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0章

    很早之前,古爭就在生死薄中留意了身邊人的情況,一旦有情況,生死薄會告訴他。

    但他這次在閉關,沒有拿出生死薄,所以并不知道關注人的情況,一拿出來,他立刻感應到了,所關注的人有了變化。

    古爭打開生死薄,眼睛漸漸瞇了起來,生死薄中,本應修煉到金仙境界,有數十萬年壽元的吳游,已經處于枉死狀態。

    也就是說,吳游已經死了,現在是個亡魂。

    吳游死了,居然死了,難怪古爭有這么大的煞氣,作為最早跟隨古爭的人,吳游一直以來表現都很不錯,也為古爭做了很多的事,盡管古爭沒有將他收入門下,但吳游所有的一切,都是古爭給的。

    修煉功法,修煉資源,仙器等等,就像火道人所想的那樣,沒有師徒之名但卻有師徒之實。

    在他的地盤上,殺死了他的人,還是和他非常親近的人,古爭這會只感覺胸中有一股忍受不住的躁動,這股躁動只有一個字,殺。

    “公子!”

    火道人小心的問了句,盡管從古爭的表情他已經猜測到了不秒,但還是滿懷希望的問了句。

    古爭低下頭,又查了楊度和胡一鳴的狀態,沒有意外,全是枉死。

    生死薄是能操控人的生死,但并不是完全控制,壽元未到,人死了,那就是枉死,枉死的人并不少,很多仙人介入,都有可能枉死。

    比如巫妖二族大戰,枉死的比正常死的還要多,生死薄只有正常的生死輪回,但卻管不住圣人準圣們的意志,甚至大羅金仙的意志,也能改變生死薄。

    所以,古爭從沒有將生死薄上記載的壽元當真過,就比如他,當初的記載,只是天仙境界,結果他早已突破到了金仙。

    三分天注定,剩下的七分都是不固定的定數,古爭自己就一直在改變著命運,還有安卓,在古爭剛拿到生死薄的時候,查看安卓,絕對是正常的凡人命運,享受一世榮華,最終老去。

    可因為古爭的介入,他的命運已經發生了改變,還有很多的凡人,本是可以壽終,可因為巫妖大戰,最終很多都成了枉死之人。

    現如今,枉死之人又多了三個。

    “他們,死了!”

    古爭淡淡的說道,四個字,顯得無比的冰冷,火道人身子微微晃了下,臉上還帶著悲痛。

    胡一鳴是他的弟子,更像是他的兒子,從小就帶在身邊教導,這么多年了,早就習慣了他的存在,結果沒想到,出去除妖,竟然隕落在外。

    “公子,是誰殺了他們?”

    過了會,火道人才悲傷的問了句,古爭輕輕搖頭,生死薄中正常死亡的人會有記載,但是枉死之人,只有一句枉死,沒有死因。

    “不管是誰,他都跑不了!”

    古爭眼中猛然閃過道寒光,馬多這會則愣在了那里,死了,吳游居然死了,那個一直和他競爭,想著要超過他的人,也是他關系最好的伙伴,居然就這么死了。

    他們自從跟隨古爭之后,也遇到過不少危險,包括上次被妖怪給抓走,差點沒被吃掉,還有府城數次被攻擊,他們都戰斗在第一線。

    這么多危險都過來了,吳游這次出去只是一個小任務,居然就這么死了?

    “吳游他們去的什么地方?”

