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我的1979

96、執照

    李和早上起來,一看時間,已經十點鐘了。

    太陽已經老高,火辣辣的,逼射在門邊,刺眼的很。

    院子里靜悄悄的,刷好牙洗好臉,也沒瞅見一個人。

    又去廚房看了一眼,何芳也不在,掀開鍋蓋,里面有稀飯。

    蒸籠上還有幾個包子。

    “吱——”

    一聲干澀的蟬鳴,在院子墻外的國槐樹叢中響起來。

    京城有句老話,“桑柳榆槐不進宅”。

    據說桑諧音喪不好,柳樹是做棺材的不好,榆木疙瘩形容人笨不好,槐字里面帶個鬼可不能進門。

    鬼不能進門,放在門口把門倒是蠻好。

    枝頭上綠油油的葉子,看起來也不精神。

    靜幽幽的,沒有聲息。

    李和井口打了一桶水水,沖了涼,人才算活過來。

    肚子餓的很,盛了碗稀飯,拿了個包子,一邊吃一邊往前院去。

    李老頭正坐客廳門口的屋檐下,對著一個蛐蛐籠子左看右看。

    “我就說怎么瞅不見一個人呢,蛐蛐籠子沒蛐蛐,你研究啥?要不晚上我給抓一個?”

    李老頭把籠子小心翼翼的放到桌子上,“你說的是蟋蟀,有啥用。我會托人找蛐蛐”

    “蟋蟀不就是蛐蛐?”

    李老頭笑著道,“你說反掉了,蛐蛐是蟋蟀,可蟋蟀不一定是蛐蛐。差了十萬八千里。”

    李和搖搖頭,道“我是不懂,你早飯吃了?”

    “‘有識旁觀,代其入地。何惜數年勤學,長受一生愧辱哉!’你知道這句話的意思嗎?”李老頭反問道。

    顏氏家訓李和能不知道嗎,這句話的意思是,有見識的人在旁看到,真替他羞得無處容身。為什么不愿用幾年時間勤學,以致一輩子長時間受愧辱呢?

    李和瞬間紅了臉,這是罵自己懶散呢,笑著道,“啥意思我都懂,只是我這人就這性格,你也別擠兌我”

    李和放下碗,剛泡上一壺茶,蘇明就過來了。

    蘇明開門的時候,剛聽到腳步聲,兩條狗就汪汪叫,聞著熟悉氣味就不叫喚了,又懶懶的躺到樹蔭底下。

    ”真他娘是狗鼻子”,蘇明遞上一個袋子,道“哥,營業執照下來了,你看下”

    李和接到手里,a4紙大小,都是用毛筆填寫的,沒有所謂的公司名稱,但有蘇明的名字和經營地址,主營業務,寫著“小百貨”三個字。

    剩下一欄經營方式寫著“零售”。

    “想好了?”李和問。

    “我執照都辦下來了,肯定想好了,我也想明白了,有錢最實在,誰愛歧視就歧視去,再說又不是我一個人,工商局排隊辦著呢。”蘇明笑著道。

    李老頭贊賞的道,“自己舒坦最重要,看明白就好”

    李和笑著道,“最重要的是以后沒必要偷偷摸摸了,但還是不要太招搖,規矩點就行”

    蘇明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再說,現在幾幫冤家都忙著對砍呢,要不今天你舉報我,明天我舉報你,沒玩沒了,公安局忙著盯他們呢,誰有工夫搭理我”

    李老頭嘆口氣道,“哪怕抄家破財之仇,都是不死不休,何況都是家破人亡的不共戴天之仇。當初蒙受不白之冤,現在翻身了,平反了,誰不想解這心頭之恨?”

    蘇明豪氣的問李老頭,“你老可有仇家,我去給他拔拔蠟,上點燈油,包你滿意解氣”

    “我的仇家可不是我一個人的仇家”李老頭臉上露出陰測測的表情,“有幾位苦主已經上位,前幾天報紙上我還看見了,所以,可不需要我親自動手,我只要旁邊看戲,看著仇家生不如死就好了。我可不像老于頭那么傻,天天盯著仇家門口”

    李和詫異的用手指了指隔壁,“就是這原來的那房主?”

    李老頭點點頭,“他父親被幾個武斗派關起來,活生生餓死的,你說這仇恨不是海了天去,他能不報?”

    幾個人一陣沉默。

    李老頭道,“這時候正是風口浪尖,你們兩個都躲著遠遠的,哪天遇上個滿不吝的,給你一板兒磚,你就知道什么是肝兒顫了。沒個三年五載,街面就平息不了。”

    李和和蘇明都點了點頭。

    突然外面傳來二彪的叫罵聲,“你個小嘎奔兒的,滾遠點,別給老子面前礙眼,要不給你沉到密云水庫里“

    又傳來幾聲慘叫,”哎呦,你個老鋼镚,別能耐,有種給小爺等著“

    蘇明出去看了一圈,又回來對李和道,“巷口幾個小子天天晃來晃去,三五幾個崽躲咱這門旮旯抽煙呢,礙眼的很,二彪讓他們滾蛋了”

    李和沒當回事,這幫小王八羔子,天天門口閑逛,自己早就想上腳去踹了。

    蘇明又左看看右看看,沒見著何芳,就知道中午蹭不到飯,麻溜的帶著二彪和瘦猴先走了。

    李和一看時間都十二點了,要到做中飯時間了。

    民以食為天,飯總得要吃的。

    李和試探的問道,“咱倆煮面條?”

    李老頭堅定的搖了搖頭,面條絕對不能忍的。

    其實他跟李老頭,所謂的懶氣相投,這會功夫,都指望著對方忙活起來,無奈一整兒倆人都是油瓶倒了也不會扶的主。

    兩人都搬了躺椅擱大廳躺著,大眼瞪小眼!

    正好何芳推著自行車回來,這不是“地獄無門你偏闖嘛”。

    “你這可是早起就不見人,慌里慌張的干嘛”,李和慌忙過去接過把自行車。

    “哎呦,可是熱死我了”,何芳接過李老頭遞過來的涼白開猛灌了一口,又白了李和一眼,“還不是因為你,我一早就去打探消息了”

    “那你也別說了,看你表情我就知道,肯定是我吉星高照”

    何芳氣狠狠的道,”真不知道你這是什么好運“

    ”你還盼著我被開除不成?“

    何芳沒搭理李和,直接去了廚房開始做飯。

    心里也開始松了一口氣,既然李和沒事,懸著的心也可以放心,自己就可以安心回老家了。

    吃飯的時候,李和問,”那什么時候走?“

    ”就這幾天,你不是讓我買房嗎?我先看好,辦了房契就走“

    李老頭重重的嘆了口氣,又得回到清湯寡水的日子。

    何芳笑著道,”你別嘆氣啊,就回去一個月,我給你們帶特產,狍子肉,野雞都有,吃狼肉我都給你整著“

    李老頭擺手,“別,狼肉我也吃過,現在牙口不好,別帶”

    李老頭吃晚飯,就按照自己習慣去午睡了。

    李和問何芳,“你要買什么東西,帶回老家不,我陪你去百貨大樓逛一圈?”

    何芳搖搖頭,“不要了,我給老娘買的衣服,早就買好了,不需要去了。早上李叔說在前面巷口給我打聽了一套房子,要不我們下午去看看?”

    李和點了點頭,只要三廟街這片的房子,以后都是不可能拆的。

    買了都是極其劃算的。
三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