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3章 探明了

    知道這里有傳送仙陣,古爭是從方陶那里得到的信息。方陶也是比較悲劇,雖說他早知道傳送仙陣就在洞中,可奈何他用來躲避蝠怪的方法,本身仙力根本就不敢外泄,要不然他一定會顯形!而激活傳送仙陣,則必須用到仙力,所以他也就一直困在這個地方。

    怪叫聲已經響成一片,跟粘連物有感應的蝠怪們,從外面向著古爭沖來。

    未進入玄妙境界之前,古爭本打算在時機合適的時候,以‘天光鏡’將蝠怪們解決。但從玄妙境界中出來以后,古爭解決蝠怪便不需要‘天光鏡’了。

    如今古爭體內的本命五行之靈,已經化為了五行仙球,它們能夠吸收五行能量。至于說古爭的仙力球,則是已經化成了太極球,它能夠吸收陰陽能量,別說古爭在六九天劫的最后一道天劫中,吸收了強大的光系能量,即便他沒有吸收這些能量,在外面的那會工夫,他也能夠吸收太陽光華來對付蝠怪!

    但是,不管是古爭的五行仙球,還是他的太極球,如今對于這些外來能量的吸入,只有存儲的能力,還不具備將其轉化,直接提升五行仙球和太極球的能力。可假如有天真的做到了這一步,古爭的修為提升速度,乃至五行仙術的破壞力,以及對五行仙術的防御力等等的等等,都將會達到一種驚人的地步。

    面對蝠怪們射來的紅色光線,古爭眉梢只是一挑,體內仙力球運轉之下,之前吸收的光系能量便從他的體內射出,讓他整個人看起來就像是一個發光體一般。

    怪叫聲四起,原本兇悍的蝠怪爭相逃命,可卻沒有一個能逃得掉,他們在純粹的光系能量照耀下,全都變成了如同黑炭雕像一般的東西。

    解決了蝠怪之后,古爭將傳送仙陣激活,又回到了骷髏宮闕的第三層。

    眼前視線明暗一番交替,古爭又出現在了那片星空。

    剛一出現,古爭的眉頭便皺了起來,因為在這片星空之中,竟然出現了一行剛芒閃爍的大字,其所傳達的內容竟然是隱藏寶藏所在的位置!

    字跡是由大神通者留在星空中的,會告知所有來到第三層的人,隱藏寶藏在什么地方,那么留下字跡的人必是千尸老魔無疑了。

    “這該死的老家伙,既然隱藏寶藏已單獨留有線索,但最后還是要告訴所有人,隱藏寶藏到底在什么地方,其心還真是惡毒呢!”器靈罵道。

    “提前知道隱藏寶藏在什么地方,終歸還是占據了先機,只不過我在路上耽誤了太久的時間,沒有先一步到隱藏寶藏罷了。而他之所以這么做,還是想要大浪淘沙啊!”古爭道。

    “寶藏如此兇險,那點先機未必就是福氣。”

    器靈哼笑一聲,隨即又道:“這大浪淘沙倒是真的!也不知道這字跡已經存在的多久了,反正此時的隱藏寶藏中,只怕已經是人滿為患了。”

    “管他是不是人滿為患,先進去看看再說!”

    說話間,古爭已經來到了那顆隱藏寶藏所在的星球前。

    以手指觸碰星球,古爭出現在了仙陣之中。

    眼前是一座島嶼,這上面本該有著寶藏的存在。不過,如今隱藏寶藏的地址都已經公布了,這島上的寶藏也肯定早就不復存在了。

    沒有在島上耽誤時間,古爭直奔隱藏寶藏所在的小山。

    讓古爭頗為意外的景象出現,小山下的隱藏寶藏入口附近,竟然聚集著三十幾個人。這些人分屬于不同的勢力,這一點從他們的穿著,亦或者是扎堆情況下都能看出。其中有兩股勢力的人,讓古爭眉頭微微皺起,一股是四個伽藍寺的僧人,另外一股則是三個天玄宗的人。

