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0章

    “怎么會這樣呢?峰頭你已經成功鍛造出一次‘時光陣盤’了,按理說再次鍛造的時候,只要‘時光陣盤’還是跟上次鍛造的一個檔次,就算成功率沒有十成,也該有八成以上才對啊!”聽了白峰頭所說,古爭驚訝道。

    “我也很郁悶,鍛造的‘時光陣盤’確實是跟上次的一樣,但就是再也鍛造不出來了,問題我自己都不知道出在了哪里啊!”白峰頭皺眉,那一臉的苦相簡直就跟要哭出來似的。

    “前幾天上面給我派下來的那個掌握著時間之道的道友也走了,而上面給我的資源也快用光了,要是我再造不出‘時光陣盤’,估計我這個新晉的超級煉器大師也將徹底淪為笑柄,失去上面的重視了。”白峰頭嘆息道。

    “峰頭也別急,咱們先嘗試鍛造一次,或許能夠發現問題出在什么地方!”

    對于這種奇怪的事情,古爭本身也沒有什么好辦法,也只能是通過鍛造來看看,能不能找出問題的所在了。

    “我也是這個意思,真是勞煩道友你了!”白峰頭道。

    茶水也沒心思喝了,在古爭的要求下,白峰頭帶著他去了煉器的密室。

    一會功夫之后。

    材料相同、步驟相同,但非常可惜的是,白峰頭在古爭幫助下的第一次‘時光陣盤’鍛造,仍舊是以失敗告終了。

    “可惡!”

    鍛造在最后階段功虧一簣,氣惱的白峰頭將煉器失敗的產物,狠狠丟在了地上。

    “道友別急,我想我知道問題出在什么地方了。”

    古爭聲音一頓,隨即又道:“上一次幫道友鍛造‘時光陣盤’的時候,我曾有過要進入玄妙境界的感覺。這一次道友所用的材料和手法沒有問題,我幫道友輸送的時光之力也沒有問題,唯一缺失的就是那種想要進入玄妙境界的感覺!所以我覺得,道友‘時光陣盤’的鍛造失敗,應該就是跟我那種想要進入玄妙境界的感覺有關啊!”

    聽完古爭所說,白峰頭簡直是哭笑不得!如果真如古爭所說,那么他之所以能夠晉級成為超級煉器大師,這跟古爭當時的感覺有著密不可分的關系!如今古爭沒有了當初的那種感覺,他這個超級煉器大師也在煉制‘時光陣盤’上被徹底打了原形!更讓他郁悶的是,如果要完全依賴古爭,那么他這個超級煉器大師,還真的是一個超級煉器大師嗎?

    白峰頭的哭笑不得,古爭非常理解,他也沒想到白峰頭能成為超級煉器大師,竟然跟他當初的那種感覺有關。

    “峰頭也別太郁悶了,現狀并非是沒有辦法改變,我的那種特殊感覺,肯定不會永遠的沉寂下去。既然你能夠成為超級煉器大師是跟我的感覺有關,那么當那種感覺再次出現,并引發玄妙境界之后,我如果能在玄妙境界中有所收獲,你應該也會得到好處!或許到了那個時候,就算沒有我幫忙,你也會是一個合格的超級煉器大師了!”

    聽了古爭所說,白峰頭點了點頭:“道友說的有些道理,那么現在怎么辦呢?繼續煉制‘時光陣盤’嗎?我這邊的材料已經不多,只能夠煉制三次了。”

    “沒關系,你那邊沒有材料,我這邊還有,足夠再煉制三次的了。”古爭道。

    “怎么好意思用道友的材料呢!”白峰頭苦笑。

    “沒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我也不想道友是因為我的緣故,再也無法煉制出‘時光陣盤’了。”

    古爭很認真,并將三套煉制‘時光陣盤’的材料都給了白峰頭。

    白峰頭也沒有再說什么,立刻開始了第二次‘時光陣盤’的煉制。

    第二次‘時光陣盤’的煉制,最終依舊是以失敗告終,但對于古爭來說是個好的開始,那種想要進入玄妙境界的感覺又出現了!

