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2章

    蛟王空間仙器中的東西并不少,但這些東西絕大多數都是圈子外的金屬和晶石,剩下的那些則是仙器和藥酒之類的零散物件。

    按照事先的約定,古爭將這些東西按照三七比例給分了。

    看著屬于古爭的那些東西,肖琦的眉梢有些抽搐。

    古爭知道肖琦這是怎么了,因為在他分給己方的那一堆東西里面,有一種很不錯的資源刺痛了肖琦的心,它的名字叫做‘地血’。

    地血其實是一種極為罕見的地下水,它并不能夠用于烹飪,可以用來煉器,或者是用來修煉特殊的功法。

    地血之所以會刺痛肖琦,那是因為肖琦的分身被古爭所滅,古爭得到了他祭煉分身極為罕見的材料‘地胎’。

    由于地胎已經被肖琦祭煉成了分身,古爭就算得到了地胎,也是一個受損后不堪大用的地胎。但是,如今古爭竟然又得到了地血,它可是修復地胎的‘靈丹妙藥’!有了完好的地胎,古爭日后肯定也會具備分身,一想到此處肖琦的心就隱隱作痛。

    “師姐,現在怎么辦?那塊晶石被他給得到了!要不咱們收購了它?”晨曦仙子傳音給寒冰仙子。

    “收購用途不明的東西,你覺得他不會起疑心?再說了,蛟王宮他肯定要去,去了也就知道晶石的用處是什么,與其如此還不如做個順水人情,也好知道更多的東西!”寒冰仙子傳音回復。

    “古師弟,被你收起來的那塊菱形晶石有著不一般的用處吶!”寒冰仙子道。

    “哦?怎么個不一般?”古爭問。

    “如果我告訴了古師弟,古師弟因此得到的信息可愿共享?”

    堅冰一般的寒冰仙子,難得露出了笑容,還是略帶討好的那種。

    “可以,說吧!”古爭的道。

    “之前在蛟王宮的時候,我們發現了一個轉送仙陣,那塊晶石是蛟王拼死從傳送仙陣上取下的東西。沒有了它,傳送仙陣也就完全沒用了,有了它我們就能夠知道,傳送仙陣的另外一頭在什么地方!”寒冰仙子道。

    “走,蛟王宮。”古爭道。

    蛟王宮就是一艘沉沒的遨天舟,古爭在寒冰仙子等人的帶領下,看到了那個傳送仙陣。

    古爭將晶石插入仙陣上的凹槽之中,仙陣上原本暗淡的那些晶石全都發出了光亮。

    “古師弟,我們都沒能領悟空間之道,那么通過傳送仙陣推演出的方位,還要師弟告訴我們才行。”寒冰仙子道。

    “你們都沒有掌握空間之道?”古爭皺眉。

    “沒有。”

    寒冰仙子苦笑道:“空間之道是無上大道,能夠掌握空間之道的都是福緣深厚之輩,我們沒有古師弟的這種機緣啊!”

    “腐毒沼澤深處很容易出現空間裂縫,你們沒有空間之道,在這里探險還是小心一點的好。”古爭道。

    “師弟放心,我們雖未掌握空間之道,可并不懼怕黑洞。”寒冰仙子道。

    古爭點了點頭,也不再多說什么,他通過傳送仙陣上陣紋,推測出了傳送仙陣另外一頭大致方位,然后將信息做成玉簡之后給了寒冰仙子。

    “師弟接下來要干嗎呢?”寒冰仙子問。

    “接下來我想探查一下遨天舟,你們呢?”古爭問。

    “我們準備先一步去腐毒沼澤核心了,那咱們就此別過!”

    寒冰仙子已經看過玉簡,她也知道了傳送仙陣的另外一頭是腐毒沼澤核心中的某處。不過,這個傳送仙陣跟泥靈體內的傳送仙陣一樣,都是只能傳送物品,經不起傳人的那種。

    “保重!”古爭道。

    “師姐,咱們就這樣走了?這蛟王宮咱們還沒有怎么探查完呢!”晨曦仙子傳音道。

    “對啊,這里面應該也還有一些有用的資源!”肖琦也傳音了。

    “雖說沒有探查完全,可也算是已經探查了,能拿的東西也拿走了,也算是夠本了。至于太好的東西,我覺得這里沒有,要是有也肯定是被蛟王帶在身上。”

    寒冰仙子聲音一頓,鄭重說道:“最為重要的是,剛才我有種預感產生,咱們如果能比古爭等人先一步進入腐毒沼澤的核心,那將會有巨大的收獲在等著咱們!”

