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6章

    出現在前方的三個人影為兩男一女,兩男一女其中那女子受了傷,且似乎傷得不輕,正被兩個男人中的一個抱在懷里。由于修為境界的問題,他們并未立刻發現古爭等人。

    片刻之后,隨著雙方距離的不斷接近,對面的兩個男人看到了古爭他們,近乎是習慣性的立刻向著另外一邊飛去。

    三人中有一個傷者,環境又是在比較危險的腐毒沼澤,他們不得不防古爭等人會不會起什么歹心。

    古爭他們瞟了三人一眼,前行的速度并未減緩,而在他們飛過去之后,抱著受傷女子的那個男人狠狠一咬牙,然后便喊了出來:“三位道友請留步!”

    “敢問道友那里有沒有‘玉露金丹’?”抱著那女子的青衣男子問。

    “玉露金丹?她被毒霧入體了嗎?”古爭問。

    雖說是第一次來腐毒沼澤,但對于腐毒沼澤的一些資料,古爭也有收集過,所以他知道玉露金丹這種拔毒丹藥,算是來腐毒沼澤外圍探險的必備之物。

    “沒錯,我道侶正是被毒霧入體,現在急需玉露金丹救命,還望道友能夠賣給我一枚玉露金丹,我愿意以按高于市價兩成的價格收購付!”青衣男子道。

    “玉露金丹算是探險腐毒沼澤的必備丹藥,你們三人身上連一顆都沒有了嗎?”喵喵皺眉道。

    關于腐毒沼澤的事情,喵喵也曾聽古爭說過一些,因此她覺的事情有些可疑。

    修仙者有各種體表防護,正常情況下毒霧入體并不容易,除非是在跟人戰斗的時候,體外防護被破,毒霧趁機進入體內!由于戰斗的緣故又得不到及時處理,毒霧在體內肆虐到一定程度的時候,人的確是會陷入昏迷。

    但是,既然來腐毒沼澤中探險,一人至少也要準備兩枚以上的玉露金丹才是!像這種兩個人看起來好好的,一個人卻因毒霧入體而陷入昏迷,又沒有玉露金丹可以使用的情況,真的是讓人有些難以想象他們到底經歷了什么。

    “仙子有所不知,我們的玉露金丹被偷了!”兩個男人中的黑衣男人苦笑道。

    “被偷?”

    喵喵瞪大了眼睛,望著對方身上儲物腰帶的她,實在無法想象丹藥被偷是種什么情況。

    “道友能不能先救救我道侶,至于說被偷一事,我事后會跟道友們詳細講述,我想它也能夠對道友們的腐毒沼澤之行有所幫助。”青衣男子急道。

    古爭也好奇對方的丹藥怎么會被偷,所以他決定幫對方一把。

    一枚玉露金丹被古爭遠遠的彈向青衣男子。

    青衣男子驗明玉露金丹不假之后,面顯喜色的同時,趕緊將玉露金丹給他的道侶服下。

    “謝謝諸位道友了!”

    按照事先的約定,黑衣男人將一些仙幣拋給了古爭。

    “怎么會這樣!”

    青衣男子驚呼,他的道侶并未因服用玉露金丹就清醒過來。

    “玉露金丹驗明不假的啊!”青衣男子喃喃道。

    “怎么事?”古爭眉頭皺起。

    “玉露金丹并未起到想象中的作用!”青衣男子焦急道。

    “你道侶被毒霧入體的時間,有沒有超過兩天呢?”古爭問。

    “沒有,就是一天前的事情。”青衣男子道。

    “我能夠幫你道侶祛毒。”古爭道。

    青衣男子瞪大眼睛,繼而苦笑道:“玉露金丹不起作用,我想之所以會有玉露金丹不起作用的異常情況發生,應該是腐毒沼澤的毒霧,變得跟以前不太一樣了!道友的好意我心領了,但道友都沒檢查我道侶的身體,就說有辦法祛毒,這讓我實在不敢相信!”