    熟悉的感覺再次出現,這不算是什么出乎預料的事情!當初既然能夠產生那種玄妙的感覺,那么它就會像種子一樣深埋在心中,而它什么時候會生根發芽,這個只是刺激它次數多少的問題罷了。

    第三次煉制‘時光陣盤’仍舊是以失敗告終,但古爭的那種感覺也因此更強烈了一些。

    三次‘時光陣盤’的煉制,對于白峰頭的消耗很大,這也讓他不得不停下來休息一下。

    夜晚,精神飽滿的白峰頭準備再次煉制‘時光陣盤’。

    “道友,這次的煉制,我的感覺很好!”白峰頭望著古爭道。

    “同樣,我的感覺也很好!”

    古爭哈哈大笑,他并未因想要安慰白峰頭而說謊,在休息了幾個時辰之后,他的感覺是真的非常不錯,這讓他覺得玄妙境界極有可能會在這次的‘時光陣盤’煉制中出現。

    古爭的話讓白峰頭也哈哈大笑了起來,沒有再多說什么的他屈指向著天地爐中一彈,爐內空間立刻就被紫色的火焰所充斥。

    煉制‘時光陣盤’的幾種金屬被白峰頭先后丟入天地爐中,待到這些金屬混合熔化之后,白峰頭以仙力化作錘子,對已經變成固體的溶液,進行不斷的敲打錘煉。

    片刻之后,白峰頭將錘煉過的金屬丟入淬火槽中,滾滾白霧頓時生氣。

    待到升起的滾滾白霧落下之后,白峰頭又次將改變了顏色的金屬,再次丟入天地爐中捶打了起來。

    經受了白峰頭的千錘百煉,爐中的金屬終于變成了‘時光陣盤’的雛形。

    “道友,將快五倍的時光之力輸送其中!”白峰頭道。

    古爭伸手拂過虛空,爐內的火焰因此泛起波紋,快五倍的時光之力被他施展之后,不管是爐火的燃燒,亦或者是白峰頭的落錘,全都因此變得非常迅速。

    望著升騰燃燒的爐火,望著白峰頭迅速的落錘,奇妙的感覺再次從古爭心中泛起。然而,古爭也破天荒的在這個時候,有了一種頭腦昏昏沉沉的感覺,那種想要進入玄妙境界的感覺越發濃郁了,但又似乎差了那么一點,玄妙境界的門沒有為古爭開啟,古爭如同是在門外徘徊一般。

    “道友,慢三倍的時光之力輸送!”

    在古爭的感覺中,頭腦昏昏沉沉的時間根本沒有多久,但真實的情況則是,原本還在爐中接受錘煉的‘時光陣盤’,已經出爐到了雕琢臺上,且已經被白峰頭雕琢過半了。

    白峰頭的聲音如同醍醐灌頂,古爭原本的昏沉瞬間結束,顧不上因感覺消失而郁悶的他,立刻將慢三倍的時光之力送上雕琢臺。

    但是,就在古爭將慢三倍的時光之力作用在雕琢臺上的時候,他的腦中一聲轟響,玄妙境界在他覺得最不可能出現的時候出現了。

    “竟然是這里!”

    進入玄妙境界的古爭空前清醒,以至于當他看到玄妙境界中的景象時,心中忍不住一聲驚呼。

    古爭第一次領悟時間之道的時候,他和玄妙境界中的器靈共同生活了幾十年,當時他在院子外面的一個大樹下感慨,他要尋找的究竟是什么!如今再次進入這個玄妙境界,古爭所處身的位置仍舊是在院外的大樹下面,只是院中沒有了要來喊他吃晚飯的器靈。

    古爭本想要進院子里看看,可是有兩股念頭從他腦袋中飛了出去,它們的顏色一黑一白,落地之后變成了久不在玄妙境界中見到的黑白自己。

    “盛衰交替,輪循環,生生死死,死死生生。”

