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5章

    此時斐公子正在粗喘著氣,朝自己家方向逃跑著,自己生怕對方跟蹤自己,自己一路沿著小路,直線朝著自己家的方向趕去。

    只要回到了家里,即便對方找上門自己也不怕,自己父親可是重金請了一位長老,再加上自己的一位長輩,涼他也不敢上門。

    “呼呼”經過長時間奔跑之后,他終于從小巷子里鉆了出來,很快跑到自己家的門前,風一般的掠過大門的守衛。

    “咦,今天斐公子怎么獨自一人回來了。”一個人疑惑的說道。

    “是啊,好像看起來有些狼狽,而且他的護衛也不見了,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另一個猜測到。

    斐公子才不會問身后下人的想法,他沒有習武的天賦,在加上不肯吃苦,和平常人差不多。

    直接跑入前院的客廳,不顧忌有一位新的客人到臨,躺在椅子不斷的喘著氣,這激發潛力的狂奔,讓他差點累死在這里。

    “怎么了,培兒,如此大驚小怪,成何體統。”一個中年人坐在主座上,身上散發著一股威嚴之色,看到自己的兒子匆慌的跑進來,面色不滿的說道。

    自己好不容準備一件武器,正要以此為條件,讓對方在自己家中當一位客卿長老,雙方幸好已經達成了協議,要不然哪怕自己唯一的兒子,自己也非要教訓不可。

    “父親大人,我不是有意的,我只是一時之間無法停住腳步。”稍微喘了一口氣,斐公子,這才斷斷續續把事情的經過給說出來。

    在自己父親面前,自己沒有絲毫的隱瞞。

    至于旁邊做的其他三個人,也沒有覺得什么,在這個地方不是說很平常,但是也不會引起多大的漣漪。

    在這里,除了無法對沒有任何修為的人動手,和別造成很大的破壞,一般沒有人過問,前兩條是這里默許的規則。

    要不然這里一個人都不會有,還談什么發展,誰要敢違反,這里的所有人都會一起討伐。

    “嗯,你沒事就好,下次多漲點心,沒有幾分本事怎么敢獨自帶人外出。”聽到對方只是五階修為以后,變放心下,語重心長對著自己的兒子說道。

    “不要被別人傻乎乎當作旗子,剛才你說,對方一點都沒有警惕的樣子,肯定有所依仗。”

    “是,父親大人,下次一定不會冒失行事。”斐公子受教的點頭到,自己也真是昏了頭,忘記了這里是什么地方。

    “令公子還小,犯點錯誤沒有什么。”一個干瘦老者在一旁笑著說道,手里拿著一把長槍,愛不釋手的撫摸著。

    自己剛剛加如都對方家里,得到了如此重寶,正要好好的表現一番,現在恨不得那個人來到這里,用自己新的武器來對付對方,他大家知道自己的厲害。

    而且這武器還是裴公子在拍賣會淘到,真的是十分適合自己,要不然也不會答應對方的條件。

    現在討好一下斐公子,說定再給自己帶來一些運氣。

    “不能讓他養成這樣的習慣,要不然以后怎么能接收一些產業。”中年人微微笑著,捋著自己短小的須發。

    “父親,我先...”斐公子正準備先回去自己的房間,結果一聲通報從外面響了起來。

    “進來。”

    “斐家主,外面有兩個人打上門來。”隨身聲音,一個下人打扮的普通沖了進來,頭也不抬的跪在地上,明顯看的出來他有些驚慌。

    “怎么回事。”斐家主騰地一下從座位站起來,竟然有人該挑釁他們,誰人那么大膽。

    “不知道,只知道是一個大人帶著一個小孩,剛才門口的護衛阻攔對方,現在已經被對方一招給打趴下了。”下人戰戰栗栗的說道,主要是旁邊那人給自己的壓力太大。

    “哼哼,來的正好,斐家主,就讓我展示自己的武器。”那個瘦小露頭直接說道,眼中露出一絲精光。

    剛才還說著,沒想到對方真的找上門,還真是想要自己露臉一番。

    “那有勞了墨長老了。”斐家主一點不擔心,自己現在三個最強戰力都在這里,怎么可能會輸,既然對方找上門,那么就別想走了。

    在斐家主的帶領下,他們四個人一同朝著前門走去,就連斐公子都偷偷的跟在后面,這叫做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偏要闖。