    “我家主人說能夠幫你道侶祛毒,那就一定能夠幫你道友祛毒,你說的話怎么讓我覺得有些刺耳呢?”怒漢冷眼道。

    古爭伸手示意怒漢稍安勿躁,他望向青衣男子道:“既然道友不相信,那我也沒有什么好說的,按照約定你告訴我們丹藥被偷是怎么事,然后咱們各走各的路。”

    古爭明白對方很戒備,不過他沒有義務去消除對方的戒備。

    青衣男子神色復雜的望著古爭等人,沉默了幾息之后,他苦笑道:“道友別生氣,還請道友救救我的道侶!”

    青衣男子的內心其實很掙扎,先不說古爭能不能在玉露金丹都無效的情況下拯救他的道侶,單是答應讓古爭拯救,這就需要承擔可能是危險在靠近的風險!但是,如果拒絕古爭,那就真的一絲希望都沒有了,他不認為在玉露金丹無效的情況下,他的道侶還能夠得到別的什么救治,既然如此那就賭一次好了。

    古爭帶著怒漢和喵喵過來了,青衣男子擔心的事情并未發生,他并未看到古爭等人露出什么猙獰的面孔。

    “道友,剛才實在是對不起,這下有勞道友了!”青衣男子討好的望著古爭。

    “放下你道侶,然后站到一邊去。”

    盡管不明白古爭這是要干嗎,但既然選擇了讓古爭來拯救,青衣男子也不敢多說什么。他萬分不舍的將她的道侶定在了虛空中,然后站到了一旁去。

    古爭的手掌貼在女子的額頭,幫她抵抗周圍的毒霧,同時動用了道之力,周圍的空氣隨之泛起波紋。

    “時間之道!”

    雖說古爭的時間之道,只是作用在了女子的身上,可青衣男子和黑衣男子仍舊是能夠感覺的出來,在那女子的身上,有時光之力退的氣息在翻涌,這讓他們兩個都忍不住驚呼出聲了。

    時間之道是至高無上的法則之力,沒有任何一個修仙者不想擁有。盡管領悟時間之道的修仙者不多,可對于時間之道不同的掌控程度,修仙者們也都能夠如數家珍!正因如此,青衣男子和黑衣男子也都明白,那種真正能夠作用到修仙者身上,且還能夠產生時光倒流的時間之道,已經是對于時間之道的中級掌控了。

    在對女子身體進行時光倒流的同時,古爭也對她的身體進行了探查,毒霧入體之后的難纏,的確已經不是玉露金丹能夠解決的麻煩了!這樣的情況也從側面說明一個問題,腐毒沼澤中可能有些東西,跟了解中的不一樣了。

    毒霧是昨天進入女子體內,但使用時間之道在修仙者的身上,本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此,古爭用時間之力清除女子體內的毒霧,差不多用了三分鐘的時間。

    “唔”

    女子體內的毒霧被祛除,悶哼一聲的她幽幽轉醒,在古爭的眼神示意下,早已望眼欲穿的青衣男子,趕緊飛過去一把將其抱入了懷中。

    “上仙,這是事件發生的經過。”

    黑衣男子將一塊玉簡給了古爭,他在古爭給女子祛毒的過程中,已經將玉露金丹被偷的經歷做成了玉簡。

    “多謝上仙救命之恩!”

    青衣男子帶著他的道侶向古爭施禮,在見識了古爭的時間之道后,他們對于古爭的稱呼已經發生了變化。

    “上仙如果沒有別的什么吩咐,我們想要離開腐毒沼澤了。”青衣男子賠笑道。

    “去吧!”

    古爭本就沒有打算難為青衣男子等人,也就放行讓他們離開了。

    “有點意思!”

