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4章

    此時在遠處的天空之中,兩個身影停留在天空中,看著遠處的大雪山正在一點點朝下放塌陷下去,連帶著周圍幾座低矮的山峰在這連累下,也紛紛倒塌。

    那些煙塵形成一個小型的云團朝著四周狂涌而去。

    “古爭怎么還不出來?”在一旁的星彩沉不住氣的說道。

    “放心好了,你之前不是告訴我他一定出來嗎?這回反而怎么自己沉不住氣了?”在一旁的朱飛看了星彩一眼,淡淡的說道。

    他雖然不擔心對方不能出來,只是區區山峰倒塌一樣,根本傷不了他分毫。

    兩個沒有等到多少時間,一個身影從漫天的灰塵中沖天而已,略微一轉身就朝著他們這邊飛過來。

    “他死了嗎?”星彩興奮的問道。

    “死了!”古爭點點頭,臉色上并沒有什么興奮之色,仿佛只是一個微不足道的小事一樣。

    因為最后大長老那隱藏深處的嘆息,也有干擾了古爭的心情,哪怕殺死了對方,也沒有感到多大的喜悅。

    不過星彩他們可沒有注意這一點,這覺得古爭是消耗有點大,所以有些疲憊而已。

    “我們已經找到了蘭心他們,此時他們正在下面一處地點休養,元立他們也在那里!”星彩在一旁說道,“我們去找他們吧!”

    “不著急,我先去接霜兒他們,還有那些雪山弟子,剛才我發現他們在另一邊剛和一群妖族戰斗過,雖然勝利了,但是許多人受傷了,星彩你和我一起去吧,你們所有人先去山脈外圍,等著我們!”古爭搖搖頭拒絕了對方建議,對著他們解釋道。

    星彩點點頭,表示自己明白了。

    “那行,這樣算來你們還需要一點時間才能出來,正好我們先暫且休整一下。”朱飛理解的說道,元立在其中也立下了很大功勞,他的那些弟子在這里動蕩的時期,還是需要護送一下。

    古爭帶著星彩,轉身朝著那邊極速飛過去,而朱飛也下去,給他們說明一下情況,讓他們稍安勿躁。

    在霜兒這邊,此時所有人都陷入有些慌亂之中,不過大部分還是比較有秩序的停留在原地,因為妖族已經死傷大半,剩下的也很快會被他們一一給殺死。

    可是大雪山的突然崩潰造成人心惶惶,再加上他們的距離離稍微有些近,那些漫天的塵埃已經裹挾著無窮氣浪,沖過他們這里。

    后面的雪山弟子許多無法承受住如此的沖擊力,紛紛跌倒在地,就連保護著雪兒的弟子,也沒有穩住身形,手里的雪兒一同跌倒在地上,發出一聲痛哼。

    那幾個雪山弟子連忙朝著雪兒發出聲音的方向摸去,卻已經失去了對方的身影,讓她們十分著急,繼續朝前摸去,因為沖擊力太大很有可能把對方給吹向前方。

    可是此時塵埃讓所有人能見度特別低,完全伸展出手臂,都看不清手掌,而且還不能開口說話,一開口漫天的塵土就會灌入口中,哪怕用衣袖遮掩住效果也不大,

    往前又尋找一番,她們依然沒有找到雪兒的身影,可是他們知道雪兒的重要性,只能反復一點點朝著外面尋找著。

    此時戰場雖然被突如其來的塵埃給打斷,一些小妖更是趁機逃走,可是對于霜兒他們來說,戰斗依然在繼續,這些塵埃根本阻擋不了雙方的感知。

    但是對于趙滿他們這群人來說,影響可就大了,因為他們也只能感知到前方一點事情,在遠同樣也不知道。

    此時趙滿和那個狐貍精打到現在,兩個人身上都有不同的受傷,但是狐貍精在對拼一擊之后,整個人往后一翻直接隱藏在塵埃之中,讓趙滿失去了他的蹤跡。

    趙滿哪能讓對方就此逃跑,無視塵埃,直接朝著對方追了過去,可是順著對方路徑追過去,卻徹底失去對方的方位。

    “可惡”

    趙滿心里面怒喊一聲,想到對方趁機逃走,自己可就在也沒有機會找到對方了。

    不過趙滿依然沒有放棄尋找他的蹤影,在向前在走幾步的時候,突然感知到一股熟悉的氣息在前面地上,讓他一怔。

    因為這是雪兒的氣息,她怎么會靠近戰場這么近的地方,不過轉念想到就知道是什么原因了,此時他也顧不得去追尋狐貍精,連忙朝著雪兒的方向趕去。

    可是才剛剛走兩步,一個熟悉身影就從一旁竄出,正式趙滿苦尋不到的狐貍精。

    只見他揚起手中的利爪,朝著地上雪山的心臟之處刺了過去。

    “不!”