    哪怕自己這邊殺了對方,誰也無話可說,畢竟是對方已經來家里,如果自己不做出反擊,可不是讓人看輕了自己。

    四個人才剛剛走到前院之處,就看到幾人下人從大門外面飛了進來,全部躺在地上哎呦叫著。

    一個年輕人施施然從外面走了進來,神色淡然,后面跟著看起來十分聰明伶俐的小女孩,一步一施跟在后面。

    “你竟然還敢跟著過來,你膽子倒不小,真是不怕死。”斐家主對著古爭喝道,不用看就知道他是跟著兒子過來,以他的修為不讓他發現,簡直是輕而易舉。

    “我膽子本身就很大,至于你們能不能取我的性命,那就要看你們的本事了。”古爭淡淡說道,掃視一圈后,眼睛就留在瘦小老者的手中,緊緊看著對方的武器。

    “后生你也太狂妄點了吧,一點都不知道謙虛。”不陰不陽的聲音從墨長老口中發出,“做人不能那么狂妄,要不然會有人幫你矯正過來。”

    “我的事情不需要你們來問,倒是你手中的武器哪里來的,有點眼熟吧。”古爭緊緊看著莫長老,皮肉不笑的說道。

    “嘿嘿,想知道,那就打敗我再說。”莫長老嘿嘿一笑,朝前一步走到眾人面前,長槍在手中舞個槍花,一絲絲閃電在槍尖不斷閃爍。

    莫長老對著個武器十分滿意,本身自己修行的就是雷屬性的功法,可是在此前之前,他一個趁手的武器都沒有,和人交手時,不知道吃了多少暗虧。

    幸虧自己功法給力,一路磕磕碰碰到了現在,當斐家主找到自己,拿出這把武器的時候,自己知道,自己夢寐一球的武器終于找到了。

    所有很干脆利索的答應了對方的條件,這才拿到了這把武器,雖然總共才磨合幾日,但是足以讓自己實力多出三成有余。

    就讓對方成為自己一次個磨刀石,墨長老心中想到。

    古爭沒有說什么,身形一閃,隊長一點反應都有,直接把長槍給奪了回來,再次回到原地。

    而墨長老看著古爭手中的長槍,疑惑道:“你怎么有一柄和我一樣的長槍。”

