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3章

    半個月之后,結束了閉關的古爭準備前往冰殞雪原。

    冰殞雪原在東勝瀛洲境內,距離亂流海非常的遠,好在古爭有‘流星趕月’神通,他能以超越常人的速度到達那里。

    施展了十幾次‘流星趕月’之后,古爭來到了冰殞雪原的邊界。

    只見,前方完全就是一個冰雪的世界,廣闊的一眼都望不到頭,其中根本就沒有什么植物能夠生長。

    冰殞雪原不像腐毒沼澤,腐毒沼澤因為空間不穩定,古爭不能夠在那里施展‘流星趕月’,但冰殞雪原的空間穩定程度正常,古爭仍舊可以施展‘流星趕月’,以最快的速度到達冰殞雪原的深處。

    作為洪荒的四大險境之一,冰殞雪原無時不在的危險就是寒冷,越是深入雪原,氣溫也就越低。

    如果把冰殞雪原也分成三部分,外圍、深處、核心,那么外圍的寒冷,足以影響到返虛境界的修仙者,深處的寒冷,足以影響到金仙境界的修仙者,核心中的寒冷則是能夠影響到大羅金仙。當然,這還只是尋常的寒冷,還不說冰殞雪原中更加恐怖的一些自然現象,以及這里特有的靈獸和妖物。

    冰殞雪原的外圍沒有什么植物,同樣也沒有什么妖物,但在深處跟核心之中,這些東西也都會變得多起來,甚至還有三個修仙者門派的存在。

    古爭現在已經到了冰殞雪原的深處,他正在順著一條長長的階梯登山,他這是要去一個名為‘玄冰門’的門派,玉隕泉就在這個門派的后山。

    能夠在冰殞雪原深處建立門派,玄冰門的實力還可以,人數雖然只有兩百多個,但其中也有五個大羅金仙。

    長長的階梯盡頭,便是玄冰門的山門所在,只見在那高大的山門之上,懸掛著幾把巨大的寒冰飛劍。古爭進入一定的范圍之后,飛劍立刻微微震動了起來,劍尖也對準了古爭,警告他再往前走就算是跨入了禁區。

    古爭自然不在乎幾把守護山門的飛劍,但他也依舊是停了下來。

    “玄冰門管事之人出來一見!”

    古爭沒有按照正常的步驟請守山弟子通報,他畢竟是一個準圣,沒有直接闖山門已是給了對方面子,因此他的聲音是直接透過玄冰門的守山大陣,響起在了玄冰門的門派駐地。

    玄冰門的幾個管事之人心中一凜,對方的聲音盡管溫和,可能夠透過守山大陣直接響起在門派駐地,境界至少也已經是大羅金仙后期,他們也就趕緊向著山門前飛了過去。

    古爭并未改變容貌,但認識他的人依舊不多,至少像玄冰門的這幾個人,都不知道他到底是何方神圣。

    “道友來我玄冰門所謂何事事?”玄冰門掌門試探著問。

    “想向你玄冰門討一碗玉隕泉水。”

    古爭話一出口,玄冰門眾人的臉色也就變了,他們的掌門更是冷笑著說:“道友嘲諷我玄冰門,可是打算找事了?”

    “我就是想討一碗玉隕泉水,怎么就成找事了?”

    看古爭眉頭皺起,似乎不像是找事的樣子,玄冰門掌門又道:“沒有什么玉隕泉水,道友哪里來就回哪里去吧!”

    對于古爭,玄冰門的人并未太過重視,他們雖然看不穿古爭的修為,可也能夠看出古爭的年紀不大,因此也就把古爭給當做了不太懂事的討水之人。畢竟,玉隕泉水能夠用來煉器,每年懂事的、不懂事的討水之人,他們都會遇見幾次。

    “呵呵。”

    古爭笑了,他不是一個喜歡端著架子的人,氣場自然而然的也就比較內斂。但現在看來,沒有架子或許是讓有些事情變得麻煩了。

    玄冰門眾人本來都已經轉身,此時又全都震驚的急忙回頭。在古爭發出笑聲的時候,他的氣場已是自然流露,玄冰門的這些人自然是感覺的到。

    “你、”

    玄冰門掌門瞪大眼睛有些說不出話,他有些不敢相信他感應到的氣場,這人不是一般的準圣啊!

