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0章

    “咻!”

    望著在前方現身的古爭,鳳鷹火鳥再次發出驚叫。

    之前火焰羽毛的一擊已經讓鳳鷹火鳥明白,它根本不是古爭的對手!正因如此,它才想要逃命,可古爭竟然又瞬間出現在了它的前方,這讓它如何不驚!

    驚恐歸驚恐,鳳鷹火鳥也是兇性大發,它一頭向著古爭狠狠撞去。

    古爭抬掌向著鳳鷹火鳥的腦袋上拍去,他的手掌被一層寒冰所包裹,這是動用了高級‘真水之道’的一掌。

    “咻!”

    五行相克的一掌威力非凡,鳳鷹火鳥慘叫一聲,身體化為了漫天的火焰。

    “哪里逃!”

    瞞得過別人,瞞不過古爭,化為漫天火焰的鳳鷹火鳥,實則是施展了火遁之術。

    古爭一個瞬息移動,再次出現在了火湖之中,他抬手劈出了被‘五行幻化’包裹的刀風。

    看似‘空曠’的火海中,鳳鷹火鳥顯出身形,被古爭一刀劈中的它,已經沒有了再次鳴叫的能力,它的腦袋已被刀風斬下。

    向著鳳鷹火鳥的尸體打出幾道禁制,古爭將封印了溫度的鳳鷹火鳥,丟到了洪荒空間之中。

    雖說已經化為先天之靈,可在古爭的感應下發現,以鳳鷹火鳥的內丹,還是能夠轉化成一些最為純粹的‘火靈之氣’,盡管量不是很大,但用來給器靈創造身體已是足夠。

    按照古爭的打算,他想要盡快去取其余的五極之氣,可是財迷器靈對此不答應,入寶山不拿個盆滿缽滿,這根本不是她的性格,她寧愿晚一點出現在古爭面前,也要古爭將火湖中能搜刮的資源都給搜刮了才行!如若不然,她會心疼,會因此睡不好覺。

    無奈,古爭只好在火湖中展開了瘋狂搜刮,他將價值比較大的那些東西,盡可能的往洪荒空間里塞、往其余的那些空間仙器里塞。

    當古爭離開火湖的時候,火湖中原本的環境已是面目全非,如同是遭了賊一般。

    古爭要取的第三個五極之氣是‘水靈之氣’,當他以‘流星趕月’來到‘水靈之氣’所在的深潭旁邊,他的眉頭不由得皺了起來。

    本該是清澈的潭水,如今竟是一片紅色,透著一股濃重的血腥味。

    “怎么回事?”器靈問古爭。

    “不清楚,之前的確感應到這里有‘水靈之氣’的存在,可就現在來看,這種被污染的水中根本不可能有‘水靈之氣’。”

    古爭有些郁悶,潭水是在近幾天才變成了現在這個樣子,他沒想到會有這樣的變數。

    “你說究竟是魔修,還是機緣戰場中的生靈讓潭水變成這個樣子的呢?”器靈又問。

    “現在還不好說,但既然已經來了,我倒要看看讓潭水變成這個樣子的是什么東西!”

    古爭心中不爽,高級‘真水之道’發動之下,恐怖的極寒之力作用在血水之中,血水立刻以極快的速度結冰。

    古爭向相信,讓潭水變成血水的存在,肯定就在這深潭之中!因為,不管是魔修亦或者是什么邪靈,他們讓潭水變成這個樣子,目的就是為了在其中修煉。

    “嘭!”

    一聲巨響,結冰的湖面炸出一個洞口,一個被綠光包著的黑色身影從其中竄了出來。

    綠光是由一顆綠色的珠子發出,這顆綠色的珠子被黑色身影拿在手中。

    黑色身影是個妙齡女子,她的腦袋上長有雙角,站在高空之中的她,正以略帶驚恐的眼神望著古爭。

    “血嬌,竟然是你!”

    古爭眉頭微皺,妙齡女子正是桫欏魔尊的渡劫弟子血嬌公主。

    “古道友,好巧啊!”

