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5章

    那個木盾在最后關頭竟然倒乏,利用一絲能量直接反噬住這個修羅,讓他連動彈都無法動彈。

    真是惡人自當有惡報。

    古爭當然不會客氣,自己也知道對方身上穿著一個不俗的內甲,所以直接朝著對方腦袋上轟去。

    沒有多大的響動,就像一個西瓜從桌子上掉下去,‘噗哧’一聲的輕響,修羅的整個腦袋瞬間就消失了,附加的力量從脖頸上面傳入他的身體內部,全部絞碎一空。

    可以說現在他就是一個皮囊,在腦袋爆開的那一個瞬間就已經死了。

    在外面和小劍戰斗的綠色小錘,在修羅死去的那一剎那,也停止了戰斗,直勾勾的在天上掉落下去。

    幸好現在兩個處于分開狀態,古爭連忙制止了小劍,免得把這個唯一的戰利品給損壞。

    雖然修羅身體上還有一件寶甲,但是像這高端的護甲都是和主人心神相連,一旦主人死去,護甲幾乎也就廢了,不過當作材料還可以重新煉制。

    古爭才不會去脫死人身上的東西,自己也不會煉器之法,因為現在有些更加憂愁的事情讓他頭疼。

    古爭隨手一招,小劍乖乖的自動回到自己身邊,不住的歡呼跳躍,似乎想一直留在外面,不過還是被古爭強行給收了起來。

    古爭把地上那個碧綠的小錘給收了起來,一邊想著之前的問題。

    因為修羅人似乎已經發現了自己,但是不是因為自己在秘境的破壞緣故,而是之前自己殺害的黑衣修羅人,才把他們引來。

    似乎他們一直在追查自己,要不然自己才出現這里一些時間,他們的人就認出來自己,而且還詢問自己黑衣人的事情。

    說明之前已經確認好自己的身份,外貌,才會第一時間認出自己。

    這樣說來的話,肯定還會有一小隊的修羅人在外面,或許在其他地方等著自己,自己可是對他這個小隊的成結構了解甚多。

    隊長最低也是金仙巔峰的存在,小隊成員最弱也是金仙初期,看著對方如此之多的好東西,估計在隨身空間還有許多沒有來得及拿出來,如此富有。

    那么很可能是雙金仙巔峰的配置,如果真是碰見自己,自己真的只有逃跑的份。

    要是自己能恢復到巔峰的狀態,自己還真不是多怕對方,或許自己真的需要人手來幫助自己了。

    在這么自己也要把雪兒給救出來,而且又是幾個老妖怪,可是自己身上殘存的煞氣已經不多了。

    古爭為什么這兩次會有那么強的爆發力,當然就是遺留在身體內部的黑色煞氣。

    而且這煞氣也不能說完全是煞氣,因為里面沒有絲毫的邪惡氣息,只披著煞氣的外衣存在一般,反而給人一股兇獸的感覺,很是讓古爭不解。

    哪怕現在這個修為,一旦使用那攻擊力直飆巔峰的力量,當然他們都擋不住。

    但是自己沒有補充的辦法,壓根不知道怎么補充,但是古爭知道肯定不是那種純碎的陰煞之力。

