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3章

    總之,古爭可以確定這個湖中不會有龍。

    還有一點,雖說洪荒也有湖龍王,井龍王之類的小龍王,但是說是湖,人家都是很大的湖,比這要大上百倍,至少能養上一方水族的湖,而那井龍王,人家是井下通著地下河,一點不比地面的河小,井只是個出入口而已。

    這個湖太小了,不會有真正的龍想要占領。

    最重要的一點,這里真有龍族的話,那個妖怪不會敢那么猖狂,龍族的地盤意識特別強,敢在自己四周撒野,對龍族來說那就是一條小蛇,更不會容忍。

    別看人類走路需要很多天,對于能飛行的龍族來說,從這邊到回源村也就一兩天的工夫,這絕對屬于他的地盤。

    綜合這些,古爭可以斷定,這里絕對不會有龍。

    沒有龍,但不影響古爭在這里聽本地人講那些故事,很快,客棧吃飯的有不少人都出去了,全都跑去了湖邊,說是向龍神請愿,還有人說,鎮子里的大戶人家都開始準備三牲貢品,要去送給龍神。

    “龍神啊,要不我們也去求求吧!”

    崔嬸饒有興趣的說道,她對這些非常相信,還有其他幾人也是如此,躍躍欲試,現在的人對這類神啊怪啊的都非常有興趣。

    “去看看也好!”

    見大家興致都高,古爭笑著點點頭,他不說話,這里沒人敢去,別看他是個小孩子樣子,但已經沒人敢把他當成小孩子,古爭就是他們一行人中的權威。

    古爭也有些好奇,是什么動靜吸引了這么多人,在他的猜測里,估計是有人故意耍的什么把戲來吸引人,之后再借助龍神名義為自己謀利,這樣的神棍任何時代都有,自發就能產生。

    龍湖鎮就在湖邊,出了鎮子就是湖,古爭他們一行人過去的時候,湖邊密密麻麻站了不少人,還有很多人在那跪著祈禱。

    剛到湖邊,古爭的眉頭就凝結在了一起。

    湖中央,一片片水花不斷產生,一個細長的黃色之物正在湖中翻滾,那黃色之物看不太清楚,但卻能看到頭部有兩根長須,有點像龍頭。

    這還是古爭,其他人根本看不清樣子,只能看到是長行,好像還有爪子,就當成了龍神。

    “化形失敗的妖怪?”

    古爭心中驚訝的說了句,這里沒龍他猜對了,可沒想到還真有妖怪,這個妖怪具體是什么古爭沒有看清楚,但絕對是妖,而且化形失敗了。

    妖怪化形,其實并非一次,普通的妖怪有好幾次化形的機會。

    血統越高,化形就越難,這里的血統只的是妖族血統,妖族血統很重要,比如龍族,風,大鵬等等,這些都是洪荒之初便誕生的大妖,比一般的妖怪厲害的太多。

    同樣,血統高,他們化形也就難,洪荒初期誕生的那些大妖,沒有大羅金仙的實力都無法化形,可想而知有多難。

    血統越差,越普通的妖怪,化形就越容易。

    比如之前古爭殺死的蛇妖,還有他手下的幾個小妖,那幾個小妖都沒有達到天仙境界,但都有手有腳,有著人類的樣子,只是頭部依然是他們本體的樣子。

    這個樣子,就是他們第一次化形。

    一般來說,開了靈智的妖怪,修煉一段時間,便可以進行第一次化形,不用修煉到化氣境界,之下便可,這是最簡單的化形,只是化出的形狀最多帶有手腳,甚至手腳還有可能保持原來的樣子。

    盡管化形化的并不是人類樣子,但至少他們能直立行走,能改變身體樣子了,不在是野獸的模樣。

    這樣的妖怪,占絕大多數,古爭在后世洪荒也見過不少。

    眼前這只妖怪,就屬于這種,開了靈智,想要化形,本來最簡單的第一次化形竟然讓他失敗了,化形失敗,長出了手腳,其他還是原來的樣子,另外也沒能改變身體樣子,讓他極度不適應,也很痛苦,所以在那翻騰。

    另外這妖怪的實力并不強,沒有突破到化氣境界,對古爭的威脅就小很多,但對這里的其他人,依然是個大威脅。

    妖怪在湖中翻騰的更厲害了,很多人開始向湖中拋灑食物,讓龍神享用。

    這些人要是知道他們在喂一個妖怪,不知道又會怎么想。

    “馬多,你帶大家去遠點的地方,別靠這么近,我去去就來!”

