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6章

    古爭在裂痕峽谷中飛,器靈則是負責探查。

    一炷香的時間過去了。

    “將沼澤分開的這個仙陣很特別,你不用擔心仙陣會突然失去作用,導致沼澤在瞬間恢復原狀。即便是有人要關閉仙陣,它也會有一個過程產生,屆時我一定能夠提前發現它的不同。并且,將沼澤分開的這個仙陣也不會輕易關閉,它存在的目的是讓母陣所產生的作用,能夠順利的溝通外界能量,假如它關閉的話,母陣也就無法再對外界的能量進行溝通!而它一旦關閉,想要再次開啟也會非常的不容易。”

    器靈告訴了古爭她所探查到的一些情況,這讓古爭原本的擔心減輕了一些。雖說他能夠在沼澤中潛行,可潛行跟戰斗是兩個不同的概念,假如仙陣關閉迫使他不得不在沼澤中戰斗,那么他的實力也必將會因此下降很多!屆時如果再遇到為數眾多的敵人,那么這真的會是一件非常糟糕的事情。

    “這個仙陣是屬于圈子外的陣法吧?”古爭問。

    “當然了。”

    器靈回答的很得意,古爭則是會心一笑。

    器靈在陣法之道上的造詣本就比古爭高出不少,決定不再逼器靈修煉之后,古爭也就將他所得到那些,有關圈外陣法的東西交由器靈來研究了。

    如今,距離器靈研究那些東西,時間上已經是過去了兩個多月,她所取得的成果也是比較喜人,至少像這種能夠讓古爭一頭霧水的龐大圈外仙陣,她是真的看出了一些有用的信息。

    并且,有關圈外事物的那些東西,古爭最近也是收獲了不少,特別是他在斬殺了蜈王和蛟王之后。而這一類的東西,如今也全都在器靈那里被研究。

    “不過,我只是用我的了解進行分析,所得到的信息也肯定不全面。這個仙陣雖說關閉不容易,可卻能夠通過調整中樞,引發一些我現在還不敢肯定的變數。”器靈補充道。

    古爭想了想道:“摧毀這個仙陣的難度怎樣?”

    即便器靈剛剛說了,仙陣關閉她一定會提前發現,但她也說了,通過調整仙陣中樞,將會有一些她不敢肯定的變數出現。那么深入這么一個地方,想要有足夠的安全感,就必須要有足夠的對策才行!雖說古爭暫時打算的是通過‘空間潛藏’深入,可假如能夠從外面把仙陣摧毀,逼得敵人不得不正面對決,這或許會也是一個不錯的辦法。

    “想要摧毀這個仙陣很不容易,相對容易的辦法只有找到仙陣中樞,而想要找到仙陣中樞,那就必須要繼續深入。”器靈道。

    “你知道母陣在什么地方嗎?”古爭又問。

    “一直往前,像你現在的速度,大概再有一個時辰就能夠到達母陣附近。另外,仙陣中樞也在那個地方!”器靈道。

    “我去下面看看。”

    古爭降低了飛行高度,之前由于對仙陣不了解,他并沒有飛的更低,以防止發生意外的時候來不及撤出。如今既然已經知道了仙陣沒有那么容易關閉,了解一下峽谷更深處的情況也變得很有必要了。

    峽谷的深度倒不是說特別恐怖,也就是七百多丈的樣子。由于仙陣讓峽谷兩壁都散發著微光,即便是七八百丈深的峽谷底部,視線也依舊沒有受到什么影響。

    峽谷的底部很平整,同樣有仙陣在起著作用,以至于有一層無色屏障在隔絕著沼泥。

    “峽谷底部的屏障是由另外一個仙陣生成,如果只是防止沼泥上漫,那么它的存在就比較多余了,因為單是這樣的目的,之前的那個仙陣就能起到這樣的作用。”器靈道。

    “你的意思是說,這個仙陣的存在是不想讓人發現被仙陣掩蓋的東西了?”古爭問。

    “應該是這個樣子。”器靈道。

    “那會是什么不想被人發現的東西呢?沼泥本來就有讓人神念無法探查的特性啊!”古爭皺眉道。

    “沼泥無法讓人神念探索,但不能阻止人進入其中去發現!但有了屏障就不同了,下面不管有什么咱們都發現不了。”器靈道。

    “不管下面的東西到底是什么,既然帝幽不想讓人發現,那肯定不凡就對了。”

    古爭聲音一頓,轉而問道:“你說峽谷底部的這個仙陣,能不能夠輕易關閉呢?”

