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4章

    果真是先天靈寶,后世對地府最重要的一件寶貝。

    三個字顯示的是,生死簿。

    天榜地書人薄,相傳這就是天地人三書,天榜乃是鼎鼎大名的封神榜,封神一戰也因此而起,原本在三清太上太上老君之手,地書大地胎膜,后來在準圣鎮元子之手,因此鎮元子也被稱之為地仙之祖。

    人書生死簿,相傳最初在十二祖巫之一的后土手中,后土現在肯定已經出現,目前就是十二祖巫的天下,不過看樣子,她并沒有得到這卷人書,也不知道人書怎么流落到這里,還被一個小小的黃鱔妖給得到。

    但很明顯,這黃鱔妖根本不識貨,不明白這件寶貝的厲害和重要性。

    相傳,盤古乃是由一株混沌青蓮所孕育,青蓮有四顆蓮子,不過在盤古破蓮而出,開天辟地的時候,只有一枚蓮子成熟,另外三枚都沒有成熟。

    那枚成熟的蓮子,開天之后化為三十六品造化青蓮,造化青蓮分成了三份,紅色花化為盤龍扁拐,最后落在了太上老君的手里,白色的藕化為三寶玉如意,后來歸原始天尊所有,青色荷葉化為青萍間,屬于通天教主。

