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我的1979

79、房客

    四合院有兩個最主要的特征:影壁墻和垂花門。

    影壁墻是四合院大門內外的重要裝飾壁面,主要作用在于遮擋大門內外雜亂呆板的墻面和景物,美化大門的出人口,人們進出宅門時,迎面看到的首先是疊砌考究、雕飾精美的墻面。

    垂花門就是古時候說的大門不出二門不邁里面的二門。

    房子一般分成正房、廂房、倒座等。規劃很整齊。

    四合院建筑,“四”東西南北四面,“合”是合在—起,形成—個口字形,可如今的京城里四合院已經難現口字形的原貌了。

    這座幾乎可以用“殘舊”來形容的四合院,雕梁的紅漆暗暗,瓦上探出青草。

    隨著住的人越來越多,院內住房越蓋越多,房子越來越不成樣子。

    慢慢的就沒了“形兒”,先有一家在空地上搭了一間臨時住房,不久又有幾家跟來湊熱鬧,慢慢地就形成了院子。

    私搭亂建的小棚占滿了院落,兩手伸直就可以碰到相鄰的建筑,那些遙遠年代所積蓄的氣息漸行漸遠,。

    門口位置搭建的小棚是各家的廚房,僅能容下一人,連轉身都很困難。

    兩側廂房也都建了小棚,唯獨沒有小棚的是正房,因為實在是沒地兒建了。

    可是連正房都被住戶強行分成了兩戶。

    屋頂上,一只眼睛藍綠相間的波斯貓跳來跳去,如履平地。

    李和伸開手臂就能摸到僅靠兩側廂房的小棚,除了來回走動,小棚已將四合院占據得沒有任何余地。

    四合院變成大雜院,李和心里不禁一陣可惜。

    “你在這等會,我去挨家喊人,以后你也算認識了,租子每個月他們是交給房管局的,需要你每個月再去房管局領租子”李老頭讓李和在水槽的空曠地等下,就沿著前后,開始挨家喊人,敲門“出來下,有事通知”

    院子棗樹底下,女孩子跳橡皮筋踢毽子,男孩子彈玻璃球或拍畫紙,大家一起捉迷藏,玩的不亦樂乎,李和看的會心一笑。

    院子里又看了一圈,越看越覺得劃算。

    四城區基本就是在二環以內,這個不是人為規定的,而是因為當初修建二環路的時候就是沿著過去的護城河修的。

    京城是有城墻的,城墻里面是就是內城,出了城墻就是城外了,你別看現在什么中關村、使館區、建國門外、cbd都是繁華地帶,那在當初都是城外的荒地或者墳場。

    其實你只要聽聽這些地方的名字就知道它們當初是個啥情況,中關村那就是個村,原本應該叫中官村,這個中官就是太監的別稱,那個地方當初就是皇城里的那些太監們退休之后的一個養老院。

    而城墻以里則就不一樣了,有句話叫東富西貴、南貧北賤!

    這里的東西兩個方位說的就是東城和西城這兩個區域,東城在清末和民國時代云集了大量的富商,而西城則是官員們的宅邸,所以叫東富西貴。

    至于南北這兩個方位,不是指還有南北兩個城區,而是特指前門外和鼓樓、以北到德勝門附近這一帶。

    當時居住在前門以南的大部分都是三教九流、勞苦大眾,所以就被稱為南貧,都比較窮嘛。而居住在鼓樓以北到德勝門附近的,則以皇宮里的太監宮女的家屬維多,他們雖然不太窮,但是地位比較低,就稱為北賤。

    李和知道四合院的價格會飆升,而且幅度極大,一座規整的四合院到了以后,價格已經到了8位數,而且是有價無市,有錢你都買不到。

    這里面的原因很復雜,既有城市改造拆毀了大量原有四合院的因素,也有一部分先富裕起來的人為了懷念自己的童年或者標新立異,故意去采購這些四合院并加以休整之后當做住宅的因素。

