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2章 蝶靈

    食療入腹后的感覺很涼,就如同是吞了一塊冰,但有所不同的是,這塊冰沒有因為時間的緣故而升溫,反倒了越發的冰涼刺骨了。

    片刻之后,探查著風為空身體的古爭發現,食療的藥效開始產生,它化作一股灰白色的霧氣,向著風為空的丹田中飄了過去。

    灰白色的霧氣到達風為空的丹田之后,便直接撲在了風為空的仙力球上,對原本箍在仙力球上的詛咒之力進行分解。

    風為空很激動,如果是他要嘗試分解詛咒之力,那么必定會遭到反噬,可正如鹵水點豆腐一般,食療所產生的灰白色霧氣,對于詛咒之力非常的克制,對于它肆無忌憚的分解,詛咒之力根本就沒有反抗。

    僅僅只是片刻的時間,風為空仙力球上的詛咒之力便已消失干凈,他迫不及待的將食療所產生的灰白色霧氣逼出體外,因為他感覺到原本被詛咒之力束縛的仙力球,正在快速的膨脹,原本就屬于他的實力正在快速的恢復。

    口中發出一聲長嘯,風為空開心的如同是個孩子一般,他沖出屋子在院子里手舞足蹈的亂蹦亂跳了起來。

    折騰了好一陣,甚至還躺在地上打了幾個滾的風為空,望著古爭開口道:“小子,你的這食療真不錯,不僅讓我擺脫了那該死的詛咒之力,我也算是因禍得福了呀!”

    風為空雖未明說,但大家都是修仙者,都知道他所說的因禍得福指的到底是什么。

    由于詛咒之力束縛仙力球的緣故,致使仙力球處于一種不正常的狀態!在這種不正常的狀態下,風為空的仙力渾厚程度,其實一直都在增加,因為他很少會間斷修煉。但是,詛咒之力的束縛,使得他的仙力不管渾厚多少,在正常狀態下所能動用的度,始終都是恒定的。

    如今,風為空的仙力球沒有了詛咒之力的束縛,他的仙力渾厚程度遠超常人不說,且仙力球能夠容納仙力的度,也比常人要高出不少。

    風為空實力恢復,這讓眾人都很開心,贏飛也趁機又嚷嚷起了他已饑餓多時的事情。

    也沒有再多說什么閑話,古爭和陸飄香再次進入了廚房,既然今天是個值得慶祝的日子,那就好酒好菜的擺個筵席,眾人痛痛快快的暢飲一番。

    陸飄香本來是打算給古爭打下手,可古爭想要在她做菜的時候指導一下,所以定下的十六道菜和兩道湯,就由陸飄香做兩菜一湯,剩下的由古爭來做。

    即便是仙廚,可從處理食材再到菜成上桌,十六道菜外加兩道湯,也仍舊是用了古爭和陸飄香不少時間。畢竟,這是做菜給自己人吃,不管是古爭還是陸飄香,全都是非常的認真。

    贏飛樂了,十六道菜兩道湯,他是所有人中吃的最多的那個,以至于這么多菜根本就不夠吃,如同惡鬼一般的贏飛,差點沒將盤子給舔一舔。

    “你們都看著我干嗎?”

    望著目光嫌棄的眾人,贏飛戀戀不舍的放下了已經什么也夾不住的筷子。

    眾人沒有說話,集體對贏飛翻了一個白眼。

    贏飛嘿嘿一笑,沖著眾人擠眉弄眼:“我這樣其實也是對白道友和陸道友的最高褒獎啊!你們說,如果菜不是特別好吃,我能夠如此嗎?真是毫不夸張的說,吃了今晚兩位做的這些菜,我都感覺我以前去的仙廚店,根本就不能叫仙廚店啊……”

    “行了,喝酒吧你!”

    風為空瞪了越說越來勁的贏飛一眼:“之前讓你喝酒,你小子說要先吃菜,吃菜是正事,如今我們都已經喝了一壺了,你卻只喝了三杯!現在你可算是放下了筷子,我們決定要對你進行處罰,這壺酒是你一個人的了!”

