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7章

    饕和藍火都沖上去了,特別是饕,一片血污閃現,那兩個大羅金仙都被他包裹進去了,連帶著藍火也一樣。

    在血污之中,藍火看不到饕的身影,甚至感覺不到他,不,他連兩個巫族大羅金仙也感應不到,在血污之中成了純粹的睜眼瞎。

    很快,血污消失,巫族兩個大羅金仙都出來了,身上都帶了點傷。

    藍火茫然的看著他們兩個,他本來是和饕一起來對付這兩人,最不濟也能幫幫忙,結果沒想到一點忙沒幫到,還像個傻子一樣的在里面走了一圈。

    “不用你,你去幫餮!”

    古爭這會已經和那些金仙混戰在一起,饕對藍火喊了聲,又和那兩個巫族大羅金仙顫斗在一起,趙公明,申公豹他們并沒有動,而是在下方觀戰,時不時出手解決一下戰斗的余波,以免波及到地面的城池。

    對方只有兩個大羅金仙,古爭他們有三個相當于大羅金仙實力的人,即使數量比不過對方,實力上卻不弱,在他們沒有主動開口之前,趙公明他們沒打算幫忙。

    這個時候幫忙,不一定是好事,不過趙公明他們知道古爭對這個城池的重視,一直在外面守護著,不讓下面的凡人因戰斗而受到傷害。

    “好厲害!”

    申公豹眼睛一亮,趙公明和饕比斗過,但他沒有,只是聽趙公明說過,上次也有敵人前來,但卻是金仙,根本沒輪到他們出手。

    這次見饕一個人,以一敵二,絲毫不落下風,不由贊嘆了聲。

    諸葛明卻在看著古爭,古爭是金仙,講的道卻那么深奧,實在讓他無法理解,通常來說,這種情況是高人奪舍,但古爭的身上沒有一點被奪舍的痕跡,完全自然生長。

    后來他才聽說,領古爭二人入道的,竟然是鴻鈞道祖,不由對他們更是刮目相看。

    古爭是金仙,和火道人他們一起,沖進了對方金仙陣營之中,古爭拿出了一把高級仙器戰刀,如虎入羊群,一刀一個,沒有任何人能擋得住他一刀。

    他沒有饕的招式那么華麗,一片血污之下,無人能擋,他只是普通的進攻,普通的出刀,但每次出刀,敵人必死一個。

    無論是金仙初期,還是中期和后期,全部一樣,如切菜般,一刀一個。

    這樣的他,反而讓諸葛明看不出他的真正實力,但有一點他很清楚,趙公明他們兄弟說,這個餮仙有著媲美大羅金仙的實力,一點都沒錯,就算是他,想殺這么多金仙,也不能那么輕松。

    四十多個金仙,古爭先是殺了十幾個,藍火加入進來了。

    他也不管面子了,怨氣全都撒在這些金仙的身上,一時間,所有巫族金仙全都倒了霉,不過這些金仙全都死戰無退,沒有一個逃跑。

    那兩個大羅金仙見族人損失這么重,眼睛都紅了,都拿出了自己的法寶武器,看樣子是準備拼命了,申公豹他們的目光,再次集中在了這兩個巫族大羅金仙身上。

    巫族人很團結,也很厲害,畢竟是兩個大羅金仙,哪怕趙公明,也不敢說自己一定能殺掉他們兩個。

    對于大羅金仙來說,只要不是被敵人給困住,一般想跑,別人還真不好追,能追上也不一定能殺死,兩個實力相當的大羅金仙打上幾年,那都是正常。

    但實力一旦相差過大,那就不是幾年的事了,幾天,甚至幾個時辰,乃至更短的時間,就有可能結束戰斗。

    就好像十個實力相當的大羅金仙,九個揍一個,那一個絕對支撐不了多久,實力懸殊太大,就引起了質變,戰斗結束的也就很快。

    饕的實力,就比這兩個巫族大羅金仙高出不少,至少現在,兩個巫族大羅金仙都已經受傷,而饕卻一點事沒有。

    “收集戰利品,將這些巫族金仙的尸體都搬運在一起!”