    “這個可以快速關閉,所以你還是從高空靠近目的地比較穩妥一些。”器靈答道。

    又是一炷香的時間過去了,飛行中的古爭停下,然后靠向了峽谷的一側。

    峽谷中的安靜已經被打破,出現在古爭視線中的畫面很是震撼,幾百只魔物正在追逐四個人!

    距離還很遠的緣故,幾百只魔物的實力怎樣,古爭雖不得而知,但也應該不是太強。可是,在它們中間還有三個不同尋常的存在,它們應該才是讓那四個人逃命的重點。

    三個不同尋常的存在,其中兩個是泥靈。只不過,這兩個泥靈體型上不如古爭之前見到的泥靈龐大,它們在峽谷的虛空中游蕩著,看起來就像是兩條鯨魚。至于另外那個不同尋常的東西,則是一艘完好的遨天舟!

    被妖物、泥靈和遨天舟追殺的四個人,古爭全都在天庭的宴會上見過,他們分別是佛門的彌勒、準提的渡劫弟子婆娑,天舞圣仙的兩個弟子,鳳鳴和楊柳。

    斗法非常的激烈,虛空中異響連連、光芒璀璨,因此產生的波動都已經傳到了古爭這里。

    “這幾個人看來情況不妙啊!”

    古爭冷笑,看到佛門的人被圍攻,他的心情也隨之變的不錯。

    “他們情況不妙,你的情況也不容樂觀!擺在你面前的是一個選擇,如果你不趕緊從這個地方飛出去,仙陣的變化會讓峽谷頂部生出屏障,屆時你想要再離開可就有些難了!但是,你如果這時候從峽谷中離開,那么操控中樞的人也就會知道,有一個它所看不見的東西,之前就藏在峽谷之中。”器靈嚴肅道。

    “敵人已經調整了仙陣中樞嗎?”古爭皺眉。

    “沒錯,要不然被追的那些人,怎么不飛出峽谷呢?”器靈道。

    “峽谷的存在,就是讓母陣能夠溝通外界能量,如果上部被封的話,對于它溝通外界能量有沒有影響呢?”古爭又問。

    “有影響,因此峽谷上方就算被封閉,應該也會很快解封。但是,解封估計也是要建立在敵人被消滅的前提下!”器靈又道。

    “我還是不出去吧!要不然之前的‘空間潛藏’就白費了。”古爭道。

    “你不出去估計也是白費,這么多的敵人向你靠近,就算他們不會發現你的存在,你也瞞不過遨天舟的探查!”

    對于圈外的東西,器靈如今了解要比古爭更多,她所說的話也比較權威。

    “如果是這樣,那我還是出去好了!”

    古爭開始向著峽谷上方飛去。

    “遲了,受仙陣中樞改變的影響,上方已經生出屏障,誰讓你直接不抓緊時間被!”器靈埋怨道。

    “沒關系,既來之則安之,既然出不去了,那我就在這里看好戲也不錯!”

    話雖說的輕松,但古爭心中一片凝重,他是真的不想放棄‘空間潛藏’的狀態。

    “器靈,除了遨天舟能夠識破我的‘空間潛藏’,操控仙陣中樞做出改變的人,能不能發現我的存在呢?”古爭問。

    “不能!這仙陣雖大,但本身就不是監視類的仙陣,所以操控陣法的人也就不具備無處不在的‘眼睛’,他唯一的‘眼睛’也就是通過中樞做出改變之后,峽谷上方特殊的波動,任何通過波動出去的東西,都能夠被他給感應到。”

    器靈聲音一頓,隨即又道:“你現在趕緊往回飛,只要遨天舟不靠近你一定的距離,你的‘空間潛藏’狀態就依舊有效!”

