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我的1979

6、采購員

    扎海生突然激動的說,“你說,我都聽你的,我不怕”。

    李和好笑的說,“什么怕不怕的,你只要按照講話精神來寫,寫的不好沒人怪,寫的出彩了,你前途無量。不過你選題名稱要改了”。

    “你說,我改就是了”。

    “選題改成《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法律地位問題》”,李和說的鄭重其事,然后繼續道,“不過其中要涉及到一些概念,一個是民營經濟、一個是外資,也就是統稱非公有制經濟,他對應的就是公有制經濟。可是公有制經濟和非公有制經濟就一直被對立起來,難道有非公有制經濟我們就不是社會主義了嗎?”。

    扎海生還沒說話,李和就接話道,“當然還是社會主義,我們也有個體戶,許多合作社也有私人份子”。

    李和笑著道,“所以你看,公有制和非公有制本質上都是相輔相成的,都是為了滿足我國現階段的人民群眾日益增長的物質文化需求,解決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基本矛盾。社會主義制度的核心在于生產資料的公有制,社會主義與市場經濟的結合問題實際上是公有制與市場經濟結合的問題。所以只要我們還是堅持公有制的主體地位,我們就還是社會主義,也不存在什么姓資姓社的問題”。

    扎海生一邊聽一邊在草紙上唰唰的用筆記,然后又疑惑的問,“可是你這些都是經濟學的吧?或者政治學的?跟我法學不搭邊啊”。

    李和隨手給了扎海生一個腦瓜子,“聽我說完。其實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本質上是法治經濟。法治是現代市場經濟的重要特征,成熟的市場經濟體制與健全的法治相呼應。實現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最為重要的一個前提條件就是市場主體的行為受法律約束和保護。完善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更需要公平、公正、公開地配置各種資源,更加公平地實現利益分配和再分配,相應地要求制定相適應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法律體系。以法律來保護市場競爭,維護市場經濟運行,激發市場主體活力。政府作用的充分發揮需要法律規范。法律不配套不健全以及有法不依執法不嚴,市場經濟體制就建立不起來”。

    扎海生的寫字速度慢慢跟不上李和的速度了,李和實際到后面就是直接背誦了,經歷過文山會海的洗禮,這些小兒科的東西,簡直隨口就來,“對了還有,馬克思和恩格斯曾經設想,未來的社會主義社會實行計劃經濟,不再存在商品貨幣關系。我們拿過來就套用,必然產生上述的概念。但是,只要我們認真思考,就可以分析出:馬克思、恩格斯提出的只是一個設想,他們并沒有講是必然,他們講的未來社會,不是現在的社會。行了就這些了”。

    待李和說完,扎海生和李科都是膛目結舌,因為在他們從來沒見過李和在清醒狀態下說過這么多話。這個人憊懶的程度簡直令人發指,屬驢的,不用鞭子抽不上道。偶爾聽他長篇大論,大發感慨,還是在他醉酒狀態中。

    他們倆都是極其聰明的,平時都是自視甚高,可跟李和接觸越多,失落感就越強,好像十輩子也趕不上面前這家伙呢。他們倆對李和絕對是信服的,說李和博古通今有點夸張,但是光論見識和眼光,他們倆真的比不上啊。

    “這么看著我干嘛?我臉上有臟東西?”。

    “沒有,沒有”,兩人慌忙擺手。

    李和站起來道,“行了,該干嘛,干嘛去吧。我回去睡個午覺,果然他娘的是春困秋乏”。

    兩個人看著李和遠去的身影,突然感覺到一股深深的無力感。

    李和沒有回宿舍睡覺,只是為了把兩人誆走,被纏的煩了,坐在附近的涼亭上,頭靠在柱子上假寐。

    突然聽見高愛國的聲音道,“在那呢,自己過去找”。

    李和抬頭一看居然是瘦猴來了,一直開學之后就沒見過了,笑著問,“你今天沒事了?”。

    瘦猴倒是顯得沒精打采的,說道,“我倒是想著有事呢,可確實沒事干了啊”。

    李和一驚,急忙問,“出了什么事?”。

    “哥啊,咱貨都賣的光光的,什么都不剩了,倉庫底子都讓人搬空了”。

    “賣光了是好事啊,說明咱貨暢銷,有什么不高興的。怎么生意突然這么好?之前雖然不差,起碼夠賣到月底吧”,李和有點不明白了。

    “還不是那幫采購員,滿世界的掃貨,見啥買啥,衣服、手表、電子產品,人家說了,不怕價格高,只要有貨,他們都要。那幫溫州佬的針頭線腦,他們都沒放過,都成麻袋的裝走。我這幾天聯系明哥,讓他那邊加緊發貨呢。“。

    這時候的采購員一般都是各地的社員,甚至是農民,跟合作社簽協議,只要能采購到市面上的緊俏商品,就能跟合作社利潤分成,一般四六、五五分成,月入過萬不是夢。在錢的刺激下,所以都是背著幾個編織袋,滿世界的到處找貨。

    “那幫采購員去年也不少啊,這么今年突然就這么猛了?”。

    “哥啊,你也不出去看看,今年多了多少什么合作公司,合作商店,合作市場,還有集體商店,更別提還有那么多供銷社、個體戶呢。遠的不說,就你看看,你們學校門口,年前年后開了多少家合作商店、個體戶商店、飯店”。

    這個倒是真的,只要給了中國人機會,這種爆發出來的氣勢確實夠驚人的,忽如一夜春風來,千樹萬樹梨花開。

    李和想了想問道,“這些采購員一般都是哪里來的?”。

    “北方的居多,東北,內蒙、陜甘的都有,剩下都是京城周邊的。那幫人真能吃苦,一頓飯就吃幾個窩窩頭、困了就睡天橋,可誰能想到有的人身上還揣幾萬塊現金,膽子也不是一般的大”,瘦猴說出這話都是一副欽佩的表情。

    “你有認識的比較信得過的合作社嗎?只要是集體單位都行”。

    瘦猴道,“就豬大腸啊,他用他們街道的名義也開了一個服裝店,貨都是咱的”。

    李和一拍大腿,餓死膽小的,撐死膽大的,這時候這么好的機會不抓住,真沒地哭去,直接對瘦猴道,“拍電報給蘇明和于德華,讓他倆找火車皮拉,靠那么三兩人來回用編織袋往返能運多少。咱就干票大的。讓豬大腸以他集體商店的名義去接貨,你不要出面。給他算抽成,什么價位你去談。而且貨到直接讓采購員拉走,不要放倉庫”。

    于德華現在也算是是有名的港商,外匯大戶,如果他連搞個火車皮的本事都沒,那就真不用混了。”哥,你說真的?“,依照李和謹慎的性格,瘦猴好像覺得聽錯了話,見李和肯定的點了點頭,急忙說,”哎,我先去聯系好豬大腸,就去發電報“。

    說完就慌里慌張的走了。
三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