    風為空將一壺‘醉仙飲’,推到了贏飛的面子。

    ‘醉仙飲’是高等級別的仙酒,也是風為空的珍藏,如果不是今天太高興了,他根本就舍不得拿出來。這種酒入口的感覺香柔順滑,可是后勁非常大,沒用仙力去化解酒力的風為空三人,此時都已經是微醺的狀態了。

    “喝酒嗎?我可是最喜歡了,你的‘醉仙飲’可別不夠喝就行!”

    贏飛也不含糊,直接拿起酒壺就往嘴里倒。

    “可別用仙力去化解,要不然在這里的這段時日,你就別想再吃到我們做的飯菜了!”

    陸飄香的嬉笑,差點沒讓贏飛被就噎到。

    “陸道友,你不是在跟我開玩笑的吧?一壺‘醉仙飲’你讓我一個人喝,還不許用仙力去化解!如今酒宴可才剛剛開始,這樣的喝法你是想讓我一醉三年啊!”

    贏飛說的倒也不算夸張,如果不用仙力去化解‘醉仙飲’,當真正喝醉的時候,再想以仙力去化解便已經晚了,別說是三年,就是三十年都能醉,這便是‘醉仙飲’名字的由來。

    “我都還沒心疼酒,你倒是害怕了起來!喝你的吧,你這壺喝完之后,想再喝我也不給了!”風為空笑道。

    “不要,咱們是共過生死的道友對吧?我一個人喝多沒意思,咱們一起嘛,一起!”

    贏飛討好的望著眾人,他知道眾人這還是在捉弄他之前的‘大快朵頤’。

    “好了。”

    古爭打起了圓場:“咱們共同舉杯,一祝咱們從骷髏宮闕活著出來了,且還都收獲頗豐,二祝風道友實力恢復!”

    “對,祝咱們都還活著,祝風道友實力恢復!”

    “來,干!”

    四人的酒杯碰在了一起,一飲而盡之后相視大笑了起來。

    “如今有酒無肴,得弄點什么來助興才是。”

    風為空拿出一副卷軸一抖,只見卷軸上畫有山水涼亭,還有十二個宮裝女子手提花籃。

    一股白霧從卷軸上噴出,濃郁的充斥在了整個院子里,以至于讓人的視線都受到了嚴重的阻礙。

    不過,視線受阻只是非常短暫的時間,當白霧有所消退的時候,眾人眼前的景象已經變成了畫中的世界,他們正坐在涼亭之中。

    高山流水、仙霧飄飄,十二個宮裝女子先向眾人行禮,然后又將花籃中的各種仙果放在眾人面前的石幾之上。

    身姿曼妙的十二個宮裝女子飛出涼亭之后,有的手中多出了樂器,有的衣服發生了變化。仙樂聲響起,曼妙的身姿優雅舞動,在這山水之間更顯賞心悅目。

    “來來來,喝酒!”

    風為空向眾人舉杯。

    酒杯相撞的聲音再度響起,歡聲笑語也隨之而來。

    第二天。

    古爭等人昨天喝到了很晚,不過都沒有真的喝醉,后來在涼亭中喝的都很慢了,主要便是欣賞歌舞和論道交流了。

    正午過后,有些沉不住氣的風為空來找古爭。

    “小子,之前說了給你禮物,你倒也真是沉得住氣,對此連問都不問,難道說對禮物不期待嗎?”風為空笑道。

    “期待肯定是期待了!但是,風道友昨天才剛剛恢復,我不想你太過勞累,所以就沒問。”古爭道。

    “不想我太過勞累?”

    風為空瞪了一眼,比他還先一步來找古爭的陸飄香:“丫頭,你都跟他說了什么?”

    陸飄香吐了吐舌頭:“我沒多說,我就說你是一品煉器大師,給的禮物應該是跟煉器有關。”

    “還好你說的不多,這小子雖然猜到我要送他的禮物跟煉器有關,但一定沒有想到具體!”

    如果一個頑童,風為空眨巴著眼睛問古爭:“小子,猜猜看,我具體會送你哪一類的仙器?”