    古爭對馬多吩咐了聲,這妖怪目前沒多大威脅,但還是小心最好,想看熱鬧可以,去遠一點的地方,,沒必要靠的這么近。

    這樣一會就算出什么事,也有機會跑掉。

    古爭的命令馬多不敢違背,盡管有些不舍,但還是帶著大家去了遠一點的地方,古爭則慢慢向遠處走去。

    先回到客棧,取回裝有蜃龍珠的箱子,古爭又騎上小白龍,讓它帶著自己去了湖的另一邊,那邊沒人,在沒人的地方,古爭才打開蜃龍珠的箱子,取出蜃龍珠,抱著龍珠直接跳入水中。

    任何龍珠,都有避水的作用。

    古爭也能使用仙術來避水,但那樣消耗太大,現在的他還不行,等以后境界高了就沒問題了。

    龍珠出現,湖中那妖怪似乎感應到了,一下子鉆入水中,朝著古爭這邊游來,古爭也加快速度,朝它而去。

    一個有上萬人生活的湖邊,居然有妖怪,沒遇到也就算了,遇到了,古爭就要拔出這個隱患,這也是他之前吩咐馬多去遠點的原因,他要除妖,這妖怪最后別抓狂,傷到岸邊的人,如果他們在岸邊,就有可能被誤傷。

    水中那妖怪速度很快,沒一會就和古爭遇上了,這也是古爭朝它而去的原因。

    古爭抱著龍珠,一只手則拿著短刀,水下他是處于劣勢,但他實力更強,這妖怪又是處于最弱的時候,總體來看,古爭占著絕對優勢。

    “大仙,你手中可是龍珠!”

    古爭還沒動手,那跑過來的妖怪突然說了句,這妖怪的聲音竟然是女聲。

    在水下,古爭也將這妖怪看清楚了,這竟然是一只黃鱔,很大的黃鱔,一只化形失敗的黃鱔妖。

    “是龍珠沒錯,難不成你還強奪者和龍珠?”

    古爭回答了句,同時仔細觀察著這妖怪,黃鱔妖只是普通的水族妖怪,如果有龍的話,它也只有當小兵的資格,和那些蝦兵蟹將沒什么區別。

    “大仙你誤會了,我沒有想搶奪,我就是問問!”

    黃鱔妖急忙分辨,古爭則有些發笑,他可是來除妖的,這妖怪居然和他聊起了天。

    接下來古爭也不廢話,直接揮刀,就向他黃鱔妖砍去。

    “大仙,大仙饒命,我在此生活以百年,可從未害過一人!”

    見古爭動手,那黃鱔妖連還手都沒有,立刻向后退去逃跑,這黃鱔妖實力也不弱,基本上有著五層的實力,可惜現在正是化形失敗的虛弱期,一身實力發揮不出三成。

    實力弱,可它在水中的靈活性還在,動起手來古爭有把握幾下就能消滅他,可它一直跑,一直躲,古爭一時間還真追不上,畢竟水下是它的主場。

    “大仙,我真的沒有害過人,請饒了我吧!”

    黃鱔妖一邊跑,還一邊叫著,追了一會,水下古爭確實追不過它,只能作罷。

    “你如何證明你從沒害過人?”古爭在那對它喊了句。

    “大仙你可以去打聽,這附近的人我一個沒害過,每年都有孩子玩水被淹,我遇到后都會救下將他們送上去!”

    黃鱔妖快速的說著,它不僅沒害過人,還經常救人,這點倒是讓古爭有些意外。

    “你說的可都是實情?”古爭再問。

    “句句屬實,這些年下來,我已救過數十人,你一問便知!”

