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我的1979

37、當搏九霄摶

    李和只領著一個大包,就不緊不慢的朝火車站去,到了火車站才知道什么是課本上所說的“人山人海”。

    一眼望去不到邊,天南海北的人,操持著各種口音,擦肩而過,在各自的風景里,為了各自的命運,年輕的人漂泊在外,年老的人在家牽腸掛肚。

    在這人擠人的車站里,咫尺之間,連想轉過身都難,隨著洶涌的人群緩慢的轉悠了好幾圈,終于看到了張婉婷的身影。

    張婉婷瘦弱的身子在推搡的人群中搖擺,顯得非常吃力。

    場面非常混亂,李和趕緊沖過去,推開幾個故意沖撞的,沒有理會別人的罵罵咧咧和白眼,單手扶住張婉婷,道,”老....你沒事吧“。

    張婉婷勉強穩住身子,對看到李和也沒多大驚訝,對這種“偶遇“已經習慣了。

    還是買的同一車次的連票,還是李和搶著付錢,直接報的車次站點,好像她已經沒有了秘密,家在哪里,哪個站點下車,哪個站點轉車,比她自己都熟悉,“謝謝,好多人,都快擠散架了”。

    李和把張婉婷的包接到手里,一只手提兩個包,一只手護著張婉婷肩旁道,“跟著我,不要走散了,等一下火車門開了,你趕緊往車上鉆,東西給我,其他不要管”。

    張婉婷被李和這樣摟著,明顯一顫,本能的想拒絕,可沒掙脫開,只得隨著李和擠在隊伍的最前面。

    火車進站,車門一開,人們像水一樣涌進車里,張婉婷隨著李和使了渾身的勁往隊伍里擠,她感覺自己的兩腳離開了地面,被四周的人夾了起來,一直夾到車廂里。

    車廂走道里到處也是人,火車抖動了幾下,嗚嗚地叫著,慢慢地駛離了站臺,可車廂里還是亂糟糟的一團。

    李和感覺后面有人使大力氣推搡自己,張婉婷差點趔趄要跌倒。

    李和一回頭發現一個大背頭男人就在兩個人身后,頭都快放張婉婷肩旁了,惱火的很,“麻煩你注意點,不要擠”。

    大背頭裝作沒聽見,昂起頭,依然我行我素。

    李和把張婉婷護在前面,使勁挺住身子,緩慢朝里走,終于找到了兩人的連坐,行李架已經滿了,直接把包放在了桌位底下,把腿搭在上面。

    李和從包里掏出茶杯道,“你喝點水,累壞了吧”。

    張婉婷看著滿頭大汗的李和,今天要不是他幫著,指不定能不能擠得進來呢,不忍心拒絕好意,就接了過來,“謝謝,你自己也喝”

    李和在過道里面又看到了那個大背頭男人。

    大背頭就坐在不遠的位子上,沖李和挑釁般的咧咧嘴。火車上三教九流,自然少不了這種垃圾。

    到處都是人,李和不好明目張膽的先動手,沖大背頭瞪了一眼,直接挑釁的勾了勾食指。

    雖然很幼稚,但是效果很明顯。

    大背頭猛的站起來,指著李和道,“草,你找死是吧”。

    張婉婷看著五大三粗的大背頭,再看看瘦弱的李和,擔心的道“沒什么大事,不要爭一時意氣”

    李和低聲道,“你不要管,看好戲就成”

    大背頭看李和兩人還有心情說悄悄話,居然不理會自己,就更惱了,直接走到李和座位更前,手指都快指道李和鼻尖了,“你他嗎的,給臉不要臉是吧”

    李和露出害怕慌張的表情,但是依然大聲說道,“這位同志,我想你誤會了,這里是公眾場合,請注意自己素質,罵人是不對的。請不要這么粗魯,你還要打我不成?“

    周圍的人聽了李和的話,噓噓聲響起,覺著也是個軟蛋。

    張婉婷聽了這話,也隱隱有點失望。

    大背頭聽李和這話就是指名道姓說自己沒素質了,直接砸出一巴掌,朝李和臉上過去。

    在周圍人發出驚呼聲的剎那,李和假裝吃力的抓住大背頭的兩只手,站起身道,”這位同志,你真動手啊。大家評評理,哪有這樣的人“。

    有的人做和事老,有的人起哄不要啰嗦,趕緊干。

    大背頭兩只手被箍住,每次要掙開的時候,都被突然握緊,發狠道,“老子今天就搞死你“。

    李和一下子松手,大背頭朝后一個趔趄,還沒站穩腳跟,就立馬用拳頭砸了過來。

    李和心里冷笑,老子讓你見識下,花兒為什么這么紅,今天就是把你打死,也沒人說個不了,這么多人見證呢。

    還沒等大背頭反應過來,李和直接一腳踢在大背頭膝蓋上,又一拳頭砸在了他下巴上,大背頭直接跪在地上了。

    他欺身上前,摁在地上,扇完左邊臉扇右邊臉,大背頭發出殺豬般的叫聲。

    他心中氣惱在媳婦面前丟臉,一點沒留手。

    火車上的人目瞪口呆,這劇情反轉的太快,他們接受不了。

    張婉婷看到人群中乘警擠過來,趕緊把李和拉起來道,”快,起來,打壞了,怎好“

    李和倒是聽話,直接站起身,又不解氣的狠狠沖大背頭肚子來了一腳,大背頭又哦哦叫了一聲。

    ”喂,喂,你們怎么回事“,走過來兩個乘警,看著倒在地上嚎叫的大背頭,還有一臉委屈的李和。

    大背頭叫道,“警察通知,你們要為我做主,講不**律,我被他們打了”

    警察扭頭看看張婉婷和李和,張婉婷立馬反擊,掏出自己身上的學生證,又把李和的學生證接過來,一起交給警察道,“警察同志,我們是學生,怎么可能去欺負別人。火車上的人都可以作證,是這個人先動手的,我朋友試圖和他講道理,可他非常蠻橫,我朋友先后兩次忍讓,他還是不依不撓,我朋友是自動防衛”

    李和真想過去沖張婉婷吧唧一口,這貨絕壁是自己親親的媳婦,真真的,絕對不摻假。

    兩名乘警看了下學生證,又找周圍人了解了下情況,周圍人七嘴八舌的說了,事實也很清楚,躺在地上的家伙先動的手,而且兩名學生一再忍讓,他還得寸進尺。

    這種小流氓,在火車上乘警也沒少見,也是見怪不怪了。

    乘警把學生證還給張婉婷道,“事實已經很清楚,不是你們的錯,你們安心坐車吧,祝你們一路順風”。

    乘警態度這么好,其實學生身份起了很大作用,會給點體面,別拿大學生不當干部。

    看著大背頭被乘警帶到警訊室,周圍的人又一陣議論紛紛,都反應了過來,覺著這小伙子太他娘的鬼了。

    張婉婷坐下來拍拍胸脯,“可嚇死我了,你沒受傷吧”

    李和道,“對不起”

    張婉婷笑道,“對不起應該是我說,你也是為了護著我,才起爭執的。哦,對了,車票錢給你,你那天走那么急”。

    李和嘆了口氣,他太了解這娘們實在性子了,從不占人便宜,也懶得推搡了,直接接了過來皺巴巴的毛票,直接往口袋一塞,“客氣啥,咱倆是朋友”。
三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