    趙滿大吼一聲,身上猛然出現一股新力,不假思索的朝著雪兒身上撲去。

    此時他已經忘記自己有著高超的實力,甚至只要把手中的長槍給投擲出去,就能解開雪兒的危機,可是對著雪兒的愛戀讓他一切統統在此刻忘記,只想著自己替她承受這一擊。

    而這邊在趙滿撲過來的時候也嚇了一跳,因為他也沒有發現在一旁的趙滿,而是在不小心覺察到雪兒之后,看到她一個人昏迷在地上,讓他大喜過望。

    此時此刻,就是上天給他的最好機會,在感知身旁沒有任何人的時候,心生歹念直接想置于雪兒于死定,直接撲了出來。

    不過在看到趙滿那股奮不顧身的樣子,原本想要退縮的手臂又加了一把勁,對方這個時候犯傻,自己可不會犯傻,正好把他們兩個一起殺掉。

    而此時一片混亂,根本沒有人注意到這里,真是天賜良機!

    噗哧!

    在狐貍精利爪即將刺入雪山心臟的時候,趙滿已經一層撲在雪兒身上,那只利爪瞬間刺進他的背心之中,而且趙滿還鼓足渾身的肌肉,讓狐貍精無法抽出去他的爪子。

    看著臉前那初彈可破的臉頰,這是他一直心愛的人啊,為了她自己可以犧牲一切,哪怕是自己的生命。

    點點鮮紅的血液從趙滿的口中低落,落在雪兒的臉頰之上。

    似乎鮮血的刺激,雪兒口中低哼一聲,似乎有想要醒來的征兆。

    噗哧!

    這邊看見自己利爪無法抽出來,狐貍精再次高舉另一只利爪,深深再次插入趙滿的后背,這一次他是對著他的心臟之處插去,徹底要置于自己的死敵去死,順便在把那個妖女給殺死。

    大口的鮮血從趙滿口中涌出,沾滿了雪兒高聳的衣領,還是胸膛之處,甚至下巴之處有不少。

    趙滿伸手一抓,遠處的長槍劃破虛空瞬間來到趙滿手中。

    手腕一抖,長槍便從一個不可能角度斜刺上去,從狐貍精的肋骨出鉆進去,刺破對方的心臟,從對方的眼眶中頂了出來。

    狐貍精的身體猛然一怔,整個身體緩緩的向著一旁跌落下去,隨著塵埃的侵襲之下,整個尸體不知道被吹到哪里去了。

    轟!

    在趙滿的余光中,遠處的大雪山已經完全塌陷,徹底變成一個廢墟。

    哐當!

    趙滿再也握不緊手中的長槍,用身體最后一絲氣力,把長槍給插在旁邊。

    一只手顫顫巍巍的抬起來,輕輕的放在雪兒的臉頰之上,顫抖著為她擦拭著臉上的血跡,趙滿不想讓自己的鮮血在她臉上留下任何痕跡,自己想要看到她開心的笑容。

    趙滿感覺呼吸開始發促,整個身體開始無力,甚至多年沒有感覺到寒冷也出現在自己身上。

    看著面前不斷顫動著睫毛的雪兒,趙滿一個恍惚,仿佛又回到了從前。

    那一日,他看見了美麗動人的雪兒,他就知道,她就是他此生的最愛。

    不厭其煩的追求著,慢慢的一點點了解她的嗜好,在背后幫助她解決一切麻煩,哪怕她一點不知道,自己也愿意,哪怕自己也沒有從來告訴過她。

    在陪她一起去抓草藥的時候,那時候只有他們兩個人,為了尋找一株特殊的藥材,不辭辛苦來到一個山頂之處,因為天色已晚,他們在那里露宿一夜。

    在日出之時,看著陽光灑在她的臉上,顯得更加有魅力,記得當時自己曾經問過她。

    “你知道什么叫做風花雪月嗎?”