    壓根沒有意識到自己手上已經空空如也,說完還看向自己手中,想要對比一番,這才發現自己手中的武器已經沒有了。

    “你使出什么妖法,竟然敢奪我兵器。”墨長老瞬間爆棚了,沒有意識對方神不知鬼不覺,拿走他手中的武器是多么駭人。

    身形極速朝前,掌心一股駭人的氣勢出現,打向古爭的手臂,想要從古爭手里再次把長槍給奪出來。

    古爭對此只是輕飄飄的一掌印過去,不管對方如何使出眼花繚亂的身法,來迷惑自己,手掌直接印在的對方的胸膛之上。

    “噗”莫長老身形雖然看清楚對方的動作,自己的身軀也在極力的躲閃,可還是莫名其妙的被對方打中。

    一口空中噴出,飛馳的身形直接把旁邊的一座花廊給裝的粉碎,索性古爭沒有下死手,至少他還活著。

    不過如此他也被這巨大的力道,打的直接昏迷過去,躺在里面一動不動。

    斐家主可不是沒有眼力之色,對方輕描淡寫之間就把墨長老打的生死不明,要說之前還可以說對方功法特殊性,現在哪里還不明白,對方和自己這邊根本不是一個層次。

    另外兩個人也不傻,看到這一幕,之前手中的武器也收了起來,低眉順眼的站在一旁,一副任由對方處置的樣子。

    如果他們沒有猜錯的話,這個人肯定是仙人之流,再怎么著也有滅他全族的實力。

    “混賬東西,還不趕快給我跪下。”斐家主直接把跟在身上的兒子,一把拉了過來,只聽空中輕響一聲,斐公子的小腿竟然被他父親狠心的打斷,硬生生的被按在地上。

    而斐公子之前看的清清楚楚,哪能不知道自己何止是踢到了鐵板,簡直是一個讓自己絕望的鋼板。

    不顧自己身體的疼痛,整個人直接爬在地上,不住的磕頭求饒起來。

    “大人,家中不孝逆子人怒上仙,要殺要剮,請上仙隨意。”斐家主大氣凜然的說道,生怕惹怒了對方。

    看著斐公子,頭發已經散亂,頭上因為大力的磕頭,也滲出點點血跡,古爭淡淡的說道,“這把武器你們是怎么得到。”

    臉上面無表情,讓人猜不透他心里到底在想著什么。

    “還不趕快告訴上仙。”斐家主使勁踢了一下自己的兒子,這把武器是他買回來。

    “回稟上仙,這把武器是我上次我去岸上,從一個外地商人那里買過來,其他我真的也不知道。”斐公子抬起頭,連忙快速把得到的武器過程說了一遍。

    古爭看著對方的眼睛,知道對方沒有說謊,看來對方也不知道什么。

    心里遺憾的嘆了一口氣,拉著香香直接出去了。

    斐家主看著對方一聲不吭的離開這里,心里的石頭終于放了下來,這才發現,自己不知道什么時候全身已經全部濕透。

    “來人,把逆子給我關起來,一個月不能出房。”斐家主大聲的喊道。

    除了這檔子事情,香香也沒有心情在去逛街了,兩個默不作聲的沿著道路往城外走去。

    “這長槍的主人你認識嗎?”香香看著古爭一路上撫摸這個長槍,明顯感受到他的一些失落。

    “嗯,這是之前一個朋友,這桿長槍當時也是我送給他。”古爭還清晰的記得雪兒的那張俏臉,不知道他們發生了什么事情,竟然隨身的武器都出現在這里。

    不過經過這一點時間,自己剛才心里通過長槍演算,他們之間若有若無的聯系,知道趙滿此時至少還活著,讓他稍微欣慰的一點。

    自己在見到斐公子的時候,就感到一絲熟悉的氣息,當時自己還不知道為什么,下意識的跟著來到他們家里,才發現是這把長槍。

    兩個人來到城外一片無人的地點,古爭雙手打出幾道青決進去。

    只見長槍外面的青輝越來越多,整個槍身給人的感覺再次提升了一個等級,之前給趙滿的時候,古爭封印了一些功能,畢竟純粹的人間兵器他是沒有。

    古爭掏出一把火紅的長弓,現在身上并沒有之前絢麗的造型,除了造型獨特,一點氣息都沒有。

    古爭瞬間激活了它,只見一股火焰憑空升起在弓身上,古爭手中的長槍肉眼一般在縮小,很快就變成一個稍微大一點的箭矢。

    古爭伸手勾住弓弦,對準上空,一點點緩緩的拉開,身邊一股巨大的風浪開始出現四周,隨著古爭的注入仙氣,紅光越發的明亮。

    古爭右手邊突然出現一股紅線,沿著手掌延伸到弓身兩側的晶石,一個小型的鳳凰火焰在弓身上面出現,靈活靈現。

    “香香,把你的隱秘法術加持在這柄長槍之上。”古爭突然開口道。

    “嗯。”香香手中一陣揮舞,幾道淡淡的水霧附身槍身外面,讓槍身看起來有些透明起來。

    那弓身的鳳凰引頸高鳴之聲,瞬間沖進了長槍身上,那槍身的紋絡有多出幾道紅線在身上,于此同時,古爭松開了手中的弓弦。

    “嗡”空中發出一聲低沉的悶響,古爭周圍收到一股強烈的氣壓,周圍三丈之內的地面猛然坍陷下去。

    只見那柄長槍猶如一道閃電,瞬間就消失在空中,朝著遠方飛去,但是附著香香的特意加強的掩飾,除非正面看到,要不然誰也法捕捉到。

    “走吧。”古爭和香兒迅速離開了云飄島,他們還要去繼續尋找剩余的材料。

    在一間黑暗的地牢中,周圍到處是片潮濕的壞境,幽暗的空間無時無刻折磨著人的神經,再加上不知道一直傳來的滴水聲,和偶然一只不知名生物跑來跑去的聲音,沒人希望在這里帶上一眼,

