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6章 烤魚

    “好!”

    幾乎是緊跟著姜易真和章華樓的叫好,田云秀也叫起了好來。

    不過,田云秀的叫好跟姜易真他們的叫好,心態完全不同!姜易真他們是覺得爽,而田云秀則是濃濃不甘下的沖動,她是真的想要弄明白,這到底是怎么回事!明明她品嘗著沒有仙元產生的食修,怎么在姜易真和章華樓那里,就變得有仙元產生了呢?

    “好什么好!”

    額頭上仍舊有冷汗流下的商文,攔住了想要去拿筷子的田云秀。

    “我們認栽了!”

    商文還是比較理智,事到如今他已經信了喵喵之前說的,一山更比一山高了!

    雖說再多加一份上品增元食修的材料,他們也還負擔的起,可為了驗證一個感覺百分之九十要輸的事情,再付出這樣的一份資源真的值嗎?商文覺得不值,他也不認為,姜易真和章華樓是違心的撒了謊。

    “認栽了?認栽就按照之前的承諾來兌現吧!”古爭冷笑道。

    如同斗敗的公雞一般,商文灰溜溜的將二十件特級資源,分別給了姜易真和章華樓,然后又拿出一份上品增元食修的食材給了古爭。

    “現在向我們道歉,然后離開霧風島!”古爭認真道。

    “對不起,這次的事情是我們不對,我們壞了極香小筑的規矩,對不起了諸位!”

    商文向四周抱拳,低著頭的他都不敢去看眾人的眼睛。

    “還有你呢!”

    連雨心終是找到了報復的機會,她下巴微翹的望著田云秀。

    田云秀一咬牙,學著商文的樣子和動作,將剛才商文做過的事情重演了一遍。

    “你們兩個記住,從此極香小筑不歡迎你們!另外,還有一點你們要記住,事情是發生在極香小筑,我是個打開門做生意的生意人,所以好說話的息事寧人了,假如是在外面,你們跟我來這套,要跟我古爭過不去,我會讓你們后悔生出這樣的想法!”

    古爭眼中閃過的殺意,讓商文和田云秀心頭一緊,好在那殺意只是一閃即逝。

    “真是的,沒事來極香小筑找什么不愉快?”

    “有些人不能得罪,不要以為是從洪荒出來的,就可以有恃無恐!念在都是從洪荒出來的份上,我奉勸你們兩人一句,夾緊尾巴做人比較好啊!”

    姜易真和章華樓,一人一句的落井下石,更是讓商文二人的臉色難看。

    “請吧!”

    古爭向兩人伸手,然后送他們離開了霧風島。

    “哎,真沒想到是這樣的結局,玄冥老祖的命令咱們的事情沒有辦好,又把古爭給得罪了。”霧風島外,商文悔恨道。

    “是啊!誰也沒想到,半路竟然殺出了那么一個妖修。”

    田云秀一聲嘆息,隨即問道:“這下怎么辦呢?怎么回去跟玄冥老祖交代呢?”

    “怎么交代?實話實話吧!”商文一臉無奈。

    護島仙陣中,送走商文和田云秀之后,古爭并未立刻回霧風島,他跟同行的喵喵,此時正在海面上漫步。

    “喵喵,你行啊!這次的事情多虧了你!”古爭捏了捏喵喵的臉蛋。

    “嘿嘿。”

    喵喵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頭。

    “喵喵,做的不錯,這次讓先生獎勵你一下!”

    器靈破天荒的當面稱贊喵喵,樂得喵喵直接在海面上跳了起來。

    “咳咳!”

    剛跳起來的喵喵,便發出了咳嗽的聲音。

    “怎么了?”古爭皺眉道。

    “沒什么,動用神通留下的反噬。”

    喵喵苦笑,隨即便在古爭的追問下,說出了詳情。

    喵喵的本體是訛獸,但她的血脈并不純凈,且天賦神通覺醒的沒多久,對方的修為又都在返虛境界的緣故,她也就在施展神通之后,不可避免的受到了損傷。

    喵喵對姜易真、章華樓、商文和田云秀四個都施展了本命神通,且是蠱惑和真假互換兩種神通都施展了。所以,在商文血液作用下,原本該是專屬的增元食修,姜易真和章華樓品嘗起來,才會覺得它仍舊能夠產生仙元,這是蠱惑和真假互換的天賦神通,在同時起著作用。