    “不知者不罪,之前言語多有得罪之處,還望大人見諒!”

    跟玄冰門掌門一塊出來的還有玄冰門的長老,玄冰門掌門的修為只是金仙境界,他不敢相信的事情,修為已是大羅金仙境界的長老自然是確信無疑。

    “還愣著干什么?還不趕緊向大人道歉!”

    另外一名玄冰門的長老,呼喝起了那些還搞不清楚狀況的玄冰門弟子。他如今真的是后悔死了,他早該從古爭聲音直接響起在門派中的時候,就該有足夠的覺悟才對,如果把一個準圣惹毛,玄冰門焉能有存在的道理。

    “大人見諒,不知者不罪啊!”

    “大人見諒,不知者不罪啊!”

    玄冰門掌門苦著一張臉,他身后的那些玄冰門弟子,也趕緊一個勁的施禮道歉。

    古爭本就沒有生什么氣,如今見這些人誠惶誠恐的樣子,也就伸手一揮,示意他們不用頻頻施禮。

    “你們怎么會覺得我是來鬧事的呢?”古爭問。

    “大人,事情是這樣子的……”

    通過玄冰門一位長老的講述,古爭明白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了。

    一年前,有個修為在準圣境界的魔修來到玄冰門,他強行進入玉隕泉所在的地方,也不知道他對玉隕泉施展了什么魔功,反正導致了玉隕泉就此干涸。玄冰門之所以扎根在冰殞雪原,就是要利用玉隕泉修煉他們特殊的功法,玉隕泉干涸,這幾乎等同于斷了他們香火延續的命脈!而這件事情也被冰殞雪原中的另外兩個門派當做笑柄,因此古爭這個時候來討玉隕泉,自然是得不到玄冰門的好臉色了。

    “你們門中可還有存貯的玉隕泉水?我可以用別的物資跟你們交換一碗!”古爭問。

    “大人有所不知,我們玄冰門不煉器,又守著玉隕泉水,而本門功法所需的玉隕泉水,也都是取出就會用掉,要不然也就失去了靈性,因此根本沒有提前存儲的必要。”玄冰門長老苦笑道。

    “帶我看一下你們的玉隕泉眼。”

    來都來了,古爭自然不甘心一無所獲,他想要看看玉隕泉水的泉眼,看有沒有辦法讓它重新涌出泉水。

    對于古爭的要求,玄冰門的人不敢有什么意見,他們帶著古爭來到了門中后山。

    將古爭帶著玉隕泉的泉眼附近,玄冰門長老指著干涸的水潭無奈道:“玉隕泉泉水豐盈的時候,這個水潭都能聚滿。”

    古爭沒說什么,分出神念順著玉隕泉的泉眼往下探去。

    片刻之后,古爭的眉頭緊緊皺起。

    玉隕泉泉水有毒,可也仍舊算是一種靈泉,而如今它已經干涸了一年之久,但泉眼中仍有血氣聚而不散,這只能說明當初的那個魔修,是通過玉隕泉修煉了跟血液有關的魔功,致使靈泉被血液滅了靈性,消散在了天地之間,這已不是通過控水訣之類的仙術,就能夠解決的事情了。

    “既然玉隕泉已經干涸,我也就不打擾各位了,告辭!”

    古爭準備離開玄冰門,對于那枚泥靈的內丹,看來他要想新的辦法才行。

    古爭要離開,玄冰門掌門眉頭一皺,傳音給了長老:“長老,你說要不要告訴這位大人,關于那個魔修的事情呢?”

    聽掌門這么一提,玄冰門長老趕緊傳音回復:“千萬別!假如這位大人實力高強,殺掉了那個魔修,咱們也就是出口氣罷了,可假如那個魔修不死,他又知道了這件事情,那么死的人就會是咱們啊!更何況,修為到了他們這種境界,很少會拼的你死我活,所以你還是趕緊打消這個念頭!”

    “你們在交流什么?”

