顯得是那么的機械。

    “好,真是太好了,這可真是因禍得福啊!”

    真實世界中,古爭體內的器靈,已是忍不住叫起了好。

    借助術法,器靈能以古爭的視線去了解古爭所經歷的事情。

    正所謂當局者迷旁觀者清,古爭施展仙域后,崩塌的雪山連帶著進入仙域之中,這對古爭來說是不厭其煩的糾纏。可對器靈來說,這是一次機緣巧合之下非常難得的機緣!

    古爭擁有仙域已經很長時間了,盡管在這段時間內,他的神念一直都在進步,仙域也在神念的進步下,變得越發的強悍。但是,這種強悍只是神念在變強以后,仙域的一種被動提升,并非是主動提升。而所謂主動的提升,便是讓原本只是赤地晴天的仙域中,多出一些東西來。

    雖說古爭是仙域的主人,他在仙域中能做很多事情,可建造之術并不在此列,他也不止一次為此煩惱。

    原本什么都沒有的仙域中,一旦古爭能夠建造出什么東西,它的威力必將會有大的提升,古爭對于神念方面的領悟,也必將會有一個非常不同的進步。

    在古爭焦躁的應對著空中的落雪和巖石時,器靈的心中也是捏著一把汗,她害怕古爭錯失這個難得的機緣,更害怕古爭不開竅的只是蠻力相抗,最終讓機緣變為致命的殺招。

    好在,古爭在對抗了一會機緣之后,進入了感悟的狀態,這也讓器靈非常的欣慰。

    古爭這邊一切已朝著良好的方向發展了,至于現實世界中的喵喵,她的情況也已經變得非常穩定。雖說神秘境界中,喵喵從古爭的懷中消失不見,但器靈一點不擔心她的情況。

    在器靈看來,喵喵應該本來就在一種玄妙的境界之中,而這個境界可能跟她長時間的沉睡后要做出突破有關。

    古爭的到來,亂了喵喵的心神,故而讓她陷入了危險的困境之中。但是,好在古爭將她的困境給解開了,而她從古爭的懷中消失,應該就是繼續之前的玄妙境界去了。

    外面的世界跟玄妙境界中的時間不同,器靈只是分心看了一會現實中喵喵的情況,當她再次關注古爭仙域中情況的時候,那里已是大變樣了。

    古爭仍舊是在機械般的揮動著手臂,可產生的效果卻完全不同,颶風沒有像之前那樣將落雪和巖石卷到遠方,而是讓它們有規律的落在地上。

    原本只是晴天赤地的仙域,如今的地面上已經有了連綿的雪山,只不過這些雪山還很矮小,它們在隨著古爭手臂的揮動成長著。21071

    
三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