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7章

    自己在城市走動的時候,周圍好多都是議論這件事情,似乎這片地方已經開始亂了,或許從自己來到這里,就是禍亂的開頭。

    “雖然我沒有進入他們的組織當中,但是有一天我得到了四件金色的小石頭,下面有一張紙條,留言說,只要有任何重大事情,可以捏碎這個石頭,他們立刻就會派人過來查看。”元立手中立刻出現一個金黃色的小小石頭,他把這枚石頭放在石桌上。

    “這個嗎?”古爭好奇的看著這個不顯眼的東西,就像路邊的一個石塊,那么不規則,像是只是染上一層金黃色的染料一樣,故意扔出都不會有人去撿。

    “是的,雖然有四個,但是只有一次機會,一旦捏碎一個,其他三個都會碎,或許他們就是讓我來替他們來監視一番。”元立嚴肅的說道。

    如果古爭所說不錯的話,那么妖族的卷土重來,會給大家帶來多少災難。

    “那還等什么,現在我們就捏碎他,通知他們。”古爭看著他的眼睛說道,不明白他什么意思。

    “你說的我很了解,而且我相信你說的每一句話,可是你發現沒有,這次對方很聰明。”元立立刻解釋道。

    “你沒發現嗎?這一切從表面上看,和妖族一點關系都沒有,幾乎大部分都是人類的叛徒在內亂,即便有一些小妖在外面遮風擋雨,但是我敢肯定,他們大部分都不知道誰站在最后。”

    古爭細細一想,確實如他所說,那些小妖根本就是前鋒,那些真正出來的幕后小妖,雖然知道,但是肯定隱藏的極為深,而且也一定下了禁制,自己即使抓住了他,也無法從他們那得出任何消息,反而更會讓他們隱藏深處。

    哪怕現在,每年都有許多小妖混入人間,不管結局如何,都會有人世間的修仙者去解決,他們的對手是那些站在高峰的妖怪。

    哪怕普通妖怪,和人類沒有交集,他們也沒有任何理由去亂殺。

    “必須發現對面的大妖的身影,有足夠的證據,要不然他們沒有完全把握是不會動手,你也知道,這人世間的事情,根本不能沾,畢竟不是所有人都能隨時抽身,一旦深入進去,搞不好他們也會陷入里面,被這個漩渦給牢牢抓住,終身不會有寸進。”元立面目平靜的說道。

    古爭承認自己這次有些著急了,似乎有一點想當然了,以為自己透露出這個消息,他們就會出手,不管是再次鎮壓對方,還是一勞永逸擊殺對方。

    哪怕自己把貝塵拉過來,他們也不會相信,古爭可不相信貝塵的存在他們不知道,而貝塵一陣藏在那里就是那么長時間,肯定也是躲著他們,告訴他們自己很老實。

    可惜那個藍星跑掉了,如果能抓住他就好了,就完全可以證明出。

    “那怎么辦?難道就眼睜睜看著對方一點點這樣坐下去?”古爭反問道,如果真是這樣,那么自己什么時候才能把雪兒給救出來。

    “他們不能出手,我能出手,等完成這件事情,我就回去著手清理門派,我到看看,他們這些叛徒怎么想到的,我才出來僅僅幾千年,就被敵人侵入進去,太沒有憂患意識了。”元立忿忿的說道。

    “如果有需要,請務必帶我上我一起,鏟除這些作惡多端的妖族,是我們人類先驅者的責任。”古爭鄭重的說道。

    “這個石頭古道友你先拿著,如果上次你在和對方戰斗的時候,帶上它,完全可以染上那些妖族的氣息,這也是一種證據,如果你在見到他們,擊殺過請保留他們的尸體,會有更大的說服力。”元立把石桌的黃色石頭推了過去,示意古爭收起來。

