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9章

    眾人大驚所有人趕忙集中火力,想要先把這個突然加進來的第三者給重傷,黑金輕蔑的看了眾人,猛然張口長嘯起來。

    那聲音似龍吟,又似虎嘯,聲音從低到高,氣息十分長久,震的是所有人頭昏眼花,站立不穩。

    而廖文和席紹元雖然也有一點不舒服,但是不是針對他們的,不像他們完全失去身體控制的,趁機上前一人一拳把毫無防備的所有人給打成重傷,尤其大貓和大鳥,翅膀都被對方跟硬生生的給掰斷了。

    等到黑金停下來的時候所有人都已經躺在地上,失去了戰斗力,然后席紹元在一個一個過去把所有人打昏,放在一起。

    “黑金大人,你太厲害了。”廖文在旁邊興奮的夸獎道,”這一拳一嗓子,直接就把對方給全滅了。”

    “那里還有一個。”黑金并沒有因為廖文的夸張失去理智,這些對他來水真的沒有意義,自己想要挑戰的不是這些。

    “什么。”廖文看著那個大坑,十幾道閃光突然從坑中出現,直奔黑金而來。

    黑金也是從手中拿出兵器,直接把面前的所有暗器全部擋住,隨著交鐵之聲,那些暗器全部落下,廖文一看,全部是一個個長約一米的黑色東西,一頭尖尖,像個圓形的錐子,這不是那個隊長身上的刺嗎?

    穿山甲也從地底上來了,現在狀態不是太好,嘴角流著血,內臟肯定也受了點傷,胸口異常憋悶,看到旁邊所有人都已經在地上昏迷不醒,老三,老五身體還因為翅膀斷裂疼痛,不斷抽搐著。

    這讓他的眼睛都紅了,知道自己也逃不出去了,還害死了自己一幫兄弟,愧疚的心里越發的難受。

    忽然整個人縮成一團,直接變成一個圓球,原地在地上轉了起來,直接沖了上去,想要和對方同歸一盡。

    廖文見狀直接把手中的長劍扔了過去,想要阻擋對方,沒想到他竟然在告訴路途中改變方向,直接斜閃上去,然后再一次反方向斜閃,不禁躲過了黑金的拳風,還又回到了最初的路線上。

    就像一道有些歪的z型閃電,在地上猛地一起,化為一道道極速旋轉的輪圈,自己身上的刺根根豎起在外,想要碾碎所有擋在面前的東西。

    黑金看著對方沖著自己面門,也不慌張,拿出手中的武器,擋在面前。

    “滋,滋”一陣電鋸般聲音響起,隊長直接撞在那柄武器上,不斷旋轉著,許多巴掌大的閃電從接觸點蹦出來,隊長想要把那把武器給削斷,在把對方的腦袋給削掉。

    可惜想法是好,黑金在抵擋住對方第一次攻勢的時候,直接被力道撞的后退幾步,不過卸力之后,對方就已經突破不了自己的防御了。

    黑金露出潔白的延遲,胳膊猛地一張,直接把隊長給震在半空,電光一閃,鋒利的長刀斬向對方,不過想到廖文懇請自己話,直接刀刃變刀背,狠狠的劈了上去。

    “砰”

    隊長直接被黑金擊的倒飛出去,而后自空中重重的摔落在地,鮮血不要錢的從口鼻、溢出,尤其背后的外殼被直接劈開一道口子,要不是最后變成了刀背,隊長這一下就會被一刀兩半。

    隊長還想掙扎要出來,可是感到自己五臟如焚,胸腹間疼痛無比,體內的妖氣無比的絮亂,身體內部受了很嚴重的傷,最終還是趴在地上半死不活,那雙仇恨的雙眼死死盯著他們。

    要是自己有足夠的距離和時間加速的話,肯定能破開,可惜自己沒有那么機會了。

    這下世界都清凈了,廖文和席紹元開始樂呵呵剝奪對方的空間裝備了,各式各樣的裝備都從他們身上搶了,廖文樂呵呵的看著手里的東西,這下收獲不小。

    一不小心看到黑金大人眼睛冷冷的看著自己,頭上突然閃過一絲冷汗,趕緊從席紹元手中搶奪過來兩個戒指,全部遞到黑金大人面前,諂媚的笑道

    “大人,你看看有什么合適的,你先要,你全拿走都沒問題,要是沒有你的話,也不會那么輕松勝利。”