    看過黑衣男子給的玉簡,古爭眉頭微皺,隨手將玉簡拋給了目露好奇的喵喵。

    一天前,青衣男子一伙在腐毒沼澤外圍的某個地方,遇到了一個大妖和一個小妖。

    腐毒沼澤中多有精怪,修仙者習慣把已經開了靈智的那一種稱之為妖物。

    大妖的實力相當于金仙后期,它能力戰青衣男子三人不落下風,小妖的個頭差不多像是個六七歲的孩童,全程只是繞著青衣男子三人轉了一圈。但是,當青衣男子的道侶需要玉露金丹的時候,他們這才發現原本放在他們儲物腰帶中的玉露金丹,以及一些小件的資源全都沒有了!綜合當時小妖眼睛中的得意,以及圍著他們轉那一圈時,他們心中所產生的異樣感,這讓這樣青衣男子他們都覺得,肯定是那個賊兮兮的小妖偷了他們的東西。

    能夠偷竊他人儲物腰帶中的東西,小妖的這種詭異神通也是嚇到了青衣男子等人,于是他們拼命擺脫了大妖的糾纏,逃了一天的時間碰到了古爭等人。

    “先生之前給我看的腐毒沼澤資料中,并沒有這種模樣的小妖存在啊!”喵喵看了玉簡道。

    “腐毒沼澤中妖物眾多,很多不在資料之中也不奇怪了。”古爭道。

    “先生,你說他們儲物腰帶中的東西,真的是那只小妖偷取的嗎?這是屬于空間方面的神通嗎?”喵喵又問。

    “應該就是那個小妖竊取的,而它所用的神通,也的確是空間方面的神通。”古爭道。

    “天吶,能從別人的儲物腰帶中偷東西,這是屬于什么級別的空間神通啊?”喵喵咂舌道。

    “不知道,這樣的神通我也是第一次聽說,或許這屬于空間之道的仙級神通吧!”

    古爭聲音一頓,望著滿目震驚的喵喵道:“你也不需要將它想的太過厲害,這小妖應該是屬于‘死息演化’的產物,本身有些古怪的神通不算太奇怪!假如它真的非常厲害,青衣男子他們的儲物腰帶中丟失的東西,肯定不僅僅是一些小件之物,他們也不可能逃脫才對!”

    腐毒沼澤是當初洪荒勢力對戰圈外實力的古戰場之一,在這里死去的那些圈外生靈有很多,它們死后所產生的死息,影響著腐毒沼澤中的一切。古爭剛才所說的‘死息演化’,指的就是由圈外生靈死息中自然產生的精怪或妖物,這種東西往往還保留著圈外生靈的一些詭異神通。

    喵喵點了點頭,然后嘿嘿一笑道:“先生,咱們要不要去那個地方看看呢?”

    黑衣男人給古爭的玉簡里面,不僅記錄著有關大小妖物的事情,還記錄著另外的一件事!這件事情跟他們遇上大小妖物,有著直接的關系。

    在黑衣男人他們遇到大小妖物之前,他們發現了一個妖氣沖天的泥洞,黑衣男人他們沒有膽子去泥洞中冒險,于是就選擇了趕緊離開。不過,一路上他們看到有不少妖物向著泥洞的方向趕路,且最終跟大小妖物起了沖突。按照黑衣男子在玉簡中留下的猜測,那個泥洞要么代表著危險,要么有某種機緣也說不定!畢竟,對腐毒沼澤外圍了解頗多的他們,從未聽過這里有什么泥洞,也沒有聽過妖物們會往一塊聚的情況!而他之所以要將這件事情錄入玉簡,也是存了報答古爭恩情的心思。

    “走唄,反正咱們又沒有什么目標,去那里看看也沒有什么損失!”古爭笑道。

    黑衣男子留給古爭的玉簡中,有記載泥洞所在的具體位置,這也將為古爭他們省去一些時間。

    “先生,你說那個泥洞會不會是‘遨天舟’呢?”喵喵又問。

    對于腐毒沼澤中的情況,古爭有很大一部分了解是來自于餮仙。

    餮仙曾告訴古爭,第一次混沌劫的時候,圈外實力降臨三郡是通過‘遨天舟’這種能夠載人的空間仙器。當時降臨在三郡的‘遨天舟’一共有九十九艘,絕大多數都毀在了當時的劫難之中,但也有一些‘遨天舟’,則是隨之腐毒沼澤的形成而沉入了其中。