    金仙的戰斗結束的最早,有古爭和藍火在,哪怕他們數量比巫族要好,但質量卻高出很多,就如同后世兩個拿著沖鋒槍的普通人,沖入四十多個普通人之中,哪怕對方有四十多人,但在帶著搶,還是無限子彈的人手中,又能支撐多久?

    收集戰利品,這是古爭一直以來的習慣,誰讓他一開始太窮,除了生死薄和斬仙飛刀外,其他的收入都是來自戰利品。

    對方是金仙,收獲不會太小,火道人他們立刻到下方去尋找這些金仙的尸體,將戰利品集中在一起。

    這次戰斗,火道人他們都參加了,包括那八個投降的大羅金仙。

    有古爭和藍火在,他們的戰斗很輕松,無一人戰死,只有司徒不小心受了點傷,也有他實力太低的原因,金仙初期,在這種混戰中最容易受傷和戰死。

    無人戰死,就是最好的結果。

    很快,火道人將所有東西都收集而來,巫族金仙的尸體也放在了一旁,他和藍火飛到趙公明他們身邊,和他們一起看著饕在戰斗,饕和別人戰斗的時候,不是有特別需要,不喜歡別人插手。

    之前殺葛虛,因為那是必殺,而且要早點殺死,所以古爭才和他聯合,這里是他們的大本營,而且身邊還有那么多大羅金仙在,這兩個巫族大羅金仙,就是想跑,也絕對跑不掉。

    族人全部戰死,自己兩人也多處受傷,最關鍵的是,每次受傷他們的實力都會下降一分,傷口的血根本止不住。

    “拼了!”

    兩個巫族大羅金仙的臉上都現出悲憤,他們怎么也沒想到,自己沒死在追擊的妖族手中,卻栽在這一個小小的人族城池中,一個小城池,怎么有那么多大羅金仙在,若不是他一直在逃跑,路線全是他們自己設計,加上其他大羅金仙都沒有動手,他甚至會懷疑,這些人族就是在等著他們。

    之前不是有傳聞,人族成立了一個除巫聯盟,就是針對他們巫族的。

    當時他們還很氣氛,他們還殺了一些周邊遠處的人族,還想著等將妖族滅亡后,將人族也給消滅掉,省的他們有別的心思。

    人族的心思,巫族很容易就能猜到。

    不就是想打敗巫族,由他們來統治地面,這也確實是人族的目的,無論巫族和妖族,都能輕易的猜到。

    別說巫族不忿,就是妖族也看不起人族,對妖族來說,人族就是弱小的食物,別看數量更多,可都是壽命普通的凡人,真正的修仙者并不多,實力強的更少。

    至于幾位圣人,他們從來沒把對方當人族來看。

    人族也就幾個準圣,至于大羅金仙,數量上絕對比不過巫族和妖族,一直以來都比他們低上一等的種族,就讓想取代他們,或者平起平坐,這根本不可能。

    妖族為此還商量過,打敗巫族后,天上地下都將由他們統治,絕對不給人族任何機會。

    “戰斗快結束了!”

    古爭突然說了句,殺死全部巫族金仙后,饕和那兩個巫族大羅金仙也打了不少時間,差不多兩個多時辰了,要說對饕最為了解的人,非古爭莫屬,他看的出,饕之前一直沒盡力。

    兩個巫族大羅金仙哪怕拼命,都沒能逼迫饕出盡全力,現在的饕,是越來越厲害,越來越可怕。

    這又讓古爭想到了當初闖入峨眉的那個魔修大羅金仙,同樣是新晉,晉升之后就那么的厲害,這些魔功,果真可怕。

    之所以饕和他們打那么久,是饕在逐漸熟悉和大羅金仙的戰斗方式,饕晉升時間太短,戰斗經驗也就那么幾次,有這么好的機會,他絕對不會放過。

    果然,古爭說過后沒多久,饕的進攻就凌厲了很多,兩個巫族大羅金仙早就將最強大的力量釋放了出來,最強大的力量沒能擊敗饕,現在自己不斷減弱,對方卻猛然增強,兩人都起了逃跑的心思。

