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3章

    聽了古爭所說,蝶靈等人都有些震驚,泥靈有著怎樣的本領他們見識過,泥靈的胃囊有多強悍,他們也同樣親身經歷過。

    “對了主人,你怎么看出泥靈的肚子里有人呢?”

    震驚歸震驚,但蝶靈也很好奇。

    其實也不光是蝶靈好奇,喵喵和怒漢也一樣,在古爭所說的那段時間里,他們并未感覺到有人在泥靈的體內發動攻擊。

    “被泥靈困住的那人使用五行之道攻擊泥靈,你們沒有領悟五行之道,自然在對于道的感應上不及我敏銳了。”古爭道。

    “主人的意識是說,被泥靈困住的那個人,五行之道掌握的很完全,擁有像主人這樣,將五行之道融合產生仙術的手段嗎?”

    蝶靈瞪大了眼睛,古爭的五行之道有多恐怖,他們可都是非常的清楚,就像剛才對泥靈體表造成的破壞,其最大功勞的還是古爭‘五行仙蓮’的焚毀能力。

    “沒錯。”古爭點頭。

    “這會是誰呢?明顯不是媧皇的幾個弟子,圣仙弟子中五行俱全的除了主人之外,也只有樂仙的兩個弟子了。”喵喵疑惑道。

    望著古爭異樣的眼神,蝶靈又問:“主人知道這人是誰?”

    “我想我猜到他是誰了!”古爭道。

    洪荒的歷史中有一個大能之輩,他在封神時期就已經名聲顯赫,當時被很多人認為是圣仙之下第一人,他就是如今佛門的孔雀大明王菩薩孔宣。

    不得不說孔宣的名氣是真的很大,古爭還不是修仙者的時候就聽過有關他的很多傳說,對他的本命神通‘五色神光’更是羨慕不已。后來隨著閱歷的增長,古爭也知道了所謂的‘五色神光’,其實就是完整掌握的五行之道,歸屬于五行之道掌控力達到高級時的一種神通。

    經歷過封神時代,經歷過第一次的混沌劫,在古爭已知的準圣中,孔宣的實力絕對能夠排在前五。

    “嘭……”

    遠處傳來一聲巨響,消失的泥靈上半身躍出泥沼。

    “吼……”

    上半身躍起又砸下的泥靈,發出了一聲綿長的慘叫,且由于沒有人再穩固空間的緣故,它這一次砸下的過程顯得極為恐怖,黑洞全程相隨的產生。

    在接下來的片刻時間內,泥靈不斷重復著躍出泥沼和砸下的動作,慘叫聲也越來越犀利,虛空中出現的黑洞也越來越多,就算是喵喵等人也都能夠感覺到,它體內有狂暴的能量想要破體而出。

    終于,在泥靈又一次躍出泥沼之后,它的一聲慘叫震徹天際,炫目的五色神光透體而出,一個人影也從其中飛了出來。

    從泥靈體內飛出來的人影停在了空中,體表五色光芒散盡之后,眾人也看清楚了他的容貌。

    樣貌倒也平凡,只是一雙眼睛又細又長,周身散發的一種危險氣勢,如同是壓都壓不住一般,此人正是佛門的孔雀大明王菩薩孔宣。

    “準圣頂峰!”

    器靈凝重的聲音,響起在了古爭的腦中。

    “古爭!”

    孔宣的眼神掃過蝶靈等人,然后停在了古爭的身上,皺眉喊了一聲他的名字。

    “怎么了?”古爭淡淡道。

    “沒想到會在這種情形下遇到你。”

    孔宣聲音一頓,隨即問道:“知道我為什么來腐毒沼澤嗎?”