    黃鱔妖不敢靠近古爭,別說它現在化形失敗正是虛弱之際,就是不虛弱的時候,它也不一定是眼前這個小孩的對手,它已經看出這個小孩的厲害。

    “也罷,我回去先問問,你若說謊,我把水抽干,也要除了你!”

    古爭對那黃鱔妖說道,不在追它,不過還是恐嚇了句,這湖中之水哪有那么容易抽干,現在的他根本做不到,到金仙境界后倒是可以。

    黃鱔妖卻不知古爭只是恐嚇,古爭手中可是有龍珠在,龍珠對他們水族妖怪來說,那是絕對至上的寶貝,無論是魚還是蛇,又或者他們這些黃鱔,都夢想有化龍的一天。

    就好像人類都想希望自己能夠成仙,對這些水族來說,成龍就是他們最大的愿望。

    可惜這黃鱔妖一點龍族血脈都沒有,靠它自己,這輩子也成不了龍。

    古爭自己回到岸邊,返回岸上,又騎上小白龍回到城內,古爭和黃鱔妖是在水底一追一逃,水面上已經沒了黃鱔妖的蹤跡,岸邊觀看的人也少了許多,只有那些虔誠的人還在岸邊祈禱,拋灑食物。

    馬多他們已經返回客棧,正在那等著古爭。

    回去之后,古爭也沒告訴他們自己去了哪,只是吩咐所有的人,到街上去打聽,問問這龍神到底怎么回事,有沒有以前落水的人被救。

    許多,吳游,還有另外四個男子,全都散了出去,崔嬸她們幾個女人沒有去,這種事她們女人不方便拋頭露面的去詢問。

    六個人,半個時辰后就陸陸續續的回來了。

    那黃鱔妖還真沒說謊,這些年它確實救下了不少人,不僅僅是孩子,還有大人也被它就過,被救的人大都被嗆的意識模糊,只記得自己被一個寬大又長的身子送上的案,后來一些人就說這是龍,慢慢的,就有了龍神的傳說。

    難怪鎮子里的人都相信有龍神,還認為龍神是好的,向它許愿,感情這黃鱔妖還真是個好妖,沒害過人,還救過不少人。

    這樣的話,這妖就沒必要去除了,畢竟妖也有好壞,并非所有的妖怪都是壞的,日后的洪荒也是如此,天庭有不少妖族,就是蜀山也收留過妖族。

    打探完消息,天已經黑了,龍神沒在露面,岸邊的人漸漸都退了回來,鎮子很快又恢復了安靜。

    誤會了人家,古爭還真有些歉疚,想了下,晚上又悄悄離開,到湖中去找那黃鱔妖。

    這個湖對普通人很大,但對古爭來說就是一般了,沒一會,他就找到了黃鱔妖的老巢,湖中心下方的一堆淤泥,黃鱔妖就住在這里。

    “大仙,我沒有騙你吧!”

    見古爭找來,那黃鱔妖立刻又躲了起來,在那小聲的問道。

    “這倒沒有,我已經問清楚了,這些年你確實做了一些善事,很好,我這次來也不是要和你打殺,只是向你說聲抱歉,之前誤會了你!”

    古爭點著頭,在現在這個洪荒里,這黃鱔妖算是難得一見的好妖怪了,這樣的妖怪應該保護起來,以后等它修煉有成,也等于這一代的居民多了一個保護神,至少沒有其他妖怪會隨意來作亂。

    目前就是黃鱔妖的實力太弱,它要有了返虛甚至化神的實力,之前回源村的慘案都有可能不會發生。

    “大仙不需如此,大仙,我有一個不情之請,不知道當說不當說!”

    這黃鱔妖的話說的倒是很流利,居然說出了當說不當說這樣的話。

    “你說!”古爭直接答應。

    “大仙,這龍珠對你用處不大,能否將它給我?”

