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6章

    “你怎么沒有?”

    吳游拿著洗怨果,剛想吃,突然停在那,看向楊度,楊度只拿來了兩個,他和胡一鳴一人一個,胡一鳴這會也在看楊度。

    “我已經吃過了!”

    楊度嘿嘿笑了聲,其實他只得到了兩枚洗怨果,并不是他吃過了,他只是喝了忘川河的水,用水來凈化他的怨氣。

    “真的?”

    吳游有點不相信,雖然和楊度在一起的時間不長,可一起死過一次了,也算是共患難,多少知道一些他的脾氣性格。

    “真的,我有必要騙你們嗎,趕緊吃了吧,等我們洗凈怨念,不管去哪,日子都會變好!”

    楊度擺了擺手,催促說了句,吳游不在多想,楊度說的沒錯,只要他們沒有了怨念,無論去哪都是有實力的人,會被看重。

    可有了怨念,他們就是定時炸彈,到哪去都不會有人要,還不如普通的鬼魂待遇要好。

    見楊度這個樣子,吳游他們不在遲疑,快速吃下各自手中的洗怨果。

    洗怨果的味道還是很不錯,特別那種清爽的感覺,讓他們心情都能好很多,怪不得這個果子就能洗凈身上的怨念。

    “站起來,站起來,都站起來!”

    有個鬼修飛了過來,這個鬼修實力并不強,甚至沒到天仙境界,因為沒有**的緣故,所以能飛,但飛的速度不快。

    不止他這一個鬼修,好多鬼修都飛了過來,每人負責一塊,將這里所有的冤魂都喊了起來。

    “現在我來問你們,有沒有見到過這樣三個人,……”

    那鬼修開始問話,三個人的特征詳細的說了一遍,他越說,吳游他們頭就越低,這分明說的就是他們三個。

    “這三個人,名叫吳游,楊度,和胡一鳴,誰見到說一聲,有獎勵,要是隱瞞不報,小心讓你們魂飛魄散!”

    最后那鬼修說出了三人的名字,三人不在懷疑,這就是在說他們,有人在找他們。

    還好,他們不僅隱藏了實力,還改變了樣子,最重要的是,他們連名字都改了,沒用平時的名字,這是吳游跟著古爭學來的。

    要隱藏的時候,名字最好改一下,這樣別人不會想到是你。

    古爭要是知道是這樣,不知道會怎么想,當初他的一些影響,以至于他沒能快速找到這三人。

    問過之后,沒人說見過,都沒說沒見過,那鬼修就走了。

    “這是怎么回事,誰會找咱們三個?”

    等他走后,吳游才小心的說了句,楊度和胡一鳴都在他的身邊,同樣一臉茫然。

    “我們到地府沒多長時間,也沒得罪過什么人,怎么會有人大張旗鼓的在找我們?”

    胡一鳴也說了句,他們是死去的倒霉蛋,在地府沒有任何認識的人,為什么會有人找他們,根本不知道。

    “你說,會不會是以前我們的仇家,知道我們也死了,所以在找我們?”

    楊度突然說了句,他們以前在府城的時候,可是殺過不少的人,包括一些天仙,這些天仙死了靈魂也會進入地府。

    “他們怎么會知道我們都死了,特別是楊度?”

    吳游立刻搖頭,死在古爭手上這樣的人不少,死在他手上的就不多了,況且楊度去府城的時間不長,以前的仇家根本不知道楊度的存在,比如和胡一鳴他們在一起,一次被古爭殺了二十多個的那次。

    這一點,被他們快速否定。

    “會不會是妖族,要將我們斬草除根?”

    這次說話的是胡一鳴,他們是被妖族所殺,最恨的就是妖族,這會本能的聯想到了妖族。

    “不會,咱們只是小人物,他么費不著對我們費那么大的勁?”

    這次說話的是楊度,他很有自知之明,就他們三個,妖族還特意追到地府來?根本不可能。

    “你們說,會不會是公子知道后,到地府來找我們,別忘了,他可有生死薄!”

