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5章

    白大人突然伸出手掌,一道藍色的水芒就出現在手指之間,輕輕的對著古爭虛勢一抓,手指尖靈芒開始閃動,同時五指也變得有些晶瑩透亮。

    一道道藍光從五指之間突然噴射而出,一離手迎風變大,一個個藍色的水劍在空中突兀的出現,帶著凌厲的劍芒朝著古爭飛射而去。

    看著漫天的雨劍,古爭只是伸手一抬,一個略顯透明的護罩瞬間籠罩全身,那雨劍如同暴雨一般,擊中在護罩之上,噼里啪啦響個不停。

    點點藍色光芒不斷的蹦起,將他整個身行都給淹沒。

    “砰砰砰”不斷的響動在空中響起,仿佛冰雹落在屋頂上的聲音一樣。

    四周波動不斷升起,朝著周圍擴散出去。

    不等雨劍降落完畢,白大人再次從懷中掏出一個黑色令牌,朝前一扔,那令牌身形突然漲大數百倍,如同一個小山峰一樣從空中浮現。

    一出現就朝著古爭的頭頂壓來,無數的黑光從光滑的底部發出,穿透漫天遇見的縫隙,貼在古爭的護罩之上,轉眼間,古爭外面如同披上一層黑色外衣一般,在腐蝕著古爭護罩的強度。

    古爭此時也覺差到上方的威脅,那座山峰還沒有真的落下,一股強烈的威壓已經沖著自己壓了下來,古爭只感覺周圍的空氣瞬間都已經被排擠出去,腳底的下的地面更是紛紛脆裂。

    當漫天雨劍消停的時候,那做山峰正好落在護罩之上,“咔嚓”只見上面的黑氣流光一轉,護罩轉眼間就出現無數裂縫,化為星光再次消散空中。

    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頓然在古爭的中心響起,無數的氣浪再次涌起,化為一股強烈的颶風朝著四周刮去,所到之處,竟然連空中都扭曲起來。