    另外,商文和田云秀,喵喵也都對他們施展了這兩種神通,但最終商文比較理智,沒有讓田云秀再做嘗試,要不然田云秀生出的感覺,將會跟姜易真和章華樓的一樣。

    并且,喵喵施展天賦神通也并不容易,本來距離極香小筑挺近的她,之所以花了五分鐘才進入極香小筑,那是因為想要對多個返虛境界的修仙者施展本命神通,沒有提前的施法根本不可能實現。

    至于說喵喵所受到的反噬,其實并不嚴重,只需要一天的時間也就能好。

    聽了喵喵的講述,古爭問道:“姜易真和章華樓,在你的神通之下說了假話,他們將來的心魔境會怎樣?”

    “他們在不知道真假的情況下,做出了并不違心的回答,所以他們將來的心魔境,不會有今日的這個事件出現,畢竟他們無愧于心!”喵喵道。

    古爭摸了摸喵喵的頭發,微笑著道:“說吧,這次你立功不小,想要什么獎勵呢?”

    “想要什么獎勵都可以嗎?”

    喵喵望著古爭,眼中有小星星在閃爍。

    “可以。”

    古爭點頭,他知道喵喵這個樣子的時候,十有**是有什么想吃的東西了。

    “我想吃咱們上次捕捉到的龍須魚!”喵喵興奮道。

    喵喵說的龍須魚,那是古爭帶著她第一次來霧風島的時候,在‘魚潮’期間捕獲到的一種奇魚。

    當時一共捕獲到三條龍須魚,而這種比較稀罕的奇魚,被器靈特批放入洪荒空間之中。

    如果不是今天喵喵提起,古爭差不多都忘了洪荒空間的池塘中,還有三條龍須魚的存在,他已經很久沒有關注過它們了。

    當初器靈特批將龍須魚放入洪荒空間,說的是這種原本食材品級為中等的奇魚,在洪荒空間中生長一年的時間,就能夠長到優良級別。

    如今距離初次來霧風島,時間已將近一年,既然喵喵想吃,古爭自然也就一口答應了下來。

    回到極香小筑之后,古爭進入了洪荒空間,神念探查了一下池塘,立刻發現了在池塘底部的三條龍須魚。

    將近一年的時間,龍須魚在洪荒空間這種特殊的地方,生長速度非常之快,每一條差不多都有六斤重的樣子。

    六斤重的一條魚,已經是很大了,殺一條晚上就夠吃一頓。

    雖然還沒有長到時間,龍須魚的食材等級還是中等,但在仙元充沛的洪荒空間,古爭的控水決又已經是高級,短時間內將它催生成為優良級別的食材完全不是問題。

    古爭站在池塘邊,控水決發動之下,先將一條龍須魚給禁錮了起來。

    三條龍須魚,一公兩母,被古爭禁錮的這條是母魚,還剩下的那兩條,還能夠留在池塘中繁衍它們的后代。

    水流呈旋渦狀將龍須魚包裹其中,空氣中的仙元也向著漩渦內涌入,被古爭的控水決所操控,源源不斷的進入龍須魚的身體,對它的肉質進行著改造。

    龍須魚看起來跟金龍魚有幾分相似,在古爭的控水決催動之下,隨著時間的推移,它的鱗片越發的金光燦燦,兩條胡須也越發的粗長。

    雖說短時間內,古爭就可以把快要長足年份的龍須魚,催生成優良級別的食材,但這個過程也足足用了一個時辰的時間。

    晚上,極香小筑再次聚餐,古爭先做了三道菜和一個湯,然后開始準備做最后的一道菜。

    “喵喵,你想吃什么口味的龍須魚呢?”

    龍須魚是喵喵欽點,古爭對于這道菜很重視,他想在保證味道的同時滿足喵喵的口感。

    “最初遇到先生的時候,蹭吃先生的烤肉,那種辣辣的味道讓我很懷念呢!”喵喵微笑道。

    “好。”

    古爭笑著捏了捏喵喵的鼻子,這臭丫頭那時候哪是蹭吃啊?簡直就是一惡霸,嚇死古爭了都。

    古爭做菜大多數時候是凸顯食材本身的味道,香辛料相對用的較少。

    以前香辛料用的少,那是因為沒有品級還算可以的香辛料,慢慢的也就養成了習慣,以至于后來搜羅到了不少品級為次等或著普通的香辛料,他在給自己做食物的時候,用的還是非常的少。

    如今開了仙廚店,為了迎合客人們的口味,香辛料用的也就多了。并且,這段時間開仙廚店,也讓古爭香辛料的品級做出提升,他從一些洪荒來客那里,淘到了不少食材品級為中等的香辛料。

    “先生,要我幫忙處理這條魚嗎?”