    吳游突然說了句,古爭有生死薄的事,他們早就知道,對他們來說不算什么秘密。

    他們以前也知道,生死薄掌管生死輪回,是先天至寶,那時候倒沒多想,等進到地府之后,才發現生死薄在地府中的應用更好。

    “公子不過金仙,再說了,有生死薄不一定就要來地府!”

    搖頭的還是楊度,他倒是期望是古爭來,真那樣的話,不僅他們的安全有了保障,也有希望重新返回洪荒。

    “也是,這是地府,不屬于洪荒!”

    吳游苦笑一聲,盡管他期望是古爭來了,但也知道這只是奢望,古爭不可能因為他們跑到地府來,而且他們也來不了。

    這可是上個不同的世界,相傳只有圣人才可以跨界,古爭只是個金仙而已,哪怕實力很強,但也只是金仙。

    “會不會是之前抓我們的人,打聽到了我們的消息,現在再搜索我們?”

    胡一鳴又說了句,吳游和楊度都神情嚴肅了起來。

    之前他們泄露實力,又是冤魂的身份,被人給盯住了,想要殺死他們,雖然他們隱姓埋名藏了起來,但在之前他們說過自己的真實姓名,也在地府和其他鬼魂交流過。

    越想,這種可能就越大,其他幾個不靠譜的猜測下,這個反而讓他們認為就是真的。

    畢竟他們也知道,一旦他們化為厲鬼的危害有多大,他們可有天仙實力,一旦化為厲鬼,那絕對達到金仙,像胡一鳴,甚至能到金仙后期,那危害就大多了。

    不僅這些冤魂可能被害,其他一些正常的鬼魂也有可能被害。

    “一定是這樣,看來這里不能久呆了!”

    吳游重重的點著頭,這里已經在搜查他們,雖然暫時沒找出他們,可誰知道日后會不會露餡,這里可有金仙鬼修在,一旦被發現,絕無生路。

    逃跑,哪怕隱藏在無人之處也好,也比被他們抓住殺死的好。

    吳游的話,得到兩人的贊同,這里不能久呆了,要想辦法離開,否則會有危險。

    可惜古爭不知道他們的想法,知道的話不知道會不會懊惱,因為他身份特殊的原因,尋找吳游就沒泄露他的身份,只說讓找這三個人,結果就因為這一點,錯過了讓他找到吳游三人的機會。

    五天之后,三人終于找到了機會,悄悄的離開了這個地方。

    紅眼睛,是冤魂最顯著的特征,怨念沒洗凈之前,眼睛的顏色就消除不了,有這個特征在,他們根本不可能到有其他鬼魂的地方去,更不可能進城。

    吳游他們也想過遮住眼睛,很可惜,根本遮擋不住,況且就算閉著眼睛不睜開,但身上的怨念總歸存在,一些修為高的人,都能感應到。

    三人不敢走河邊,就在山里走著,需要的時候,在沒人的地方去取河水,出來了就沒有了洗怨果,只能用河水繼續凈化他們的怨念。

    “還沒找到?”

    來到王碩這里三個月后,王碩已經發動他的力量,將七成以上地府境內的冤魂聚集處都翻了個遍,可依然沒有任何的消息。

    “有可能,他們就在那些沒有動靜的地方!”

    王碩嘆了口氣,他是真沒找到,也沒說謊。

    “那三成地方,都是誰的地盤,告訴我,我去找他們!”

    這么長時間沒有任何消息,讓古爭有些著急,王碩這邊能動的都已經動了,沒有消息,那就說明三人在那三成地盤的可能性很大,古爭打算親自上門。

    愿意幫忙還說,有禮物感謝,不愿意幫忙,打也打的你去幫忙。

    “餮仙道友,這也是我的事,這樣吧,我親自跑一趟!”