    前行中的古爭突然轉身,似笑非笑的望著玄冰門的掌門和長老。

    修為到了古爭這一境界,像玄冰門掌門和長老的傳音,幾乎就沒可能瞞過他。

    只不過,古爭也僅僅只是知道,玄冰門的掌門和長老之間有傳音交流,但并不清楚他們傳音的內容是什么。

    但是,自從獲得了第七識的掌控度,古爭在各個方面的能力都有提升,就像玄冰門掌門和長老的傳音,他就敢肯定是在交流有關于他的事情!這并不是什么猜測或者感覺,就是一種奇妙的肯定,且也一定不會出錯。

    “沒說什么!”

    玄冰門長老和掌門異口同聲。

    “難道不是說了什么關于我的事情嗎?”

    古爭臉上笑意消失,玄冰門長老和掌門嚇得臉色大變。

    “真沒有議論大人什么,我們只是交流門中的一些東西!”

    玄冰門長老暗中咬牙,趕緊撒謊的他,試圖讓這件事情就這么算了。

    “你這樣騙一般人,他們也的確不明真假,可你竟然騙我,那你就是騙錯人了!”

    古爭冷笑,他伸手向著玄冰門長老一揮,玄冰門長老的身體立刻不受控制的向他飛去,天地能量也在這一過程中,壓迫的玄冰門長老根本反抗不了。

    “大人饒命啊!”

    “大人手下留情啊!”

    玄冰門的長老和掌門急忙向古爭求情。

    “饒你?先讓我看看你說了什么再決定!”

    古爭也沒再客氣,直接對玄冰門長老發動了搜魂。

    片刻后,面如死灰的玄冰門長老被古爭放下,仍舊向著古爭求饒不止。

    “只是這件事情,你們還罪不至死。”

    古爭丟下一句話,然后便離開了玄冰門。

    對玄冰門長老的搜魂讓古爭得知,那個魔修在對玉隕泉發動魔功之前,曾用一個瓶子般的仙器,收了不少玉隕泉水,而這個魔修如今就在冰殞雪原的另外一個修仙者門派中!

    古爭想要去找那個魔修,看看他手中還有沒有玉隕泉水。

    魔修所在的門派叫做‘冰窟宗’,實力跟玄冰門在伯仲之間,算是一個魔修門派。

    雖說玄冰門距離冰窟宗有點遠,可在古爭的‘流星趕月’面前,也點距離根本就不算什么。

    “請魔風尊者現身一見!”

    來到‘冰窟宗’的山門外,古爭的聲音直接在‘冰窟宗’駐地響起。

    對于洪荒中的準圣,古爭基本上都有在那次的天庭聚會上見過,即便沒有見過,他也基本上都有聽過。但是,這個魔風尊者并不在他了解的范圍之內。

    聽有人說要找魔風尊者,還是以這種方式直接通報,冰窟宗中的幾個高層趕緊出來相見。

    有了在玄冰門山門外的經歷,古爭這次直接端起了架子,氣場外放讓冰窟宗的人立刻明白了他的境界。

    一看是位準圣上門,冰窟宗的人趕緊行禮。

    “免了,魔風尊者呢?”

    古爭也不想多說什么,直接開門見山。

    “尊者在我們宗中閉關。”冰窟宗的一個長老回道。

    “他什么時候出關?”古爭眉頭微皺。

    “尊者閉關的時候并未說起。”冰窟宗長老小心翼翼道。

    “帶我到他閉關的地方去,讓我看看具體的情況!”古爭道。

    “大人,這、”冰窟宗長老很為難。

    “放心,如果他因這件事情怪罪,你就說是我硬闖好了!”

    古爭都這么說了,冰窟宗長老也不敢再說什么,他趕緊帶著古爭來到了寒風尊者的閉關之地。

    冰窟宗建造在一塊巨大的亙古玄冰之上,這塊亙古玄冰中有著迷宮般的冰窟。

    白蒙蒙的寒氣凝聚在冰窟的入口處,它的寒冷程度已足以凍傷尋常的大羅金仙初期。

    除了有寒氣之外,冰窟入口處還有寒風尊者布下的禁制,古爭從禁制上看出,寒風尊者并非是在閉什么不能被打擾的死關,因此他也就直接沖著冰窟喊了起來。

    “寒風道友,在下有事相求,還望道友現身一見。”

    古爭說的很客氣,他的話變成回音在迷宮般的冰窟中回蕩著,直至傳入閉目盤坐的寒風魔尊耳中。

    盤坐在一個龐**陣上的寒風魔尊皺起眉頭,他睜開眼睛后沒有直接回答古爭的話,而是向著空中打出一道法訣,使得洞窟外的景象在虛空中呈現。

    “古爭!”