    黑白兩個自己同時開口,并且說著相同的話。

    話音落地之際,黑白兩個自己又同時向著對方揮手。

    空氣隨著黑白兩個自己的揮手泛起波紋,這是道的力量被動用。

    黑的那個自己,年齡開始以肉眼可見的程度增長,他從青年飛快的變成了中年。

    白的那個自己,年齡開始以肉眼可見的程度退,他從青年飛快的變成了少年。

    “盛衰交替,輪循環,生生死死,死死生生。”

    同樣的話再次由黑白兩個自己說出,他們又一次動用道之力向著對方揮手。

    這一次空氣不僅泛起了波紋,連帶著四周也刮起了狂風。

    黑的那個自己從中年變成了老年,又從老年變成了枯骨,再從枯骨變成了虛無。

    白的那個自己從少年變成嬰兒,從嬰兒變成胚胎,又從胚胎變成了虛無。

    古爭靜靜看著眼前的虛無,臉上的表情古井無波,他已經進入了悟道的狀態。

    時間一點點的流逝,古爭的身體一動不動,周圍的環境也在這時起了變化。

    周圍的樹木、建筑、地貌都在時間飛速的退下做出改變,直到成為了一片虛無。然后,時間又開始飛速的快進,原本的一片虛無中誕生了一些東西,又逐漸變成了樹木和建筑之類的這些,直至最后再次化為一片虛無。

    在古爭的感覺中,周圍很安靜,靜的連一絲風都沒有,他的嘴角帶著微笑,一種信心滿滿的微笑。

    片刻后,原本閉著眼睛的古爭睜開了眼睛,伸手拂過虛空之后,原本的虛無快速的時間退,直到變成古爭熟悉的宅院和門前的老樹。

    古爭第二次揮手,時間在局部范圍內快進,白色那個自己最終從虛無變成了本來的樣子。

    古爭第三次揮手,時間在局部范圍內退,黑的那個自己最終也從虛無變成了本來的樣子。

    古爭沖著黑白兩個自己微笑,在他第四次揮手之下,黑白兩個自己變成兩股念頭,再次到了他的腦中!周圍環境在這一刻,變得跟古爭剛進入玄妙境界時的一模一樣了,它在古爭的注視下出現裂紋,最終碎成了一片一片。

    古爭從玄妙境界中脫離,大量的信息涌入腦中,在他盤膝坐下來吸收這些信息的時候,他看到原本在雕琢‘時光陣盤’的白峰頭,如同是被定身了一般動也不動。

    古爭明白,白峰頭這是因為他的悟道,也陷入了玄妙境界之中。

    白峰頭能夠在玄妙境界中領悟怎樣的道法,這一點古爭不敢肯定,但他敢肯定的是,既然一切因他而起,那么也將因他而終,只要白峰頭能夠在玄妙境界中有所領悟,他至少在以后都不用因為煉制‘時光陣盤’而發愁了。

    古爭用了一些時間將悟道的信息消化,當他睜開眼的時候,首先看到的就是非常激動的白峰頭。

    “道友,我剛剛進入玄妙境界了,我在其中悟道了!”白峰頭興奮道。

    “可惜,你沒能因為我的緣故而領悟時間之道!”

    古爭微笑,他之所以知道白峰頭沒能領悟時間之道,那是因為像時間之道這樣的大道,初次領悟的時候會有天地祝福出現才對。

    “雖說不是時間之道這樣的大道,但能夠領悟‘煉器之道’,對我來說也是意義非凡了!我相信在跟掌握著時間之道的人合作煉器的時候,我再也不會連‘時光陣盤’都煉制不出了。”

    白峰頭興奮的聲音一頓,隨即憧憬道:“道友,你領悟的是什么道?是不是將時光之力提升到了中級?如果是的話,我想要嘗試煉制新的‘時光陣盤’!”

