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3章去一趟峨眉吧

    “宗主,你說咱們將四魔修交給古爭,換取豐厚的回報怎樣呢?”

    另外一個剛加入天魔宗的魔修向余陽傳音。

    “聽起來很誘人啊!”

    余陽舔了舔嘴唇,如今的他實則是原本的分身,這具分身的修為只有返虛初期,不管是古爭許諾的仙器,亦或者是能夠提升修為的食修,都對他有著莫大的吸引力。

    “哎,盡管誘人,但這件事情做不得!如果咱們魔道聯盟的人將他們交出去,以后還有誰敢加入魔道聯盟呢?雖說大盟主不怎么管事,也說過席浩四人不是他想用的人,可他并沒有讓咱們針對席浩等人做些什么!所以,將席浩等人交出去換寶的事情,想想也就可以了,真要是做了惹大盟主不高興,咱們吃不了兜著走!”余陽道。

    “宗主說的有理!咱們就將席浩等人趕出去便是!將他們趕出去了,也能吸引一點古爭的注意力,讓他們跟古爭狗咬狗豈不妙哉?”另一個剛加入天魔宗的魔修笑道。

    “哈哈哈……”

    余陽笑了,帶著一股報復的心態去找了席浩四人。

    在魔道聯盟中等了一天,席浩等人也是望眼欲穿。再加上前不久又受到了界石傳遞的畫面,這更讓席浩等人如坐針氈。

    “余道友,事情進展如何?”

    看到余陽含笑而來,本就望眼欲穿的席浩立刻站了起來。

    “余道友笑得如此開心,看來你所承諾的事情是定了下來!”丁飛歡喜道。

    “余道友放心,之前我們兄弟承諾你的事情,也一定會記在心里!”

    樊海寧也笑了,剛才那種如坐針氈的感覺瞬間消失。

    “你們是不是傻啊?誰告訴你們只有承諾你們的事情定下來了,我余陽才能夠這么開心?”

    余陽白眼一翻,嘲諷的話語脫口而出。

    沒等四魔修反應過來,余陽望著最讓他記恨的樊海寧道:“你們的承諾很值錢嗎?我呸!真以為我稀罕啊?現在、立刻、馬上給我滾出魔道聯盟,我余陽不歡迎你們了!”

    本來余陽是想說,‘魔道聯盟不歡迎你們’,但轉念一想,別只顧著發泄惹怒了大盟主,所以也就臨時改口。

    事情竟然變成了這樣,望著余陽臉上豐富的表情,聽著他瘋狗般的語言,四魔修是真的有點傻眼了。

    “你找死!”

    樊海寧大怒,咆哮著祭出了仙器。

    “放肆,膽敢對我們宗主不敬,老夫看你才是找死!”

    “告訴你們,識相的話趕緊給我滾,嘴巴里再不干不凈的,老祖教你們怎么做人!”

    “嘿嘿,在魔道聯盟中跟我們動手?你們的膽量還真是讓人佩服呢!”

    跟在余陽身旁的三個魔修,一個個臉上都寫著‘囂張跋扈’。

    余陽是宗主,這三個魔修自然要巴結!更何況,在這種特殊的環境里,原本修為不如四魔修的他們,也敢挺直腰桿的呵斥四魔修了,這種別讓的刺激讓他們特別的激動。

    “還傻站著干什么?現在、立刻、馬上滾!”

    余陽伸手指著門外,沖著四魔修咆哮。

    “余陽,你給老夫記住了!”席浩咬牙道。

    “我好害怕呀!還讓我記住?離開魔道聯盟,你們就自求多福吧!古爭可是非常的想念你們呢!”

    面對余陽猖狂的大笑,四魔修也沒有再說什么,走出門的他們跟著接引弟子,逐漸消失在了余陽等人的視線中。

    “特么的!”

    “混蛋!”

    “該死!”

    “余陽這廝讓我恨不得吃其肉、寢其皮啊!”