    不成熟的三枚蓮子,分別化為十二品功德金蓮,十二品紅葉金蓮,十二品滅世黑蓮,據說還有半枚不成熟蓮子,化為凈世白蓮,在女媧那里。

    混沌青蓮的蓮蓬,化為乾坤鼎,相傳在鴻鈞道祖之手。

    三枚蓮瓣,便化為了天地人三書,由此可見,天地人三書的級別和重要性。

    斬仙葫蘆,相傳是昆侖一仙藤,混沌初開時結出的四個葫蘆之一,也是先天之寶,但和混沌青蓮明顯不是一個檔次,混沌青蓮化出的寶貝,要比斬仙葫蘆還要強。

    強,不代表一定是禮物,一物克一物,在先天寶貝中也存在,生死簿的強大在于記錄和無形,生死簿記錄著所有人的前生今世,甚至上追到九十九世,在生死簿前幾乎沒有秘密。

    無形就更厲害了,只要知道一個人名字和生辰八字,生死簿中找出,將其勾掉,其人便會馬上死去,而且死法各不相同,還不管你在哪里。

    能勾去生死簿人名的,便是和生死簿一起的千秋輪回筆,后世也叫判官筆。

    不過生死薄也不是萬能,如果元神夠強,那生死薄也將其勾不走,到了大羅金仙境界,生死薄對其作用就小很多了,甚至一些擁有著強大元神的金仙,生死薄也沒有辦法。

    盡管對付不了高等級仙人,但不代表它沒用,相反,它現在對古爭的作用更大,甚至超過了斬仙葫蘆。

    如果之前就有生死薄,他就沒必要離開,只要從那兩個妖怪手下中問出妖怪的姓名,八字,就是在講道現場,他就能將那妖怪直接給勾死。

    沒有也沒關系,一樣可以先穩住那兩個妖怪手下,給他們施加禁制,給予威脅,讓他們回去打探,以他們的聰明,這樣的消息很容易就能打探而來。

    那樣的話,同樣不需要出門,就能將那妖怪和他的手下全部殺死。

    另外,生死簿對古爭還有一個更重要的作用,可以用它來考察人,有生死簿,他根本不需要之前的測試,只要一探查那些跟隨他人的底子就行,是好是壞,生死薄一眼便知。

    當然,人的命運并非一成不變,生死薄中的命運也會跟著改變,不過性格這東西卻不是那么容易改變,壞人就是壞人,完全可以做個參考。

    另外,有了生死薄,古爭就暫時就不用擔心崔嬸,吳游他們的壽元,回頭查查他們的壽元,改了便是,不過即使改了壽元,他們自身沒有實力,肉身也無法長時間堅持。

    真正的長生不老,恐怕只有到圣人那個層次才有,其實古爭隱隱有種感覺,所謂的長生不老與天同壽其實就是個大騙局,哪怕是圣人,也沒有說永生不死。

    圣人只是壽元更長,比一般的人長的多,但不是長的無限。

    別說圣人了,就是這天,既有誕生,恐怕也有滅亡,天都沒了,你與天同壽又有何用,只是這個時間非常的長,對很多人來說,就相當于永生了。

    這只是古爭的猜測,牽扯到天道,古爭也不知道對不對,若非他擁有之前準圣的境界,這些根本不會想到。

    “大仙,怎么樣,可以嗎?”

    見古爭握著那卷軸一直不說話,黃鱔妖有些著急了,忍不住問了句。

    “可以,但我需要龍珠避水上岸,你隨我來,上岸后自然給你!”

    古爭剛才有些出神,這才想起還有個黃鱔妖在等著他,這黃鱔妖他已經徹底沒了去消滅的心思,先不說黃鱔妖本身是好的,還救過人,就說它給自己送了這么一份大禮,也該真正去感謝它。

    生死薄和那斬仙葫蘆還不同,斬仙葫蘆是陸壓借給他的,為什么借古爭不清楚,但隱隱也能猜到一點,肯定是這些大佬有些能感應未來,后面他們有因果交叉,現在先結一個善緣,這樣的人情古爭記下,以后還掉便是。

    不還也不行,這樣的人情不是能隨意欠下的,不還后果會更嚴重。

    這些,若是以前的餮仙,恐怕根本不會知道,古爭有過準圣的實力,對這些隱隱約約能夠把握一些。

    不過即使知道要還,古爭依然會接受這斬仙葫蘆,因為這件寶貝對他現在的幫助很大,他需要這件寶貝,對他來說,收獲大于付出。

    生死簿就不一樣了,這是他的機緣,他的氣運,不用去還任何人情,這就是他自己得到的寶貝,以后也屬于他,不過生死薄對地府的用處更大,日后若是成圣,生死薄可以再送于地府,用于地府的治理。

    但現在嗎,還是在他手上為好。

    黃鱔妖一路忐忑跟在古爭身后,看著古爭上岸,這個時候古爭要是不還它寶貝,也不給它龍珠,它是一點辦法都沒用。

    “你將這件寶貝給我,你我也算有緣,日后若有大難,我必幫你一次,現在我修為尚弱,暫時有心無力,等你日后若聽聞到我餮仙之名,再來尋我!”

    左手拿著龍珠,右手握著生死薄,古爭對那黃鱔妖說道,說話的時候,帶著濃濃的自信。

    這會古爭有種感覺,洪荒他不在是過客,他已經融入其中,未來的他必然在這洪荒之中闖出自己的名氣,早就自己的未來,十二祖巫,帝俊太一,女媧三清,等等諸多大能,他古爭來了,以餮仙的名義來了,在這洪荒之中,必然要有他餮仙一個名號。

    “龍珠給你!”

    在黃鱔妖又想詢問的時候,古爭已經向他拋出了蜃龍珠,這是交換,古爭不會食言,龍珠在他手里,最多制造個幻景,避個水而已,根本沒其他用處,對黃鱔妖,則有著改變命運的機緣在。

    “謝謝大仙,謝謝大仙!”

    拿到龍珠,黃鱔妖瞬間大喜,不斷道謝。

    “這是交換,你也不用謝我,你以后一定要繼續行善,成為這一方守護神,若能堅持,日后必然送你一場大機緣!”

    古爭對他微笑說著,這場交換其實他的收獲更大,只是沒對那黃鱔妖說罷了,也沒這個必要。

    “大仙放心,小妖一定謹遵大仙囑咐,善待此地之民!”