    伽藍寺的僧人,古爭截至目前已經殺了幾個,對方也都知道他長什么樣子,連他的氣機也都清楚。

    至于說天玄宗的人,在那個有著尸樹存在的山谷中,古爭等人曾跟他們的人有過合作,最終天玄宗的人幾乎全都被尸樹所殺,唯獨少了張啟明的父親張南風。

    在古爭看來,張南風應該是在他們斬殺尸樹的時候,便已經離開了山谷。假如此人跟天玄宗的人匯合,多少會是一件麻煩事,天玄宗對此的詢問自然不會少。

    “呼呼……”

    還未等古爭靠近,幾件佛器便向著古爭轟來,其中有念珠,也有降魔杵和缽盂。

    古爭手中唐墨連斬三次,三件品級都不低的佛器全都又飛了回去。

    對古爭發動攻擊的人,自然是伽藍寺的三個僧人。

    “阿彌陀佛!”

    望著手中被砍傷的佛器,為首僧人宣佛號的時候,嘴唇都在顫抖。

    “你到底是哪門哪派的人?”

    和尚也是人,雖說他們的修為全都相當于金仙境界的修仙者,但在有些時候依舊不能免俗。當看到古爭的實力要比他們更加強悍的時候,即便是有很大的仇恨,態度也相對緩和了一些。

    “無門無派!”

    古爭冷冷一笑,眼神掃視四周。

    這時候古爭發現,雖說這里聚集的三十幾個人,可實力達到金仙境的只有眼前這三個和尚,至于說其余的那些人,修為大多數為返虛,甚至還有幾個化神境界的存在。

    “殺我伽藍寺僧人,手中又拿著魔器,看來你當是大魔頭無疑了!”為首的和尚瞇著眼睛道。

    “殺你伽藍寺的僧人是事出有因,至于說拿著魔器就是魔頭了嗎?這又不是什么大兇的魔器!”

    古爭聲音一頓,隨即冷眼掃過三個和尚:“我今天心情不錯,別在這里給我找不痛快!”

    古爭今天晉升大羅金仙,他的心情也因此很不錯,就像在異界的洞窟中,那兩個化成巖石的異界修仙者,他雖沒有直接出手相救,可殺了那些蝠怪也算是放了他們一馬。

    面對古爭的警告,三個和尚不由得打了個寒顫,他們從古爭的眼神中看到了一點隨時可能泛起的殺機。

    見三個和尚沒有吭聲,古爭的目光又掃過天玄宗的人,這些人明顯也認識他,這一點從他們之前的一些神情,古爭還是能夠看得出來的。

    “你們為什么停留在此地呢?”

    古爭望著天玄宗的人開口。

    “回、回大人的話,因為里面已經進去了太多的人,我們修為尚淺,所以就留在外面了。”

    面對古爭的詢問,天玄宗的人明顯有些驚慌。

    “嗯?進去了太多的人?都進去多久了?”古爭又問。

    “大概是半個時辰前,星空突然浮現字跡,大家也都陸陸續續的知道了千尸老魔的傳承地究竟在什么地方,然后都來到了這座小山下。不過,當時這里有禁制的存在,即便是百十個人聯手也無法將禁制破掉,只能是暫時等在外面了。一炷香前,禁制自動解除,各方勢力進入傳承之地的人總人數有七十多個,修為大多是金仙境界以上!”天玄宗的人答道。

    “大浪淘沙,這還真是大浪淘沙,先是星空字跡告訴人傳承之地在什么地方,后又有禁制讓人同時進入。感覺即便是進入了傳承之地,應該也不會見到所謂的傳承,里面應該還有考驗才對!”器靈冷笑。

    “再怎么說千尸老魔也是準圣,里面會有考驗也不奇怪,習慣了已經!”

    古爭心中一笑,便向著前方的傳送仙陣走去。

    “站住!”

    伽藍寺為首的和尚大吼。

    作為佛門中人,伽藍寺的這三人留下,原意是要提醒后來者,里面已經有太多的人進入,修為不足的就不要進去冒險了。

    但是,此時為首的和尚喊停古爭,倒不是什么善意的提醒,而是咽不下胸中的一口惡氣。

    伽藍寺在梵語郡勢力很大,寺中僧人被殺,又被殺人者當眾威脅,伽藍寺的僧人何時受過這等惡氣?

