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0章

    等到晚上的時候,古爭已經把五份藥材已經全部煉制成功,幾個赤紅的小藥丸放在一個瓶子當中,順便把兩兄妹給叫了起來。

    準備給他們服用丹藥,盡可能把他們身上的一些后天雜質給祛除干凈。

    而那邊霜兒也聽到動靜,從入定中醒來,即使古爭讓她回去再休息,她依然要在一旁守護著。

    古爭無奈,只能讓她一起看護著,讓阿衰兩個人依次坐好,然后讓每人吞下去一顆丹藥。

    理論上講,一顆丹藥足夠讓對方脫胎換骨一番,要知道古爭在里面還加入一些仙草,大大激發的藥效。

    很快兩個人的身上就開始通紅一片,身子上更是變得滾燙無比。

    “穩住心神,無論多少痛疼都不要放棄。”古爭故意的說道,雖然在過程中會產生大量的疼痛之感,可是遠遠沒有古爭說的那么嚇人。

    而那霜兒那邊,手上白光涌動,已經做好了完全準備。

    兩天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經過兩天接連不斷的洗伐筋骨,現在兩個人直接大變樣。

    要說之前,隱約還能看到對方那股凡人之氣,現在身上更是出現一股飄渺的氣息,如果這一身打扮出去,說是富貴人家的兒女,不會沒有人不相信。

    此時他們所有人已經全部準備離開這里,因為在過一會就要離開這里,現在他們首先去那個商隊地方集合。

    阿衰和小蘭一連不舍得看著這個破舊的房屋,他們早已經通知那個好心的伯伯,告訴他們被古爭當作侍從給帶走了,而且還給他們留下了不菲的金錢。

    他們的都早已經收拾完畢,其實也沒有什么東西,只有一些他們以前值得保留回憶的東西,零零碎碎一點而已,其他的衣服之類的東西全部都留在這里。

    “走吧”

    古爭知道他們心里的感受,也沒有催著他們,等了一小會之后,看了看時間,這才說道。

    兩個人這才扭過頭,跟著古爭身后,一同離開這個生活好幾年的家。

    等到古爭他們到達那個商人的地點的時候,他們還在收拾著東西。

    因為考慮到他們還要去和大商隊匯聚,所以就提前來了一段時間。

    看到古爭一行人,那商人也是眼前一亮,急忙撇下一起收拾東西的活計,連忙迎了上來。

    “我還擔心你不來呢。”他到是說出了心里話,因為他確實不知道古爭具體住在哪里,不過本著對方如此富貴,不可能來騙自己,所以也不太狠擔心。

    “怎么會,這是給你的酬金,你看夠不夠?”古爭直接扔過去一個小袋子。

    “夠,絕對夠,還多了。”商人打開一看,臉上立馬露出花兒綻放一般的微笑,臉上為數不多的肉都擠在一起。

    “不用給我了,回頭給我送一些東西,剩下算路上的開銷。”看著對方想要還回來,古爭開口說道。

    “好好,沒問題,絕對上最好的東西。”那只手以絕快的速度再次回縮回去,對方爽快的答應道,似乎就是在等著這一刻。

    “請夫人和小姐公子上車,上面已經收拾好了。”那商人笑瞇瞇的說道,心里則盤算著,這一次可真是大賺一筆,自己就知道對方是個不差錢的主,幸好之前拒絕另一波商人帶回來的客人,哪怕這次和對方生出一絲間隙,也絕對值了。

    而霜兒那邊一聽商人的話語,臉上騰的一下就變成了酒紅色,甚至連后面的耳朵根都紅透了半天,支支吾吾想要說什么,可是還是沒有說出口。

    看著古爭依然背對著自己,似乎沒有注意這邊,連忙帶著不明所以的小蘭和阿衰從旁邊走過去。

    兩個小孩沒有覺得什么,因為他們一直以為霜兒是古爭的妻子,只不過習慣叫霜兒為姐姐,再加上她依然那么年輕漂亮,所以都沒有改口。

    商人當人不知道自己的一句話引起那么大反應,這邊還在夸贊古爭,“這位公子,你真有福氣,娶了一個如此貌美的的妻子,還有一對兒女,真是太幸福了。”