    就在此時,一層超巨大的護罩憑空升起,擋住那些颶風。

    原來是馮奕覺察不對,提前開啟了法陣,要不然只憑這一道颶風,這邊許多人就承受不住,不過只是暫時開啟了一部分的功能。

    此時天上的一道黑柱也射了下來,足足有幾丈之粗,連接在護罩之上。

    厚度之強,簡直能讓人絕望,這可是無數年來山峰凝聚的力量,這也是他們最后的手段,一旦開啟,不過結果如何,山峰必然會因此隕落。

    馮奕也不知道白大人是否能把對方給拿下,畢竟他可是吃過黑金的人,曾經也是金仙期的人物,可是在一次修煉中,不知道出了什么差錯,修為才降了下來。

    可是如此,他的戰力也是可以說是絕對第一,如果連他都失敗了話,那幾乎剩下的這些人根本拿光柱沒有辦法。

    想到這些,馮奕又把目光放入場內,但是因為有巨大的煙塵所阻礙,并不能看清里面到底發生怎么樣。

    但是白大人卻能感知到,臉色終于動容起來,因為他那令牌所化的山峰并沒把對方給壓成肉泥,在離地面還有丈許的時候,竟然下墜之勢一頓,硬生生的停在那里。

    白大人清晰的感受到,古爭正在用雙手撐住下方,大半個身子雖然已經陷入身下土地之中,在他周圍更是開裂出一道很深的縫隙,深不見底。

    可是他穩穩已經托出自己的攻擊,身上更是一點傷痕都沒有。

    “喝啊”古爭猛然一聲大喝,雙臂涌現出一陣金光,猛然朝上一拋。

    一聲震耳欲聾的聲音在地下升起,那個無比巨大的山峰,看似無比沉重的巨峰,竟然如同玩具一樣,被古爭從下面給硬生生的給抬了起來,朝著白大人的方位扔過去。

    而自己則是拔天而起,跟在后面沖擊對方,想要趁著對方沒有視野的情況下偷襲對方。

    白大人心里冷哼一聲,豈能不知道他的行蹤,真是太小看自己了,那做山峰在靠近白大人的時候,身形迅速縮小,最后再次變成一枚黑色的令牌。

    古爭不管不問,盡然被發現,那也無妨,身形在空中一閃,再次出現的時候就已經來帶白大人的身后,胳膊往后一縮一放,就要沖對面一拳打出。

    白大人似乎沒有發現,身形也沒有做出任何動作。

    古爭心中并沒有驚喜,對方不可能輕易讓自己擊中,只不過身形已經撲出,只能以不變應萬變。

    果然,自己拳頭在接觸對方的瞬間,對方身形瞬間向水波一樣四射而散,于此同時一個銀色圓環從里面蹦出,朝著自己頸部飛來。

    古爭心里早有防備,一個突然下墜,直接躲過了對方的突襲,空中寒光閃過,古爭劃出一道道鋒利的劍氣,朝著銀環斬去。

    詭異的一幕出現了。

    那幾十道劍氣在接觸到銀環的時候,竟然被悄然無息的被吸收進去,然后古爭猛然間感覺自己一種無形的東西給鎖定住。

    那銀環猛然一震,表面出現無數的銀色符文,其中一個金光閃閃的金色符文陡然出現下落,朝著古爭沖過去。

    古爭瞬間爆退回去,雖然不知道這是什么東西,但是心里一陣緊迫感,告知他這肯定不是什么好東西。

    可是才僅僅退了了兩步,那個金色的符文陡然加速,驟然消失古爭的眼前,下一刻,那金色符文就出現古爭的側身,速度之快,讓古爭也難以反應過來,印在自己的頸脖之中。

    古爭下意識的摸了摸脖子,發現并沒有任何不尋常之處,可是上方卻傳來輕微的顫抖。

    只見那銀環外面旋轉的符文突然一停,全部深深印在銀環外面,形成一道道復雜的圖形,突然銀環一分為二,然后緊接著再次從天上消失。

    下一刻,兩個半截的銀環詭異無比的出現古爭脖子兩側。

    “砰”的一聲輕響,兩截銀環猛然朝中間一合,再次化為一個完整的銀環把他給鎖住。

    “嗡嗡”銀環突然發出奇怪聲音,一道道銀色的圓圈突然從上面涌出,一層層往下套了進去。

    古爭感覺全身一緊,整個人被束縛起來。

    這些過程在轉息之間就發生,無法控制身形的古爭瞬間從天上掉了下來。

    一股神秘的力量從禁錮自己的圓圈之處傳來,不僅阻礙自己體內法力的運轉,還想往自己身體內部鉆去。

    白大人的身影突然在遠處出現,一臉微笑的看著古爭,對方既然中了自己的法寶,那么此局一定贏了。

    到目前為止,還沒有任何人能從銀環下掙脫出來,這可是黑神大人親自賜予給自己,只要被金色符文給追蹤道,對方就肯定跑不掉了。

    馮奕看到這一幕也稍微舒了一口氣,不怪想到對方的怪異之處,也沒有敢全部放松,整個眼睛全部盯在古爭身上。

    而白大人看到對方在地上躺著之后,先是觀察一盞茶的世界,確定對方已經被牢牢給鎖住,這才一臉得意走向馮奕面前。

    馮奕拿出黑色晶石,給白大人打開一道通道,讓他從里面走了出來。

    “白大人,恭喜你成功拿下對手。”馮奕拱手道喜道,此時古爭依然在地面上躺著沒有動彈,除了最開始的掙扎的幾下,仿佛已經認命了。

    “哼,只不過有些邪門而已,在黑神大人的帶領下,肯定不是我的對手。”白大人也和氣的說道。

    因為他之前讓蓮蓉放了黑蓮,引起如此的動靜,回去以后肯定會受到一些批評,要不是教主準備撤離這里,打死他也不敢實行如此的行動。

    要知道當時古爭在突破巨塔的時候,在他身上看到一絲金仙期的氣息,當時差點把白大人給嚇到,那時候教主不在這里,他一個人在里面就能把所有人都給收拾完。

    也是那時白大人讓蓮蓉放出信號,后來在一邊療傷一邊觀察各種,發現對方只是含有一絲絲金仙的氣息,或許是服用了某種特殊的東西,修為頂多是質量有所增強,和自己的情況有些類似,但又有稍許的不同。