    稍微在外短暫的休息一些,破開堵在門口的巖土,古爭這才朝著山峰的洞內走去,此時在里面的狀況越來越激烈,在外面都能感受到整座山峰在搖晃。

    越往里面走,洞穴越發的越加寬敞,而且越能感覺到一股非常特殊的感覺,無比的霸道,有一種蔑視天下的感覺,同時一聲聲低和爆炸的聲音也越來越大。

    古爭也是加快了腳步,別看這山峰在這里屬于比較小的一種,那是因為周圍都是比這更加高大,即便這樣,半柱香的時間后,一個巨大的山洞出現在古爭面前。

    在山洞的最中間有一座稍微比較高的石臺,整個石臺都是寒冰覆蓋,冷氣森森。

    石臺上邊有一個大紅色的花朵,正在隨風自己搖曳著,足足有一個七八歲的小孩那么大,外面很像一只普通的玫瑰花一樣,但是下面只有一個挺直的根莖。

    淡淡的紅光不斷向上流動,仿佛里面是一個通道,輸送著花朵所需要的東西,讓上面的紅花都一閃一閃。

    在它周邊,是一股股流動的巖漿,炙熱的熱氣不斷的朝外面散發著,可是有一道無形的防護罩似乎在籠罩著這里,那些熱氣始終沒有沖出來,只能在里面不斷徘徊。

    但是熱氣卻始終無法融化石壇上的寒冰,反而周圍一些巖漿都被凍上稍許,不過在下面有源源不斷的巖漿從下面涌上來,不斷的解封那些被冰凍上的巖漿,周而復始,形成一道很詭異的平衡。

    而在這個石臺的對面,之前進去的黑炭已經虛弱的躺在地上,整個身上都是血跡,不過暫時看起來還沒有生命危險,只是被重傷了。

    看到古爭的到來,他明顯眼中一喜,看到后面并沒有其他人,一臉疑惑的問道:“其他人呢,怎么就你一個人,還來那么晚。”

    “對方竟然有埋伏,而且修為和我差不多,在我們剛剛想進來的時候,突然偷襲我們,鄧前輩直接當場慘死,經過一場惡戰,紅眼大漢重傷,我也受了不小的傷勢,不過還是把對方給擊殺了。”古爭看著對方的眼睛,‘誠實’的說道。

    同時手里拿出一枚丹藥,朝著對方走了過去問道,“你們這里呢,怎么沒有看見人。”

    在古爭進來的半路上,就發現里面的動靜什么小,似乎他們已經不再山洞之內。

    黑炭當然看出來古爭的狼狽,身上還殘留著一些戰斗的痕跡,似乎經歷過一場大戰,不疑有他,而且最初確實聽到外面激烈的戰斗聲。

    接過古爭的丹藥后,吞服下去,這才說道。

    “謝謝道友的丹藥,這里他竟然設下了一些埋伏,只不過玲麗道友沒有上方反而我一不小心上當了,后來在對拼中又被對方強行打了一掌,才會這樣。”

    隨著丹藥的入腹,黑炭終于氣息通順了一些,換了一口氣繼續說道。

    “而玲麗道友之前也是在這里戰斗,不顧雙方都顧忌著旁邊的這個花朵,所有一開始并不是很激烈,后面隨著戰斗越來越收不住手,兩個人在你剛剛來之前,已經打破另一邊的石壁,沖到外面去了。”