    這些話語隨著風聲傳入霜兒的兒子,讓她臉上更是開始發燙,覺得自己臉上都可以著火了。

    古爭哪里不知道霜兒此時的情況,肯定會尷尬,雖然被別人誤會,但是他沒有拆穿對方,他并不知道霜兒此時臉色,但是他曾經告訴過霜兒自己的目標,沒有任何娶妻生子的愿望,只希望能夠登上最高峰。

    因為那個時候,她正想讓古爭迎娶雪兒姐,當時古爭就對她說了這些話。

    “對了,咱們什么時候出發,有什么我能幫上忙的嗎?”古爭打個哈哈,岔開這個話題問道。

    商人露出一絲了解的神色,這才說道,“這就走,公子你歇著就好,一切都交給我們就行。”

    “嗯,那行,如果有什么事情就通知我一聲。”古爭轉身就準備走人。

    “哎公子,我想起來一件事情,需要囑咐你一聲。”那個商人再次湊在古爭面前,左右看了一眼,此時正處于清晨,非常清冷,只有一些準備出發的人正在收拾自己的貨物東西。

    “公子,建議你的妻子沒事不要下來,畢竟你的妻子是在太過于漂亮,我怕引起一些不必要的麻煩。”商人低聲說道。

    “放心好了,沒有必要,絕對不會下車。”古爭哪里不明白對方的擔憂,放心的對他說道。

    “那就行,現在這個時候太亂了,公子又沒有護衛在身,即便你身手在好,總有能夠比你強的人,低調一些事一些。”商人再次好心的說道,然后就扭頭走掉了。

    對于他來說沒,他已經做到他能做的事情。

    看著這個心腸不錯的商人,古爭微微一笑,并沒有太把他的話放在心上,不過為了減少麻煩,自己還要給他們傳授一些知識,還是多多聽這個心善的商人吧。

    當古爭來到馬車的時候,已經有一個看起來機靈的活計站在身邊,正在和那兩匹壯馬加深著感情,看到古爭過來,連忙問好。

    “公子,我是您的馬夫,夫人他們已經上去了,我們很快就準備出發。”