    “你不問還不好說,你問了之后,我想我知道了。”

    古爭說的是真話,他也知道他跟佛門的仇怨,遲早都是要解決一下。

    孔宣伸手一揮,一個紫金色的缽盂出現在了空中。

    “敢不敢跟我去‘乾坤缽盂’下?”孔宣問。

    ‘乾坤缽盂’這種佛器古爭并不陌生,里面算是一個單獨的世界,不管是打斗還是談話都算是很好的一個場所,不用擔心影響到外界,也不用擔心受外界的影響,古爭第一次跟文獅菩薩斗法就是在‘乾坤缽盂’下。

    “這話說的有問題,不是敢不敢去,是我家主人想不想去……”

    蝶靈已經知道這個細長眼的男人是誰了,所以她不想古爭去‘乾坤缽盂’下面。但是,蝶靈的話沒說完,便被古爭伸手給打斷了。

    “你們就在外面等著我好了。”古爭沖蝶靈等人淡淡一笑。

    孔宣掐了個指訣,空中的‘乾坤缽盂’變大,古爭跟著他進入其中。

    “你對自身還挺有自信,竟然敢真的跟我進入乾坤缽盂。”孔宣道。

    “自信當然有,但更重要的是我覺得,你似乎是有什么話想說,我想聽聽你說什么。”古爭道。

    “明人不說暗話,如來這次讓我來,本意是要殺掉你!他也有派人隨我一同前來,只是我有我的行事作風,雖說我為他所用,可我并不需要什么都聽他的,因此在進入腐毒沼澤之后,我就將隨行的人給甩掉了。對我來說,見到你之后,你的決定將會影響我的態度!我會讓你跟我進乾坤缽盂,如果你沒膽跟我進來,那我會竭盡所能殺掉你,如果你有膽跟我進來,咱們之間就只是一次較量!”孔宣道。

    古爭知道孔宣雖是孔雀大明王菩薩,但其實這個并非是他自愿的事情,因此他跟佛門關系不算太好也能理解。只是,傳說距離現現在的時間,已經是過去的太久太久了,久的讓古爭沒有想到,它仍舊沒能抹平孔宣心中的芥蒂,一上來就說明了如來派他前來的用意!

    不過,孔宣說話的語氣,給古爭的感覺就是他在慶幸古爭選對了,這一點讓古爭心中有些不舒服。

    “其實該慶幸的人是你,因為你選對了!如若不然,佛門屢次三番的針對我,真以為我就是一個軟柿子?”古爭冷笑:“你告訴我如來的用意,其實也就是存了借刀殺人的心思!只不過,不管你的動機是什么,但你既然決定不跟我以死相博,那么咱們就相對和平一點也沒什么了。”

    古爭的話讓孔宣的眉頭緊緊皺起:“我有點想要收回我之前的話了,我覺得你很狂!”

    “隨便,你想要收回也可以!”

    古爭直視著孔宣的眼睛,絲毫沒有退讓。

    對于古爭來說,孔宣的確是成名已久,可他并不怕孔宣,他也很想要跟孔宣這樣的對手一戰。但是,對付孔宣他并沒有必勝的把握,畢竟每個人都有不為人知的底盤,如果不是孔宣的話讓他覺得不舒服,他也并不想跟孔宣血拼。

    同樣,古爭也覺得孔宣不想跟他血拼,孔宣對他同樣也有忌憚,雖說他對外暴露的東西不多,可作為圣仙的渡劫弟子,又扛過了‘滅仙雷劫’,單是這兩點就足以讓所有的準圣戒備了。

    “哈哈哈哈……”

    跟古爭對視的孔宣笑了:“收回?說過的話豈能輕易收回!再說了,真要殺了你,對我又有什么好處?我豈不是成了別人的刀?你是圣仙的渡劫弟子,雖說在腐毒沼澤這種地方,不管是發生什么事情,圣仙也都不能追究,可這并非是一定的情況!假如我真的把你殺了,圣仙渡劫都可能因此失敗了,他要是做出什么瘋狂的事情來,那我豈不是追悔莫及?”

    孔宣這么說,古爭也笑了,也就沒有再就此多說什么。

    “能讓如來派我前來解決的人,果然是不同一般!不管怎么說,你面對我沒有一點膽怯流露,這一點倒是讓我很贊賞!”孔宣望著古爭的眼神中,多出了那么一點欣賞。

    “既然咱們之間的斗法是再所難免,那么來一場約定如何?”古爭問。

    “約定?”孔宣皺眉。

    “沒錯!如果咱們兩個誰輸出,輸給對方一次傳道的機會可好?”

    古爭的提議讓孔宣笑了,他饒有興趣的望著古爭:“可以,但那要看你有沒有讓我感興趣的道了!”

    修為到了像古爭和孔宣這樣的境界,如果要打賭贏一次傳道的機會,那么小道自然是沒有什么吸引力,除非是了不起的大道。孔宣本身掌握著五行之道,那么能夠讓他感興趣的道也就真的不多了。

    “時間之道怎樣?”古爭問。

    “時間之道?”