    王碩則輕輕搖頭,表示他自己愿意跑一趟,古爭看著他,臉上帶著笑容,再次搖頭。

    “這是我的事,王道友愿意幫忙已經很感激,還是我們自己去吧!”

    王碩打的什么算盤,其實古爭一清二楚,他已經知道,這三成的人和他都不對路,王碩故意這么說,其實也有讓他和那三成地方人起沖突的念頭在。

    只是這話他沒有直接說出來,古爭兩世為人,這點小心思瞞不過他。

    不過對此古爭并不在乎,他要的只是結果,哪怕王碩想利用他,去對付那些人,那也沒有關系,他們不幫忙,古爭本來就要動手,所以壓根沒有在意。

    “既然如此,我陪你們去!”

    王碩不在堅持,不僅是他,胡峰也跟著,加上王三,一共五人,在王碩的帶領下,疾馳而去。

    古爭有筋斗云,速度反而成了最快的一個,對筋斗云這樣的法寶,就是王碩都有些眼紅,不過他很清楚,現在的他不是和古爭翻臉的時候。

    另外,古爭的實力他已經有所了解,別看古爭表面上只是個金仙,可在地府,一般的大羅金仙根本不是他的對手。

    生死薄在古爭手里的事,他也知道了,對生死薄他更眼紅,可知道了王三的遭遇后,他就暫時把這個心思埋了下去,沒有過任何過激的表現。

    王碩是個心機很沉的人,盡管他知道生死薄的作用,但在古爭面前,沒有表現出任何的占有欲,相反,對古爭所提的事,一直都很是配合。

    “歐陽甫,大羅金仙中期,開天辟地,地府出現的時候就在,也是地府的老人了,比我的資格都老!”

    王碩在路上給古爭介紹著第一個要去的地方,歐陽甫是地府最初就在的一批人,資格非常的老,不過他不是肉身修煉,本身就是鬼修,開天辟地之前,就是鬼修。

    像他這樣的鬼修,加上開天之前就存在,手上一定有不少的寶貝,對付起來很難,王碩和歐陽甫之前有過沖突,雖然歐陽甫奈何不了王碩,但王碩同樣也拿歐陽甫沒有辦法。

    “他最厲害的法寶,是一件先天的金剛錘,重達三十六萬斤,此錘帶有破空之效,一旦被鎖死,根本逃不掉,除非用蠻力抵抗,但除圣人之外,無人能抗的住這錘的重擊!”

    王碩將歐陽甫最厲害的法寶介紹了出來,重達三十六萬斤的錘子,確實不輕,而且可變化大小,又是先天之寶。

    想古爭這樣的金仙,絕對不可能抵擋的住這樣錘子一擊,有生死薄也不行,這是先天至寶,不是鬼修自身的攻擊。

    最麻煩的是,這錘子還能鎖定,一旦被鎖定,跑都不好跑,甚至能破空追擊。

    這讓古爭稍稍有些心驚,感覺有些低估了地府這邊的鬼修,雖然他有生死薄,但生死薄不是萬能,哪怕是在地府,很多先天至寶,都能和生死薄相比。

    “除了金剛錘之外,他還有一把修羅傘,不過此傘對鬼修有克制,你們乃是肉身,當是無礙!”

    修羅傘,一個專克陰魂的法寶,可吸進陰魂陰氣,一旦被此傘罩住,除非修為非常的高,否則必死無疑。

    這把傘對王碩來說,威脅要大于金剛錘,不過他主要介紹給古爭他們,所以先講了金剛錘。

    “多謝提醒!”

    古爭對王碩道了聲謝,王碩又將歐陽甫一些能力說了出來,多讓古爭他們了解,并且表示,如果起了沖突,他也不會坐視不管。

    都是大羅金仙的速度,到歐陽甫那很快,只用了不到十天就到了,王碩的地盤和歐陽甫的地盤,本就相鄰。

    歐陽甫住在一片宮殿群中,比王碩那里環境好多了,古爭五人到了后,直接在空中停下,等著下面的人上來。

    沒奪回,就有一名金仙上來詢問,等他回去報信之后,王碩口中的歐陽甫才出現在空中,和他在一起的,還有另外一名大羅金仙鬼修。

    “王碩,找到新幫手了,就敢到我這來放肆了,是不是?”