    “我那邊還有一些存放著,回去之后我在取,反正只能用一次。”元立再次勸道。

    “好,我就收下了。”古爭直接豪爽的放入自己的空間內。

    “對了,外面那個東西有什么用,我以前從來沒有見過。”古爭想起外面奇特的東西,好奇的問道。

    哪怕自己兩世,也不敢說認得全部的東西,許多東西甚至只出現幾次,或者一次就不在存在,可以說,自己連一半的奇特的東西都沒能認出。

    “那個東西,我給它起的名字是天元株,具有非常之大的能量,具有冰火兩種屬性,在我心中,至少可以媲美萬年靈桃。”元立透過沒有關閉的石門,看著外面嬌艷的花朵,如此說道。

    “那它有什么功效?竟然惹的妖族不惜一切代價。”古爭非常好奇,順著他的目光看過去,自己從感觸來說,根本猜不出來。

    “當然,它的功效十分霸道,可以說簡直說是第二條命。”說道這里,元立一臉興奮的說道,這可是發現快到成熟期后,一連幾千年守在這里,連自己的門派都不回去,日夜守在這里。

    “它現在即將成熟,看到沒有現在上面的花朵開始閉合,已經沒有多少時間了,等到完全閉合后,這無數年的精華就會化為一灘液體流入進去,就像一個紅色果實,長在上面。”元立噼里啪啦的說著,稍微一停頓后又接著說道。

    “他的作用,當你重傷可以幫助你瞬間恢復體內的傷勢,直接恢復到巔峰,并且持續一段很長的時間,那段時間如果你不是被一擊秒殺,基本上就是殺不死的存在,對于金仙期來說可以說是,瞬間恢復。”元立目光炙熱的說道。

    “如果只是這樣,妖族也沒有必要那么大費周章去爭搶它吧?”古爭不由得問道,雖然這個功能很是強大,可是也不是他說那么逆天。

    許多東西雖然差點,但也有它的這個功效,比如古爭在修羅秘境所吃的兩枚丹藥,就基本上和這差不多。

    “當然,如果真是這樣,我也不會日夜守護,精心照料它,如果你處于最巔峰的狀態,只要你的修為有金仙后期,輔助特殊的辦法,那么吃下它后,你就會強行提升到大羅的境界,雖然修為并不會跟著上升,但是那種感覺完全沒有后遺癥。”此時他眼中露出狂熱的光芒,接著說道。

    “你覺得對于一個困在金仙期多少年的人來說,這價值幾何?”

    古爭聽完后也是滿眼震撼,沒有任何后遺癥的進入大羅,對于那些卡在巔峰臨門一腳的人來說,幾乎有一半的幾率可以進階上去,能不為它發瘋。

    怪不得最初哪怕知道這邊來了兩個中期,也要試圖掙扎一下在逃跑,換做古爭也不甘心。

    雖然現在他只有金仙中期的修為,但是不論是保命還是,還是最為以后自己留著用,或者干脆用來交換一些東西,絕對價值令人發瘋。

    雖然此時元立一臉激動看著外面,但是實際上自己心里面異常的冷靜,眼中的余光一直在偷偷看著古爭。

    自己說的可是沒有絲毫水分,面對如此逆天的東西,他愕然發現古爭只有在最初的時候,發出那個不可以思議的精光,竟然連一點貪欲都沒有浮現,讓他自己都不敢感相信,難道他一點都不心動?