    古爭之前有過猜測,假如他能夠在白峰頭煉制‘時光陣盤’的過程中悟道,那么他所領悟的道,應該就是中級時間之道,這一點白峰頭也有聽他說過。

    “沒錯,我對時光之力的掌控提升為中級了!我也想看看咱們兩人在雙雙悟道后的配合,能不能鍛造出更好的‘時光陣盤’!”古爭笑道。

    “我有自信能夠鍛造出更好的‘時光陣盤’!”白峰頭認真道。

    兩人休息了一會之后,便再次開始了‘時光陣盤’的煉制。

    不愧是領悟了‘煉器之道’,白峰頭這次對于‘時光陣盤’的煉制,從手法上來說就有了明顯的不同,他在處理一些步驟的時候,也明顯比之前更加的得心應手。

    終于,白峰頭的第二件‘時光陣盤’煉制成功了,激動的白峰頭對著古爭謝了又謝,捧著他的第二件‘時光陣盤’親了又親。

    對比第一件‘時光陣盤’,白峰頭第二件‘時光陣盤’的性能要更強一些,激動的白峰頭當即便決定,明天他要帶著第二件‘時光陣盤’去天庭,找上面的人要煉器資源、要掌握了時間之道的人來幫忙。

    第二天,古爭和白峰頭一塊離開玉衡峰,白峰頭前往天庭,古爭則是去找了藍月。

    藍月已經跟人打過了招呼,他跟古爭一起離開了仙營。

    古爭準備讓藍月嘗試領悟的道為‘速之道’,它屬于五行之道中‘真木之道’的一個分支。

    古爭的五行之道之所以能夠完整,這不僅要得益于樂仙留在傳道宮中的神念虛影,同樣也要得益于餮仙對他的栽培,舍得將那些極為珍貴的五行元丹和靈丹,在他還很弱小的時候就作為獎勵發放給了他,讓他能夠提前打下五行之道的底子。

    五行元丹和靈丹這樣的東西非常珍貴,就算是以古爭現在的道行,他也沒有辦法能煉制出這樣的東西來。而那些東西全都是出自圣仙老子之手,就算餮仙同為圣仙,他想從老子那里得到這些東西也是極為不易!所以在餮仙的這些弟子中,除了古爭吃過五行靈丹之外,別的那些弟子甚至連五行元丹都沒吃全!就比如說藍月,五行元丹他就吃過火元丹、水元丹和土元丹三種,比較珍貴的木元丹和金元丹他都沒有吃過。

    雖說沒有吃過木元丹和金元丹,可藍月仍舊是通過自己修煉,煉出了‘本命真木’,掌握了木之力。

    五行之中風屬木,掌握著木之力,便有更多的可能領悟‘速之道’,這也是古爭安排藍月進入這個傳道宮的原因所在。

    到了星墟山,告訴了藍月要進入哪個仙宮之后,古爭開口道:“師兄,你感覺如何呢?”

    “感覺是很好,但悟道這種事情,不是感覺好就一定能夠悟道。”

    藍月聲音一頓,伸手拍了拍古爭的肩膀:“小師弟盡管放心好了,即便不能在這個傳道宮中悟道,師兄的心境也不會受此影響!”

    “師兄能這樣說,師弟也就放心了。”

    古爭本想安慰藍月,就算這次不能悟道,下次也一樣有機會!但既然藍月能看得開,他也相信有些事情不用他說,藍月也一樣想得到,因此也就沒再多說什么了。

    藍月進入傳道宮接受傳道,古爭則是俯視著星墟山,嘴角不由得露出微笑。

    “怎么了,對星墟山很滿意嗎?”器靈問道。

    “滿意啊!星墟山的用處實在是太大了,單說傳道宮這一項,日后我的師兄師姐們,究竟會掌握多少種道法,這真的會是他們以前不敢想象的事情!”古爭道。

    器靈點頭:“傳道宮的神通的確是太強大了,日后這項神通完全修復之后,簡直就是對于道法的復制,你的這些師兄師姐也都將因此受益!”

    “七天,七天之后我就去‘腐毒沼澤’碰碰運氣,如果運氣足夠好,等我從‘腐毒沼澤’來之后,也就是我開始對星墟山進行修復的時候了。”古爭笑的斗志昂揚。

    百度搜索【uu小說】小說網站,让你体验更新最新最快的章节小說,所有小說秒更新。
三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