    知道龍須魚的食材品級是優良之后,連雨心就算望著活著的龍須魚,都有點想要流口水的感覺,她腦中豐富的幻想根本停不下來,她想著這條魚能在古爭的手中,變成何等的美味佳肴。

    “不用。”古爭道。

    龍須魚不同于一般的魚,渾身是寶的它處理起來非常的講究,連雨心還做不了這個活。

    此時的龍須魚放在一口水缸之中,古爭在水缸中放了一些鹽,然后以施展控水決,讓缸中的水旋轉了起來,他這么做的目的,是要以鹽清洗龍須魚魚鱗間少量的粘液。

    片刻之后,龍須魚鱗片間的粘液已被處理干凈,古爭迅速將還活著的龍須魚開腸破肚。

    一般極香小筑中做魚,魚的內臟都不要,這倒不是說魚的內臟不能吃,只是古爭嫌麻煩不想處理,所以菜單上的魚類菜肴,都標明了沒有內臟這一點。

    其實,能夠上到極香小筑菜單上的魚,內臟之中至少像魚鰾或者魚籽,處理起來不算麻煩,味道也十分的鮮美,畢竟它們食材等級可不低,但古爭就是懶得去弄。

    這次要做的龍須魚則是不同,即便它的食材等級只是中等,古爭也會將它內臟之類的東西,花時間處理一下,畢竟它全身是寶,內臟的口感也一樣的鮮美!更何況,如今的這條龍須魚,食材等級已經達到了優良級別。

    肥美的魚籽、潔白的魚鰾被古爭留下了,就連魚鱗和魚腸也被古爭給留下了。

    將去除內臟洗干凈的龍須魚,斬掉‘龍須’之后,打一字花刀,然后以鹽和香辛料涂抹魚身腌制了起來。

    趁著腌魚的工夫,古爭開始清理龍須魚的內臟。

    魚鱗已經洗過,不需要再次清理,至于說‘龍須’,僅僅只是切成段就好。

    魚鰾里面滿滿的都是空氣,古爭將其剖開、洗過之后,先放在了一旁。

    由于龍須魚已經快到產卵的時間了,一條六斤多種的龍須魚,魚籽足足有兩斤重!古爭將仍舊包在薄膜中的魚籽清洗之后,暫時放在一旁。

    魚腸處理起來比較麻煩,雖說龍須魚長在洪荒空間,平日里吃的就是仙元,魚腸中并未什么污物,但古爭還是將魚腸剖開,仔細是我沖洗了一遍。

    將沖洗好的魚腸,加上洗干凈的魚鰾,一同放入仙醋之中,以控水決操控,仔仔細細的揉洗了起來。

    酒和醋之間淵源頗深,古爭會釀造仙酒,自然也會釀造仙醋。以仙醋揉洗魚腸和魚鰾,不僅能夠祛除腥味,還能夠增強兩者脆彈的口感。

    經仙醋洗過的魚腸和魚鰾,一個粉嫩,一個雪白,將它們先放置一旁,古爭在放著魚籽的盆中,加入了一些仙酒和蔥姜,然后放入籠中蒸了起來。

    為了給魚籽更加去腥,也為了它們更加的入味,在蒸制的過程中,自然少不得控水決的操作。

    “好誘人的酒香魚籽,好想吃啊!”

    望著被古爭從蒸籠中拿出的魚籽,連雨心吞咽起了口水。

    “放心,這次夠你吃的!”

    古爭無奈的望了連雨心一眼,本以為在仙廚店工作一段時間后,她的定力會變得足一點,沒曾想似乎更不如以前了。

    如同知道古爭心中所想一般,連雨心沖古爭嘿嘿一笑道:“不是我越來越饞,是掌門做的食物越來越美味啦!”

