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我的1979

102、對賭

    李和為了刺激于德華,還是跟于德華簽了一份對賭協議,約定年收入超過5000萬,利潤超過1500萬,李和再分他8%的股份。如果年收入低于3500萬,利潤低于900萬,于德華就要分5%的股份給李和。

    對賭協議是投資方與融資方在達成協議時,雙方對于未來不確定情況的一種約定。如果約定的條件出現,投資方可以行使一種權利;如果約定的條件不出現,融資方則行使一種權利。所以,對賭協議實際上就是期權的一種形式。

    于德華還是認真的算計了一番,他去年的收入大概在1500萬左右,利潤大概400萬左右,實際上只要保持規模翻一番,他就有不輸的可能,但是贏了的話,8%的股份還是非常有吸引力的,最后還是深吸了一口氣道,“行,我同意,賭上一賭,未嘗不可”。

    李和道,“我會讓沈道如準備合同,回港后,你們自己安排時間,我就不插手了”。

    他就等沈道如那邊團隊步入正軌,他做個放手掌柜,懶得再管這些瑣事。

    于德華前腳剛走,李和剛想著犯回懶,在椅子上子躺一會,哪知道蘇明又抱著一摞厚厚的賬本進來了。

    李和道,“你不去跟你對象去約會,你來我這跟賬本較什么勁?”。

    “剛剛把她送回去,這不就來你這了嘛”,蘇明把賬本放到桌子推到李和面前,“哥,回來也一直沒跟你對賬。你看看,你說過親兄弟明算賬的”。

    李和搖搖頭,動都懶得動,如果賬目清晰條理的,不用說,他肯定要看看的,畢竟能從財務報表里面發現許多企業經營問題。可是從李愛軍到付霞、再到壽山與蘇明,就沒有一個人的賬本是符合財務規范的。

    過于簡單,單純的記流水,喪失了財務收支狀況的分析功能。

    目前能做到財務規范的就只有一個于德華了,畢竟有專業的財務團隊,財會人員,報表一拿過來,就能分析企業的償債能力,分析企業權益的結構,估量對債務資金的利用程度。

    而像蘇明他們的的賬本李和看了頭皮都是發麻。

    “不看,一邊玩去,多去陪陪妹子,別在我跟前耗時間”。

    蘇明道,“那不看就算了,我明天讓平松把錢給你送過來”。

    “留著吧,你到時候給于德華就行了”,李和又把他跟于德華的事情又說了一遍,又問道,“你感覺在那邊到底怎么樣?實在不行就回來,你這剛談對象,不能搞個異地戀吧”。

    “沒事,我跟她商量好了,她也支持我出去闖蕩,她平常工作也忙,也沒多少時間陪我。說實話,剛開始過去才是辛苦,各色人都有,坑蒙拐騙偷搶都給占全了。許多外地人第一次去廣州進貨,最容易被騙,他們甚至不知道在哪里進貨。甚至連人民幣進不了貨都不知道”。

    李和嘆口氣,“改革開放的前沿陣地,開放也是真的,可是亂也是真的”。

    “哥,你真是有先見之明,開始收藏了那么多的古董。現在可值錢了,許多人進貨找不到外匯,就到處收古董找一些香港人去換外匯,再用外匯進一批貨,回去一倒騰,也是狠賺了一筆。也有人被騙的,許多人去進彩電、洗衣機什么的,只看到了樣機,就傻乎乎的把預付款給了,那真是沒地方哭。我們可看的多了”。

    此時的廣州、深圳儼然成了商品集散中心,不但香港的產品進來,而且國內的許多廠家為了創匯,也會把洗衣機、冰箱、彩電這類東西拉到廣州,但是無一例外他們只收外匯。

    也有聰明的,仗著手里外匯多,先把貨倒騰到手里,然后賣給那些沒有外匯的人,賺外匯差額和商品差額,就等于躺著把錢掙了,又省了長途奔波之苦。

    “吃一塹長一智唄”。

    蘇明笑著道,“是吃虧了,可聰明沒聰明起來我就不知道了。有些人受害以后,他們茅塞頓開,立即買來樣機也干起了騙收預付款的勾當”。

    李和詫愕,不過一想,也在人性之中。

    蘇明走后,付霞過來鬼鬼祟祟的說,“你有沒有發現蘇明像一個人?”。

    “他能像誰,還不是那樣?”。

    付霞搖搖頭,笑著道,“哥,我發現他跟你越來越像了,那說話語氣,那神態,跟你有七八分了”。

    李和想想他跟蘇明認識已經快五年了,五年時間就這么不知不覺的過了。

    “晚上吃啥?”。

    “給你包餃子?”。

    李和搖搖頭,付霞包的餃子跟何芳差遠了,皮不是皮,餡不是餡的,他才懶得吃,“米飯吧,炒個紅燒肉,醬油不要放多了”。

    “何姐走的時候說,晚上不能給你吃那么多,早上要吃好,晚飯要吃少”。

    “她人又不在,你管她干嘛,我正長身體的時候呢,哪里能缺的了肉,快去吧”,李和催促付霞道。

    付霞聽著這話想憋住笑還是沒憋住,“行,你長身體呢”。

    晚飯以后,李和給狗盆里添了點飯,狗現在比人還挑剔。

    于老太太過來問,“小李,要不跟我們一起過年成不,人多熱鬧”。

    李和笑著道,“灶王爺還在家呢,說不定灶王爺可憐我吃糠咽菜,讓我明年發大財呢,你沾不了我這光了”。

    于老太太笑罵道,“你這死孩子,不識好人心,好像誰稀罕你家灶王爺一樣。不來拉倒,我啊,還省兩碗飯呢”。

    兩個人熟悉了,說話也沒客套話了。

    對灶王爺信或者不信,李和全看心情了,滿天神佛遇到了就拜一拜,遇不到就拉倒,有時更多的是為了滿足骨子里的那種儀式感。

    雖然隨著城市的現代化的過程中,許多風俗也會逐漸淡出,管道燃氣之后,灶王爺賴以棲身的土灶早已不存在。

    但是一些農家樂餐廳還在拿土灶作為賣點,說用土灶和柴草燒出來的飯菜,就是比你自己家用煤氣灶燒出來的好吃。

    李和問付霞,“過年東西都買齊了嘛?”。

    付霞擺著指頭想了想,“就差春聯你沒寫了”。

    “行,明天寫春聯”。
三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