    黑金一點都看不起他們一副貪財的模樣,雖然這些東西回去也能換許多修煉的寶貝,終歸也是為了提高自己的實力,可是黑金信奉的一點點修煉出來,拔苗助長的修為有什么戰斗力。

    就是他們兩個,自己一只手都可以把他們給廢掉。

    “不需要,你們自己留著吧。”黑金嫌棄的走在一邊,不在關注這些瑣事,”快點收拾吧,等好了回去別忘了給我準備好東西。”

    黑金說完遍離開了這里,他相信對方絕對不敢賴賬,再說這里沒有自己的事情了,直接一個縱身,離開了這里,對于他們轉化成傀儡,真實是非厭惡,可是大家都非常喜歡,自己也沒辦法,只好眼不見心不煩。

    自己是一只老虎,需要的對手也是老虎,哪怕對方會更強,自己會死在對方手里,那也比在這群綿羊面前炫耀武力要有尊嚴,大人欺負小孩子,有什么成就感,對自己有什么用。

    恭敬的注視黑金大人離開后,廖文和席紹元也舒了一口氣,真怕對方翻臉不認人,把這些東西給搶了,哪怕殺了自己也沒有知道,現在人走了,簡單的分下臟,廖文拿出一個玉瓶。

    通體白玉,看起來煞是純潔,可是里面裝的卻是精華版的煞霧,對于他們這種受傷無法反抗的,只需要三天就可以完全轉化成功,這是廖文專門購買的,為這中情況準備的。

    廖文嘿嘿的笑道,對于此時的收獲感到滿意,取出瓶口,嘴里念動的法決,一團粉色的濃霧從瓶口出現,在廖文的控制下,慢慢變成一道長線盤旋在廖文的頭上。

    等到所有的霧氣全部取出,廖文猶豫著又拿出來新的一瓶,因為人比較多,又有一個實力比自己強的,生怕這些不夠。

    席紹元在一旁說道,”你先轉化的,萬一不夠你在上,這樣不就省些了嗎。”

    廖文聽聽也是,這東西也不便宜,省點就省點,答不了就像他說的那樣,不夠可以隨時在添加。

    廖文還賣弄著粉色霧氣化為一頭巨蟒,沖向了那一群人,異常兇猛,小隊隊長看著不遠處的成員,心里一陣悲憤,想要阻止卻無能無力的感覺,又有一口鮮血噴出。

    “你別著急,等一會我會把你變成我的專屬傀儡。”廖文臉上充滿了笑容,看著對方的隊長,非常滿意,這個變異穿山甲要比那變異貓有價值的多,可惜自己手中只有一份這種藥劑,要不然那個會飛的貓其實還不錯的。

    廖文正想著回去后的發財計劃,一道金光在遠處閃現而出,從密集的大樹中穿梭而來,下一刻,一把金光閃閃的長劍插在地上化作一個圓形護罩,正好把霧氣給擋了回去,甚至霧氣邊緣也損失了一大截

    “什么人。”廖文大聲喊道,連忙把霧氣收了回來,小席紹元也在一旁警惕著。

    這時候他們看到一個普通的人類修仙者飛速趕了過來,站在他們兩個面前。

    “哈哈,又來一個送死的,運氣不錯啊。”廖文一看只是個金仙中期的,在自己面前還不是手到擒來,席紹元也在一旁看著對方,仿佛在看一頭待宰的豬羊。

    古爭看著身后的一地傷員,感受著對方的氣息,一臉不相信,”這是你們做的?”