    歐陽甫個子不高,看起來矮胖那種,但聲音很宏亮,對著王碩就是不滿的問了句。

    “歐陽兄,我并非此意,只是餮仙道友著急想找他的幾個朋友,之前歐陽兄又不愿意幫忙,所以只能過來再次相請了!”

    王碩笑呵呵抱拳,又低聲對古爭說道:“歐陽甫身邊人叫上官青,和歐陽甫關系最好,也是大羅金仙中期的修為!”

    兩個大羅金仙,還都是中期,這是場硬仗,不過即使硬仗古爭也不怕,他的目的又不是殺人,只是讓他們幫找人。

    先禮后兵,真不行,就出手。

    “我沒興趣找什么人,請回吧!”歐陽甫不耐煩的揮了揮手。

    “歐陽道友,若愿意相助,日后必有厚報!”

    古爭開口了,抱了抱拳,并且做出了承諾,只要對方愿意幫忙,肯定不會讓對方白幫。

    古爭不是霸道之人,如果是別的事,別人不幫也就算了,但為了找到吳游他們,如果真不愿意幫忙,那就霸道一次。

    對古爭來說,吳游跟了他那么長時間,又有師徒之實,而且還是為了府城而死,無論如何,他都要在地府之中,將他找到,這是古爭必須要做的事。

    這樣的事,愿意幫,就好說,不愿意幫,沒辦法,道理和自己人之間,古爭只會選擇自己人,哪怕不講理一次也無所謂。

    無論洪荒還是地府,本身都不是真正講道理的地方,誰的拳頭更大,誰就是道理,除非濫殺之人,才會被所有人共同討伐。

    “我缺你那點厚報,說過了,我沒興趣,回去吧!”

    歐陽甫似乎有點生氣,語氣變的更不耐煩,古爭無奈,微微嘆了口氣,饕突然動了。

    既然要打,饕就不會被動,不管對方是一人還是兩人,他都會搶先出手,饕的速度非常快,瞬間就到了歐陽甫他們身邊,一道血污沖天而起。

    看到這道血污,王三還很是感慨,他可是深深知道這道血污的厲害,當初的他就是栽在這血污之下。

    饕沖出去之后,古爭就跟著沖了過去,手上還拿出了一個黃色葫蘆。

    生死薄也被古爭召喚了出來,黃色的光芒將古爭卷在其中,看到生死薄,王碩的眼中不自然的閃過道貪婪。

    血污之中,歐陽甫和上官青都怒吼連連。

    他們沒想到對方會突然動手,更沒想到,對方的手段這么厲害,血污之中,他們什么都感應不到,根本不知道敵人在哪,只能用盡辦法護住自身。

    血污維持時間不長,很快散開,歐陽甫已經受了傷,不過上官青的傷勢似乎比他更重一些,身上好幾個傷口。

    兩人畢竟是大羅金仙中期,哪怕被饕所傷,但也傷的有限,不像王三,當初差點被饕給直接殺了。

    “請寶貝轉身!”

    剛一現身,古爭就彎下了身子,他知道對方手中有厲害的重寶,所以動手之后,毫不留情,歐陽甫不愿意幫忙,那就殺了他,古爭要的只是他的勢力。

    歐陽甫一死,古爭相信,王碩有的是辦法接管這些勢力,一樣可以為他幫忙找人。

    黃色葫蘆中飛出一道白光,看到那黃色葫蘆歐陽甫就感覺到不妙,大吼一聲,可是還沒等跑掉,白光就從他脖子處閃過,歐陽甫的頭顱,直直的落了下來。

    只一照面,強大的歐陽甫就被古爭和饕聯手砍掉了頭,就是王碩也看的目瞪口呆,一臉的不敢相信。
三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