    坐在魔道聯盟迎來送往的飛行仙器里面,終是忍不住的四魔修大罵了起來。

    一同發泄之后,四魔修逐漸冷靜。

    “大哥,看來夢魘不歡迎咱們啊!如果他歡迎咱們,就不說親自見見咱們了,余陽也至少不敢這么囂張!”

    丁飛聲音一頓,隨即又道:“不過話說回來,魔道聯盟曾對外招過人,咱們的實力在如今的魔道中也算是很強悍了,可為什么夢魘不歡迎咱們呢?”

    “因為咱們不是他能掌控的人!”

    席浩冷冷一笑,繼而又道:“之前便有懷疑過,夢魘修煉的魔功是傳說中的‘夢魔**’,現在看來應該是這樣!”

    “大哥,什么是‘夢魔**’?”樊海寧問。

    “我對‘夢魔**’也不是很了解,只是聽過它的一點傳說。傳說中,‘夢魔**’是一種很霸道的魔功,修煉了這種魔功的人,能夠入夢、甚至是操控修為比他低,且跟他修煉了一樣魔源的魔修,看來咱們的魔源跟夢魘的不同啊!”席浩冷笑道。

    所謂的魔源,指的是魔修修煉魔功所借助的力量。

    魔源的種類很多,有煉尸為源、煉邪為源、煉魂為源、煉血為源,煉煞為源等等。

    “大哥,那現在怎么辦?”侯華林望向席浩。

    “古爭的強大已是超乎咱們的想象,如今他又通緝了咱們,我看咱們還是找個地方閉關,躲避一下風頭吧!”席浩咬牙道。

    對于席浩的決定,另外的三個魔修沒有異議,眼下似乎也只有這種辦法了。

    魔道聯盟的接送點在一個山谷中,當席浩等人從飛行仙器中下來的時候,眉頭全部都皺了起來。因為他們看到,山谷之中竟然有七個魔修,這些魔修看到他們的時候,眼睛全都瞬間睜大!

    “走!”

    席浩向他的三個兄弟傳音,四人根本不敢停留,立刻飛身離開。

    席浩等人剛剛飛起,幾個魔修之間便開始了神念交流。

    “剛才那四個人,不就是古爭通緝的席浩他們嗎?”

    “沒錯,就是他們啊!這就是活生生的仙器和食修啊!”

    “你們有點骨氣好不好?咱們再怎么說也都是魔道中人!”

    “仁慈是我們魔道的大忌!如果今天被通緝的人是你,你覺得席浩他們會放過你嗎?”

    “我看還是算了,他們雖不是聯盟中的人,但卻從聯盟中出來,咱們要是對他們出手,說不得會引得大盟主不高興!”

    “非也!對他們來說如此危險的時期,他們卻從聯盟中出來了,且看到咱們的時候還是驚慌失措的模樣!這只能是說明,他們去咱們聯盟中尋求庇護,但卻沒有得到同意!”

    做出正確‘分析’的魔修立刻飛起,向著席浩等人追去。

    其余的魔修眼睛一亮,也立刻跟著飛了起來,遠處的席浩等人回頭一看,頓時加快了飛行的速度。

    “道友請留步,我們有話跟你們講!”

    追逐的魔修向席浩傳音。

    “真以為我傻啊?你們這群混蛋,別讓老夫看到你們落單!”席浩大罵。

    “席浩我兒,有種別跑啊!當初占據朝霞島的時候是何等威風?如今怎么成了喪家之犬?”追逐的魔修大笑。

    這一天對于席浩四兄弟來說,真的是不堪回首的一天!他們仗著實力深厚,生生在七個魔修的圍困中殺出了一條血路,但侯華林和丁飛也因此受傷不輕。

    界石傳達的信息,對于魔道的影響很大,對于正道的影響同樣也很大,一些原本跟峨眉交好的門派,在得知古爭回歸之后,立刻便動了要去拜訪古爭的心思!

    相比絕大多數正道門派的歡喜,蜀山派算是比較難受,自從看到界石傳達的信息之后,蜀山大殿中便是一片沉默。

    幾名修仙者的表情都不好看,唯獨玄奇子跟沒事人一樣,優哉游哉的品茶。

    “玄奇子,你去一趟峨眉吧!”

