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我的1979

5、基督山伯爵

    蘇明用手在徐警官眼前撩了一下,“嘿,干嘛呢,嚇著人家小姑娘。”

    徐警官一聲冷笑道,“現在人口走失的可不少,我就怕你拐帶婦女,到時候就麻煩了。”

    “這位警官,飯可以亂吃,話不能亂說,你要是再信口胡言,小心我告你誹謗!”

    蘇明也是出社會這么時間,又是道上大哥,身上的氣勢也不是蓋的,幾句話就把女警說的啞口無言。

    只有李和心里發笑,蘇明這幾句臺詞大概是看港臺電影來的吧。

    “你信不信,再多一句廢話,我給你銬起來,帶局子面壁”。

    蘇明直接伸出雙手,直接道,“妹子,哥就欣賞你這脾氣,來,來,你銬上,哥哥天怕地怕,就不怕蹲局子。”

    女警羞惱的拍桌子了:“夠了,蘇明!少自作聰明,別以為你那點破事我不知道。在朝陽那邊我懶得理你,這邊可是豐臺分局管著的,你自求多福吧”

    李和聽著這話,心里倒是沒有多大沖擊,沒攝像頭,沒監控,估計知道的也是有限,否則早就堵著了。

    蘇明臉上突然笑得燦爛起來,“別啊,徐警官,開玩笑呢,你趕緊坐,哎呦,這天真熱。瘦猴,傻愣著干嘛,趕緊給徐警官倒杯水。”

    徐警官看都沒看蘇明,冷著臉道,“少跟我插科打諢,不吃你這一套。”

    蘇明忙不迭的應,“那是,那是,你高風亮節,不能和我一番見識。”

    “徐姐姐,你來了啊”,蘇小妹聽到吵鬧聲音,下樓一看,眼睛骨碌一轉,驚喜的叫道,“哎呦,我剛好有題目不會做,你幫我上樓看看。”

    徐警官溺愛的摸著蘇小妹的頭,滿臉笑意,“走,我給你看看,你考試考了多少分”。

    幾個人目瞪口呆,好像跟剛才完全不是一個人了。

    剛走上樓梯口,又扭頭說道,“我不是跟你開玩笑的,開店就老老實實的開店,不要亂跑,這邊是黑包公張局長,最近風向轉的快,你要是聰明的,知道怎么做。”

    蘇明忙說道,“謝謝了你吶,你老慢走,小心樓梯口”。

    李和好像迷迷糊糊看明白了什么,顯得極為怪異,好像抓不住頭緒,問蘇明,“你倆什么關系?”

    “哎,小孩沒娘,說來話長,這是農夫與蛇的故事。去年吧,在大前門,這娘們去抓賊,結果還被賊給堵上了,人家都亮刀子了,這娘們傻歪歪的被人摔了個狗爬。說時遲,那時快,爺們剛好路過,伸張正義,救了她。結果這娘們不識好人心,天天盯著我。這不就是一條蛇嗎?”

    徐警官全名叫徐嘉敏,那時她剛從國安中專畢業,躊躇滿志,正準備大展拳腳,讓敵酋聞風喪膽。

    但畢竟是個女孩子,上頭輕描淡寫地將她分到資料室。

    她郁悶的在毫無人氣的資料室內待了一年,深感懷才不遇,

    后來局里缺人嚴重,她也被安排出警。

    一次抓幾個慣犯,跟幾個同事分頭追,結果自己追到胡同里面,反倒被堵住了。

    徐嘉敏興奮的沖過去要來個180度旋踢,結果對方是個大高個,手大,力氣足,當場就被大高個抱住腿摔了個狗吃釋。

    這還不算,還被三個人圍住了。

    她渾身的痛。

    好像扭了足裸,好象閃了腰,連脖子也轉不過來。

    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

    蘇明、二彪幾個人正從巷口路過,看到穿著警服的徐嘉敏被圍住,自然不能袖手旁觀。

    幾個人從墻角扣板磚,慣犯被砸的冒血葫蘆,雖然跑了一個,但是當場還是抓住了其中的兩個。

    蘇明好心的過去把徐嘉敏扶起來,結果徐嘉敏已呈暴走狀態。

    她勉強站起來,脖子左右輕輕搖動,忽地一下,猛力一托一扭。

    蘇明聽到骨頭“咔嚓”的聲音,忽悠蘇明又發出慘叫:“啊你個賤娘們!”

    徐嘉敏不分青紅皂白,差點讓蘇明斷了子孫根。

    等徐嘉敏反應過來,那雙淡漠的眸子好似柔和了一些:“不好意思,我沒看清楚。”

    便接著問蘇明,“怎么樣,我帶你去醫院看看怎么樣?”

    蘇明倒吸一口涼氣,連連擺手:“你個老娘們走遠點,老子跟你犯沖”

    李和聽完這種有點狗血的劇情,救命恩人成了冤家。

    李和不解的問題,“那你倆不搭理就是了,這么掐干嘛?”

    “哥,你又不是不知道,平常我見著警察腿都哆嗦,哪里敢那么橫?關鍵是這老娘們欺人太甚,故意找茬“.

    李和笑著道,”人家也就嘴上說說罷了,你個大男人,這么小氣干嘛“。

    蘇明急的跳腳,“哥,我一直都沒好意思說,相一次親,她攪合一次,當著人家姑娘面,給我燎手銬。你說哪有這樣的嗎?之前的就算了,這才沒幾天,好不容易相中一個電視機廠的,哎呦,那個水靈“

    蘇明越說越興奮

    突然瘦猴重重的咳了一聲,蘇明沒搭理,繼續道,“肯定不像徐嘉敏那個男人婆,那么兇悍。小姑娘那個溫柔,那個體貼,給我做媳婦,我立馬樂意啊“

    “賤人”

    徐嘉敏不知道什么時候下了樓,定定地瞧著蘇明,眼睛里有一團暗藏的火焰,正在緩緩地壓抑著,馬上就要迸發出來的感覺。

    氣呼呼的出了門,騎上摩托車,甩出狠話,“姓蘇的,咱倆沒完”。

    蘇小妹好像都覺得蘇明丟人了,上樓的時候故作成熟的重重嘆了口氣。

    蘇明啞口無言,氣的的踢了瘦猴一腳,“你是啞巴啊,怎么不知道說話啊,咳什么咳“

    瘦猴無奈的瞧了李和一眼,希望李和幫著說句話。

    李和做作沒看見,笑著對蘇明道,“行了,不過那徐嘉敏有一句是對的,最近可能風頭有點不對,你避著點。”

    李和心里明了,嚴打可不是83年開始的,82年就開始拉人墊背了。

    嚴打原因從表面來說是為了社會治安,維護社會穩定。

    但是也難逃基督山伯爵似的復仇,陰謀,正義,善惡,說不清。

    李和與蘇明兩個人雖然沒有生死冤家,可也難保不會殃及池魚。

    蘇明點了點頭,沉思道,“這點我信徐嘉敏,這種事情她不會騙我。那我跟張先文還有那幫溫州佬打個招呼,先停斷時間,我就安心守著這個店”。

    李和心里發熱,身上也熱,也不愿意留著吃飯了。

    騎上自行車往家趕。

    用手隨便胡嚕了一下,手心都滴答著汗珠子。

    到家的第一件事,就是走到水龍頭底下,腦袋一垂,冰涼的自來水順著脖頸子直接流下來,心里終于痛快了一點。
三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