    周圍只有幾根火把在燃燒著,發出噼里啪啦的聲音,不至于陷入永久的黑暗當中,也讓這寧靜的空間有一聲響動。

    在地牢的中間有一個人影,成大字形,四肢被綁周圍的鐵鏈給掛在半空中,身上衣不蔽體,只有關鍵部位遮擋,其他全部變成一條條的碎條,身上遍布著各種血痕。

    有的已經結疤,有的依然通紅,甚至有的還在緩緩的滲著鮮血。

    “吱”的一聲想到,一個巨大的鐵門被人從外面推開,三個人形態各異的人,從外面走了進來.

    仔細看去,身上或多都有一些特異之處,只不過被一些東西稍加掩飾住,看不出來。看著昏迷的不行的人影,中間一個人身穿白袍,看著對面一會,這才發話。

    “把他給我弄醒。”

    看樣三人以他為主,話音剛落,一條尾巴快如閃電從右邊一個年輕人身后神了出來,像一個鞭子一樣抽向了人影。

    “啪”

    一道血痕出現在人影的左胸上,深深的印了進去,可是人影仿佛沒有知覺一樣,只是不自覺發出一聲痛苦的低哼,依然昏迷不醒。

    旁邊那個人看到沒有任何反應,臉色有些掛不住,身后的尾巴來回搖動,正要采取其他行動的時候,中間那個白袍人搖了搖頭,“我來把他弄醒,照你這么做,估計他死了都無法醒來。”

    手上藍光一閃,一團藍色水球出現在手上,對著人影的頭上,嘩的一下澆了下去。

    只見人影猛然打一個寒顫,慢悠悠的醒了過來,老半天才看清眼前的人物。

    “趙滿,我們的耐心已經消耗完畢,沒有時間在給你了,告訴我,那個妖女跟腳到底是什么,怎么才能聯系上他。”

    白袍人臉色蒼白,雙手在說話之間,只見齊刷刷彈出十只閃著寒光的利爪,連空氣中都陰冷了不少,輕輕的拿出舌頭來回在添,配合那有些妖艷的容貌,讓人打心里感到發顫。

    “呸!”一口濃血混雜著口水像一道飛石一樣,極速的射向說話男子的頭部,“你們這些妖物,不要猖狂,會有人來收拾你們。”

    只見男子頭部輕輕一扭,就躲過了對方的偷襲,直接在墻壁上留下一個小口。

    男子輕輕一笑,沒有在意對方的這些動作,反正今天就是對方的死期。

    自從幾年前,有一對組合出現在這片陸地上,一男一女,專門和他們作對,已經殺了他們幾十個人員,破壞了他們的許多計劃。

    現在至少四個國家已經又脫離他們掌控,還有底下許多人,開始有所懷疑,幸好代理人用強硬的手段穩定了下來,才讓一切勉強走上了正軌。

    自己這邊無論隱藏的多好,甚至派人阻擊他們,那個女人都能提前發現他們的蹤跡,然后沒等他們合圍下來,就逃之夭夭。

    最后調集了幾個五階高手過來,才把這個人類給抓住,可是那個女人仍然逃了出去,這才發現,那個女人竟然也是妖類。

    可惜自從這以后,她再也沒有出現過,反而自己這邊又被對方偷襲了許多,導致大家人心惶惶,計劃一拖再拖。

    可惜長老們還在和禁制作斗爭,現在還無法出來,而且還禁止一些比較強力的力量出現,生怕引來其他有心人的關注。
三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