    古爭看向馬多,馬多猛一哆嗦,回過神來,立刻將吳游所去的地方說了出來。

    知道方向,古爭什么話也沒說,突然跳上天空,腳下還踩著一朵白云,筋斗云。

    一個筋斗,十萬八千里,兩千多里的陸成,十分之一的筋斗都沒有,古爭連翻筋斗的必要都沒有。

    兩千多里,對吳游來說需要一點時間,可對古爭來說,那基本是轉瞬即到。

    很快,古爭找到了馬多所說的地方,這是一個不大的村莊,生活著數百人,但現在只有數十人還留在這里,都是跑不動的老人。

    古爭都沒到村里,就在空中向四處張望,他沒有火眼金睛,但想分辨出哪里有妖怪,還是可以的,沒多久,他就注意到村東南七十里處,有淡淡的妖氣。

    附近的妖怪早就被他們清理過很多次,這里有妖氣,就說明這里有情況。

    古爭直接飛了過去,他一個人,這次過來,連饕他都沒喊,就這么一個人來了,一個人來為吳游他們報仇。

    能殺死吳游的妖怪很多,但能殺死胡一鳴的,恐怕要金仙實力的妖怪才行,胡一鳴手上可有火道人給他的高級仙器,這件仙器還是古爭給火道人的,火道人暫時用不到,就放在了胡一鳴那里。

    有這樣的仙器在,一般的天仙妖怪,哪怕數量多幾個,想殺死胡一鳴也不是那么容易。

    畢竟胡一鳴返虛巔峰了,他就算打不過,一心想跑的話,還是能跑掉的,況且就兩千多里的距離,跑回去很快,很容易。

    還有一點,古爭相信殺死他們的最低也是金仙,那就是吳游連釋放信號的機會都沒有。

    吳游的身上,也有他做的法器,可他竟然沒有捏碎,說明殺死他的人實力比他強很多,讓他根本沒有任何還手之力。

    金仙,甚至有可能是大羅金仙。

    可不管是什么,古爭都不怕,不管是什么,古爭都要為吳游報仇,讓他付出代價,殺死吳游的人不管是誰,古爭都饒不了他。

    哪怕他是圣人弟子,這次也是死定了。

    飛到有妖氣的地方,古爭絲毫沒有掩飾,馬上,下面飛上來三道身影,全是金仙。

    “金仙中期,嘿嘿,又來一個送死的!”

    三個金仙,全是金仙后期,古爭明白吳游他們為什么跑都跑不掉了,居然有妖族埋伏在這里,而且對人族的天仙下手,讓古爭憤怒的同時,也有些不明白。

    三個金仙妖怪,絕對不是原來就在這的,是剛來沒多久,這三個金仙,居然冒充一個化氣境界的妖怪,到底想要做什么,又有什么目的?

    “你也是那個府城的人吧,既然來了,就留下吧,我可是好久沒有吃過人族金仙的肉了!”

    一個妖怪金仙嘿嘿的笑著,古爭面如冷霜,也沒回話,直接上前。

    “還敢動手!”

    見古爭沖了過來,一個妖怪金仙怪叫了一聲,直接迎了上來,古爭隨手拿出一把刀,瘋魔狂刀席卷而出。

    沖過來的妖怪金仙,只感覺腰部一涼,就發現有半截身子向地面落去,看了一會,才明白,那是自己的身子。

    慘叫一聲,元神立刻脫離身體,還沒來得及跑,一個繩子就困住了他的元神。

    這是專捆鬼物的一件仙器,級別不高,只有中級,但很好使,被它捆住的鬼物,根本逃脫不掉,元神不是鬼物,但同是靈魂力量,一樣有作用。

    一刀,就殺死了一個。

    剩下兩個都呆住了,剛想跑,突然迎面一片血色,兩人隨即頭顱飛開,身上的血液瞬間枯竭。

    血污之后,露出一個身影,饕出現了。

    古爭匆匆離去,饕當時就被驚動了,可他不知道古爭去了哪,問了火道人他們后才知道,隨即趕來。

    他的速度很快,趕上了戰斗,一刀把剩下的兩個妖族金仙都殺死了,形神俱滅。

    火道人,這會還在路上呢。

    “你們是誰,為什么來這里,為什么要殺我的人?”