    “當然知道了!”

    “哦?你到說說,你是怎么理解的?”

    一個戲謔的聲音在旁邊響起。

    “風是穿山過水拂面而來”

    “花是零落成泥常開不敗”

    “雪是日出消融檐上落白”

    “月是咫尺天涯千秋萬載”

    嘻嘻的俏皮之聲仿佛又出現在眼前。

    “你需要我,我便向風一樣隨時來到你身邊,永遠像花一樣抖你開心,我希望永永遠遠和你在一起,永不分開!”

    他看到自己和雪兒走在青青的草原上,雪兒牽住自己的手,一臉鄭重的看著自己問道。

    “你會永遠和我在一起嗎?”

    “我會,我希望我可以永遠陪在”

    低喃的聲音在趙滿口中響起,可是沒有說完,他雙瞳放大,手掌無力落向一邊,,整個人的生命氣息就已經潰散。

    一陣狂風襲來,趙滿身體無力的隨著風吹往前方。

    可是在即將遠離這里的時候,一只芊芊手掌牢牢的抓住趙滿的手掌,讓他不要離開自己身邊。

    一行眼淚從雪兒的眼中流出,順著臉頰沖干凈了臉上的血跡,仿佛想讓趙滿最后的愿望實現一樣。

    那一滴滴淚水順著手臂,最終來到了趙滿的手掌之中,停留在其中。

    趙滿那雙眼睛終于安靜的閉上了。

    又一陣狂風襲來,中間的長槍牢牢的頂住雪兒的身體,讓她牢牢的呆在原地,只有身上的紅光不斷閃爍,似乎在訴說著什么。

    “勝利了!”

    隨著在前面幾聲興奮的吶喊聲,緊著著所有人都興奮起來。

    隨著一層朦朧的透明光罩在頭頂出現,把這一片所有人都包裹進來,那些漫天的塵埃漸漸的也消停下來,被擋在外面,露出眾人的身影。

    “啊!”

    陸續幾聲尖叫聲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

    霜兒也同樣迅速的看過去,還以為是一些遺漏的小妖趁機作怪,沒想到卻看到的是一身鮮血的雪兒,和旁邊一動不動的趙滿。

    “怎么會這樣!”霜兒感覺心里一陣慌亂,心里面仿佛要喘不過不氣來,一個轉身就落在他們身邊,身上打出一團團白光把兩個人給籠罩住。

    做完這一切,才仔細朝著雪兒看過去,那一身血跡是在是太嚇人了,在看到雪兒的氣息是平穩之后,心里面稍微有些平穩,或許可能自己感覺錯了。

    隨即探向旁邊的趙滿,可是一探之下,霜兒瞬間愣住了,不敢相信的再次探去,可是結果讓她手腳冰涼,身上一陣陣發抖。

    趙滿大哥死了!

    趙滿大哥竟然死了!

    霜兒不顧風度的跌落在一旁,眼睛中已經被淚水給填滿,小手捂住嘴巴,似乎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她萬萬想不到現在面目溫和的趙滿已經沒有生息。

    那個和煦愛笑的趙滿大哥就這么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死了!

    其他人也看到這一切,沒有人過來打擾他們,甚至不少地方已經傳出來的哭聲,這次苦戰不只是趙滿死了,甚至四個天仙的長老和數十個雪山弟子也永眠此地,長睡不醒!

    里面有他們的兄弟姐妹,親戚朋友,只不過大部分強忍著而已,但是依然有些痛不欲死,控制不了自己。

    在地面還有一些受傷未死的小妖,被怒氣沖沖的雪山人給徹底殺死。

    就連那幾個領頭的妖族尸體,都被他們給大卸八塊。

    “唔!”

    這個時候,昏迷良久的雪兒終于從昏迷中醒來,睜開眼睛看著這一副外面的景象,她終于想到自己恐怕已經被救了出來。

    感受到手中似乎在緊抓一個人手,躺在地上的雪兒扭了一下頭,發現是趙滿在躺在自己旁邊,而自己身邊正是他的武器。

    “霜兒妹妹,沒想到你也來了,費心了!”