    “那是,既然如此,我還是安排大家都散了吧,要不然有些小老鼠就該出來搗亂了。”馮奕看到一切都塵埃落定,心里的大石頭終于落了下來,臉上這才露出一絲微笑。

    不管他們最終的結果是怎么樣,還是希望他們能夠多多堅持一些時間,只要守好,等到對方撤離的時候,他們自然就會得到黑神大人的口諭,離開這里。

    白大人正想說什么,突然發現馮奕的表情變得有些奇怪,似乎有些震驚,還有些不敢相信眼神。

    白大人回頭一看,卻發現在地上躺著的個古爭,不知道什么時候應該懸浮起身,身上的銀環正在開始不斷閃爍起來,一點點變大,看樣即將從對方身上脫落。

    更讓他震驚的是,自己心中對銀環的掌控正在一點點變淡,似乎有什么東西正在奪取自己的控制權,即將要失去它。

    “開啟陣法,燒死他。”白大人咬牙切齒的說道,誰能想到水到渠成的事情竟然會演變成這樣。

    也不是白大人把他困住以后不殺他,是因為這銀環的特性,必須等到所有的銀圈消失掉,徹底融入對方的身體內部,才能擊殺對方。

    要不然之前,那銀圈就是一道天然的防御,至少白大人是無法撼動一絲一毫。

    不用白大人吩咐,馮奕已經開始這樣做了,在他的示意下,所有人開始一起注入自己仙力,之前還顯得有些透明的護罩,瞬間變成一片漆黑,哪怕他們也無法知道里面的情況。

    說實話,即使白大人也只是知道有這個絕對的護法大陣,但是實際從來沒有一次使用過。

    當讓開始的方法也只有幾個人知道,等到他們一走,這法陣他們也無法開啟,因為關鍵就是馮奕手中的黑色晶石。

    而古爭剛剛把銀圈給取下來,就發現周圍出現滾滾黑霧,無數奇怪的古怪圖文浮現在周圍所有的邊緣上,一些晦澀難懂得符文在上面來回閃爍著。

    古爭在之前就知道對方開啟某種法陣,可是當時自己正在偷偷摸摸的裝作受困的樣子,根本無法也沒有時間出去。

    古爭把銀環收起之后,不由得的慶幸起來。

    只銀環竟然是一個遠古法寶,也不知道是什么東西所化,就像一些先天之寶的簡化版,只要的修為在它的判定之下,如果沒有奇異的方法,那么你必定會中招。

    比如古爭現在手里的寶貝葫蘆,雖然缺點是施法時間長,但是只要成功發動,大羅以下幾乎必死無疑,沒有任何懸念,哪怕大羅初期,如果一不小心也會死去。

    在比如古爭手中的判官筆,遠離是一樣,可是要比寶貝葫蘆弱了不少,而且還需要得知對方的名字,你要拿他對付準圣級別的人物,可以說幾乎一點作用都沒有。

    當然在洪荒之中這類寶物數不勝多,大部分還是這種效果,一般對付修為較弱的,一旦能夠對大羅初期造成威脅的寶貝,哪一個不是先天之物。

    沒想到在這里還能碰見一個,在古爭的感知中,對付金仙期一下,你跑都跑不掉。

    哪怕古爭都無法對抗如此奇特規則的寶物,當時那種情況下,古爭被那奇異的能量一入侵,當時體內的法力就運轉晦澀,幾乎達到無法維持自己戰力的姿態。

    不過古爭沒想到最后立功的竟然是體內的妖草,當那奇異的能量透過體表,入侵到自己體內的時候,妖草瞬間暴躁起來,仿佛自己的地盤收到的其他人的挑釁,哪怕現在自己無比虛弱,也義無反顧的沖了上去。