    “我來幫你治療一下把,這樣你可以稍微恢復快一些,外面的那個人可比你慘多了。”古爭唏噓道,同時也蹲了下來。

    “石磊道友,非常感謝,可是前面還在戰斗,我的傷勢不要緊,請解決對方后再說吧。”對于古爭的舉動,黑塔很是感動,在這個黑暗的世界里,更多的是爾虞我詐。

    不過他心里也明白,或許對方只是需要一個幫手,反正自己才不會救這些不相干人,死了人自己得到的東西會更多。

    “沒關系哦,不差這點時間。”古爭笑瞇瞇的說道,同時一只手掌朝著對方的肩膀上搭了過去。

    黑炭稍微猶豫一下,還是沒有閃開,不過如何,自己有些力量總歸是好的,這樣如果有突發事情,自己也有反抗之力。

    一股暖洋洋的仙氣從對方手中傳來,幫助自己梳理體內的一些暗疾,加上丹藥的作用,短短幾息之后,黑炭感覺自己至少恢復了二層的實力,不由得對古爭充滿了感激。

    不管如何,至少自己可以站起來,沒有必要向之前那樣躺著,黑炭正想感謝對方,忽然整個臉色一怔,眼神出現不可思議的神色,嘴唇微微一動想要說什么。

    可是臉色憋的通紅,身子更是不斷的起伏,想要掙扎著起來,似乎在遭受著非常大的痛苦,兩只眼睛都快要凸出來了。

    “別急,一會就好了。”古爭在一旁安慰道,可惜對方連一點聲音都發不出來。

    約莫十幾息的時間,黑炭終于不動了,整個的氣息從這個徹底消失,古爭臉色的笑容也收了起來。

    自己借助給他療傷的機會,前期麻痹對方,然后控制對方全身上下,最后把他的心臟壓迫而死。

    為了防止對方一些詭異的法術,古爭一不做二不休,把他體內所有的內臟全部破壞掉。

    “希望你下輩子做個好人。”古爭說完,再次檢查對方,確定對方死的不能在死了,這才朝著另一邊的通道走去。

    他們就是從這里打出一條新的通道出去。

    在他們來的時候這個小山峰后面,玲麗和中年人正在上方一起惡斗,玲麗身上幻化出無數的紅色飛劍,不斷的朝著對方攻擊,而且手中不斷出現一股股粉色的濃霧,在周圍隨風飛舞,一個個不同的妖獸不斷的朝著對方撲去。

    而中年人則籠罩在一層白蒙蒙的水霧之中,看不太清身影,不斷的冰劍和其他法術從手中發出,和對方對轟在一起。

    同時一柄白色形成的小龍在他身邊游走,一口口寒氣不斷的從口中噴出,雖然只有它一個,但是足以擋住對方多個幻化的妖獸。

    這個時候他們兩個人都已經看到,剛剛山峰內部走出來的古爭,玲麗心中大喜,不過心中還是有一些不滿,因為古爭來的是在太晚了,有一種漁翁之利的感覺,不過還是開口說道。

    “石磊道友趕緊出手,我們二人一起進攻的話,必定能擊潰對方。”看到對方竟然想要逃離,玲麗的攻擊瞬間加大起來,每次都是全力以赴的攻擊,讓對方根本一時之間無法脫身。

    “沒問題,我就來,托住他。”古爭聽到立刻就應和一聲,但是身子并沒有第一時刻行動,反而輕輕側身一下,一道微光從身上露出,在太陽的反射之下異常顯眼。

    讓對面那個中年人一怔,差一點被玲麗的攻擊所擊中,還是趕緊屏住心神,應付著對方的攻擊。

    而玲麗則是背對著古爭,壓根不知道古爭稍微耽擱這一息之間發生了什么事情。

    “你怎么回事?如此的狼狽!”下一刻,古爭就來到了她身邊,玲麗這才發現古爭身上的不妥之處,一邊攻擊一邊好奇的問道,“鄧前輩他們人呢,沒有事吧。”

    “鄧前輩受了點輕傷,現在正在里面和黑炭在一起養傷。”古爭拿出自己的飛劍,也加入攻擊之中,“剛才我們想要進來的時候,竟然遇到埋伏。”

    古爭只是稍加改變一些事情,就告訴對方自己的遭遇。

    “沒關系,石磊道友,你在旁邊輔助于我就行。”玲麗聽到后也沒有絲毫懷疑,爽快的說道,哪怕這樣也足夠留下他。

    鄧前輩可是私下給自己說過,如果能把對方給擊殺掉,那么將會在給自己讓自己心動無比的東西,所以在這么拼命。

    她不知道,鄧前輩一早就認出對方的身份,正式因為如此,他們的人才無法露面,因為一旦被他發現妖族的蹤影,他也能直接通知那個神秘組織,所以他們才耗費巨大代價請的他們這些人。

    有了古爭的加入,對方看起來更加狼狽了,雖然每次都想脫離戰斗,可是在玲麗的拼死攔截下,不惜一傷換傷,場面一度變得有些激烈起來。

    玲麗根本不怕對方,有了古爭以后自己受到的傷勢,要比對方小的多,如果這樣下,堅持不住的就是對方,而自己最多只是傷勢重一些而已。

    “唰”

    看到對方發出一道凌厲的攻擊,逼退了古爭和玲麗,想要再次逃走的時候,玲麗一個閃身直接堵住對方,還用同樣的方法,無數的粉霧出現在周身,然后自己伸出玉臂狠狠的朝著對方打過去。

    “砰”