    雪兒笑著說道,松開趙滿的手掙扎的想要起來,可是之前眩暈太久,整個身體有些不受控,看到霜兒似乎沒有聽到自己的話音,讓她很納悶。

    之前被俘虜雖然對讓沒有對自己任何用刑,但是精神上消耗特別大。

    稍微掙扎幾下之后,雪兒終于坐了起來,看著滿身的鮮血和周圍一片狼藉的情景,她知道之前或許經過一場惡戰。

    “霜兒,你怎么了?趙滿,你趕緊起來啊!”

    雪兒疑惑的看往身邊,疑惑的說道。

    “趙滿,趙滿,你聽見沒有啊,趕緊跟我起來!”雪兒看著趙滿還躺在地上不起來沒,不滿的伸出腳踢了踢了他的腳,心里面有些生氣。

    自己可是被關押了那么久,自己才醒就這么忽視自己,太讓自己生氣了。

    平常趙滿可不會這么對她,只要聽見他開口說話,必定第一時間滿足她。

    “雪兒姐姐,趙滿大哥,趙滿他!”霜兒哽咽幾下,接下來就說不下去了,眼里的淚水終于忍不住,嘩啦一下流了下來。

    “趙滿他怎么了?”雪兒心里咯噔一聲,看著依舊沒有動靜的趙滿,心里面涌現出一種不好的預感。

    “趙滿大哥他死了!”

    趙滿死了?趙滿死了!

    “霜兒妹妹,別開玩笑了,有你在身邊他怎么會死,趕緊讓趙滿起來,我不和他計較故意不理我的事情。”雪兒略顯心慌的說道。

    “雪兒姐姐,對不起,對不起!”霜兒的眼淚依舊像小溪一樣留著,只是不斷搖著頭對著雪兒道歉。

    雪兒看到這里,眼睛里的淚水瞬間洶涌的留了出來,哭著喊道。

    “不可能,不可能,是不是你和趙滿聯合起來估計嚇我!”雪兒想要站起來,可是剛起身一半,整個人就跌倒在地,整個人臉上都磕碰在地上,臉上到處都會灰塵,這些她都顧不了了。

    “趙滿,你別嚇我,求求你告訴我這只是你開的玩笑好嗎?”雪兒直接爬在古爭身邊搖著他的身體說道。

    “雪兒姐姐,趙滿真的死了!”霜兒在一旁也同樣是哭腔的說道,在戰斗中間,自己明明還感受到他占上風,怎么突然就毫無征兆的就死了。

    “不可能,你給我起來!”說著雪兒抓住趙滿的胸膛想要把他給抓起來,卻感覺手中滑溜溜一片,直接讓她打個滑,沒有抓住對方。    隨著雪兒剛才推動趙滿一下,他身上胸口的巨大傷口全部都漏了出來,那幾道血淋淋,幾乎貫穿前后的傷口,讓雪兒看到眼淚簌簌不斷的往下掉,止都止不住。

    終于確定趙滿是真的死了,要不然他不會這樣,以前不管受到多重的傷,只要面向自己,永遠是微笑的面容。

    她知道他不想讓自己擔心,所有的事情都替自己扛著。

    看到趙滿臉色蒼白躺在這里,雪兒想到以前的過往種種,可是這一切都已經成為過往云煙,自己最愛的男人,已經徹底死去了。

    “嗚嗚嗚!嗚嗚!”

    雪兒一下子就崩潰了,整個人直接撲在趙滿身上,不斷哭泣著。

    “你不是說過,到時候要娶我嗎?你不是答應我,要帶我周游各個國家,拋棄凡間的一切,和我一起逍遙自在,到時候在養育一雙兒女,隱居起來,怎么就這么狠心拋下我一個人!”

    “你給我起來啊,你給我起來啊!求求你,求求你,不要拋棄我一個人,求求你!”

    悲戚的哭喊聲從雪兒嘴中傳來,讓一旁的霜兒心里更加的難受內疚起來。

    從那傷口中,雪兒已經能想象到,趙滿是為自己擋住敵人的攻擊,才會受到如此重創,結果最后把敵人殺死后,自己也撐不住終于死去。

    他在生命最后一刻還在用自己的武器保護著自己,而自己還渾然不知。

    雪兒只覺得自己好混蛋,害的趙滿死了!
三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