    古爭沒和饕說話,將剛才抓住的元神拿出,冰冷的問了句,元神力量很弱,這會一個天仙他都打不過,更不用說,將他殺死的古爭了。

    妖怪元神滿臉驚恐,不斷的看向古爭和饕。

    古爭手上突然打出一個法印,妖怪元神立刻凄厲的嚎叫了起來,整治元神,古爭有的是手段。

    “我說,我都說!”

    妖怪元神慘叫著,很快將他們的來歷和目的說了出來。

    他們也是巫妖戰場上的妖族,不過他們那個戰場勝利了,他們的統領給了他們一個任務,讓他們去尋找人族仙人,金仙以下的,能殺死多少殺死多少。

    他們三個都是金仙,還都是后期,不遇到一伙人族金仙,都不會有事。

    他們在之前,已經殺死了兩個人族金仙,六個天仙,一路殺過來,就到了府城。

    他們一路都是悄悄行進,而且他們還有隱藏氣息的法寶,可以不讓人發現,還沒進府城,他們就發現了府城有仙人,數量還不少。

    小心探查了后,結果讓他們很意外。

    府城居然有二十多個仙人,金仙就有十幾個,雖然沒有探查到具體境界,但根據他們的經驗,金仙后期不僅有,而且不止一個。

    這么多金仙,他們沒有把握全部殺死,別說殺死了,真暴露了打起來,自己是不是對手都不好說。

    但這么多人族仙人在這,他們又心癢癢,然后就想出了一個主意,想辦法把人族的仙人吸引過來,然后再殺死,如果引來的仙人過多,就先跑掉,回頭在想辦法,將這里的仙人一一除掉。

    他們的計劃確實不錯,吳游上當了,雖然吳游表現的很穩妥,還特意叫上胡一鳴一起來,可他怎么也沒想到,這是三個金仙布置的全套。

    三對三,三個金仙后期,對三個天仙,結果可想而知。

    只殺死了三個天仙,他們自然不滿足,所以并沒有離開,等著看下次是誰來,結果來了一個金仙中期,讓他們很是歡喜,以為又能殺死一個人族金仙,可沒想到這次來的居然是煞神,他可是金仙后期,一個照面,就被殺了。

    “你們大統領,為什么讓你們來殺人族仙人?”

    古爭寒著臉,繼續問道,那元神驚恐搖頭:“這個我就不知道了,接到這個他任務的不止我們三個,還有好多人,都出發了,目的就是盡可能的殺死人族仙人!”

    他的話,讓古爭眼睛再次一寒。

    很快,他就明白了,這是妖族對人族下手了,巫妖大戰盡管還沒結束,但已經打的差不多了,妖族也看出,未來的敵人就是人族,所以先下手為強,盡可能的消滅敵人。

    古爭不知道該說他們聰明,還是笨。

    你就算下手,也要等勝利之后,現在就偷偷下手,讓人族知道后,團結起來聯合巫族一起打你的話,你難道撐得住?

    人族準圣是不多,但不是沒有,而且還有一定數量的大羅金仙,這股力量一旦加入其中,絕對有可能改變戰局。

    “公子!”

    剛問完,火道人也到了,看到了被古爭抓住的元神,認出這元神的力量。

    金仙后期,居然是金仙后期的元神,難怪胡一鳴他們會被殺,這樣的力量,根本不是他們所能抵抗的。

    “交給你處置了,不要讓他死了就行!”

    古爭隨手一扔,將那妖怪金仙的元神丟給了火道人,連戰利品都沒去收,就直接飛了回去,饕看向地面,猶豫了下,最后到下面收了這三個金仙的儲物手鐲,隨后離開。

    火道人這才知道,金仙后期還不止一個,而是三個。

    古爭和饕都走了,這三具已經現出原形的妖怪尸體,也要他來處理了,要是平時能一次得到三具金仙后期妖怪的尸體,那絕對是發財的好事,可惜現在的他一點都高興不起來,得到這三具尸體的代價太大了。

    古爭回到山莊,立刻叫來趙公明,申公豹,諸葛明三人。

    “妖族下手了,對人族下手了?”