    聽了器靈所說,古爭也立刻向著來路飛去了。但是,根本就沒飛多久,古爭便又再次停了下來。

    “好吧,原來改變中樞引發的變數還有這個,看來你是不得不面對那些敵人了。”

    器靈也沒有想到,后方竟然也出現了屏障,如今古爭所遭遇的情形,算是被困在了一個巨大的長方體空間。

    古爭舔了舔嘴唇,靠著峽谷一側藏好。既然事情已經發展到了這種地步,那么他隨時做好戰斗的準備就是了。

    “啊……”

    一聲凄厲的慘叫響起,天舞圣仙的弟子楊柳仙子被遨天舟上射出的光束穿成了馬蜂窩。

    不過,楊柳仙子的神念脫離了身體,向著她的師妹鳳鳴仙子尋求庇護。

    “呼……”

    強大的吸力從一條泥靈的口中發出,還未飛到鳳鳴仙子身旁的神念,被它給吞入了腹中。以神念攜帶著三魂七魄徹底脫離身體后的虛弱,再加上泥靈強大的消化能力,楊柳仙子這次是徹底隕落了。

    一個準圣中期的存在,就這么在妖物的圍攻下隕落,著實讓人心中震蕩!但是,這并非事情的終點,遨天舟上霸道的光束,又再次對準了接引的渡劫弟子婆娑。

    “去!”

    正被一頭泥靈糾纏的彌勒伸手一指,他身上的袈裟飛起,替已經受傷不輕的婆娑,擋住了遨天舟光線的攻擊。

    人類這一方中,修為最高的自然是彌勒,作為佛門未來佛的他,實力已經是相當于準圣后期。但是,在這樣的環境之中,即便他是準圣后期的實力也不行!畢竟,泥靈很強大,遨天舟作為第一次混沌劫時就入侵洪荒的器物,它的強悍程度毋庸置疑!更何況,幾百只嘍啰般的妖物還在虎視眈眈,他們想要改變戰局,只怕已經是無力回天了。

    “走!”

    彌勒大叫一聲,終于找到屏障薄弱點的他,雙掌猛的向上一推,他要給婆娑一個能夠使用玉蜻蜓的機會。

    只見,隨著彌勒推出的手掌,一道巨大的金色光柱產生,其中有著數之不清的龍象虛影,向著頂部的屏障狠狠撞去。

    “嘭……”

    巨響在空中發出,屏障被彌勒的一擊打出了裂紋,不敢猶豫的婆娑,當即捏碎了能夠讓他逃出生天的玉蜻蜓。

    珍貴的玉蜻蜓被捏碎,但婆娑并未能因此脫困,因為在屏障出現裂紋的那一刻,由遨天舟上射出光線,如同撒網一般將他罩在了其中。

    “可惡!”

    彌勒怒喝,脖子上掛著的一百零八個顆念珠飛出,化為房屋般大小的圓球,向著空中的遨天舟砸去,他想要通過攻擊遨天舟給婆娑解圍。

    彌勒的念珠是渡過第一次混沌劫的佛器,它的威力的確非常強大,在那房屋般大小的珠子飛起時,時間都似乎因此凝固,所有妖物都被定在了空中,任由那一百零八顆珠子呼嘯而過。

    凡是被珠子碰到的妖物,瞬間便像沙雕一樣化為了顆粒狀的物體。但是,兩只泥靈體表烏光一閃,如同相互輝映一般,它們竟然雙雙掙脫了珠子的壓制,同時向著彌勒和婆娑發動攻擊!

    “嘭……”

    即便體表有著護體金光,但彌勒仍舊是被泥靈的尾巴給抽飛了出去。至于本就已經受傷的婆娑,情況則是更為凄慘,被泥靈一尾巴抽出去的他,真的就像是一枚雞蛋被人給摔在了石頭上一樣!并且,由于本身有著遨天舟光網的圍困,他連神念逃出本體的機會都沒有,死的不能再死了!

    “阿彌陀佛!”

    婆娑的隕落讓彌勒哀嚎,這次出來他肩負著保護婆娑的使命,可婆娑就這么死了,這讓他還有什么臉面回去面對兩位教主。

    不管彌勒的哀嚎有多凄慘,但形勢仍舊是向著更加糟糕的方向發現,空中原本被定住的那些東西又都動了起來,深淵底部光芒一閃之后,從下方又沖出了幾百只的妖物。

    “呃!”

    鳳鳴仙子痛叫一聲,她被一只手拿大錘,實力在妖皇境界的妖物給擊飛了出去。

    “罷了罷了!”

