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我的1979

252、拜訪

    李和剛下樓,就在大廳遇到了那個荷蘭的老鄉。

    老頭正在跟那個服務員小姑娘說話,見到李和很是高興的問道,“事情擺平了?”

    李和疑惑的道,“什么事?”

    “就是那幾個爛仔啊。堵在門口了。我現在才知道,這不就來了”

    “謝謝關心,已經打發了。”李和看了眼那個小姑娘,這小姑娘嘴巴挺快的,什么都能朝外說。

    老頭笑著道,“這是我閨女。我特意跟她說的,讓她看著你的。我剛才還罵她呢,沒來通知我,要不這幾個小犢子,我讓他們幾只手都不行,這幫小子五行缺德,就欠個揍。”

    李和恍然大悟,“你費心了。”

    “別客氣,就是不想你丟了咱荷蘭人的臉,這香港咱荷蘭人不多,可也沒有人敢小瞧咱,老子照樣眼皮子夾死他們。我怕你是內地剛來,不懂這里的規矩,他們橫,你不能任他們橫。想不到你還是有點本事,能把幾個人治服帖。”

    “這邊我還是有幾個朋友的。他們幫我處理的。”這個老頭子現在說話的氣勢跟李和下午見到的完全判若兩人,讓李和有點不敢認了。

    “不錯,咱荷蘭人就要硬脾氣,想當初袁大頭還是咱荷蘭出來的呢,他都不敢在荷蘭稱王,軍閥混戰的時候,偌大的中國也就咱荷蘭一省沒軍閥敢立棍,吳佩孚不行,孫傳芳不行,他張作霖也不行。”

    “有點道理。”李和也沒去反駁的意思,荷蘭沒有成為軍閥的根據地,原因有很多,要是跟老頭較真就沒意思了,不管在誰的心里自己的家鄉總是最好的,“這旁邊有什么珠寶店吧,我去買點禮物。”

    老頭道,“多的是,讓我閨女陪你去,這一片都認識她,能給你算個便宜。”

    “不耽誤事情吧?”一般賓館管理的都比較嚴格,李和怕影響這小姑娘工作。

    老頭道,“這賓館是我連襟開的,閨女就是趁著平常不上課在里面攢點零錢,上不上班都是無所謂的。”

    李和也就沒再推卻,跟在小姑娘身后,邊走邊聊,聽說小姑娘是香港理工大學的非常驚訝了一番,而且居然學的還是應用物理。

    他隨口提了幾個問題,小姑娘也只是回答了一個大概,并不深入,這讓李和有點失望。

    小姑娘漲紅臉道,“我才大二,你提的我們還沒有學到,也許明年就能學到了。”

    “沒事,以后認真學就是了。”李和不想取笑她,這個小姑娘差的太多,太多,也許學物理就是個錯誤。對香港的教育質量,他也有所了解,哪怕香港的經濟狀況比內地好很多,但是本科階段的教學還是沒有辦法跟內地比,整個香港還是很商業化的,也許理工本來就不吃香。

    “你怎么知道這么多?”

    “因為我也是學物理的。”

    “真的啊,你懂的真多。”

    “一般吧。”李和對這種恭維最沒感覺,一個幼兒園的學生去夸贊高中生厲害,高中生是很難激動的。

    “就是這家店。”小姑娘先拐進去推開了店門。

    李和跟著進去,發現只是普通的一家珠寶店。

    “江姐,給你帶我一個朋友過來,給便宜點啦。”小姑娘俯身壓在柜臺上,顯得很是熟稔。

    被稱作江姐的人笑著道,“沒問題。這位先生,你看看要什么,直接選,既然是湯佳佳帶過來的,肯定給你優惠。”

    李和點點頭,看了一眼她掛著的胸牌,江詩錦,挺有特色的名字,他伸手指著柜臺的一個項鏈道,“這個項鏈我看看吧。”

    江詩錦把項鏈拿出來放在李和的跟前,“18k金鑲鉆石項鏈,004克拉。”

    “那就這個吧,幫我包起來吧。”款式什么的李和也不在意,心意到了就行了。

    湯佳佳道,“李先生,你送女朋友?這個會不會太老氣了?”