    聽完古爭所說,趙公明第一個發愣,申公豹和諸葛明他們也是一臉的不可思議。

    和古爭想的一樣,這個時候妖族對人族下手,簡直就是瘋了。

    “絕對不會有錯,那個元神還在火道人的手里,一會他回來,你們可以自己審問!”

    古爭將事情告訴趙公明他們,是因為他們的人脈更廣,這件事可以讓更多的人盡快知道,眼下人族仙人還很散亂,并沒有團結,之前出了一個除巫聯盟,還被古爭給破壞了。

    這樣的話,妖族偷襲,會給人族帶來很大的傷害。

    說完這些,古爭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間,趙公明他們也沒攔著,都出去等火道人回來,這件事很重要,由不得他們不重視。

    沒多久,火道人拖著三具妖怪尸體回來了,那個妖怪元神,也落入了趙公明他們的手里。

    此時的妖怪元神,都快瘋了。

    他沒想到這個府城有那么厲害的金仙,更沒想到還有大羅金仙,之前就是一個大羅金仙突然出現,殺死了他的兩個同伴。

    有大羅金仙也就算了,還不止一個,這邊還有三個,他們要是早知道這一點的話,絕對不會在這里下手,有多遠趕緊跑多遠。

    一個只有幾十萬人的人族小城,有十幾個金仙不說,還有四個大羅金仙,還讓不讓人活了?

    趙公明他們的審問很快,沒多久就問完了,和古爭說的一樣,知道的比古爭說的還更詳細一些。

    很快,三人全都告辭離開,還分別發出很多傳信,都是給自己的親朋好友,讓他們通知自己身邊的人,一定要注意小心妖族,妖族已經對人族動手了。

    這種大事,趙公明能做的也只是通知,具體該怎么應對,他說了不算,所以他自己立刻去了三十三天外,去找自己的師傅,將這事匯報給他。

    這樣的事,恐怕也只有去找圣人了。

    他們離開的時候,古爭都沒出門,只是隨意說了聲,趙公明他們知道古爭有一個弟子般的人物被殺了,也沒在意,加上事情很急,全都匆匆離開,只有饕,在古爭的身邊,陪著他。

    “我要去一趟地府!”

    看著饕,古爭突然說了句,饕有點愕然,還有些迷糊。

    地府,開天之后自成一界,只吸納亡魂,作為輪回之地,非常的重要。

    洪荒初期,地府和洪荒并沒有相連,沒有相通的通道,想入地府,就必須打開兩界屏障,穿越兩界才能進去。

    能做到的,最低也是大羅金仙。

    但就算是大羅金仙,也不是說能過去就過去,畢竟沒人知道地府在哪,哪怕有這個能力,你找不到地也是白費,總不能到處去打開空間通道,去尋找地府吧。

    真那樣,弄不好就會被吸入亂流,就算是大羅金仙也出不來。

    “你說去哪,就去哪!”

    饕直接說了句,其實饕根本沒有地府這個概念,不知道他們要去的地方,已經離開了洪荒。

    “我有生死薄,可入地府,但目前的我打不開兩界屏障,需要你的幫忙!”

    古爭難得露出一絲笑意,他和別人不同,第一,他知道該如何去地府,第二,他有生死薄,地府是輪回之地,生死薄則掌控生死輪回,和地府最為搭配。

    有生死薄在,古爭在地府,就可以橫著走,哪怕里面厲害的鬼物,也別想傷到古爭分毫。

    “怎么做?”

    饕沒任何廢話,直接說了句,古爭笑容又增加了一分:“先別急,我們去地府,這邊也要交代好,不能說走就走,眼下并不太平,要讓他們都小心!”

    妖族正在偷殺人族,雖然來他們這邊的三個妖族金仙都被殺了,但誰也不敢保證妖族會不會有后續的人過來,所以府城這邊的安全,該交代還是要交代。
三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