    “攻擊類的仙器你應該不會送我,畢竟這類仙器我不算缺,感覺風道友應該是想送我一件防御型的仙器吧?畢竟在骷髏宮闕的寶藏中,我得到了不少制造高級防御型仙器的資源,其中上古巨蟲皮更是有很多很多。”

    “錯了,錯了!”

    聽古爭有理有據的分析過,風為空笑得很開心,顯然是為他的猜不到而高興。

    “小子,最后你分到的儲物腰帶中,不是有一對翅膀嗎?”風為空笑道。

    “翅膀?”

    古爭一愣:“你說的是鳳鷹的翅膀嗎?那可是仙品食材啊!”

    古爭最后分到的一個儲物腰帶里面,的確有一對鳳鷹的翅膀,鳳鷹為火鳳和逐日鷹的后代,本身就極為罕見的它,也屬于變異類的靈獸!它的一對翅膀,食材品級為仙品。并且,由于鳳鷹翅膀很大的緣故,一斤就能算是一份仙品資源,這一對鳳鷹的翅膀,足足相當于八份仙品資源!

    “沒錯,我正是要用你這一對鳳鷹的翅膀,給你煉制一件本命仙器!”

    風為空的話讓古爭眼前一亮,他想起在骷髏宮闕的時候,風為空正是借助于一對翅膀,這才擺脫了千尸老魔虛影的一次攻擊。

    “翅膀類的仙器很罕見,這種仙器只能是當做本命仙器來養。不過,好的一點則是,這種仙器不會分攤你太多的仙力,也倒不用為這一點而擔心。并且,你的這對鳳鷹翅膀,如果要是煉制成仙器的話,效果會比我的這對翅膀好很多,畢竟我煉制翅膀所用的材料,品級要低于鳳鷹翅膀不少!”

    風為空顯得很興奮,對于一個煉器大師來說,看到非常好的煉器材料,他也會有手癢的感覺。

    “好!”

    一聽風為空說,效果比他的那對翅膀都好,古爭也是立刻興奮了起來,仙品資源雖說珍貴,可跟這樣的一對翅膀仙器比起來,可就真的是不算什么了。

    “還需要別的什么東西嗎?”

    古爭將鳳鷹翅膀拿出來給了風為空。

    “需要別的什么東西我來搞定,畢竟這是送給你的禮物,你只要出這一對翅膀就行了。”風為空道。

    “需要多久的時間才能煉制完成?有多高的失敗幾率?”古爭問。

    “需要五天的時間,至于說失敗幾率,我也可以很自信的告訴你,想要煉制這件翅膀仙器,或許對于別的一品煉器大師來說很難,但是在我風為空這里,不存在失敗的可能!如果你想知道為什么,那么我可以告訴你,我風家在煉器一途,最擅長的就是煉制翅膀仙器!只不過,我們并不對外煉制,所以在洪荒中也就鮮有人知了。”風為空道。

    “那我就先謝謝風道友了!”

    古爭聲音一頓,隨即又道:“風道友,這見翅膀仙器煉成之后,會是什么品級呢?”

    “從材料上看肯定是高級仙器無疑了!”風為空道。

    “風道友,我這里也珍藏的有靈獸的翅膀,你看看能不能也幫我煉制一件這種的仙器?”

    贏飛在前一會也過來了,如今聽說風為空要給古爭煉制高級翅膀仙器,頓時一臉的可憐相。

    “哼哼,你想想就好了。”風為空陰陽怪氣道。

    “風道友,風老,你就行行好吧!你看我在骷髏宮闕中,連我本身的翅膀都被打掉了,這要想在修煉出來,估計得很長的一段年月才行啊!”贏飛的表情如同要哭。

    “你小子!”

    風為空無奈的瞪了贏飛一眼:“如果不是白小子這次幫我祛除了頑疾,達到了我家祖訓中可以破例的要求,哪怕我跟他關系再好,我都不會為他破例!這也正是我風家雖然擅長煉制翅膀仙器,可在洪荒中卻鮮有人知的原因啊!”

    聽風為空這么一說,贏飛也不好再說什么,只能是耷拉著臉來表達他的失落。

    “好了,不就是翅膀丟了嗎?又不是再也長不出來了,至于這個樣子嗎?”