    結果出乎了古爭的預料,哪怕妖草此時后繼無力,仍然殺的那奇異的能量節節敗退,看見妖草,仿佛遇見了天敵一樣,幾乎都沒有什么抵抗意識,都被妖草給吞噬干凈。

    得到好處的妖草,哪能輕易放過如此的獵物,順著來源分出一絲能量直沖對方的體內,竟然把白大人留在里面的烙印給吞噬干凈。

    而古爭可不知道這個銀環的缺點,生怕對方看出來,干脆躺在下面演戲,靜靜的裝作受困,讓對方放心別來進攻自己,這種狀態的他隨便一個人都能蹂躪他。

    甚至古爭都打算躺在地上,等到對方把大陣撤掉,可惜銀環從身上掉落,強制性的把自己身體給拽了起來,自己的意圖直接破滅了。

    古爭正在仔細打量這些現象的時候,在外面的馮奕拿出黑色晶石再次朝山峰某個位置一晃,只見山峰上面突然涌現出九道黑光,從天直射在那護罩之上。

    在外面所有人的外表都浮現出淡淡的青光,每個人的法力通過特定的位置往里面輸出進去,再加上山峰源源不斷的補充,無比駭人的能量在這里聚集起來。

    而馮奕透過黑色晶石在看著里面,這里面也只有他才能看到并且指揮里面的情景。

    “白大人,接下來交給我好了,你帶領他們先離開這里吧,等我解決了他們,我自會前往傳送陣。”馮奕對著白大人說道,其實他主要的還是不放心心腹,現在留在這里的幫助他的全部是他這一邊。

    “呵呵,那就辛苦你了。”白大人心思一轉就明白他的想法,不過想著自己的法寶還在各自身上,剛剛準備離開的腳步就停了下來。

    “我還是在這里為你護陣吧,不要被一些不相干的人打擾了,你的部下就先偷偷的回去吧。”

    馮奕沒有回答他的話,因為他已經開始指揮里面的情況,要把古爭給殺死在里面。

    古爭在里面警惕看著周圍,突然之間,腳下頓時劇烈顫動起來,一聲聲如敲打鼓聲的沉悶之聲在地下出現。

    在邊緣的不同之處,一股明顯更加黑亮的黑霧出現,九座漆黑的巨大亮圈在地表猛然間出現。

    剛一出現,九道同樣出觸達的黑柱在其中噴射出來,直通頂上,如同九座巨狀石柱在支撐上面。

    這些石柱皆有三丈之寬,柱身上超過一半的上面,布滿了許多凸起的黑色棱刺,每一個上面都有一個紅色的骷髏頭,如同燈籠一樣高高掛起。

    無數濃郁的黑氣沿著黑柱涌入那黑色骷髏當中,竟像突然之間活過來一樣,一個個空洞的眼睛中陡然亮起了,兩只眼睛一陣亂轉,發出血紅色的光芒,如同探照燈一樣,不停在來回照射。

    即使古爭在這么極力躲閃,可是對方數量之多,而且還毫無規律所言,轉眼之間,古爭就被兩道紅線給罩住,無論古爭再怎么閃避,都無法暴擺脫,仿佛已經死死釘在自己身上。

    更主要的是,自己就像捅了馬蜂窩一樣,有了之前紅光的指引,越來越多的紅光不斷的照射在自身上。

    所有上投遞的骷髏都扭過頭,看著古爭,跟隨者古爭移動而轉頭,讓觀眾心里都有些發毛,不知道他們這么做要干什么。

    等到最后一個紅光在古爭照射之后,所有的骷髏頭猛然張開大嘴,同時噴出大片的血色光霞,在半空中交織一起,形成一道密密麻麻的巨網,把整個半空幾乎都給覆蓋住。

    在每一個交織點,一滴滴血海的海水一樣的液體從空中不斷滴落,轉眼之間瀑布般的血海沖著下面涌了過去。

    很短的時間內,古爭全身上下就被血海淹沒在其中。
三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