    古爭點點一個跨步也走了進去。

    這個馬車要比普通大上一倍,要不然也不會有兩匹馬來拉車,里面鋪著不知名獸皮,制成柔軟的地毯,走在上面特別舒服。

    在中間位置,還有一個小小木桌,上面已經放好了精美的點心和茶水,隱約還能聞見淡淡的禪香味道。

    而霜兒那邊已經穩定好了心神,臉上并沒有任何異狀,見到古爭過來,再次往旁邊擠了擠,給他騰出中間的位置。

    而小蘭和阿衰分別坐在兩側,掀開兩邊的窗簾,好奇的朝外面看著,對于他們來說,這時他們第一次遠離他們的家鄉,讓他們心情很激動。

    沒有讓他們等太長時間,隨著馬車輕輕一動,整個隊伍開始慢慢出發,他們先要和大商隊匯合然后再一起出城。

    古爭這個時候也沒有去傳授他們擔心,等到路上穩定的時候再說,瞇著眼小憩起來,在心里盤算著到時候怎么才能最大化教授他們。

    僅僅走了是一炷香的時間,馬車就再次停了起來。

    “好氣派,快看那邊人好多。”耳邊傳來了阿衰那驚奇的聲音。

    雖然小蘭沒有說話,但也是津津有味的看著外面,聽著外面的聊天,對于他們來說,什么一切都很新奇。

    隨著時間流逝,旁邊的雜亂聲,吆喝聲音更大,許多臨時掛靠在大商隊的小商隊紛紛都已經來到這里。

    “李掌柜,我說你怎么不答應我用這輛馬車,看來真的有人啊。”一個陰陽怪氣的聲音從旁邊響起,傳入古爭的馬車當中。

    “喲,鄭大管家,多大的風又把你給吹來了,我自己家的東西,我想給誰就給誰,還能輪到你插嘴,讓你主上來再說,你算什么東西。”剛才大商隊那里回來得李商人,不屑的說道。

    對面同樣是一個小商隊,只不過規模確實要比自己大一些,只不過對方的一個侄子有著五階的修為,所有對于其他這些小商隊有些看不起的樣子。

    誠然,他們小商隊大多數的護衛也就在二三階,還真不夠對方一個人打,但是一個管事就干蹭鼻子瞪眼,李商人才不會給他好臉色看。

    “嘿嘿,我確實入不了你的法眼,可是你這次得罪了某些人,你還是自求多福吧。”鄭管事臉上掛滿了不懷好意的臉色,嘿嘿笑道。

    “我可不是嚇大的,有什么招數只管使來。”走南闖北的他可不是嚇大的,對方要是有那么大的本事,早就做大了,何必和自己一樣辛辛苦苦掙不了不少錢。

    這一趟公子給自己的賞賜,都快要接近自己往返的利潤,哪怕這趟之后不跑了,也不能讓給對方。

    反正局勢震蕩,自己正想要休息幾年,看看形勢再說。

    “好,其實我也沒啥,只是主上杜老板吩咐,如果此時你在讓過來,那么一切都沒有事情,如果你不讓,肯定貴人會找你的事情,到時候別怪我們沒有提前通知你,說我們特意壓迫你。”鄭管事拱手一道,立馬就返身走去。

    看到對方斬釘截鐵的樣子,李商人也是一愣,不過隨之就拋之腦后,難道對方也那么巧有一個尊貴的客人,但是無論如何,自己也不會退讓。

    再說了,看那貴公子的氣勢,恐怕身后的地位也不低,說不定不用自己出手,對方自己就搞定了。

    想到這里,李商人把問題就拋之腦后,開始繼續招呼大家趕緊上車,整個隊伍即將就要出發。

    在車廂里的古爭哪里沒有聽見,但是依然無動于衷,對方還沒有來招惹自己,如果過來招惹自己,那么正好是給他們鍛煉的機會。

    很快,隊伍再次出發,浩浩蕩蕩的隊伍整整行動了半個時辰才完全整齊排列,依次走出城門,朝著藍國的方向走去,他們這些商隊幾乎全部都是前往豐城的隊伍,基本上除了在路上有一個城市補充一下,其他時候都要日夜趕路。

    從這里到豐城,大概要一個月的時間,沒辦法,商隊人說太多,又有那么多的貨物,即便在加速,那速度也是有限。

    馬車牢固性很好,在車廂里幾乎感覺不到車廂的搖晃,看著依然興致勃勃的兩位,古爭咳嗽一聲,頓時吸引了他們的注意力。

    “咳咳,你們不要看了,回頭有的是機會,從現在開始,我來一點點給你交給你們一些修煉上的忌諱,和一些基本常識,然后我在幫助你們修煉。”

    看著阿衰和小蘭再次恭敬的做好,聽到以后小腦點不住的點頭,阿衰心里甚至都幻想自己以后飛檐走壁的威武身子。

    “還有霜兒,你來聽聽,你現在基本什么都不會,這樣一來,如果有什么事情,你也知道怎么做。”古爭對著旁邊的霜兒說道。

    “嗯。”霜兒眨了眨大眼睛說道,其實她也明白自己的缺點,但是誰讓她現在的修為都來的稀里糊涂,而齊公子只是給她說一下奇聞軼事,為了就是讓她什么也不懂。

    “好了,首先你們要明白一點”