    古爭拍了拍贏飛的肩膀,然后開口道:“等到咱們快要分別的時候,我給你好好的烹飪一份獸靈食修,你等回到自己的山頭再用,它可以幫你節高官出翅膀的時間。”

    “哈哈!”

    贏飛大小,樣子跟前一刻的失落判若兩人:“有食修吃,真是不錯!不過,這可是你送給我的食修,你不會再讓我出什么資源吧?”

    “不會,這只當是我給你丟了翅膀的一點安慰吧!”古爭微笑道。

    “我就知道白道友人好!”

    贏飛一笑,又嬉皮笑臉的望向風為空和陸飄香:“兩位道友,白道友都對我丟了翅膀有所表示,你們兩位應該也不差事吧?”

    “哼哼,我煉制仙器去,這幾天沒重大事情不要來打擾我!”風為空徑直走開了。

    “昨晚就喝多了,這會還有點不舒服,我想去靜坐一會。”陸飄香微微一笑,同樣也離開了。

    “你們這兩個可惡的家伙!”

    贏飛狠狠瞪了兩人的身影一眼,然后也向古爭告辭了,原本的喧鬧也終于變為了安靜。

    眾人走后,古爭進入了洪荒空間。

    一種翅膀劃過空氣,非常微弱的響動傳入了古爭的耳中,古爭回頭一伸手,一只漂亮的小東西落在了他的掌心之上。

    漂亮的小東西看起來只有一根筷子高低,模樣就是像是一個被縮小了許多倍的少女一般,只不過在這個少女的背后,有著一對藍色的光翼。

    藍色的光翼帶著一種金屬板的色彩,有點像是蝴蝶的翅膀,其上還有各有一個不對稱的金色圓點。少女的模樣,看起來跟古爭家鄉的少女很像,只不過在她的腦袋上,長著一對很小的龍角。

    “你之前到底是什么?龍嗎?”

    古爭用手輕撫小東西頭頂的龍角,小東西恬靜的臉龐上浮現出了一絲愜意。

    “不管你之前是什么,接受了天地祝福之后,你便是一只全新的神獸了,我也該給你起一個名字了。”

    古爭手中的小東西,正是他的那只神獸。

    之前古爭在骷髏宮闕中進階大羅金仙,器靈讓他把神獸蛋放出去,跟他一同接受天地的祝福。接受過天地的祝福之后,古爭知道神獸再有十天便會破殼而出,他對此也一直很期待。

    離開骷髏宮闕之后,飛往梵語郡的路上小東西從神獸蛋中破殼而出了,古爭盡管也很驚喜,可同樣也有著一絲迷茫。

    由于小東西還在蛋中的時候便已被古爭認主,所以她一出世便對古爭有種來自本源的依賴和親昵。可是,古爭對她一無所知,這是不太正常的一點!

    對一個靈獸認主之后,正常情況下靈獸會跟主人心意相通,對于靈獸的一些信息,主人很容易就能知道。可是對于眼前的小東西,古爭只是能感受到她的一些信息,她能夠了解古爭的一些心意,僅此而已了。

    器靈陷入了沉睡,古爭也沒辦法就這件事情去詢問她這個百事通,只能是以這件事情來詢問風為空等人,可他們也同樣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就叫你蝶靈吧!”

    古爭給小東西起了名字,小東西的眼睛忽閃忽閃的望著古爭,然后從他手上飛了起來,在空中飛舞著顯得很歡快。

    “咕嚕……”

    正在飛著的蝶靈,肚子突然發出了輕微的聲響。

    “你餓了嗎?”古爭問。

    蝶靈也已經出世好幾天了,不過她還什么都沒吃過,一方面她沒有向古爭傳達她餓了的信息,另一方面古爭也不知道究竟該給他吃啥。古爭也曾探查過蝶靈的身體,可她的身體內部在神念的探查下,呈現為一片光亮,讓人根本看不出什么。

    蝶靈不會說話,可她傳達給古爭的意圖,則是她想要吃仙杏果樹上的仙杏。

    “去吧!”

    古爭放話給蝶靈,同時也非常的開心,她會想要吃東西,這終歸是個不錯的開始。
三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