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我的1979

246、做空

    兩個人到藥房買了點藥,回到賓館,李和給平松上藥,平松眼睛已經腫起來,只能看見一條眼縫了。

    “用毛巾包些冰塊敷一會兒,過幾天就好了。”

    “奶奶個熊,要是在京城,我非帶人鑿了這幫子熊玩意。”不待李和發問,平松就開始說起了前因后果,“我就站大馬路上抽煙,手里玩著火機,有三五個人過來嘰里呱啦的,粵語我也聽不懂,一個帶頭的指著我火機,我曉得是借火的。哥,我這人仗義啊,雖然這幾個王八羔子一臉痞相還紋著身,看著就不是什么好東西,我還是借了。可沒想,點著火了,這幫家伙居然轉身就走,也不還火機了。你知道,那火機可是我花了二百美金買的,我肯定不同意啊,向來都是我掐人的哪里有人掐我的道理。我把對方攔住了,對方幾個人二話不說就開始上手。我這暴脾氣啊,鑿著一個算賺,那拿我火機的家伙鼻子被我揍出了血,架不住對方人多,我轉身就跑了。”

    李和樂呵呵的問道,“就這么簡單?”

    “就這么簡單,出門也沒看黃歷。要是知道遇到這么檔子事,說什么也不該讓明哥他們先走。”

    要是蘇明、二彪等人在,立馬就等報復回去,現在只有他跟李和兩個人了,想報復回去就困難了。

    “你還能找到對方不成?認栽吧。”

    香港說大不大,說小不小,憑著李和的本事想在香港找個無名無姓的幾個人何其困難。

    “哥,肯定能找的到。這混社會不管是京城還是香港都是一個道理,混街面的各有各的地盤,沒有混撈過界的,我估摸著他們就是混那一片的,他們追我的時候都能預判我放心,抄近路提前在街口堵著我,這說明什么?說明他們對那一片很熟悉!”

    李和道,“那行,你先想辦法找到人,找到人再說。”

    平松點頭應好。

    擦完藥,他也不愿意隨下樓吃飯,這樣子出門太跌相,李和就去飯店幫著他打包了一份。

    于德華第二天來了,對著他這幅樣子捂著肚子哈哈大笑。

    平松氣呼呼的道,“我在你地盤上挨揍,你多有臉面是不是?”。

    于德華道,“別生氣,你先把人找著,我給你報仇,一定讓你出了這口氣。”

    李和道,“如果是社團的呢,你也能罩得住?”

    于德華不屑的道,“別看他們猖狂,其實在香港是最不入流的,有能耐的誰去做個小混混,也就整天的帶著一幫子半大孩子曬馬,掙個站場費。有能耐的也就那么有限的幾個,有點國共的背景,偏門撈足了,開始通過電影或者財務公司洗錢。不要說在香港的大豪門眼里算個屁,就是在我眼里也算個屁。沒有大水喉罩著,沒有一個古惑仔上的了臺面。”

    香港社團通過電影洗錢根本不是什么秘密,同時這里的財務公司也不是什么真的財務公司,就是個放高利貸的公司。

    平松不信任的問道,“你可不能晃蕩我,不行的話,我回深圳喊人。”

    “如果這點小事我都搞不定,我在香港也就白混了,你放心吧,是龍也得給我盤著,是虎也得給我臥著。”于德華說的非常自信,在香港能用錢解決的問題從來都不是問題,他從來就不是差錢的。

    李和笑著道,“那你有能耐,全靠你了。”

    于德華大包大攬的道,“沒問題。忘記說了,你們的通行證到期了,需要出港,重新辦理。”

    李和把通行證拿出來一看,居然都有一個星期了,時間過得真快。

    “行,我們下午就走,早知道昨天和蘇明他們一起走了,你也不提醒我。”

    于德華道,“我也忘記了。”

    “你打電話讓沈道如和黃炳新兩個人過來。”

    李和跟平松開始收拾行李,剛裝好兩個箱子,沈道如兩個人已經來了。

    平松識趣的把于德華拉出屋,“陪我下樓買點藥帶回深圳。”