    黃鱔妖在那堅定的保證著,其實不用古爭說,它也會這么做,它這么做已經感受到了快了,特別是這里的人還把它一只小小黃鱔,當成了龍神。

    現在它又得到了龍珠,有了真正成龍的希望,它甚至認為這是他之前行善所帶來的善果,日后更不會錯過,至于其他,倒是沒想。

    “很好,愿你早日成龍!”

    古爭再次一笑,隨即離開,黃鱔妖看著古爭慢慢消失,最終才返回湖內。

    其實古爭的實力并不比它強多少,它知道古爭不是真正的仙人,但見到古爭,它就忍不住對古爭有一種敬仰,發自內心的敬仰,也不知道為什么。

    古爭的話,它已經記在了心里,直到以后它才明白,這才是它最大的造化。

    悄悄回到客棧,誰也沒驚動,古爭依然在笑,笑的合不攏嘴。

    在房間布置了個陣法,然后在饕疑惑的眼神中,他將仙力灌入生死薄,原本纏和在一起的卷軸,慢慢打開,生死薄三字也散發著光芒。

    那黃鱔妖不知開書之法,自然打不開生死薄。

    若是以前的餮仙,也不會知道開書之法,或者有可能認不出這樣的寶貝,但現在的餮仙是古爭,很巧的是,他以前看那些有趣之事的時候,就見到過生死薄的打開之法。

    生死薄又可以稱之為因果之術,需用特殊之法才能打開,沒有方法的人,你有再大的力氣,也休想打開這先天至寶。

    “餮,這是什么?”

    見到生死薄發出光芒,饕好奇的上前看了看,古爭笑著對他說:“這可是件真正的好寶貝,有了他,咱們在這暫時不用怕任何人了,來,我先看看你我二人!”

    古爭先輸入了自己的名字,然后生辰八字,他的生辰八字是后來推斷的,當時出生的時候根本不知道,之后來到有人的地方,按時間推算而出。

    “餮,天地所生,壽元不明!”

    查到自己后,古爭眉頭跳了跳,自己的介紹居然這么簡單,天地所生,壽元不明就完了,古爭嘗試追查上一世,壓根就沒有。

    “饕,天地所生,壽元不明,后有大難!”

    饕在生死薄中和他一樣的簡單,但卻比他多了四個字,后有大難,這幾個字讓古爭心中猛的一跳,忍不住又看向了饕。

    后世的洪荒,古爭壓根不知道饕的存在,師傅餮仙也從沒有提起過自己還有這樣一個和他一起誕生的兄弟,或者說,后世古爭都沒有聽說過這個人。

    這等于說在后世,他不存在。

    如果存在的話,他不會那么默默無名,餮仙都成圣了,饕就算沒有成圣,怎么也有準圣的實力,最不濟一個頂尖大羅金仙跑不掉,加上有餮仙在,一樣會是洪荒的大人物。

    沒有,那最大的可能,就是他先期早已隕落,所以后面的人就不知道他的存在。

    這句后有大難,也成了古爭的一樁心事,他不知道會是什么大難,上次沒能躲過去,這次不知道饕會不會還躲不過。

    “這里面怎么說?”

    饕很好奇,見古爭凝眉不語,忍不住問了句。

    “書里說,咱倆都是天地所生,也就是說無父無母,這世間,只有咱們兩個是最親的人!”

    古爭拉住他的手,笑著對他說,生死薄的內容古爭沒有告訴他,也沒必要告訴他,等日后他們修煉有成,跳出五行,那時候生死薄上就不會再有他們的名字了。

    這些話,古爭沒打算讓饕去看。

    “對,我們是最親近的人,他們都有爹娘,咱們沒有!”

    饕點著頭,很快又抬起頭,好奇的問道:“那以后,咱們會有孩子嗎?”

    “孩子?”

    古爭愕然,沒想到饕會問這樣的問題,不禁莞爾:“當然可以有,等你長大了,也能生孩子,但是要找個女人才能生,咱們自己不可以生!”