    孔宣笑了,伸手拂過虛空,空氣隨之出現波紋,時間在小范圍內產生了回退的效果。

    “你所掌握的只是初級時間之道,而我所說的是中級時間之道。”古爭道。

    “有點意思,你竟然掌握著中級時間之道!可以,你想要我的什么道呢?”孔宣問。

    “不知道你的五行之道有沒有傳道給他人?”

    古爭所說的傳道,指的是單方面將悟道場景重現給接受傳道者的那種形式,就像之前他傳道給韻音仙子那樣。而像這樣的傳道方式,每個人只有一次傳道給他人的機會!并且,不管接受傳道者有沒有通過這種方式悟道,他都沒辦法再將這個悟道的場景,以傳道的形勢給另外一個人進行場景重現了。

    孔宣是成名多年的人物,古爭真的不確定,他領悟五行之道的經歷,究竟有沒有傳授給他人,也就是嘗試性的這么一問。

    “第一次混沌劫前,我曾收過一個弟子,我所領悟的道,很多也都已經傳給了他,但可惜他死在了第一次混沌劫中。”

    孔宣聲音一頓,隨即又道:“不過,我無色神光的神通你要不要?”

    “你不是把你的五行之道都傳給了你的弟子嗎?”古爭眼睛一亮。

    “我是把五行之道傳給了我的弟子,但我身為天地間第一只孔雀,我自身也有一些常理之外的本領。五色神光這種本命神通,我能夠傳授給他人兩次,所以還有一次機會!”孔宣道。

    “可以。”

    古爭很干脆的答應了,孔宣的眉頭則是再次皺起:“你考慮清楚了?”

    孔宣本以為,古爭就算是會答應,估計也要做出討價還價。畢竟,在這件事情上,古爭是吃了虧的,他作為賭注的是中級時間之道,孔宣的五色神光盡管厲害,可僅僅只是五行之道中的一個神通,且還是外人極難領悟的本命神通!

    “考慮清楚了。”

    事情的利弊,古爭自然考慮的清楚,在他所了解的孔宣的道法之中,他唯一羨慕的也就是孔宣的五色神光了。雖說五色神光是孔宣的本命神通,外人想要領悟極為困難,但他畢竟有中級五行之道的底子,他會比一般人更具備可能性。

    “那行,發誓吧!”孔宣道。

    “我要補充一下,除了心魔誓之外,這次咱們兩個交手,具體發生了什么一概不能外傳!”古爭道。

    “不能外傳?看來你是有什么不得了的手段不想被別人知道了,這也讓我更加期待這次的斗法了!”

    孔宣話音落地,率先發了一個合格的毒誓。

    古爭同樣發誓了之后,向著空中彈去了一個五息之后會暗淡的光球,兩人之間的斗法即將開始。

    “嗖嗖……”

    孔宣除了手中握著一把雪亮的長刀之外,他還接連祭出了兩件仙器,其中一件看起來就像是一個黑色金屬雕刻的核桃,另外一件則是一面其上有著神秘文字的白色令旗。

    長刀是頂級仙器,另外的兩件仙器都屬于圈外之物,算是超凡類的頂級仙器。并且,由于經歷過第一次混沌劫的緣故,孔宣的這三件仙器都經過了天地的祝福,威力遠非一般的頂級仙器可比。

    反觀古爭這邊,他的仙器只有一把握在手中的唐墨。

    古爭的仙器,大部分被第一只泥靈給消化了。不過,這倒也不是古爭就只用一把唐墨對戰孔宣的原因,真正的原因則是,對付孔宣一般的仙器根本沒用,孔宣的一個五色神光就能將其刷走。

    “有點意思。”孔宣望著古爭手中的唐墨道。

    “是的,它有點意思。”古爭淡淡一笑。

    五息的時間很快過去,孔宣率先出手,他背后白光一閃,便想要將古爭的唐墨刷走。

    感應到來自孔宣的‘真金之道’想要刷走唐墨,古爭對此并未抵抗,但唐墨在他的手中紋絲不動。

    “咦!”