    寒風魔尊的眉頭皺得更緊,然后一絲笑意也浮現嘴角。

    “這還真是造化,竟然讓我在這里遇到你,你也正好是有事求我!”

    心中桀桀怪笑,但寒風魔尊對古爭的回答卻很正常。

    “本尊者不方便見客,如果道友實在想見我,那就進冰窟來吧!”

    寒風尊者聲音微冷,帶著準圣該有的傲氣。

    古爭也沒多說什么,直接破掉封住洞口的禁制,跳入了冰窟之中。

    足足下墜了百丈的高度,古爭這才算是碰到了冰窟的地面。

    亙古寒冰散發著微微的亮光,使得這個地下的世界并不黑暗,在古爭的前方有一個巨大的冰洞,在視線所能深入的范圍之中,古爭看到了好幾條存在于冰洞中的岔道。

    “呼……”

    一股冷風從洞中吹來,溫度也隨之再次降低。

    洞中要比外面冷的太多,即便是大羅金仙中期都在這里難以久留,但這對古爭來說并不算什么,他連體外防護都沒有施展。

    分出神念探索寒風尊者所在的位置,古爭本人也向著巨大的冰洞走去。

    “有點意思,竟然是圈子外的法陣。”

    望著在亙古玄冰中時隱時現的陣紋,古爭心中多了一點慎重。

    “這個陣法很龐大,應該是屬于機關類陣法,你自己多小心一點。”

    器靈的聲音響起在古爭腦中,她在古爭進入冰洞的時候,就開始探查起了洞中的環境。

    “神念的尾巴已經斬斷,因此能夠做到跟本體的分工合作,但這似乎也不算什么,先給你點見面禮好了!”

    通過虛空中的影像,寒風尊者能夠看到古爭的一舉一動,他向著身下法陣打出一道法訣之后,冰洞中頓時有脆響發出。

    脆響發出是由于亙古玄冰開裂,開裂的位置就是在古爭神念將要通過的地方。

    古爭的神念停下,亙古玄冰有個特性就是非常堅固,即便它不經過什么仙陣之類的東西來加持,同等體積的它,堅固程度堪比高級仙器。而這樣強度的物體開裂,明顯不是什么正常情況。

    “撲棱棱……”

    從開裂的冰洞頂部掉出一個東西,它如同蝙蝠一般扇動著翅膀,飛向了古爭的神念。

    神念跟古爭之間沒有尾巴相連,但古爭仍舊能夠把它當做眼睛,通過它來發動神念攻擊。正因如此,古爭得以知曉這個形狀像是蝙蝠的東西,透明程度堪比亙古寒冰,從氣機上無法判斷強弱。

    既然透明蝙蝠是向著古爭的神念光點飛來,古爭也就毫不客氣的讓神念光點向它撞了過去。

    兩者向著一處飛,距離在瞬間拉近,就在古爭的神念光點將要撞上透明蝙蝠的時候,一種危險的感覺也自古爭心中泛起,古爭也隨之明白,這個透明蝙蝠似乎能夠威脅到他的神念光點。

    心中一動,古爭讓神念光點改變飛行軌跡,幾乎是貼著透明蝙蝠的耳朵飛了過去。但是,透明蝙蝠突然轉身,一條長長的舌頭從它口中射出,準確無誤的擊中了古爭的神念光點,致使古爭瞬間失去了對神念光點的感應能力。

    “有點意思,竟然能夠吞噬神念!”

    古爭加速前行,神念都能夠吞噬的妖物,他只聽說過某些圈外生命有這樣的能力。

    “對付你的神念一只就可以,對付你就需要一群了。”

    寒風尊者心中冷笑,他再次向著法陣打出法訣,透明蝙蝠所在的通道中,立刻有破冰聲響成一片。
三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