    族人金仙都已經死光了,他們現在逃跑,也不算是拋棄族人。

    盡管周圍還有七個大羅金仙盯著,逃跑很難,但到了絕境,總想試一試,不試他們根本沒機會,試了才有一線生機。

    “他們跑不掉!”

    古爭突然又說了句,趙公明他們這會則躍躍欲試,大家都看出來,這兩個大羅金仙有想跑的跡象。

    兩個巫族大羅金仙其實心已經徹底亂了,氣勢上也弱了下來,連逃跑的意圖都被人給看穿了,可見他們這會被饕打的是有多么的慘。

    “刷~”

    空中傳來一聲悶響,饕的血刀突然離手,飛出去變成了九十九把血刀,兩個大羅金仙,幾乎都面對近五十把血刀。

    關鍵的是,這些血刀的威力并沒有下降,兩個巫族大羅金仙,幾乎躲無可躲。

    趙公明的眼睛瞇了下,古爭也愣了下,這是饕的新招數,就是古爭,之前也從有見過。

    “啊!”

    一名巫族大羅金仙慘叫了聲,直接被血刀分尸,不過他的元神卻趁機逃了出來,想要飛走。

    饕的血刀,只傷肉身,不傷元神。

    云霄神情突然動了動,看了眼趙公明,趙公明卻對她輕輕搖了下頭。

    云霄鍛造的法寶叫做混元金斗,乃是用天地初開時候一件金斗煉制,金斗本就是先天之寶,經過后天煉制,威力更大。

    此寶煉制成功后,威力不次于趙公明的定海神珠,不過煉制過程中需要元神來增強寶貝的力量,元神越強,對寶貝的增強就越好,之前抓到的那個妖族大羅金仙元神,云霄就是拿來祭煉此件寶貝了。

    對這件寶貝來說,元神越強,越多越好,所以看到這個巫族大羅金仙的元神跑出來,她就忍不住想去抓,只是被趙公明所制止。

    這是饕殺的敵人,是他的戰利品,不屬于云霄,這個時候絕對不能貿然去搶。

    那巫族大羅金仙的元神跑出來后,就向外沖去,本體都不是對手,更不用說他那脆弱的元神了,可惜沒跑幾步,就被一只大手給抓住。

    饕抓住這個元神后,也沒看,直接往下一丟,方向很正,正是云霄所在的位置。

    云霄接住饕拋過來的元神,還有些發愣。

    “這東西對我等無用,就麻煩你來處理了!”

    古爭則笑了笑,饕的意思他很清楚,他早就知道云霄需要不止一個元神,大羅金仙的元神可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得到,饕愿意給云霄送這個人情,古爭看著很是高興。

    這說明,現在的饕也不是只知道憑本能做事了,也知道做什么樣的事,更有利。

    云霄一個人也就算了,但她不是一人,她們姐妹三人加哥哥趙公明可是一股很強大的力量,就是古爭對這股力量都很頭疼,當初都不敢輕易得罪。

    交好這股力量,對他們的幫助也很大,雖然一般的戰斗用不到他們,但真有強大敵人想找他們麻煩的時候,也會掂量掂量,有這些人情在,真到那時候,三宵和趙公明絕對不會袖手旁觀。