    寒冰仙子等人走后,古爭開始探查起了蛟王宮。

    宮中的確是沒有什么特別值得一提的收獲了,古爭一番在探查之后,來到了宮中的一個角落里,對著墻壁一番施法,一扇原本被隱去的暗門緩緩開啟。

    暗門后的空間并未藏著寶藏,藏在其中的東西正是古爭在搜魂凝翠的時候,見到的那個巨大仙陣。

    “器靈,你能看出這個仙陣的作用嗎?”古爭問。

    “別急,容我細細研究一下。”器靈凝重道。

    一會功夫后,器靈開口道:“這個仙陣跟仙營中的仙陣有些相似,盡管我對它還不是很了解,可在我看來它所起到的作用,應該是跟仙營中的仙陣作用相反!”

    “果然是如此!”古爭喃喃。

    雖說古爭之前只是從凝翠的記憶中看到過這個巨大的仙陣,可這個仙陣卻需要蛟王去守護,且最近幾十年里腐毒沼澤中多有異樣出現,混沌劫又隨時都可能真正展開,古爭當時就有種感覺,這個仙陣應該是牽扯到了什么陰謀。

    仙營中的仙陣,作用是為天界的正常運轉提供能量,天界存在的目的,就是延緩混沌劫到來的時間。那么這個仙陣的作用跟仙營中仙陣的作用相反,自然就是要加快混沌劫的到來了。

    “仙營中的仙陣分子母,這樣的仙陣分不分子母呢?”古爭問器靈。

    通過搜魂凝翠,古爭其實對于腐毒沼澤核心的事情也了解了一些,他知道在腐毒沼澤的核心中,同樣也有一個統治者,那個統治者的名字叫‘帝幽’,他跟蛟王有一定的聯系,且蛟王和蜈王都是他的屬下。因此在古爭看來,這樣的仙陣至少應該有兩座才是,沒道理不算太危險的腐毒沼澤深處有這么一個,腐毒沼澤核心中卻沒有。但是,由于不是傳送仙陣的緣故,古爭做不到通過子陣去推演母陣的位置,所以也只能是詢問器靈的看法了。

    “應該是一母一子,母陣也應該就在腐毒沼澤的核心。”器靈道。

    又跟器靈聊了幾句,古爭決定摧毀這個仙陣之后,立刻就前往腐毒沼澤的核心。

    仙陣本身很脆弱,它在古爭的施法之下炸的粉碎。

    “轟隆隆……”

    仙陣被古爭摧毀之后,腐毒沼澤上空有雷聲響起,整個腐毒沼澤中毒霧的濃度都因此變淡了一些。

    三十三天外,珍饈宮。

    正在烹飪的餮仙,手上動作出現了停頓,臉上也隨之浮現笑意。

    雖說是圣仙,可畢竟是以食入道,只要時間寬裕,餮仙也非常享受烹飪美味的美妙感覺。

    “主人,發生什么事情了?”

    候在廚房的***有些好奇,他還從未見過餮仙這種突然出現的笑容。

    “***,本尊給你講個故事吧!”餮仙笑道。

    “主人請講!”***趕緊道。

    “從前有伙流寇,進入一個名叫荒郡的深山老林之里,這件事情讓荒郡的郡守寢食難安,他知道那伙流寇在深山老林里謀劃著什么,可是他卻不能進山將流寇擊殺,因為山有山神,郡守進山是不合規矩的事情。并且,郡守還不能將流寇存在的事情告訴他人,要不然山神必將震怒!”