    望著如同流星般的鳳鳴仙子,彌勒突然大笑了起來。

    “地藏曾說過,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貧僧成全仙子,還望仙子能夠逃出生天!”

    彌勒話音落地之際,雙手合十的他狂笑了起來,刺目的金光從他身上發出,一股強大的封禁力量隨之產生。

    如同通體燃燒著金色的火焰,彌勒整個人在迅速的‘揮發’,由他所產生的金色光芒,形成了一面隔開空間的巨墻。

    被巨墻隔開的妖物們,發了瘋似的向著巨墻撞擊,可是根本無法撼動彌勒犧牲自身所產生的能量。

    “阿彌陀佛!”

    “阿彌陀佛!”

    “阿彌陀佛!”

    空間中佛號聲響起不斷,如同西天諸佛在對未來佛的隕落做出回應。

    彌勒終究還是徹底‘揮發’了,本體什么也沒有剩下的他,留給鳳鳴仙子的是一面金色的墻壁,那墻壁已完全實質化,其上遍布著光芒閃爍的經文,就算另外一邊仍舊在接受著眾妖的撞擊,可墻體就是紋絲不動。

    “滾開!”

    仗劍揮殺的鳳鳴仙子白衣染血。

    金墻雖然阻隔了之前的那些妖物,可后面出現的幾百只并未被金墻所阻,它們仍舊追逐著已經受傷的鳳鳴仙子。不過,沒有了泥靈和遨天舟這樣的存在,鳳鳴仙子還不至于在這些妖物的圍攻下喪命,但她想要逃出生天,這也的確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古爭心中震撼,之前那片刻的時間里,接連隕落了三個準圣,其中有接引的渡劫弟子,還有佛門的未來佛,這樣的損失對佛門來說,不可謂是不慘重啊!

    “要不要救她?”器靈問。

    古爭眉頭皺起,對于這個鳳鳴仙子,他本身并沒有什么好感,曾經在爭奪星墟山時的那些交際,也根本談不上什么愉快。

    古爭有些猶豫鳳鳴仙子到底該不該救,變數卻是又一次產生。

    鳳鳴仙子已經逃到距離古爭不算太遠的地方了,她的眼睛突然一亮,目光投向的所在正是古爭的藏身之處。

    下一刻,鳳鳴仙子羅袖一揮,在一股空間之力作用之下,處于‘空間潛藏’狀態下的古爭被迫顯形。

    “古道友!”

    看到潛藏的人竟然是古爭,鳳鳴仙子歡叫一聲。

    “嗷……”

    追在鳳鳴仙子身后的妖物,同樣也發出了歡叫,它們為看到新的敵人而開心。

    古爭眉頭一皺,狠狠瞪了鳳鳴仙子一眼。

    “孽畜!”

    空氣隨著古爭的呼喝產生波紋,死亡之力的作用下,空中頓時呈現下餃子般的奇觀。

    追逐鳳鳴仙子的妖物盡管有三百多個,可其中一個妖皇境界的都沒有,它們在古爭的‘死亡之道’下十死無生!

    “哇!”

    鳳鳴仙子瞪大眼睛驚呼,她是真的沒想到,古爭的這一嗓子竟然有著這樣的威力。

    “給我進來!”

    古爭惡狠狠的望著鳳鳴仙子,同時讓混沌塔允許外人進入。

    鳳鳴仙子眼睛一亮,她沒想到古爭身上竟然還有容人的仙器,但不敢猶豫的她,立刻向著混沌塔飛去。

    “給她點顏色瞧瞧!”

    鳳鳴仙子進入混沌塔后,古爭立刻對塔中的喵喵和怒漢傳音。

    “這個臭婆娘!”

    再次進入‘空間潛藏’狀態的古爭,忍不住罵了鳳鳴仙子一聲。

    本來藏的好好的,結果卻被鳳鳴仙子算計,好在古爭實力強悍,瞬間就將她所帶來的麻煩給解決。可假如他實力不濟,那么他這一次就要被鳳鳴仙子害死,這讓他怎么能不記恨鳳鳴仙子呢!

    百度搜索【uu小說】小說網站,让你体验更新最新最快的章节小說,所有小說秒更新。
三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