    之前古爭威脅,只是暫時嚇住了伽藍寺的僧人,如今惡氣在胸中已醞釀的越發難受,使得伽藍寺的僧人終于爆發了。

    “呵呵。”

    古爭轉身笑了:“你讓我站住,是想讓我自絕謝罪,還是讓我跟你們回伽藍寺領罰呢?”

    “殺我伽藍寺僧人,這件事情你必須要給出一個交代!”

    面對古爭的眼神,伽藍寺為首的和尚再次怕了,之前只顧著出胸中的惡氣,想著不能這么輕易讓古爭進去,可古爭真的停下來了,他才又再次正視起了雙方實力的差距,這就是所謂的死要面子活受罪吧!

    伽藍寺為首的和尚,不敢再去看古爭的眼睛,他猛的轉頭望向了站在一旁的另外一群和尚。

    “天下佛門是一家,諸位難道打算這惡人就這么進去嗎?他手中拿的可是魔器,他進去或許就要繼承千尸老魔傳承,到時候整個西牛賀州都將是一片血雨腥風……”

    “阿彌陀佛!”

    另外一群和尚中為首的那個,一聲佛號將伽藍寺為首和尚的話給打斷了。

    “大師跟這位施主之間到底有什么過節,我等廣化寺的僧人并不清楚,也不想多加過問!”

    廣化寺為首的僧人,對于伽藍寺的道德捆綁絲毫不買賬,拒絕的是一點情面不留。

    “你……”

    伽藍寺為首的和尚被氣得不輕,他指著廣化寺的僧人,手指都在不斷顫抖。

    尷尬,大寫的尷尬出現在伽藍寺眾僧的臉上,四周更是有人忍不住譏笑,也有人神念傳音的交流。

    古爭也不想再多耽誤時間,輕蔑一笑的他又要向著傳送仙陣邁去。然而就在這個時候,怒火中燒的伽藍寺的為首和尚,眼中寒光一閃便向著古爭的后心推出一掌。

    古爭如同背后長眼一般,身形一晃之下不僅躲過了背后的掌風,伸手向著伽藍寺為首的和尚一抓,他便自動將脖子送到了古爭的手中。

    “你還真是活膩了!”古爭冷笑。

    “你敢殺我?這么多人看著,我可是伽藍寺的僧人!”

    在眾人譏笑聲響起的時候,伽藍寺為首的這名和尚已經豁出去了,他雖然也怕死,可有些東西跟死比起來更可怕!

    “放開我師兄!”

    “你今天膽敢殺我師兄,伽藍寺眾僧斷然不會放過你!”

    伽藍寺的幾個和尚,感情還是非常的好,如今見為首的和尚被抓,剩余的兩個和尚也露出了要跟古爭拼命的架勢。

    “伽藍寺的僧人怎么了?伽藍寺的僧人就殺不得嗎?”

    古爭眉頭一揚,手上仙力聚集之下,伽藍寺為首和尚的脖子‘咔啪’一響,便歪到了一旁不會動彈了。

    “師兄!”

    伽藍寺二僧大吼,他們施展的佛法也向著古爭席卷而去,以至于瞬間讓古爭的身旁佛光閃耀。

    古爭并沒有躲閃,體表以仙力防護的他,完全無視了伽藍寺二僧的攻擊。別說他如今已是大羅金仙的境界,即便是他還是金仙后期的時候,這種程度的攻擊他也不懼!畢竟,伽藍寺的這兩個僧人,修為就只有金仙初期罷了。

    “嘭……”

    一聲巨響,火龍紅色的身影將佛光撕裂,聲勢浩大的將伽藍寺二僧撞飛。

    眾人本以為,被撞飛的伽藍寺二僧應該只是重傷,畢竟火龍散發的氣勢挺強,可讓他們沒想到的是,被撞飛的伽藍寺二僧根本就沒有爬起來,火焰便由內從他們的七竅中竄出,兩個人瞬間燃燒了起來。

    眾人一驚,望著古爭不由得后退一步!‘火龍術’常見,可威力這樣恐怖的‘火龍術’眾人根本沒有見過,且它的火焰竟然能從身體內部竄出,這不僅恐怖,更是詭異的很!