    混沌劫雖說是洪荒大劫,可這種大事如果沒到一定的境界還真無法詳細了解。

    就像第一次的混沌劫,有資格參與其中的修仙者,最低修為也是返虛境界,這些修仙者要么死在了第一次的混沌劫中,要么渡過混沌劫成為了大能之輩。他們對于混沌劫的經歷,由于上面的緣故一直是三緘其口,因此像黑衣男子這樣的修仙者,即便知道腐毒沼澤是古戰場、即便知道腐毒沼澤可能跟上一次的混沌劫有關,可像‘遨天舟’這種已經很接近混沌劫核心的東西,他們幾乎是沒有路徑去了解的!所以,在見到那個泥洞的時候,他們自然也就不會聯想到什么‘遨天舟’。

    不知道腐毒沼澤中都發生過什么的修仙者,以為這里是古戰場,來這里探險想要的收獲,也就是期望能夠得到一些那個時期遺落的仙器。了解腐毒沼澤歷史的修仙者,來腐毒沼澤中探險,則是希望能夠發現當初沉在泥沼之中的‘遨天舟’,因為每一艘‘遨天舟’,可能都代表著難以估量的財富。

    ‘遨天舟’其實跟古爭在亂流海中進入的那個神秘空間很像,只是按照餮仙的說法,‘遨天舟’的體積比那個神秘空間更大,但是其內部的布置,卻沒有神秘空間那么詭異。

    古爭如今是不缺仙幣,假如他缺仙幣了,哪怕是拆金屬來賣,亂流海中的那個神秘空間,也能夠為他帶來一筆不菲的仙幣收入。

    “那個泥洞極有可能就是‘遨天舟’。畢竟,按照黑衣男子的說法,洞口是爛泥包括的未知金屬,其中似乎有很大的空間啊!”

    話是這么答著喵喵,古爭心中則是想等這次去之后,一定要派人去將亂流海中的那個神秘空間給處理一下,好歹那也是一筆不菲的仙幣收入,要是就那樣放著還真是有點可惜了。

    一個多時辰過去了。

    “怒漢,你看剛才那妖物是不是跟你長得有些相似呢?”喵喵突然笑道。

    “喵喵姐又開玩笑,那妖物怎么會跟我長得有些相似呢?它那瘦不拉幾的模樣,還不夠我一頓捶的呢!”怒漢無奈道。

    “誰說跟你體型比了?我說的是模樣!”

    喵喵這么一說,怒漢倒是砸吧著嘴無話可說了。

    還別說,喵喵所說的那個妖物,除了頭上長著兩只毛耳朵之外,還真有點像是瘦下來的怒漢。

    從體表的一些特征上看,這只瘦不拉幾的妖物應該是一只狼妖,本來在向著泥洞方向飛行的它,感應到古爭等人就在后面,于是它落在了沼澤中的一片荷花叢中,變化成了一片荷葉的模樣。

    “這是一個半化形的妖物,已經有了足夠的靈智,可以對其搜魂來看看了。”

    古爭心中一動,飛行方向做出改變,喵喵和怒漢立刻跟上。

    “狼妖,本上仙需要知道一些事情,要對你進行搜魂,你要是配合的話一切都好說,假如你要是不配合,那就是在自尋死路了。”

    修為到了古爭這樣的境界,殺戮之心已經很淡了,這除了是心境上的一種變化,更多的是懂得了規避因果孽業。

    古爭本以為他自稱‘本上仙’,又說出了那樣的話,狼妖但凡心思活泛一點就該配合才對,可是哪曾想,狼妖仍舊是不為所動,似乎不相信它的已經被人看穿了一般。

    “掩耳盜鈴嗎?”

    古爭被狼妖的蠢逗笑了,他屈指一彈之下,一簇火苗立刻落在荷葉之上,青翠的荷葉在熊熊火焰的燃燒下,變成了一只枯瘦的狼。

    狼妖目中兇光閃爍,體內有寒霧噴出抵抗火焰的同時,竟然不知死活的讓嘴巴瞬間變得巨大,向著古爭三人就咬了過去。

    百度搜索【uu小說】小說網站,让你体验更新最新最快的章节小說,所有小說秒更新。
三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