    寒霜真人開口了,這是他在看過界石傳達的信息后,當眾說出的第一句話。

    “去峨眉干嗎?”玄奇子反問。

    “你說去峨眉干嗎?”寒霜真人瞪了眼玄奇子。

    “不知道!”

    玄奇子并不買賬,仍舊低頭品茶。

    寒霜真人這個人,同樣讓玄奇子不爽!這種從洪荒中出來的修仙者,先不說本身的實力怎樣,他們對于低等位面的修仙者,本身就帶著一種輕視或者是蔑視的態度,寒霜真人身上的這一點尤為明顯。

    不過,玄奇子畢竟領導了蜀山太多年,很多時候他是真的能忍,真的能在一些所謂的大局上放下個人的情緒。但是,這并不代表玄奇子就沒有脾氣、玄奇子就很怕寒霜真人。

    對于古爭有如此出眾的表現,玄奇子不算太意外,他早就知道古爭并非池中之物!發生在古爭身上的那些不可思議的事情,早在古爭沒有飛升的時候就太多太多了。

    但寒霜真人他們不同,他們對于古爭的了解太少,當為了一時的痛快,以輕視的心態跟古爭生出摩擦,再看見古爭的與眾不同之后,他們是真的受到了很大的刺激。

    蜀山需要強大的修仙者,他們太需要了!可當強大的修仙者上門時,他們非但沒有留住,反倒將其逼到了決裂的地步,這讓寒霜真人很是后悔!

    然而,后悔歸后悔,寒霜真人就是典型的死要面子活受罪。

    望著低頭品茶的玄奇子,寒霜真人無奈道:“也就你跟古爭還能說上點話,讓你去峨眉自然是修復一下關系了。”

    “你誤會了,我只是以前能跟古爭說上話罷了,現在可是不行!他走的時候,我想去送都沒能送成,這最后的一點面子也都已經葬送了。”玄奇子笑道。

    “交情哪會那么脆弱?你說說看,你要是不去,還有更合適的人選嗎?”寒霜真人耐著性子道。

    “當然有比我更合適的人選!真人你不就是嗎?俗話說解鈴還須系鈴人,古爭是你得罪的,自然要由你去化解矛盾了。”

    玄奇子的眼中,有鄙夷的神色一閃而過,事情都到了這一步,寒霜真人竟然還如此的要面子,這讓玄奇子真的納悶,上面怎么會讓這么一個貨色來執掌峨眉呢?

    “讓你去你就去,哪來這么多的廢話?”

    寒霜真人壓著的怒火爆發了,他望著玄奇子冷冷一笑道:“難不成你要抗命?”

    “抗命不敢。”

    玄奇子聳了聳肩:“你讓我去,那我就去吧!只要你不覺得這樣是徒勞就好。”

    “還有一件事情,關于欠峨眉的解釋,我這次過要不要告訴古爭?”玄奇子站起身問。

    “事情該怎么就怎么,不能因為想要跟他和解,就做出什么壞規矩的事情!岳執事如今還在閉關,就算峨眉再想知道真相,也要岳執事點頭才可以。”

    不想再去看寒霜真人說教的姿態,玄奇子走出了蜀山大殿。

    “哼!”

    走出蜀山大殿的玄奇子心中冷笑。

    對于這次前往峨眉,玄奇子有他自己的打算,只要把該說的事情說了,至于古爭愿不愿意和解,這全由他自己決定,玄奇子對此不會有半分強求。

    蜀山距離峨眉不遠,玄奇子到達峨眉的時候,有不少門派都已經派人過去,其中蜀山的另外幾個分支的當家人,也都已經來到了峨眉。相比之下,也就蜀山來人少,僅僅只是他一個,還是過來說和的。