    “一個人就不能生孩子了?”饕就像個好奇寶寶,繼續追問。

    “一個人當然,不,一個人也可以生,但現在不行,未來有可能!”

    古爭剛想說不行,突然又想起了赫赫有名的子母泉,女兒國的人不都是一個人生孩子,也就是說,一個人生孩子,理論上是存在的。

    子母泉是不是真的,古爭還真不清楚,反正后世的洪荒他沒見過,不過即使沒有,到了后世,有了人工精子庫,一個女子也能自己生,前提是要有精子人工授精。

    所以他這么說,也不算有錯。

    和饕小聲說了會話,他們兩個便去休息了,古爭依然以修煉當作休息,現在的古爭比之前還勤奮,有過一次修煉經驗的他,很清楚沒有實力的后果,特別是在現在洪荒初期,沒有實力,基本上哪都不能去。

    現在的牛人是沒以前多,但現在更亂,各族林立,人族還很弱小,一個不小心,就能成為某個妖族或者巫族的食物。

    第二天一早,一行人繼續趕路,龍湖鎮并不是他們的目標,他們要去府城。

    所謂的府城,名字并不是就叫府城,而是叫安之府,建成府城。

    龍湖鎮這邊對府城的了解就多了,通過打探,他們對府城也有了一定的了解。

    安之府,并不屬于哪個國家,就是一個單獨的城池,城內有城主一家,也就是安家,除了安家還有五大家族,他們共同管理著整個府城。

    不過他們的管轄范圍只在城內,城外一律不問,這個時候也沒人到城外去收糧做稅收,只是想進城,必須要交點東西才行。

    這樣也好,城外的百姓就少了一些苛捐雜稅,可同樣,他們有事,府城的人也不會去幫忙,外面的人并非屬于他們所管轄。

    可以說,目前的國家概念還很淡,到了真正立國的地方,就不是這個樣子了,那周圍一切,肯定都被當作這個國家的地盤,收稅就成了必不可少。

    安之府人口眾多,根據龍湖鎮的人所說,安之府常年人口都有二三十萬,二三十萬,在后世的洪荒根本算不得什么,后世洪荒百萬人的城池都不少,二三十萬只能算中等,不過在這個時候,已經算是大城了。

    古爭他們現在不趕時間,也沒著急,三輛馬車,慢慢悠悠的朝府城而去。

    龍湖鎮到府城路上的人明顯多了一些,時不時就能遇到些人,不過大都是走路,騎馬的都很少,有馬車的更少,像他們這樣三輛馬車的幾乎沒有,一路上有不少人都看向他們。

    不過也只是看看,很快視線就轉移。

    吳游手握腰刀,背著長弓,馬多和其他四個男子,也都各自拿著一把刀,一看就知道不好惹,古爭還特意將他們的刀樣式改了改,更實用更輕,也不會被城里的人看出,有些刀以前是屬于他們。

    兩日后,他們便達到府城,看著高高的城墻,還有城門口不少的人進出,無論是崔嬸還是吳游,嘴巴都張大了,馬多比其他人強一些,但也強的有限,他也從沒有見過這樣的大城,碩大的城墻給他一種威武的感覺,這樣的城墻還帶來一種安全感,讓他們感覺生活在里面,根本不用再怕任何的野獸。

    就是妖怪,也不能輕易破開這樣的城墻吧。

    “走吧,我們進城!”

    古爭笑了笑,昨天在龍湖鎮打聽過了,武器可以帶進城,但要和城門口的守衛報備,府城內有不少周邊村鎮的人前來交易,有一些大戶人家就有自己的護院,帶著武器。

    據說城內專門的兵丁就有五六千人,根本不怕一般的人惹事。

    五千人的士兵,是一般人根本不敢想象的一個力量了,周圍根本沒有任何能組織起這樣力量的勢力,所以這安之府,就成了方圓數千里最大的勢力,成了很多人心中所向往的地方。
三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