    “簡直就是無價之寶,無論是誰都會不惜一切代價,簡直就是通往大羅的一張通行證。”古爭那邊還在滿目欣賞,嘖嘖稱奇道。

    如果古爭第一次碰見這個東西,說什么也要爭搶一番,可是現在,根本引不起他的興趣,但是還是知道他的價值。

    如果玲麗知道這個效果,絕對會反殺鄧前輩搶奪,哪怕當救命丹藥也不浪費。

    看到古爭不似作假的神態,元立心里真是佩服對方,如果換做自己是對方,可是無法做出如此灑脫的事情。

    元立正想說什么突然之間,外面的巖漿開始沸騰起來,無數拳頭大燃燒的火球從下面冒出,在整個小空間內亂飛。

    有些火球在朝著上方天元株的方向飛去,雖然絕大多數沒有到臨就被寒氣給覆滅,可是仍然有許多小火球打在上面。

    元立的身影立馬從洞府中閃出,拿出一個通體火紅的火球,點點火苗在上面不斷燒起,只見元立高舉手中的火球,一道道紅光從上面發出,射入巖漿表面當中。

    原本狂暴的巖漿慢慢開始平靜下來,很快就再次恢復到之前的情景。

    對此,元立這才松了一口氣,對著后面的古爭說道,“于是到成熟期,這下面的異動越是頻繁,這么看起來,估計不出半個月就要完全成熟了。”

    “恭喜道友,得到如此寶貝。”古爭笑呵呵的恭喜道。

    “呵呵。”元立想到這個東西到手,也不禁笑了起來,不過轉眼間就就消失不見。

    古爭看著元立一臉的躊躇之色,欲言又止,仿佛想說些什么但又拿不定注意的樣子,站在門口都忘記走進來。

    “怎么,元宗主還有什么事情。”古爭眼中閃過一絲異色,有點不解的問道。

    現在連窺探他的敵人都已經消滅,而妖族之人根本不敢現身爭搶,難道還有其他他無法解決的問題。

    “古道友在這里是否感覺它的威勢,是不是正在變換。”元立指著后面的天元株說道。

    “是,我一進來就能感覺到,而且似乎威勢更加強烈的一些。”古爭如實的回答道。

    “是因為它本身的隱匿氣息的功能失效了,本來只有在成數的那一刻才會消散,剛才和那個妖女戰斗的時候,我本想毀了它,那個時候你應該知道,我如果面對你們兩個是沒有勝算。”

    元立苦笑一聲,再次來到古爭面前坐下,古爭理解的點點頭,很明顯在那個時候,元立抱著我得不到你們的也得不到的想法,沒有任何錯誤。

    “但是呢,對方速度太快,導致被對方給攔截了一大部分,只是把它本身的防護給給擊毀了,緊接著我就沒有機會,和對方戰斗在一起,直到你過來。”

    “那你的意思是?”古爭小心的問道。

    “因為這個東西在成熟之后,還需要耗費大量仙氣才能保存下來,要不然短短三天后,就會枯萎凋謝,更為關鍵的是沒有它本身的防護,當它越發成熟的時候,散發出來的光霞會惹得無數人注意到,現在有著之前那位妖族的法寶暫且壓住,暫時還看不出來,但是隨著時間流逝,早晚會引起外面人的注意,我想讓古道友幫我一把。”

    元立一口把話說完,然后目光熠熠的看著古爭,然后把手中的那枚火紅的圓球遞了過去,再次說道。

    “我知道我這個請求很冒昧,這個東西雖然算不上什么好東西,就當給你的報酬吧。”

    剛才元立就發現,在自己拿出這個東西的時候,古爭的眼神在這上面停留了一些時間,很有可能這個東西對方需要,反正對于自己來說,也就是一個珍貴一點的煉器材料,遠遠比不上眼前的天元株。

    看著古爭依然在沉默沒有說話,元立語氣帶了一絲懇請之意。

    “我知道這點報酬非常少,可是現在我也沒有更好的東西,我希望看在香香的面子上,你能夠幫我一把,這份情誼我一直銘記在心。”

    這也是在為什么在最后關頭留下古爭的原因,香香的信任是一方面,再加上自己的觀察,決得對方值得信任。

    之前的那炫彩的波動肯定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而且天元株隨后而來成熟,自己一個人也根本守不住。

    如果不是天元株自身的防護破壞,自己完全可以在這里偷偷摸摸煉化,再加上自己布置的法陣,哪怕其他人站在外面也感應不到里面的氣息。

    “你別誤會,我剛才只是突然想一些事情。”古爭抱歉的說道,然后接下來的話讓元立欣喜若狂,在聽完他的話后,古爭突然想到,自己完全可以拜托他來幫助自己尋找雪兒下落,總比自己一個人胡亂的找,要快的多。

    而且對方大雪山的勢力,在人間更是遍布人類世界,或許他出手還能真能瓦解妖族的陰謀。

    “沒問題,到時候我來幫你鎮守這里,除非遇到不可力敵的敵人,要不然絕對會讓你安心采摘天元株。”

    “十分感謝古道友。”元立站起來沖著古爭行了一個大禮。

    ......