    對方被迫又和玲麗對了掌,雖然玲麗倉促之間擋在對方面前,自己小小的吃虧,半個手臂上全部都掛滿了冰霜,整個人更是被對方給打飛,可是還是成功阻礙了對方。

    “就是現在!”古爭心里閃過這個想法,這短短的時間,兩個人極速的交手,已經消耗自己更多的氣力,尤其玲麗在古爭一旁的補手之后,更是把全部精力放在對方身上。

    “只要在和對方換幾次,對方想跑都跑不了。”玲麗胳膊上一陣粉霧繚繞,待到散去,那些冰霜已經全部消失不見。

    這也是剛才偷偷和古爭商量好的對策,一定把對方給留到這里,而古爭就在一旁等到時機再出手,一擊讓對方失去反抗之力。

    “這個時機不太好了吧。”玲麗心中閃過一絲想法,此時古爭身上涌現出一股凌厲的氣勢,看樣子已經準備上前。

    “不管了,或許他已經有了絕對的把握吧。”玲麗如此想到,同時不顧身體的殘留一些寒氣,再次朝著對方撲了過去。

    而那邊古爭也幾乎和她同時,一起朝著對方沖了上去。

    看到面對自己兩個人的圍攻,對方只能一層層加護自己的防護,同時掏出一個小塔一樣的法寶頂在頭頂,似乎在極力的防護,想要撐過這一擊。

    “去死吧!”玲麗在半空一揮,在周圍所有的粉霧飛快的凝聚在一起,形成幾十道形態不同的妖獸,咆哮者沖了上來,看來她已經決定要一擊決定勝負了。

    在玲麗想著對方就要被他們兩個人聯手攻破的時候,突然感到自己背后傳來一股致命的危險,自己只來及的在背后附上一道薄薄的護盾。

    可惜這點防護和沒有沒有什么區別,一個巨大的力量涌入自己背心,整個的身形控制不住,瞬間再次加速朝著前方飛去。

    而面前對方原本防護的冰雪之氣在下一個瞬間,形成一道蔚藍的冰劍,刺骨的寒氣在上面不斷傳來,順著玲麗的身形,輕輕往前一捅,整個劍身全部刺入她的腹部之中。

    在一掌重重的擊在他的肩頭之上,玲麗整個像一道流星一下,整個身子極速墜入下方,重重的落在下面。

    而古爭在背后偷襲這一下后,就在上方停留下去,和對面的大雪山宗主面對面看著。

    “閣下是誰,雖然你并不是我大雪山之人,可是還是非常感謝你的幫助。”雖然在之前古爭對自己示意,并且攻擊了自己的同伴,讓自己得以重傷剛才那個女人,可是這不足讓自己相信與他。

    “元宗主,我是誰并不重要,你要知道我們并不是敵人,相反我還幫你解決一些敵人,你沒有必要警惕那么高。”古爭微微一笑說道,自己不知道對方的姓名叫什么,只是在大雪山潛伏期間,聽見一些長老提及過他,也只是知道的他的的姓氏。

    看著對方依然警惕著自己,知道這番話并不能打消對方警備,也沒有多在意,如果對方輕信了自己才不信,反而要小心了。

    古爭還想在說什么的時候,耳朵一動,隨即兩手一揮,數百道青色的小劍瞬間出現在天空之上,聲勢滔天,讓元宗主一下子緊張起來,頭頂的上小塔再次落下一片片晶瑩的雪花,形成一道屏障。

    也不怪他如此緊張,雖然對方現在是在跟他示好,可是誰知道對方是不是類似黑吃黑,以自己如今的狀態,根本不是對方的對手,自己能從對方身上感受到濃濃的危險。

    在元宗主的緊張眼光中,那些飛劍一陣光華閃動,就朝著下面飛散射去。

    “噔噔噔”

    所有的飛劍在不遠處的空地上,形成一個較大的圓圈,陣陣光華不斷的閃動中,一個青色的護罩猛然升起。

    做完這一切,一個人影從中間浮現出來,竟然是玲麗。
三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