    以前古爭的火龍就很厲害,但它比較突出的地方是它能夠自主戰斗,可如今體內本命五行之靈變成了五行仙球,古爭五行仙術的威力,全都因此得到了提升!已如今的境界,火龍殺掉兩個金仙初期的修仙者,根本就是易如反掌。

    “呼呼……”

    二僧身上的儲物腰帶連同他們的佛器,全都飛入了古爭的手中。既然都已經殺僧了,古爭當然也不會介意再打掃他們的戰場。

    沒有立刻進入隱藏寶藏,古爭冷眼掃過眾人:“都看到了嗎?”

    “看到了。”

    “沒有!”

    面對古爭冷冷的詢問,回答的聲音分為兩種,不過回到了“看到”的那些人,要么趕緊否認,要么將腦袋搖的就像撥浪鼓一樣。

    “哼哼。”

    皮笑肉不笑的再次望了眾人一眼,古爭邁步進入了仙陣。

    眼前視線明暗一番交替,古爭出現在了隱藏寶藏之中。

    這里是一個石質的方形空間,古爭出現的位置靠近石壁,前方的地面上白色光芒忽明忽暗。

    白色的光芒將地面分成了九宮格,每個格子里面都有一個一丈來高、遍布著陣紋的石臺。在這些石臺的頂端,無一例外的都有著一個西瓜大小的無色護罩。

    九個無色護罩,保護著九件物品,而在這九件物品里面,有草、有花也有果子。

    古爭看到被護罩保護的第一件物品時,眼睛便已瞬間睜大,掃視完九件物品的過程中,睜大的眼睛也一直沒有恢復正常。因為,被光罩保護的物品,竟然全都是天材地寶!

    古爭心中很是震撼,九件天材地寶中任何一件的檔次,都比他曾經用來烹飪圣果食修的混元仙果只高不低!這樣品級的天材地寶,很多修仙者一生都難得看到一件,可是這里竟然有九件之多!

    “這些天材地寶應該都有著時效禁制的保護,所以這些人也還沒有動它們。假如在時效禁制結束之前妄動禁制,禁制必定自爆,那時候其中的天材地寶也就被毀滅了。”

    器靈所說的話為猜測,因為九宮格有著無色屏障的保護,神念無法探查內部的情況,所以一切只能是通過看的。并且,九宮格中的人應該看不到外面,他們對于古爭的進入根本沒有絲毫反應。

    “看來也是因為禁制的緣故,福緣老和尚還不知道外面的人已經死了,要不然他們幾個肯定坐不住了!”

    古爭望著伽藍寺僧人所在的格子,嘴角露出了冷笑。

    對伽藍寺僧人的搜魂使得古爭明白,假如是在正常的情況下,他們這邊只要有人死,福緣老和尚就能夠知道,且還能夠追到他們死去的地方,讓之前的場景重現。古爭剛才外面殺了三個伽藍寺的和尚,假如福緣老和尚對此有感應,那么此刻他肯定不會像現在這般,仍舊淡定的閉目打坐。

    “九宮格我已經探明了。”

    器靈聲音一頓,然后將九宮格的情況告訴了古爭。

    這里的九宮格算是‘九宮八卦陣’的一種,表面上看起來每個格子似乎都是一間屋子大小,可實則內部的空間很大。

    身處九宮格的人,不僅無法看到和聽到陣外的事物,同樣也無法看到和聽到臨近格子中的事物。

    進入九宮格的方法很簡單,可想要離開九宮格的步驟卻有些麻煩,方法器靈也都告訴了古爭。

    “你現在準備怎么辦?”器靈問。

    “反正伽藍寺的幾個僧人都知道我的樣子,見到我也肯定要動手,既然如此,那我就先將他們解決掉好了!”古爭道。
三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