    同伴身死,元神被抓,另外一個巫族大羅金仙更是獨木難支,沒一會,就被饕給斬殺。

    不過這次沒能抓住元神,見自己同伴元神被抓被封,他就知道,元神落在對方手里,比死還慘,所以最終臨死之前自爆了自己的元神,也不愿意落入敵人的手里。

    另個巫族大羅金仙,形神俱滅。

    就在這個巫族大羅金仙死去的時候,遠處一陣妖氣傳來,異常的濃郁,原本在下方的古爭等人全都飛了起來,都凝重的看著遠方。

    又來了一批人,還是妖族,今天這是怎么了,難不成巫妖二族同時在打這一座小城的主意,還是他們本來就是來找古爭的。

    就連趙公明,都忍不住看了古爭一眼,所有人都不知道,這只是個巧合。

    四名妖族大羅金仙打頭,眾多妖族金仙跟隨,很快到了現場,距離古爭他們有一定距離,但能看清對方的時候,這些妖族停了下來。

    停下來的時候,正好看到火道人他們去處理了那名死去巫族大羅金仙的尸體,那名大羅金仙是腦袋被砍下后,元神才自爆,不是整身自爆。

    空中的血腥味,也告訴了這些妖族人,這里剛才發生了什么。

    看到對面一排的大羅金仙,四個妖族大羅金仙的眼珠子都差點沒瞪出來,他們追殺巫族,不是追殺人族,對面的大羅金仙屬于哪個族,他們還是很清楚的。

    可現在來看,好像巫族和人族起了沖突,他們之前追殺的那些巫族,都已經完蛋了,尸體還在地面上成堆的擺放著。

    “藍大統領,你怎么在這,這是怎么回事?”

    一名妖族大羅金仙認出了藍火,急忙叫了聲,藍火本就低著頭,被這一叫不得不抬起頭,但卻轉了過去,沒去看他們。

    他被人抓住,做了別人的仆人,這是多丟人的事,他可不愿意去說,他這會最不愿意見的就是妖族的人了。

    “你們是誰,來這里想做什么?”

    古爭沉著臉問了句,就是古爭也不知道這兩伙人本就在廝殺,也不知道他們剛剛幫了妖族一個大忙。

    “你是誰,一個小小的金仙,也有你說話的份?”

    四個大羅金仙還沒說話,他身后一個妖怪小頭目站出來叱喝了聲,這個妖怪小頭目也是金仙,不過是后期的境界。

    他本意是表現,在四位大羅金仙面前表現一番,沒想到四個大羅金仙有一個臉色猛的一沉,直接一巴掌甩在了他的臉上。

    “滾回去!”

    那大羅金仙還叱喝了聲,讓這名表現的妖族金仙很是愕然,但卻不敢不從,灰溜溜的退到了后面。

    那妖族大羅金仙先是看了眼古爭,又看向藍火說道:“藍大統領,你我雖未謀面,但我知道你,你能不能告訴我們,剛才發生了什么?”

    藍火本是妖族大統領,天界很大,妖族也不是所有大羅金仙都互相認識,所以這名大羅金仙才如此去說。

    不過古爭卻注意到了他,這是個聰明人,和笨蛋打交道不怕,和聰明人打交道,那就要注意了。

    古爭不過是個金仙,這里那么多大羅金仙在,確實沒他說話的份,但他就是說了,還是主動開口,先說出來,他身邊的大羅金仙沒有一個表示有意見,反而全是一副平靜的樣子,似乎理所應當。

    這就已經說明了,古爭不一般。

    那妖族金仙沒看出來,可那大羅金仙看出來了,所以叱喝了妖族金仙,并且再次向藍火詢問,他沒問藍火為什么在這,只問剛才發生了什么,讓藍火也稍稍松了口氣。

    他現在最怕的就是,讓別人知道他仆人的身份。

    要解釋自己為什么在這,這個身份就不好避免,能不說當然最好,藍火先是看了眼古爭,等古爭點頭后,他才把剛才的事情簡單說了一遍。

    他這個小動作被那妖族大羅金仙發現了,讓妖族大羅金仙眼睛又微微一緊,似乎,這么多大羅金仙,都在以這個金仙為主,連他們妖族大羅金仙都是,這簡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

    事情很簡單,藍火說的也很快,說完就不在說話,站在了饕的一旁。
三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