    不管以前有什么過節,亦或者是有什么淵源,這些早就已經是往事了,對于蜀山分支門派的這些人,古爭表現的都很熱情,中午也決定親自下廚,設酒宴來款待來客。

    對于玄奇子的到來,古爭也同樣很熱情,雖說之前在蜀山上受了氣,可他并沒有怪玄奇子,畢竟他知道玄奇子如今在蜀山,地位也是有些尷尬了。

    玄奇子將來意說明,古爭當然是拒絕和解,玄奇子也真就沒有再就此說些什么了,只是說已經好幾年沒吃過古爭做的美味了,今天中午一定要盡興。

    古爭這邊開開心心,蜀山大殿中則是顯得有些冷清,寒霜真人此時很郁悶。

    玄奇子走后,寒霜真人突然想起,他沒有定下讓玄奇子回來的時間!玄奇子本就和古爭關系不錯,離開前又是那么的不服氣,這次的事情不管說不說的成,只怕他都不會盡快回到蜀山來。

    如果是平時,玄奇子不盡快回來也就罷了,可偏偏他們是在等待玄奇子的消息,這就讓人比較郁悶了。

    有心想跟峨眉方面聯系一下,找玄奇子問個結果,可寒霜真人實在是拉不下臉來。

    雖說蜀山非常需要強大的修仙者,可如果只是按照寒霜真人的本意來,得罪了古爭也就得罪了,真沒必要在讓玄奇子去調解之后,還是如此的牽腸掛肚。

    不過,明面上寒霜真人是蜀山的掌權者,可其實不然!洪荒蜀山派來的真正掌權者,便是之前他們談話間提到的岳執事。

    距離岳執事出關的時間已經很近了,岳執事一出關也肯定會看到界石傳遞的信息,到時候會不會因此生氣,這可是很不好說的事情!所以,寒霜真人才會如此的糾結。

    “真人,你說執事出關的之后,會不會因為古爭的事情怪罪下來呢?”殿中有人忐忑開口。

    “沒事,放心好了!反正之前咱們并不知道古爭竟然如此強大,這也不能全怪咱們,畢竟咱們也是在維護蜀山的面子。更何況,收到界石傳遞的信息之后,咱們也立刻做出了補救,執事應該不會生氣才對。”

    寒霜真人心中沒有多少底,但是對著眾修仙者,他必須表現出十足的底氣。

    “我就說你瞎操心!以真人和岳執事的關系,只要不是特別離譜的事情,岳執事肯定會很包容。”一名修仙者道。

    “哦?難道說真人跟岳執事有什么特別的關系嗎?”另一名修仙者目露好奇。

    大殿中的這幾名修仙者,半數都是來自洪荒蜀山的分支門派,但其中只有說寒霜真人和岳執事有關系的那名修仙者,才是跟寒霜真人來自同一個分支!他對于寒霜真人的了解,自然也是這些人里面最多的一個。

    雖說只有一人詢問寒霜真人跟岳執事到底有什么特別關系,但大多數人的眼神都很好奇!一來,岳執事很神秘,他們一共也就見過兩三次面,交流實在是少的可憐。二來,寒霜真人能成為蜀山的掌權人,這是由岳執事指派。三來,岳執事是個非常漂亮的女修!雖說殿中的這些人都是修仙者,可牽扯到一個男人和一個女人的特殊關系時,這還是不由得讓人有些好奇了。

    “你們這些人,心中都想些什么呢?”

    看著眾人好奇的目光,寒霜真人色變,他知道這些人里面有一部分已經想歪。

    面對寒霜真人的呵斥,原本還很好奇的人也都低下了頭,大殿中一時顯得非常安靜。

    但是,安靜只是一瞬間,下一刻所有人都站了起來,因為他們聽到了一種特殊的聲音,那是岳執事洞府大門開啟的聲音。

    由寒霜真人帶頭,所有修仙者都去迎接岳執事出關了。

    岳執事的確很漂亮,屬于風韻十足的那種美婦,她雖然很美,但并不媚,一張白白凈凈的臉上,總是如同掛著寒霜一般。

    但是,今天眾人眼中的岳執事顯得跟以往不同,她的臉上竟然有著笑容,這也是蜀山的這幾位修仙者,第一次看到她笑。
三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