    古爭將蒸好的魚籽切片,然后鍋上一層蛋液和面粉,下入油鍋之中炸至金黃盛出。然后瓦煲中加水,將幾種能夠用來制作‘仙蘑粉’的蘑菇,連同著炸好的魚籽片,一同放入其中。

    控火訣催動之下,瓦煲中的水很快就燒開,古爭收了控火訣,改用小火慢慢的煨著。

    魚鱗放入蔥姜水中,煮到七分熟之后,撈出放在了一旁。

    “好吧!感覺有段時間沒見,掌門如此復雜的處理食材了呢!”

    古爭已經做了很多步驟,可距離這條龍須魚的大成,看起來仍舊還差很遠,這讓連雨心不由得感慨。

    “怎么,是不是有點等不及了呢?”古爭問。

    “有點,都等餓了呢!”連雨心苦笑道。

    “出息!”

    古爭笑罵,開始著手烤魚。

    魚事先已經經過了腌制,這會為古爭在烤制的時候,省下不少的時間。

    以前烤肉古爭用的柴火,或者是木炭,如今有條件了,古爭烤魚用的都是霧風島上所產的果柴,其中以霧風杏木居多。而用這種果柴烤出來的肉,帶有一股霧風杏特殊的香味,也使得原本的烤肉,在味道上更加的富有層次感。

    控火訣催動,烤魚在烤架上‘滋滋’作響,鮮美的魚肉香味開始散發。

    喵喵懷念最初吃到的辣味,古爭專門給她配了一點辣味的燒烤醬,刷在龍須魚身上之后,微甜的辣香,混合著魚肉的香味勾人食欲。

    本來喵喵也要來幫廚,可是古爭不讓,她今天是個大功臣,古爭就讓她歇著,專門等著吃就好了。

    “真好聞!”

    忍不住要過來偷看的喵喵,聞著古爭烤魚的肉香,眼睛中滿滿的都是陶醉。

    “現在魚都還沒有烤熟,香味還沒有全部逼出來呢!”古爭笑道。

    “先生,我怎么覺得這種香辣的味道,像是我最初聞過的那種味道,但卻比那種味道更好聞,也有著些許的不同,這是因為先生的廚藝提高了,還是因為放了其它輔料的緣故呢?”喵喵好奇道。

    “有我廚藝提高的緣故,也有一些輔料的緣故,但最主要還是產生辣味的主料食材品級提高了。當初遇到你的時候,我烤肉用的是在山里摘的軟藤椒,它的味道也不錯,可食材品級只是次等。而今烤魚用的軟藤椒,則是來自于洪荒,食材等級已經達到了中等,味道自然也就更加的突出和迷人了。”古爭道。

    龍須魚肉質鮮嫩,再加上古爭對火候控制的到位,很快它便烤好了。

    在盤子中鋪上一層,洪荒中特產的‘翡翠藕’薄片,古爭將烤魚放在了藕片之上,然后將盤子蓋上蓋子。

    鍋中放油燒熱,下蔥姜爆出香味之后,然后將切好的魚腸段、‘龍須段’和魚鰾片,放入其中翻炒。

    “好香啊!”

    連雨心瞪大了眼睛。

    “以前吃過魚腸和魚鰾嗎?”古爭問。

    “千年以前還是孩子的時候吃過,難吃的很!”連雨心道。

    “今天你將要吃到的魚腸和魚鰾,味道絕對會非常的棒。”

    古爭微微一笑,在鍋中淋了一些仙酒之后,又將鍋中的魚雜翻炒了幾下,然后又加入魚鱗大火炒了一分鐘。

    “咕咕嘟嘟……”

    瓦煲中小火煨著的湯,也到了恰到好處的時候,古爭將其從火上端離,只取其中奶白色的高湯和魚籽片,倒入了鍋中炒的噴香的魚雜里面。

    將鍋蓋上蓋子,古爭控火訣催動,控水決也同時施展,只聽見鍋中‘咕咕嘟嘟’的響著,香味彌漫的同時,白色的霧氣已經在鍋上越聚越濃郁了。

    “哇,先生烤魚的時候,都沒有出現這么多,能夠極香化形的霧氣!”喵喵驚呼道。

    “首先,龍須魚的魚雜,一點都不比魚肉的味道差。其次,烤魚并不是最終的步驟,所以我也就沒有在烤著的時候,就把香味完全的逼出來!”古爭道。
三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