    “當然,從來沒見過你那么蠢的人,你后面的那把劍不錯。”廖文貪婪著看著一件閃閃發光的長劍,”千里送人頭,在自帶寶物,不錯,不錯,看你表現不錯,等會給你留個全尸。”

    現在廖文還心疼自己那些被消融掉的霧氣,決定把對方殺掉以泄心頭之恨。

    “你自己投降吧,免得吃了一些苦頭。”席紹元在一旁哈哈大笑道,運氣來了誰也擋不住啊,又來一個肥羊自動上門。

    古爭不可置信的看著他們,廖文兩個人哈哈大笑以為古爭怕了他們,對太慢來水,對付這個小小的金仙中期,不管怎么放松,他都逃不出自己的掌心。

    再加上之前那么多的收獲,所以有興致賠這個看不清局勢的人類玩玩。

    古爭壓根不相信這時他們做的,他們兩個人一點戰斗的痕跡都沒有,自己看的很清楚,如果是他們的話,根本拿不下來這個加強的小隊,現在連隊長都躺在一邊,而對方一點傷都沒有,太明顯的破綻了,肯定還有第三人出現過。

    一次性出現三個修羅人,是多少年沒見過的事情了,一般最多兩個,因為來這里的人也是驕傲著的呢。

    “這位朋友,趕緊走吧,我趁著還有一點力氣,可以掩護你一下。”古爭耳邊傳來了一身虛弱的傳音。

    古爭看著那穿山甲復雜的眼神,緩緩的搖了搖頭,他們還沒有讓自己逃離的實力。

    “真是笨啊,你在這里除了送死還能做什么,你以為你是古將軍嗎。”穿甲看著個這傻蛋,不知道天高地厚,不知道對方實力那么強,這個時候還想要逞強,古將軍雖然看起來是劍仙中期,可是實力早已到巔峰,能是你所能比的。

    古爭在對陣的時候是帶著面具的,而且這次出行特意換掉了自己白色的衣服,所有穿山甲看著這位自己一伙的年輕,不禁焦急的喊道,甚至語氣都夾雜著一絲憤怒。

    看著古爭還是不為所動,堅持擋在他們的面前,其實隊長也是很感動的,可惜感動又換不來存活,最后告訴古爭,”說完這句話后,我將發起最后一次攻擊,替你掩護一下,你抓緊時機逃走,我不想在我們的兄弟落入他們的手中。”

    說完,穿山瞬間從地上崩了起來,閉著眼睛沖向對方發一道最后的進攻,不管如何拼著命也要掩護好這位兄弟,希望不要辜負了自己的一片苦心。

    此時穿山甲覺得能死在對方手中也行,自己絕不可能變成別人聽命的傀儡。

    對方如期的攻擊并沒有打在自己身后,反而自己撞上一個人腹部,措不及防下自己和對方一起飛了出去。

    隊長趕忙睜開眼睛看下,發現自己身下就是剛才的一個修羅人,眼睛還帶著戒備的神色,可是一動不動。可是為什么對方不攻擊我呢,他以為轉身看了過去。

    發現另一個修羅面帶面如土色,一臉恐慌的看著古爭,在看自己那個同伴,然后一臉輕松站在身下這個修羅人位置。

    怎么回事,現在穿山甲隊長是一頭霧水,看下身下的修羅人,對方連一點掙扎都沒有,驚訝的發現對方已經沒了氣息,死掉了。

    自己這個攻擊沒有太多的威脅力,怎么會把對方撞死呢,忽然想起了什么,激動的腦袋都都轉不回去了。

    “大..大...人。”廖文緊張的連話都說不出來,那穿山甲不知道,自己還不知道嗎,那穿山甲在進攻的時候,古爭晃了晃身子就在自己眼前消失,下一次在出現的時候就已經席紹元的身后,輕飄飄的一掌印到他的后背,和自己實力差不多的席紹元就這樣死在他手里。

