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我的1979

173、臉著地

    “我想自己存錢了,我妹妹要上學了”。

    李和問,“方老板沒給你工錢?”。

    “給了,給的二塊錢一個月,他說等我學著了好手藝就給我漲工錢”。

    穆巖問,“那是你干活不好,一直都沒漲?”。

    “我可是干活一直最勤快的,機器上的事我都懂”,毛孩吊吊眉毛,還是忍不住道,“前年就說給我漲了,一直都沒漲,去年也沒漲,今年也沒漲”。

    李和沒再多問了,是這姓方的黑心唄,糊弄小孩子呢。以前這孩子小,沒啥重心思,只求一頓溫飽飯,現在年齡大了,肯定有上進心了,哪里是一塊兩塊就能打發的了。

    穆巖瞧見李和的神色,就把他拉到一旁道,“這孩子太小了,咱用著就是糟踐人了”。

    李和道,“留他在在這里,才是糟踐人,只要他懂印刷,對他也是出路”。

    穆巖嘆口氣,算是默認了,道德高地占領起來容易,可是實踐起來也難啊。

    毛孩見兩個人商量好回來,用著企盼的眼神看著,急忙道,“信著我吧,我真的可以的”。

    李和道,“計算機聽說過沒有?”。

    毛孩道,“聽過,大印刷廠用那個找字體方便的很呢”。

    這個回答出乎李和的意料,“那你會用嗎?”。

    “不會,不過我可以學”,毛孩肯定的說道。

    “我們就是想做一個激光印刷廠,這個是有計算機的,跟你那個小廠子可是不一樣”,李和對這孩子會用計算機不抱希望,沒一定文化基礎,想用dos系統不是一般的困難,不過眼前還是把印刷廠的架子搭起來再說吧。

    “我會很認真學的,一定能學會的”。

    李和也沒嘲笑他這股無知者無畏的勁頭,誰沒過天真呢。

    “那你現在能跟我走嗎?”。

    “你答應了?”,毛孩興奮的問道。

    “對,我答應了,不過我還是要看你真本事。你工資上有什么要求嗎?”。

    “我只要15塊,不,不,10塊也成”,毛孩生怕開價太高把李和嚇跑。

    “這附近沒印刷廠了?”。

    毛孩搖搖頭,“私人的就他一家了,其他的是國營大廠”。

    李和道,“我一個月給你20塊,如果后面做的好,我再給你分紅。知道什么是分紅嗎?”。

    “知道,就是我也能做老板”。

    李和笑笑,繼續道,“你一個人肯定開不起來印刷廠,我先給你找個任務,你如果還能找兩個懂印刷的跟你一起合伙做,我就同意你做老板。你看行不行?工資比你少1塊,都給19塊。”。

    “真的?”。

    “當然是真的”。

    李和跟他繼續交代了幾句,給了小威臺球室的地址,讓他安排好就過去。最后想了想又給了五十塊錢,算作挖人的活動資金。

    毛孩要推了,“我還沒干活呢,沒干活就不能拿錢,這是規矩”。

    “現在算正式開工了”。

    李和跟穆巖回到學校已經是下午三四點鐘了。

    剛回到辦公室喝完一杯茶,老四跟李秋紅兩個丫頭溜達了過來。

    李和板著臉道,“沒事溜達啥,怎么找過來的”。

    老四指指門牌,那么幾個大字呢,然后道,“我們倆下午沒課,來參觀一下都不行嗎,學校真大,我們兩個還沒逛完呢,你陪我們不?”。

    旁邊的陳蕓看著老四這么漂亮的姑娘,又瞧瞧李和,心里的八卦之火在熊熊燃燒,對李和道,“這誰家的,好漂亮,你還沒介紹呢?”。

    還沒等李和開腔,老四調皮的趴在李和的肩膀上,笑著道,“我是他女朋友,大姐,你看咱倆配不配?”。

    聽了老四這句話,本來在辦公室里一直安心改作業的兩個男老師也忍不住朝李和兩個人看過去。

    楊浩道,“別說真有夫妻相,配,很配”。

    陳蕓好像明白了什么,難怪李和一直瞧不上這個瞧不上那個,有這么漂亮的女朋友果然是誰都瞧不上,對李和比劃下大拇指,“你這對象藏的夠嚴實”。

    老四和李秋紅兩個丫頭哈哈大笑。

    李和尷尬的把老四推開,見辦公室眾人的眼神,才慌忙道,“開玩笑呢,這我妹妹”。

    楊浩轉過頭,沒信這解釋,人家女孩子都大方的很,臨到你倒是遮遮掩掩了。

    陳蕓道,“親情掩蓋愛情,咱年輕時也玩過,好哥哥,好妹妹,都懂”。

    老四跟李秋紅笑的更瘋了。

    “真是我妹妹,我親妹妹,一個爹,一個媽的”,李和把老四拉過來,頭抵在一起,“來看看咱倆的臉模子,像不像”。

    陳蕓對著兩個人仔細瞧瞧,不可思議的問道,“真親兄妹?”。

    “當然是真親兄妹,你們這什么眼神?”。

    一向沉默寡言的朱老師突然道,“你這是出生的時候臉先著地了”。

    滿屋子哄堂大笑,李和無奈,這也不是第一次了,自從把老四帶到身邊,誰也不肯相信他倆是一個娘生的,為啥長的區別這么大呢?

    給面子的頂多說,“你妹妹比你俊俏”。

    比如馮老太這種。

    不給面子的,就直接說,“你好丑”。

    比如辦公室這些人,還有單身宿舍樓這些人。

    出了辦公室,老四哄李和道,“哥,你別生氣,我不會嫌棄你丑的”。

    李和瞪了她一眼,“一邊玩去,晚上在這吃飯不,要吃飯帶你們去吃飯”。

    李秋紅道,“我晚上班里開會,要趕著早回去”。

    老四道,“我也跟她一起走”。

    李和把她倆送到學校門口,才想起來問道,“你倆怎么來的,是坐地鐵還是公車?”。

    老四得意的道,“我倆跟著公車跑過來的,省2毛錢呢”。

    李和沒好氣的說,“你咱不跟著出租車跑,省5塊呢”。

    老四氣的捶了他一拳,李秋紅又是笑彎了腰。

    李和道,“要走趕緊走,回去還能吃上食堂。去辦個地鐵月票,一個月才7塊。去哪里都方便”。

    把兩個人送走,回到宿舍,見劉乙博在散請柬,李和笑著道,“這是修成正果了?”。

    劉乙博無奈的道,“我這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

    女方懷孕了。
三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