    血嬌公主笑的有些勉強,她最初遇到古爭是在老子的八景宮中,當時由于血煞尊者死在了古爭手中的緣故,她對古爭有恨意,同樣也有不服!在之后的天庭宴會上,渡劫弟子們互相敬酒的時候,她甚至還言語挑釁過古爭。

    然而,古爭如今是圣人之下第一人,血嬌公主卻只是一個準圣初期,在機緣戰場這種不受約束的地方遇到,她心中不免是有些害怕。

    “的確很巧。”古爭淡淡一句。

    對古爭而言,他跟桫欏一脈的仇怨并不算什么,只要他的人不再找死,古爭也不想挑起事端。

    “這里是不受約束的機緣戰場,可這里也是培養日后應對混沌劫人才的地方。”

    古爭的話說得很慢,話中的意思也很明顯。

    血嬌公主不是不識相的人,她趕緊開口道:“古道友可是有什么吩咐?”

    “吩咐談不上,但我需要這深潭中的部分‘水靈之氣’。”

    古爭說出了目的,血嬌公主面露難色。

    “‘水靈之氣’是好東西,你可別說你將深潭變成血潭的時候,一點‘水靈之氣’都沒保留!”古爭微微色變。

    “古道友別誤會,我身上并沒有‘水靈之氣’啊!”

    血嬌公主急忙開口,但她并沒有說明‘水靈之氣’的下落,明顯是有著一些顧慮。

    “你身上沒有,那么哪里有呢?”

    幾乎是伴隨著古爭的聲音,極為怪異的笑聲從血潭中傳出,笑聲聽起來是個男人的聲音,可卻非常的輕細,如同是昆蟲在耳邊振翅。

    血潭中又有一人飛了出來,他面白如玉,著一襲白衣,劍眉星目看起來一副風流倜儻的樣子。

    古爭心中微微一動,這人他在機緣戰場開啟前的聚會中見過,他當時混在一群大羅金仙之中。

    對這個白衣人,古爭的印象還是比較深刻,掌握著仙級變化之道的他,當時就看出來,這所謂的年輕人外貌并非此人真容,這個年輕人外貌是由‘地煞七十二變’變化而來。

    不過,每個人都有他的**,在跟自己沒有什么沖突的時候,古爭也懶得去看對方的真容是什么。但是如今,這個白衣男人竟然跟跟自己有了交際,古爭便要看看他的真容到底怎樣。

    古爭眼睛一瞇,白衣年輕人先是在他的眼中變成了一個黑又瘦的老頭,緊接著就連本體都被他給看穿了!

    “竟然是他!”

    看穿了白衣年輕人的本體,古爭心中微微一動。

    “古道友,久仰久仰!”

    白衣年輕人向古爭抱拳。

    “久仰!”古爭抱拳還禮。

    “‘水靈之氣’是我先得到的東西,故而血嬌不好明說,但非常可惜的是,‘水靈之氣’已經被我用掉了大半,剩下的已不是很多,不知道道友需要多少呢?”白衣年輕人道。

    “能將這玉瓶裝滿就行。”

    古爭拿出的玉瓶是最初級的儲存仙器,按照他的估計,一瓶子‘水靈之氣’,應該也就是占此處‘水靈之氣’總量的五分之一。

    “雖說只裝一瓶,對這里‘水靈之氣’的總量來說并不算多,可奈何我已經用了‘水靈之氣’的大半,故而道友所需的一瓶,已是我所有的儲備了!”白衣年輕人認真道。

    “道友如果肯割愛,我可以用別的東西去換!”

    “哈哈哈哈……”

    古爭所說讓白衣年輕人大笑了起來。

    “在某些人的眼中,這東西可以說是無價,道友讓我割愛,你又該拿什么去換?”

    古爭明白,白衣年輕人知道這東西對他很重要,可白衣年輕人也向他透露出了這樣的一種信息,那便是這東西對白衣年輕人也同樣重要!而一件無價的東西,又該怎樣去換!

    “結個善緣,送給道友了!”

    正當古爭考慮該怎么去說的時候,白衣年輕人已將一個玉瓶拋了過來,其中裝著的正是‘水靈之氣’。

    “謝了,古某也就不打擾兩位修煉,咱們后會有期!”