    “無奈,郡守只好以收集山珍為由,派出了一批批實力不俗的人進山,試圖能夠通過他們找到流寇,毀掉流寇的巢穴。但是,被郡守派入深山老林的那些人,要么一無所有,要么再也沒有回來,郡守的心病也就一直存在著。”

    “直到有一天,一個非常不凡的小伙子出現了,郡守覺得他就是那個能夠找到流寇的人,于是小伙子也進入了那片深山老林。小伙子沒有辜負郡守的厚望,他誤打誤撞的進入了流寇的一個巢穴,且成功的將其摧毀!雖說還有一個流寇的巢穴存在,但小伙子也已經得到了線索!郡守在知道這件事情之后,當真是非常的高興,因為一個流寇巢穴被摧毀,就代表著荒郡能夠享受三十年的絕對太平,這一點很是珍貴!”

    餮仙的故事講完,美味也已經出鍋,他望著有點出神的***道:“別傻站著了,端菜!”

    腐毒沼澤核心中的某處,由于子陣被古爭摧毀的緣故,母陣也因此受到了影響,以至于原本就在維護母陣的四個家伙,頓時顯得更加忙碌了。

    四個家伙長得一模一樣,懸浮在空中的他們,個頭僅僅只有三尺,背后全都長著六根像是章魚觸手一般的東西,腦袋上還長著許多肉瘤,模樣看起來非常怪異。

    “該死,子陣被毀,混沌劫也將因此推遲。”

    “僅僅只是推遲三十年而已,時間不算太多!”

    “對呀,三十年的時間對于修仙來說彈指一揮,他們又能有怎樣的發展呢?”

    “維護‘諸天星斗陣’最清閑的一年,也是咱們‘滅星子母陣’最忙的一年。變數在這個時候出現,即在意料之中,又在意料之外啊!”

    四個模樣一模一樣的家伙,以相同的聲音說著不同的話,他們就是帝幽和他的三個分身。

    “有實力摧毀蛟王把守的子陣,只怕也能夠找到這里,對此要早做作防備才是。”

    “怕什么?咱們現在雖然不能出去,可他們想要找到這里并不容易!他們唯一的線索,只有蛟王宮中的那個傳送仙陣,但傳送仙陣所給出的指引,只是一個陷阱罷了。”

    “對只要咱們能再撐八個月的時間,屆時只要是能夠進入腐毒沼澤的人,咱們都可以不放在眼里。八個月的時間聽起來不短,但我想咱們還是能夠撐得!”

    “不行,還是要做好部署才可以!上一次混沌劫咱們失敗了,這是唯一一個能讓咱們離開這囚籠,重新開始的機會!所以,在這個天道游戲里咱們一定要勝出,如果不能勝出,等待咱們的就只要徹底滅亡!”

    “該做的部署要做,但也沒必要特別擔心,即便是這次失敗,也并非沒有重新來過的機會,畢竟后手早就已經布下。”

    如同四個話嘮一般,帝幽和他的三個分身說個不停。

    用了大半個月的時間,古爭帶著喵喵和怒漢,終是從蛟王宮趕到了腐毒沼澤的深處與核心的交界地。

    核心中的毒霧要比深處的濃郁許多倍,如果是大羅金仙境界的修為,核心中的毒霧已經能夠對其形成不小的威脅,就連他們的視線也都將因此受到很大的影響。不過,古爭他們都是非同一般的準圣,毒霧對他們的影響,仍舊可以忽略不計。

    腐毒沼澤核心的面積相對較小,按照古爭的預估,想要從邊界趕到傳送仙陣所在的位置,只怕還需要將近一個月的時間才可以。

    接下來的時間里,古爭等人全心趕路,很少會因為除休息之外的事情停下。在將近一個月的時間里,古爭等人既沒有遇到什么妖物,也沒有遇到什么危險,日子過的那叫一個平淡。

    終于,古爭等人來到了傳送仙陣大概的位置。

    眼前的景象還是一片沼澤地,打眼望去沒能看到什么像是傳送仙陣的東西。

    “先生,你說傳送仙陣會不會是在沼澤下呢?如果它是在沼澤下,那就沒辦法用神念探索了。”喵喵道。

    “先分出神念在沼澤上找找看吧!也許傳送仙陣所在的地方,也是跟蛟王宮那樣,就只是一個留在泥沼上入口。”古爭道。

    “主人,這似乎有問題啊!按理說傳送仙陣應該在妖窟之中才對,可假如咱們已經來到了妖窟附近,但怎么還是一個妖物都看不到?”蝶靈道。

    “你這是受上個傳送仙陣影響的思維,傳送仙陣本就一定要存在妖窟之中才對。”

    古爭話音落地,眉頭微微一皺,他的神念在百里之外,找到了一個泥沼中的洞口。

    “走!”