    十日后,古爭站在山谷外面,手中最后一道青色的法決打入進去,終于完成他們設立的法陣。

    整個山峰猛然起了一道道黑色的武器,從各個地方滲入出來,然后又消失不見,緊接著一道道白霧從山腳上涌現出來,慢慢的把整個山峰都給覆蓋,陡然一亮后,整座山峰從外界的眼中消失不見。

    其實在第五天的時候,之前鄧妖族的法寶就已經壓蓋不住下面的光芒,無數的紅光從山峰各處涌現出去,直沖云霄,把半個天空的白云都染成一片紅霞非常奪目,估計連人類靠近貝斯山脈的所有城市都能看見。

    那些石壁根本一點作用都沒有,被天元株本身的亮光給穿透出去,雖然兩個人勉強當時壓制一些,可是那個更加明顯的波動已經散發出去。

    這幾天的時候內,古爭和元立日夜趕搶,終于簡單了布置一道隱匿陣法,和幾道威力不錯的法陣,雖然攔不住金仙期的任何敵人,但是天仙以下的那種小妖,就不會再進來湊熱鬧。

    省的因為他們的緣故,造成他們那些無辜的傷亡。

    現在這附近已經有許多小妖在徘徊,甚至還有一些天仙級別的妖怪也在隱藏在四周,這種異常明顯就是有絕佳的寶物出世,這才是有才者居得,誰搶到算誰的。

    雖然不知道古爭他們的修為如何,但是依然徘徊在外圍看看有沒有機會成為那個幸運兒。

    古爭也沒有精力去管他們,之前那么大的動靜,肯定會吸引一些人在貝斯山脈活動人的過來,甚至人類國度都會飛過來一些人,來看看這里發生了什么,畢竟只需要幾天的時間,就足夠他們來到這里。

    而古爭他們做完這一切后,立刻就回到洞府,古爭看著在巖漿中緩緩吸收能量火球,也沉下心開始打坐起來。

    由于之前元立的使用,造成有一點點的損耗,現在正在為它補充,這樣看來或許這次就沒有機會使用它了。

    五日后,古爭從入定中醒來,而元立早比他要先醒來一步,現在已經撤去了天元株外圍的防御。

    現在古爭明顯能夠看到,巖漿的正在緩緩開始下降,而周圍那被巖漿包圍萬年不化的寒冰也開始消融,那含苞待攏的花朵,中間已經幾乎看不到縫隙了。

    成熟即將就在此刻。

    “唰”

    古爭隨后一抓,從巖漿上露出的火球已經抓入掌心。

    相比之前有些暗淡的光澤,現在已經看起來十分飽滿,一層層流溢的火光在表面不斷閃出,經過這半個月的休養,已經恢復到最佳的狀態。

    古爭看了一眼,最終還是猶豫一下收了起來,自己沒有時間去破解封印,等到這件事情過后在來談論這件事情吧。

    這個東西赫然是一枚火屬性的物品,絕對可以幫助古爭在此解開一層封印,可是之前有一些損傷,怕影響了自身的一些狀況,所以扔進去巖漿修復一下。

    看到元立正在一臉嚴肅的站在面前,嘴里早已經含著一些補充法力的丹藥。

    “元宗主,我先出去了。”

    元立沒有說話,只是沖著古爭點了點頭,眼神的意思在也明白不過了。

    “拜托你了。”
三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