    古爭手指輕輕的一彈,一層看不見的光團射入馬車身上,沒有任何東西,外面的嘈雜之聲除了古爭之外,他們誰也聽不見。

    同時他們的對話傳到外面,哪怕仔細聽也聽不清楚,確保沒有人發現里面的不尋常之處,然后這才開始為他們細細講解開來。

    對于古爭他們來說,除了必要吃飯一些之外,全部都是在馬車上渡過,等到晚上的時候

    古爭已經給他們拿出丹藥,讓他們開始按照各自的修行方法開始緩慢聚氣。

    雖然古爭并不能指點他們具體的一些屏障之類,但是他們本身功法上面,就留下了英靈在石碑上的解釋,至少他們天仙期之前,不會有太多的疑惑難點。

    至于一些其他小問題,古爭也能給他們給解決到。

    短短五天的時間,他們的進展神速,統統都進入一階的程度,如果暗戰戰力來說,普通的二階都不是他們的對手。

    有著古爭的丹藥在加上看護,這樣的進展何止是神速,尤其小蘭,竟然手掌之中可以凝絕絲絲寒氣,雖然很稀少,幾乎沒什么用處,但明顯看起來悟性絕佳。

    這一天,在天黑之后,等到眾人安營吃完飯后,古爭他們幾個人才從馬車里下來,而那邊已經準好一個帳篷,里面燈火通明,一陣陣飯菜香味從里面飄來。

    “公子,夫人,你們請。”李商人樂呵呵的說道,每次都是李商人親自給他們收拾這一切,好吃好喝的供應著,哪怕少休息心里每天也樂呵呵。

    如果伺候好對方,萬一在賞賜點東西,那豈不是美哉,每次想到這里李商人就是一陣激動,因為之前自己在給他們特意準備這些東西,已經收到一筆巨大的賞賜,即使每天如此大的開銷,也呈他們吃上半年。

    基本每天都是這個時候,古爭他們才下來,要不是小蘭和阿衰還必須吃點東西,何必那么麻煩。

    此時霜兒已經臉色如常,看不出心中的波動,掀開窗簾招呼著他們兩個進去。

    “好了,你們今天晚上吃完之后,回去再次練功,爭取在達到豐城之前能到三階。”古爭對著他們兩個說道。

    不是古爭特意追求速度,是因為至少只有三階的情況下,他們才能再亂世中安穩的生存下來,也顧不得一些拔苗助長,大不了讓他們安穩的多停留十幾年,在牢牢打好基礎。

    “是,師傅。”兩個答應之后,就再次狼吞虎咽的開始吃飯,而古爭擇在一旁喝點茶水想著其他事情。

    只在吃飯的小蘭忽然耳邊一動,手中的動作停了下來,然后輕輕的對古爭說道。

    “師傅,有人在遠處偷窺我們。”

    “有人嗎?我怎么不知道?”阿衰一聽妹妹這么說,也停止了嘴里的動作,屏氣凝神,可是周圍一片安靜,除了遠處飄來模糊的嘻罵之聲,并沒有任何聲音。

    古爭點點了頭,給這小蘭一個贊賞的目光。

    其實在第一天的時候,古爭就發現有人在遠處,一直試圖偷看自己這邊,想要知道馬車上都有什么人,可惜在古爭的防備下,他怎么能知道。

    不過對方只是一個小嘍啰而已,古爭才懶得和他計較。

    沒想到,對方今天盡然買通了伙計,竟然臨他們那么近,可能有人對他們很感興趣。

    因為在這里有如此豪華的馬車,僅此一份,在第三天的時候估計整個營地都知道他們。

    “小蘭,你去把他給趕走。”古爭下令說道,對方只是一個普通人而已,雖然小蘭年紀小點,但還知道輕重,如果讓阿衰去,說不定還沒有找到對方,就把對方給驚走了。

    小蘭默默的站起身,走了營地。

    “我也要去。”這幾天的短暫修煉讓他實力猛增,他覺得現在的自己能打之前十幾個自己不在話下,當然想變現一番。

    “你什么時候有那么高的警覺就行,被人莫在旁邊都不知道,我是怎么交你們?”古爭斜眼看了一眼,冷哼說道。

    “這不是你在身邊,我才放心。”阿衰心里委屈道,不過在平常學習中,他的妹妹小蘭確實比他要高出一層,可是自己的妹妹你能怎么樣。

    “還需要打磨一番。”古爭看到對方這個樣子,心里想到,似乎是以前的經歷所造成,雖然沒有壞心,但事事都想表現一番,他有些太急躁了。

    反而他的妹妹小蘭表現的更加出眾。
三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