    古爭招呼眾人向著洞口飛了過去。

    “主人,要不我先進去看看情況!”

    怒漢向古爭請命,這個泥沼中的入口,看起來跟蛟王宮的很像,或許下面真是一個妖窟也說不定。

    “不用進去了,直接開打就是了,這不是一般的入口,這是另外一只泥靈的嘴!”器靈突然傳音給眾人。

    “你確定?”古爭問。

    “當然確定了!”器靈認真道。

    “我搜魂過泥靈的記憶,像它這種東西,誕生的過程極為巧合,沒道理會有相同的第二只出現啊!”古爭道。

    “你搜魂過凝翠的記憶,雖說沒有得到太多帝幽的信息,可是也能夠感受的出來,即便是蛟王都對帝幽敬若神明!一個連蛟王都要敬若神明的存在,有些意想不到的手段很正常了。你所搜魂泥靈的記憶,只是從泥靈有記憶開始,在它無記憶的那段時間,亦或者是它所經歷的那些機緣,假如都是人為設定,它又沒能看到的話,這就會對你形成誤導了。”器靈道。

    古爭沖蝶靈笑了笑:“還是讓你醒著的好,要不然我們又要進入泥靈的肚子了。”

    “那當然了!”

    古爭的夸贊讓蝶靈笑得很得意。

    “來吧,干掉這個想要吞掉咱們的家伙!”

    古爭向眾人傳音,準備同時出手給泥靈狠狠一擊。

    但是,泥靈似乎是發現了偽裝被識破,它在一聲怪叫的同時,上半身躍出泥沼,如同是倒下的不周山一般,帶著無比沉重的氣勢向著古爭等人砸去。同時,禁空的力量被泥靈發動,古爭等人的身體不可抑制的往下沉。

    如果只是針對單獨一個人,巨力的壓迫再加上禁空,的確是能夠讓人吃虧。但是,泥靈的心太大了,它這是一次對付四個準圣!

    古爭沒有留手,下墜的過程中直接施展了‘五行仙蓮’,蝶靈等人也是紛紛用出了他們的強力一擊。

    “嘭嘭嘭嘭……”

    巨響在空中產生,泥靈巨大的身軀被生生打偏,重重砸入了一側的泥沼之中,濺起的泥漿簡直就是以直沖九霄之勢飛起。

    “這怪物還是太強大了點!”

    泥靈陷入泥潭后不出來了,這讓喵喵不由得一聲感慨。

    如果不被泥靈吞入體內,它的實力大致也就是妖皇中期的樣子,畢竟它防御有余,但是攻擊不足。可也正是因為體型碩大、防御力超級強悍的緣故,古爭無往不利的‘五行仙蓮’,打在它身上的效果并不算太好。就像剛才他們四人的全力一擊,假如是一般的妖皇后期,肯定是要被轟殺至渣了,但落在泥靈的身上,只是讓它損失一片廣場般大小的皮肉罷了。

    “看來這個傳送仙陣就是在泥靈的肚子里了。”蝶靈道。

    “可惜,泥靈體型太過龐大,又是在泥沼之中,咱們只能是眼睜睜任它溜走了。”

    怒漢舔了舔嘴唇,上個泥靈內丹大補的滋味,這是他所迷戀的東西。

    “傳送仙陣既然是在泥靈的體內,那么咱們來腐毒沼澤核心中找帝幽的線索也就斷了。先生,現在該怎么辦呢?”喵喵問。

    “泥靈逃不掉,如果我一心想要殺它的話,我也可以追到泥沼中去。”

    古爭聲音一頓,微微一笑道:“不過,看情況是不需要我追了,它的肚子里面應該是有人,那人剛剛在咱們發動攻擊的時候,也抓住機會給了泥靈狠狠一擊,從泥靈那時候的慘叫中判斷,它只怕是困不住它肚子里的人了。”
三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