    黃鱔妖伸出它化形失敗的小手,指著古爭抱著的蜃龍珠說道,古爭則眼睛一瞪,這個小妖怪,竟然要打自己龍珠的主義。

    對黃鱔妖來說,這龍珠確實是了不得的寶貝,因為有了龍珠,它就有了化龍的可能,只要它能將龍珠融入自身,就等于擁有了龍族血脈,日后便有希望化龍。

    盡管化龍的可能性不大,但總歸有了希望,不像之前一點希望都沒有。

    就好像人類,每個人都想成為仙人,但只能想,沒有任何機會,可他一旦擁有了修煉之法,能夠入門修煉,那就有了成仙的可能,哪怕修煉艱難,成仙渺茫,但總歸有了這種可能。

    這樣的吸引力,每個人恐怕都無法抵擋。

    “大仙,你別誤會,我不是白要,我可以用東西和你換!”

    見古爭瞪自己,那黃鱔妖又急忙擺手,表示自己不是白要。

    “你拿什么東西來換?”

    古爭不由好氣的說了句,這可是龍珠,雖然不是先天寶貝,但也是后天很重要的寶物了,這黃鱔妖連化形都失敗了,能拿出什么好東西來。

    黃鱔妖沒說話,而是鉆入淤泥之中,沒一會,就拿著一個卷成一團的黃色卷軸鉆了出來。

    “這是我剛開靈智時候看到的東西,就在我的身邊,我不知道這是什么,但能感覺到,這一定是件好寶貝,我也打不開,所以想用這件寶貝,來換你的龍珠!”

    黃鱔妖拿出那黃色卷軸,對古爭說著,看到那卷軸,古爭心猛的縮了下,這卷軸一看便知道不是凡物,最重要的是,上面帶著一股先天靈力。

    先天靈力,只有先天之寶才有,一般的先天之寶都不會發出這樣的力量,這件寶物卻沒能掩飾住先天靈力,足以說明,在先天寶貝中,這也是佼佼者。

    要知道,他的斬仙葫蘆,都沒有這樣的靈力散發。

    “你先拿給我看看!”

    古爭強忍住心跳,對那黃鱔妖說了句,這件寶貝,盡管古爭不知道是啥,但已經決定必須拿到手了,哪怕做一次強盜,也必須要。

    只能說這黃鱔妖不識貨,知道這是寶貝,可卻不知道這是什么級別的寶貝,說來也是,真正的天仙至寶,這樣的小妖根本沒接觸過,更不用說知道先天至寶的特點了。

    “你可愿意交換?”

    黃鱔妖有些遲疑,它就這一件能拿出的寶貝,萬一古爭要了,不給它了,那它可就虧大了,現在的它根本打不過古爭。

    “交換?”

    古爭看看自己手中的龍珠,略微遲疑了下,馬上點頭:“交換可以,但你總要讓我知道這到底是個什么寶貝,連是什么我都不知道,怎么交換?”

    其實古爭已經做出了決定,交換,絕對交換,龍珠是好,但也要看和什么比,和先天寶貝相比,龍珠就什么都不是了,更不用說,眼前這個絕對屬于先天至寶范圍,不是一般的先天寶貝。

    “好,我相信你,大仙你看吧!”

    那黃鱔妖猶豫了好一會,最終才做出決定,它在不說話,古爭都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要下手硬搶了。

    黃色卷軸,被黃鱔妖丟了過來,古爭一伸手吸在了手中。

    黃色卷軸,像是絹帛一樣柔軟,細滑,中間還夾著一根細長之物,仔細看才發現,那細長之物是一只鐵筆,筆尖在外露著一點。

    古爭同樣沒打開,但他卻可以翻轉來看,很快,他愣在了那里。

    卷軸中間,隱隱有幾個古字,是上古文字,古爭之前可是準圣,研究過這些文字,是開天之后最初的文字,比現在的文字復雜一些。

    這是三個字,三個很簡單的字,看到這三個字,饒是曾經達到準圣實力的古爭,心跳也不爭氣的再次加快,連呼吸都稍稍有些急促。
三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