    古爭也不多說什么,直接以‘流星趕月’前往下一個目標。

    “就這么送人了?我還以為你要跟古爭對著干呢!”

    血嬌公主沖白衣年輕人撇了撇嘴,白衣年輕人只是望著古爭消失的方向發呆,并未就此做什么回復。

    “怎么?嚇傻了?”血嬌公主笑道。

    “不愧是能殺掉如來的人物,他掌握著仙級變化之道啊!”白衣年輕人感慨道。

    “不會吧?”

    血嬌公主瞪大眼睛。

    僅僅只是用來識破,并非發動變化之道的什么神通,故而空氣中也就沒有生出什么波紋,血嬌公主自然也就不知道,古爭曾以仙級變化之道的能力,看過白衣年輕人的真身。

    與此同時,器靈問古爭:“剛才那人是誰?”

    “你覺得呢?”古爭反問。

    “不知道,我只知道他并非圣仙的渡劫弟子,可卻已經來到了第三地緣戰場。”器靈道。

    大羅金仙如果能夠晉級準圣,便可以從第一機緣戰場進入第二機緣戰場。準圣如果能夠找到通往第三機緣戰場的通道,同樣也能夠進入第三機緣戰場。但是,通往第三機緣戰場的通道,出現的地點不固定,出現時間如同曇花一現,想要找到是很不容易的一件事情!如今,機緣戰場不過才開啟六天的時間,就已經有準圣進入了第三機緣戰場,這速度不可謂是不快。

    “他是準圣中原本排名前五的蚊道人。”

    “竟然是他!”

    聽古爭道出真相,器靈也是不由得一驚。

    古爭沒有崛起之前,準圣前五也有個排名,第一和第二在如來和鎮元子之間,第三是鯤鵬祖師,第四和第五則是在蚊道人和孔宣之間。

    原本排名前五的人,都是第一次混沌劫之前就已經成名的人物,每一個的實力都非常不凡。而原本排在前五的這五個大能之中,蚊道人和鯤鵬祖師,算是其中最為神秘的存在,器靈沒想到竟然會在剛才碰到一個。

    “不管怎么說,他想結個善緣,這也算是一件好事。”器靈道。

    “暫時來說是的,至少咱們是得到了‘水靈之氣’。”古爭道。

    幾次‘流星趕月’,古爭來到了一片一望無垠的荒漠。

    “兇地啊!”

    古爭剛一現身,器靈的聲音立刻響起。

    “怎么說?”古爭問。

    “有天地所生的殺陣守護,威力達到能夠滅掉一般準圣的地步,這不是兇地又是什么?”

    古爭在某些方面仍舊不如器靈,特別是陣法之道上。至少就像現在,他都還沒有看出什么來,器靈就已經看出了殺陣的存在。

    “這里是‘土靈之氣’所在的地方,又有天地所生的殺陣存在,想必這‘土靈之氣’應該也非常不凡才對!”

    古爭說話間邁步向前,隨著他更加靠近目標,他也能感受到殺陣的存在了。

    器靈告訴了古爭破陣的方法,古爭輕易通過殺陣,身體在陣法中心的位置向下沉去。

    通過‘真土之道’,古爭在土中下沉的過程非常輕松,原本堅硬的泥土對他根本形成不了什么阻力。

    片刻后,本是泥土充盈的空間驀然一變,古爭出現在了一個地下的空洞之中。

    所謂的空洞是一個球體空間,空間中黃色光芒閃動,映照著一個锃亮的腦袋。

    “古、古爭!”

    準提的渡劫弟子弘善,在發現有外來者將要進入其中的時候,他便已讓泥土在瞬間變得堅硬。然而,同樣是中級‘真土之道’,他自然無法阻止古爭的進入。

    看到來人竟然是古爭,心中大驚的弘善想要逃跑,但地下的小小空間之中,封禁的力量突然出現,以至于他想通過‘土遁之術’逃走也做不到了。

    “你、你要對貧僧做什么?”