    李和笑著道,“送長輩的,就這個了,太花哨的不是太好。”

    “本來我們對外都是300300港幣,我做主零頭給你抹掉。”江詩錦好久沒遇到這么爽氣的客人了,又看著李和空蕩蕩的雙手,笑著問道,“李先生,你是刷卡?”

    “行,我刷卡。”三萬多港幣,李和也有點心疼,他都沒有給他老娘買過這么貴的東西。不過誰讓他欠于老太太的呢,于老太太之前送給他的硯臺,毫不夸張的說,賣個十幾萬跟玩似得,要是送到拍賣行,說不定價格還能更離譜。現在要是不還點,他心里很是有愧。

    江詩錦高興的把李和的卡接過,熟練的劃拉了一下,聽到滴聲后,才道,“李先生,輸入密碼就可以了。”

    “恩。”李和很尷尬的輸了兩遍密碼,這個卡是他的沒錯,而且他個人的所有資產都在里面,只是才第一次用。不是傳說中的迷之黑卡,只是一張普通的銀行卡。

    在小票上簽完名,他拿著包裝好的項鏈就要走人。

    江詩錦卻道,“李先生,要不要再看看其他的?”

    “不用了,謝謝。”李和出了珠寶店。

    “江姐,我先走了。”湯佳佳跟江詩錦打完招呼,緊隨李和身后,李和的豪氣給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到了賓館門口,李和笑著道,“謝謝你了。”

    “你明天是不是去會客?要不要用車,我這里有車?”

    “明天攔個出租車就行了。”

    湯佳佳道,“出租車也不便宜,我給你算便宜。”

    “你的車?”

    “是啊,我給你做司機,你放心吧,一定不收你貴的。”

    “沒問題,明早九點鐘樓下等我。”李和想不到這姑娘還是個財迷,不去學商科,學什么物理啊。

    “好的,李先生。”湯佳佳高興的應道。

    回到房間,李和倒床就睡,屋子里有點悶熱,他不喜歡開空調,就把窗戶開到了最大,有點那么一絲涼爽。

    第二天一早,湯佳佳如約把車停在了樓下,從車窗里探出頭,“李先生,這呢。”

    “你這車能開嗎?“

    一輛破舊的面包車,漆都掉的差不多了,比他的面包車還有不如。

    湯佳佳紅著臉道,“李先生,你放心,我這車好的很呢。一點問題沒有,肯定把你送到。”

    “行了,去半山。”李和拉開車門,還是上去了。

    湯佳佳興奮的道,“那里住的都是非富即貴的,你的朋友一定是大人物。”

    “走吧。”李和沒有聽她嘰喳嘰喳。

    到了于德華別墅門口,一輛老福特跟著李和乘的車并排駛入宅子。

    于德華沖著車上下來的年輕人罵道,“一點規矩都沒有。還不喊人。”

    小年輕心不甘情不愿的對李和道,“李叔。”

    李和道,“你兒子都這么高了?”

    “一天到晚瞎溜。”于老太太也迎了出來。

    李和道,“于嬸,身體不錯。”

    “別客氣,進屋吧,當自己家。”于老太太把李和拉進了屋。

    李和把禮物送上,于老太太客氣了一番,還是高興的收了。

    于德華的兒子于博,被于德華強摁在椅子上陪客,耷拉著腦袋,一聲不吭。

    于老太太道,“你快十六了,怎么還是哭哭啼啼的樣子,像個女人。”

    于博沒吭聲。

    李和調笑著問道,“你開那么破的車怎么出去把正妹?”

    這個話題引起了于博的興趣,他滔滔不絕的道,“開好車不一定能撩到好妹子,其實物質的拜金女還是很少很少一部分的,關鍵在于男人是否真正能讀懂她,把她當小孩一樣疼愛!我開老福特半年了,撩過的好女生記不太清了,她們坐在我的福特上笑的也很開心,很真誠。有的女生還關心的問我:怎么不開你爸的平治啊?”

    眾人哈哈大笑。

    “你個促狹鬼!”于老太太好笑的摁了孫子的腦袋。好像孫子會找女人,也讓她與有榮焉。
三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