    而且憑心而論,四合院確實更適合人來居住,在這個院子里有房有地,既能居住又能做一些適當的娛樂活動,而且封閉性還好,不像住在樓房里,就是一個鳥籠子。

    如果再晚幾年,等到房價真的開始飆升,即使還有殘存的四合院,即使李和有這個經濟能力,估計也是要花大價錢了。

    院子里陸陸續續站下不少人,有大人有小孩,有人沖李老頭嘟囔道,“李老頭,你這房子,不聲不響就轉給人了,也太不拿我們當回事了吧”

    “我自己的房子,我愛怎么著就怎么著,”李老頭得意的頭一轉,指著李和說,“再說,現在這房子也不是我的了,你們也犯不著和我說了,現在這房子是這小伙子的了”。

    大家又齊刷刷的看向李和,一個穿著大藍襖的老太太對李老頭叫罵道,“你這是走剝削道路,資本主義復辟,我要到街道去舉報你“

    李老頭滿不在乎的道,“我這是經過房管局同意的,一不犯法,二不違規,你們愛怎么著就怎么著,還以為是想當年啊”

    李和有點看不下去了,如果他們不讓自己為難,讓他們繼續住下去,自己收租子,也是無所謂。

    如果他們無理取鬧,自己就要使點勁把他們弄走。

    李老頭趕不走他們,并不代表自己也趕不走他們。

    李和把房契掏了出來,特意亮出鮮紅的公章,道,“各位,我這是房契,各位眼神好的,就瞅瞅。這說明以后這里就是我的私產”

    一個年輕人惡狠狠咬牙切齒地說:“我們賺的錢都給你了!”

    這句話讓李和飽嘗了剝削階級的罪惡感,黃世仁也不好做啊。

    李和慢條斯理地說,“是呀,你們真的沒錢付房租,我理解,那么你們就要考慮搬去一個小一點的房子住,減輕一點負擔。這房子也是我借錢買的,大家都很難哪……”

    年輕人把那滾滾的眼珠吞到肚子里,沒話了。

    大藍襖的大媽道,“小伙子,我們租子可是交給房管局的,合同也是跟房管局簽的,說句難聽話,你可管不著我們。你啊,頂多也就在房契上有個名字“

    李和笑著道,”現在房子歸我了,李師傅和房管局的委托合同有效沒效,還是兩說。我查了下房管局檔案,你們和房管局簽的是15年,今年剛好到期.我可沒跟房管局簽委托合同,明年到時候你們要是繼續給房管局交錢,我可是不認的。我建議到時候大家還是早做搬家打算,我這房子準備留我結婚用了”

    李和說完,也就不管了。

    留下院子里一伙老少爺們老媽子罵罵咧咧。

    出了宅子,李老頭笑著道,“你小子比我有魄力,這話說的解氣,到時候房管局的委托合同,你可以不簽,你是大學生又是貧下中農,他們不能怎么著你,我是個黑五類,那就不行了,他們強按我喝水,不低頭也得低頭啊”

    說完重重的嘆了口氣。

    李和道,“李師傅,你也別搬家了,就繼續住著吧,這房子我也暫時住不上,你搬家搬來搬去也麻煩”

    李師傅搖搖頭,“我就懶得和這幫腌臜人摻和一起了,躲得遠遠的清凈。這大院里,解放前有的是我家當年的伙計,有的是丫鬟,我家當年待他們可不差。那藍襖子老太婆,當年可是我父親從人販子救下來的,你看看,結果就是她批斗的我最狠,想想都寒心”

    “那你有什么打算”

    “我家祖上留下不少東西,查抄的時候,沒了下落,最近有人告訴我在琉璃廠見過,我準備用手里的錢,能買下多少算多少,哪怕死之前看一眼,就心滿意足了”

    李和好奇的問道,“李師傅,你懂古董?”

    提到古董,李師傅滿臉得色,“我祖上是北洋的大官,我從七八歲就四九城里混,上過手的好東西不知凡幾,雖然沒啥文化,可這紈绔子弟的天分是有的,走鳥遛狗,鑒寶收藏,這琉璃廠里,我說一句頂人十句,他張伯局,馬定巷也要給我寫個服字”

    這話聽得李和感覺在吹牛,四大收藏家你都看不上,眼里真是沒誰了。
三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