    望著一步步靠近的古爭,弘善心中非常害怕,他的修為只有準圣中期,面對能夠殺掉如來的存在,他沒有任何的理由不怕。

    古爭望著弘善沒有立刻說話,弘善則是隨著古爭目光的變化,額頭上滾下一顆又一顆的汗珠。

    “想死還是想活?”古爭冷冷道。

    事情似乎并沒有想象中的那么糟糕,弘善艱難的咽了下口水道:“想活!”

    “把你從這里得到的‘土靈之氣’給我,然后離開這里!”古爭淡淡道。

    “好!”

    盡管‘土靈之氣’很珍貴,可當聽見古爭的條件竟是如此之后,如獲大赦的弘善趕緊將‘土靈之氣’給了古爭,如同怕古爭反悔似的,立刻施展‘土遁之術’離開了地下空間。

    弘善可并不是專門在這里等著給古爭送‘土靈之氣’,他是在里收取滋養著‘土靈之氣’的奇物息壤!而之前照亮弘善腦門的亮光,就是神奇的息壤所散發。

    息壤這種奇物,就算在洪荒也不多見,它算是天地間非常神奇的一種土壤,本身有著可持續生長的能力,既能用來煉制仙器,又能作為土系仙術修煉的輔助,還能夠用來栽培藥材和食材,效果比普通土壤不知道要好多少倍!天界蟠桃園中的土壤便是息壤,洪荒歷史中巫妖大戰的時期,鯀也曾用息壤治理過水患。

    球形空間中的息壤,誕生在一個方形的池子里,本來應該有一方的量,但被弘善收走了一半。

    “真是不錯,竟然有這么多!”

    雖說只是半方息壤,可仍舊是讓古爭眉開眼笑,因為偌大的蟠桃園里,所用息壤的量也不過是一方而已。

    息壤極重,半方的重量堪比古爭得到的磁山,以后有時間處理的它的時候,只要以‘真土之道’來催動,這半方的息壤足以將古爭的洪荒空間鋪遍,從而讓種在洪荒空間中的食材,全都能夠更加茁壯的成長。

    息壤的收取比較麻煩,要不然弘善早已將其全部帶走。

    古爭用了半個時辰的時間,將所有息壤收入洪荒空間之后,他又向著最后一個目標趕去。

    古爭還從未見過面積如此龐大森林,林中參天大樹比比皆是。

    如同綠色汪洋隨風泛起波浪,下方鳥雀的鳴叫清脆動聽,空氣中的仙元濃郁的讓人舒服,站在空中俯瞰森林的古爭,一時間都有些不忍降下。

    洪荒中或許也曾有過類似的森林,可最終卻是沒有了。

    這里無疑是一處寶藏,肯定有著許許多多的食材,古爭知道他一旦進入這片森林,現在這種讓他迷戀的感覺很快就會消失。但是,他不得不向著森林中降落,這里有他必須得到東西,整個位面也不乏想要禍害這片森林的人!與其如此,倒不如由他來禍害更好一些。

    古爭出現在森林中的地方,是在整個森林中最大的那棵大樹下面。

    大樹長得像是榕樹,它的大是古爭平生僅見!如果說之前在火湖深處,古爭見到最大的那棵火樹,粗的如同是一個村落,那么這棵大樹粗的簡直就像是一座城。

    如此巨大的大樹,肯定已經有靈,而‘木靈之氣’就在大樹的體內。

    跟之前遇到的磁山不同,磁山的‘金靈之氣’中是要誕生生命,因此古爭留它不得。‘木靈之氣’是在大樹的體內,它跟大樹處于一種相互滋養的狀態,因此它不僅能用,還比古爭想象的更為純粹。

    如此巨大的靈樹,古爭卻沒能感應到它強大的氣息,他只是感覺到了一種腐朽的味道。

    “你是不是覺得我快要死了?”

    樹干上有著一個巨大的五官輪廓,皺褶密布的像是一個耄耋老翁。

    “的確,生命之力在你的身上流逝,如果不是你體內的‘木靈之氣’,你只怕已經死掉了。我很好奇,作為先天之靈的你,為什么會如此脆弱?”古爭的聲音帶著一絲嘲諷。

    “噗!”

    古爭的好奇還沒有得到解答,旁邊吐血的聲音已經響起,樹下并非只有古爭一人。
三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