    于德華不怎么情愿,“你又不是不認識路。”

    “我迷路。”平松力氣大,拽著于德華就走,還順手關上了門。

    李和指著椅子道,“你們兩個坐。來的挺快的。”

    黃炳新坐下道,“李先生,知道你要走,我們立刻來了。”

    沈道如道,“收購的事情我們委托給波士頓銀行負責,這種事情他們比我們專業,價格評估目前是425億,具體價格還要跟港府商談。”

    康年銀行目前已經被港府接管,港府為了甩包袱,肯定要盡快的找人接手,他其實也在慶幸遇到了好時機。

    “盡快吧,我不希望拖,速戰速決。不要把時間浪費在這個上面,不超過六億都能接受,當然十億也能談。”

    李和有他的計劃,既不想浪費時間,也不想錯失機會,六億買個銀行牌照一點都不虧,哪怕將來這個銀行不盈利,放個十幾二十年,一個銀行牌照轉手就能賣個十幾倍的價錢,這樣一想,他反而十分的坦然。

    今天說的金融牌照,主要指的是有不同的監管和政府的職能部門頒發的金融許可,其中主要的牌照有:銀行、證券、保險、信托、基金、期貨、租賃、第三方支付、基金子公司、基金銷售公司、小額貸款公司、典當行。

    這里面最為重要且有價值的就是銀行、證券、保險、信托、基金、期貨和租賃。

    其中能獲取長期廉價資金的最好牌照是保險牌照。

    這個是李和暫時想都不用想的,沒有一定的關系和背景簡直難于上前天,巴菲特活到九十歲費勁九牛二虎之力也才整到了兩張保險牌照。

    就是眼前拿銀行牌照的機會都是可遇不可求。

    從本身來說,他也對銀行業挺感興趣,要知道不管是國內還是國外拿銀行牌照都不是簡單的事情,沒有關系光有錢都不頂用,不見后面馬阿里這樣牛哄哄的人物,為了一張銀行牌照都是操碎了心,結果照樣不得門而入。

    如果他現在有機會不抓住,以后一定會后悔死的。

    有了這張牌照,他將來可以用作在國內的跳板,開分行或者其他金融業務都會方便的多。

    所以經過這幾天的深思熟慮,他決定現在只要沒有阻攔,他對這張銀行牌照勢在必得。

    “李先生,你放心,我們一定會盡快,目前林氏旗下的第一太平也已經派人在和港府接洽,時間越抓緊對我們越有利。我們目前只能借助波士頓銀行的關系和業務來安心等待。”

    遠大公司還是太過年輕,也沒有什么深厚的背景。

    黃炳新也有點憂心忡忡,收購康年是他的投名狀,如果搞砸了以后哪里還好意思在李和手底下混。

    李和道,“你的意思是要競拍了?就是誰錢多,誰拿到?”

    沈道如道,“許多東南亞的僑資銀行想進入香港,急需一家香港本土銀行做跳板,他們對康年銀行也是勢在必得。”

    他其實也后悔有點過早的像李和打包票了,想不到現在形勢變得有點復雜了。

    李和道,“今天是幾號?”

    黃炳新道,“9月26號。”

    “我快開學了。”李和還沒有跟學校請假,他想呆到十月份,必須跟學校請假了。

    “如果這個項目啟動,最快和最慢的時間是什么時候?”

    沈道如看了看黃炳新,他還是不熟悉這里面的業務。

    黃炳新盤算了一會兒道,“最快也要一個月才能啟動競拍程序,最慢不會拖過年底。”

    “一個月。那來得及。”李和當即拍板,“我要求遠大公司的5億美金全部投入做空美股!另外我會要求于德華籌集一億美金,總共6億!全部用來做空美股!”

    黃炳新,騰的一下站起身,驚訝道,“做空!”

    他真的想摸摸李和的腦袋,是不是有病啊!

    美股市場一片欣欣向榮,牛氣沖天的牛啊!做空簡直是找死啊!
三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