    孔宣目露驚奇,不能被無色神光刷走的仙器,他并非是沒有遇到過,只是唐墨給他的感覺與眾不同,讓他覺得這把未知的仙器似乎跳出了五行,這感覺非常之奇特。

    古爭抬手,以十成力道的‘瘋魔狂刀’劈向孔宣。

    看似緩慢的一刀,但卻有著無盡的威壓,它封死了孔宣的所有退路,逼得孔宣只能直接面對。

    孔宣嘴角浮現一絲笑容,根本沒把‘瘋魔狂刀’放在眼里的他身體一抖,背后白光再次一閃,強悍的‘瘋魔狂刀’頓時被化解于無形。

    “這把刀很不凡,可它似乎還存在著損傷,假如它被完全修復,它的刀氣或許也將跳出五行,屆時我的白光未必對它有用。我有點后悔給你做傳道的約定了,我應該要你這把刀才對!”孔宣認真道。

    “不可能!”古爭搖頭。

    孔宣也沒有再說什么,他抬手向著古爭劈出了一刀。

    “嗷……”

    孔宣向著古爭劈出的一刀,刀氣化為了一條騰龍,體表燃燒著炫目的五色火焰,向著古爭奔騰而去。

    “五行幻化!”

    古爭心道一聲,對于孔宣這一刀‘五行幻化’中的五行排序,以及五行之力所占的分量多少,他已是一目了然。

    “嗖嗖嗖嗖……”

    古爭以唐墨快速劈出五刀,五道顏色不同的刀氣應向了孔宣的騰龍,爆響聲頓時在空中接連生出,震的空間都在微微顫抖。當響動歸于平靜之時,空中沒有了五道刀氣,同樣也沒有了燃燒著五色火焰的騰龍。

    “不錯,你果然已經掌握了‘五行幻化’。”

    孔宣沖古爭點頭:“不過,之前在那怪物的體內,我感覺到的五行攻擊威力,并非現在這五刀可以比擬,看來你還未盡全力啊!”

    “當然了,這只是熱身,你不一樣也未盡全力嗎?”古爭道。

    “那你再來接招試試!”

    孔宣一聲咆哮,背后五色神光齊出,化為五條顏色不同的巨龍向著古爭飛去。

    古爭眉頭一凝,這一次孔宣用上了真正的高級五行之道,這五條巨龍中所蘊含的五行之力非常龐大,以他如今所掌握的‘五行幻化’神通,想要化解這五條巨龍的方法就只有動用‘五行仙蓮’。但是,他的‘五行仙蓮’一天只能施展一次,已經在對付泥靈的時候用過了。

    雖然沒有‘五行仙蓮’可以快速化五條巨龍,可古爭對于五行之道的掌控,同樣有著非同尋常之處,他徑直向著孔宣飛了過去。

    孔宣還不明白古爭意欲何為,但下一刻發生的事情,卻讓他震驚的眼睛都瞪大了。只見,率先撞向古爭的那條火龍,如同是一頭撞入了黑洞中一般,龐大的龍身瞬間消失,可古爭卻沒有受到絲毫的傷害!下一刻,水龍同樣是這種情況,土龍也同樣是這種情況,孔宣也終于是從不可置信中清醒了過來!

    “你竟然掌握了‘五行吸收’,怪不得你能夠扛過‘滅仙雷劫’!”

    孔宣是真的很震撼,雖說他對于五行之道的掌控比古爭更高,可有些神通不是道之力掌握的高就一定能夠擁有。畢竟,道之力的掌控就像是仙力,而由道之力所支撐的神通則像是仙術,仙力只有一種,但仙術卻可以千變萬化!就像整個洪荒之中,掌握著完整高級五行之道的人,十大圣仙中就有六個,可五色神光這個特殊的神通,卻只有他孔宣一個人擁有!

    “完整的‘五行吸收’!”

    古爭已將孔宣的五條巨龍全部吸收,孔宣的震撼再度升級。

    ‘五行吸收’是孔宣羨慕的神通,同樣也是所有圣仙羨慕的神通,十大圣仙之中,完整掌握‘五行吸收’的一個都沒有,這也就是古爭憑借‘五行吸收’渡過‘滅仙雷劫’的時候,樂仙問餮仙古爭能在圣仙中排第幾,餮仙直接給了一個前五評價的原因所在!完整的‘五行吸收’,這真的很變/態。
三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