    太快了,太難以置信了,這個身上氣息只有金仙中期的人類,難道竟然那么厲害,要不是自己知道對面沒有大羅的高手,要不然自己都以為他是大羅級別的存在。

    “古將軍。”穿山甲已經在旁邊恭恭敬敬的站好,自己萬萬沒想到能再這里遇到他,還救們自己一命,在金仙中期如此威勢的只有他一個。

    想到自己還苦心積慮的掩護他逃離,穿山甲下意識的想要打個洞鉆進去。

    自己的伙伴們還是昏迷狀態,但是沒有生命危險,之前修羅下手有譜的呢。

    “嗯,這個人怎么處置。”古爭沒有否認自己的身份,自己說來也是湊巧過來的。

    在之前尋找大蛇無果的情況下,古爭也是老老實實按著地圖準備溜達一圈,一點點尋找,這個本方法真是讓古爭頭疼。

    古爭以不緊不慢的速度前進著,忽然在耳邊傳來一聲長嘯,雖然聽不太真切,但是聽出來這里面蘊含的殺意。

    古爭就覺得附近有人在戰斗,不管是自己這邊占優勢還是敵方占優勢,古爭還是毫不猶豫直奔聲音的所在地。

    恰巧在廖文釋放粉霧的時候看見了躺在一地的隊友,趕忙之間,直接把手中的長劍扔了過去,說實話要不是對方賣弄這幾下,時間還真有點來不急。

    長劍恰好擋住那團粉霧,雖然不知道干什么,但直覺告訴自己肯定不是什么好東西,不能讓他們沾上那東西。

    “我希望大人把他打成重傷,叫給我們處置。”穿山甲一想到對方差點害死這邊所有,還想轉化成傀儡,心中就一種怒火在燃燒,恨不得當場把他給殺掉。

    不過看到同伴的慘狀又覺的殺掉他太便宜他了,想要折磨他,以泄心頭之恨。

    廖文聽到后嚇得是魂飛魄散,要是落在對方手里,那生死可不在自己身上了。

    而且黑金大人也不在這里,這讓廖文有種風水流轉的感覺,對方話音一落,趁著古爭看向隊長,視線不在這里,一咬牙全速向外面跑去,再不跑再也沒機會跑了。

    在眼角的邊緣,廖文沒有看到古爭動身來追,心里一喜,只要拉開距離自己隱蔽起來,絕對讓對方找不到自己。

    正在極速逃跑的廖文胸中一痛,看到一柄劍尖從自己心臟處冒了出來,身體突然一停,愣愣的看著身上的那柄長劍,感受著其中狂暴的能量氣息在凝聚著。

    “不。”

    隨著廖文不甘的大吼聲,廖文的身體直接被炸成四分五裂,散落在這一片地方。

    “謝謝古將軍。”穿山甲看到這一幕,鄭重的向古爭鞠個躬,讓不是古爭出現,自己這一小隊就真是的全軍覆沒了。

    “不用謝,這些人怎么辦。”古爭皺著眉頭看著一群昏迷的成員。

    “沒關系的,我在這里看著他們,我這還有一些療傷的藥品,只要多休息幾天就好了。”穿山甲知道古爭單獨出來肯定是有事情,自己其實也希望對方在這里守護著他們,但是知道這有些不現實。

    古爭也知道,看著穿甲費勁的一個個掰開他們的嘴巴,塞進去一個丹藥,最后自己也往嘴里扔了一顆,繼續在旁邊警戒著。

    這樣不行,如果這時候在來了一個敵人,就以他們的這種情況,說不定又要再次全軍覆沒,但是自己在這里的話會耽誤太長的時間,雖然說尋找任務并沒有說越快越好,甚至抱著幾年的時間來尋找。

    不過古爭不想在這單純的浪費時間,于是拿出之前老紀送給自己的那瓶綠液,直接一道翠玉的綠光從中流出,猶如星河燦爛點綴著天空,忽然星河一震,化為無數亮閃的光電,在古爭的控制下,散發著點點星光融入他們的身體。

    被折斷的翅膀,被打成重傷的傷勢,在一種不可思議的速度加快愈合這,古爭才用了三分之一綠液,所有人的傷勢已經治好了。
三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