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我的1979

76、日元

    “我想讓你繼續去北邊,如果董進步收服不了,你就跟他搭火。先給你兩年時間,不要求你賺多少錢,而是看你積累多少人脈,我要你搭建一個班子,這個班子不止要俄語熟練的中國人,還要有蘇聯人,最好是蘇聯人”,李和側重的蘇聯人,其實更中意所謂的蘇奸,比如里面有二心的烏克蘭人,白俄羅斯人,亞美尼亞人,格魯吉亞人,這樣他們干起活來,才有勁頭。

    “這個我懂,就是手底下專門找有二心的鬼子嘛,嘿嘿,這個好找,聽說遠東以前全是流放犯,他們不能都是一條心的。而且邊境上不少會俄語和咱中國話的,給錢就行,他們都有邊民證,出入都方便”,看來瘦猴自己心里也沒少琢磨。

    李和看了一眼瘦猴,瘦猴不是他理想中的帶頭人,中國江湖式班底制,做做小生意還行,做大事明顯缺火候。

    北上必須有一個好的帶頭人,一線用人強“筋骨”,帶頭人必須有鮮明導向,打下一個好班底、建設一支好隊伍,要在帶頭人隊伍建設上下功夫。

    而且那邊形勢復雜,人心險惡,瘦猴這種只擅長流氓打群架的,搏斗、逃生的技能基本就沒有,明顯應付不過來。

    萬一磕著碰著,李和怎么都沒法向他家里人交代。

    如果再找一個新人加入呢?

    但是李和想不到合適的人,而且舊班底是一個已知的因素,他們當然各有缺點,但起碼知道他們有什么缺點,知道他們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新請的人或許會更加精明,但一定要相處一段時間,才大家互相摸通對方脾氣。

    李和突然腦子靈感一閃,一個粗獷的人影,出現在他的腦海里。

    丁世平!

    這個人李和是打心眼里喜歡的,丁世平比他的同齡人經歷了更多磨練,至少他是上過戰場經歷過生死考驗的,這些賦予了他良好的心理素質,處變不驚,泰山崩于前而色不變。

    同時通過在軍隊培養的組織性紀律性非常好,這能快速的組建一個有效率的班底。

    李和想了想道,“我讓你一個人陪你一起去,這個人叫丁世平,戰場上退下來的,你一個人我不放心。你還是負責生意上的事情,但是安全上的事情,我交給別人”。

    瘦猴急了,莫名其妙的多了個掣肘出來,他肯定不樂意,“哥,我們一批五六個人,能怕誰啊”。

    “等會跟我去見見人吧,帶上不帶上人家,還是你說了算”,強扭的瓜不甜,李和雖然是為他的安全著想,但是他自己不樂意,能有什么辦法。

    一直在旁邊默不作聲,被當做小透明的盧波突然插話道,“松哥,那個丁世平真厲害,那沙包我推起來都費力,他一拳頭就能砸飛起來,你說那多大力氣”。

    瘦猴被燃起了興趣,“那就去看看吧”。

    三個人還是騎摩托車去的,瘦猴騎著帶著盧波。

    李和自己騎一張,他把原來瘦猴的摩托車要來了,重新給他折算了現錢。

    瘦猴當然高興,他對原來那張小排量的摩托早就看不上眼了,又得了李和的錢,重新買了一張大排量的日苯摩托,轟鳴聲更響了,油門也更加有勁頭。

    眼下大街上大部分進口貨都是日苯的,從摩托車到電器,甚至許多化妝品、衣服都是日苯的。

    主要是因為,日苯首相中曾根訪華剛剛給了兔子貸款。

    70年代以后,鷹醬的經常項目赤字越來越大,與各國貿易摩擦加劇。

    首先就對腳盆雞不爽了,開始逼著日元升值,支撐鷹醬的財政赤字。

    隨著日元的升值,日苯企業為了降低生產成本,紛紛向亞洲其他國家和地區轉移生產基地。

    腳盆雞肯定不爽啊,肯定要想辦法把日元變成強勢貨幣,跟美元對著干。

    1978年,日苯曾計劃對拉丁美洲、亞洲和非洲發展中國家投資5000億美元,用于發展鐵路、供水和發電等基礎建設,但當時的美國國務卿布熱津斯基對rb施加了強大的壓力,rb的這個全球基礎建設發展基金如果成功了,就是第二個馬歇爾計劃,既使不能幫助日元成為新的霸權,也可以讓日元與美元歐元鼎足而立。

    腳盆雞想辦法要把日元走出去,首先想到的是離得比較近的兔子。

    腳盆雞:兔子,兔子,給你貸款怎么樣,免息,低息。

    兔子:咱倆是世仇,沒得談。

    腳盆雞:我給你無償援助,還給你提供技術。你看你跟鷹醬不也打過仗的,也給你們封鎖過。你們給他們開放了,為什么不能給我們開放。

    兔子想想也對,就一臉希冀的問:你準備給貸多少美金啊?

    腳盆雞:給你日元,給你個幾千億。

    兔子一臉嫌棄:我要美金啊。

    腳盆雞:草,俺們是亞洲第一發達國家,日元也是杠桿的,拿著日元,你在俺們這旮旯啥都買的到。你沒看,俺們把鷹醬的商品打得潰不成軍。

    兔子也確實缺外匯,腳盆雞的設備質量,科技水平還是可以的,那就勉為其難的答應吧。

    所以rb商品浩浩蕩蕩的來了中國,日苯企業也成群結隊的來了。

    還有80、90年代電視上播的rb動畫、電影也基本是鬼子白送的。

    就跟現在中國企業勇闖非洲、東南亞是一個道理,來,來,貸款來一波,要多少給多少。

    利息?

    談利息太傷感情了,我無息貸款你。

    貸款還不起了?

    沒事,給你免了,咱談談這個礦山開采計劃,順便再給你建個鐵路。

    人民幣走國際化也是日苯的這個套路。

    給日元中國很大的幫助是真的。

    按誰的玩笑話說,首都人民缺外匯缺的都要組織義和團砸使館了。

    日元貸款有一點雪中送炭的味道

    至于有人能聯想到戰爭賠款,純屬想多了,中日雙方只是在聯手抗美達成了一致意見而已。

    日元貸款在中國的能源、資源開發等基礎產業、交通通信等經濟基礎設施等領域發揮了積極作用,這個是事實。

    但是利用國際貿易優勢把兔子坑的差點爬不起來,這個也是事實,將利益最大化,不講道德,不講原則的事情腳盆雞干的太多了。

    說多了也是淚,一個最簡單的例子,比如很多單位進口了一臺日苯設備,損壞了一個零件,日苯企業給你換個零件,就敢收個幾萬美金。

    說多了都是套路,先給你用日元套住,再慢慢下刀子。

    所以李和也是下定決心,非要在廣場協議的時候,趁機在日苯身上撈一筆。
三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