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我的1979

275、生病

    “反正沒你的份就是了。讓開著點。”老四把李和推開,往里面加了點蔥片,用筷子頭嘗了下味道,吧唧嘴道,“恩,真香。”

    “給哪個小王八蛋的。”李和的語氣已經很不善了。

    “要你管。”老四不搭李和的腔,繼續忙著自己的。

    她自顧忙著自己的,好長一會兒聽身后沒動靜,以為李和走了,可剛回過頭,見到李和那張陰沉的臉,陡然間嚇了一跳。

    “非要我說第三遍是吧。”李和今天本來就心里不爽。

    “給何姐做的,這下行了吧!”老四不敢在開玩笑了,她骨子里還是比較怵李和的,好起來親哥比誰都好,可是不講道理的時候說啥都沒用。

    還總是把她當小孩子,擺著封建家長那一套。霸道、獨裁、放在他身上都挺應景的。

    有這樣的親哥,她不知道是幸還是不幸!

    “當我這么好糊弄是吧?”李和肯定猶自不相信。

    老四無奈的道,“何姐生病了,在醫院呢,我就想燉點雞湯給她補補,菜場的雞年頭不夠,我就回家來了,咱家院子里的老母雞有年頭了,我讓馮蕊來幫我逮著的,我殺了的。”

    李和皺著眉頭道,“住院了?怎么會生病呢,什么時候的事。”

    他心里不由有點緊張,在他印象里何芳的身體一直是很好的,連感冒發燒都很少,現在居然還住院了,忍不住一陣揣測。

    “沒住院,就是在醫院大廳打點滴,開始只是個小感冒,她這階段比較忙就拖了兩天,結果現在又是咳嗽又是發燒的。”老四見李和還責怪于她,因此解釋道,“何姐不讓我跟你說她生病的事。”

    李和問,“你姓啥?”

    “姓李啊。”老四不知道李和葫蘆里賣的什么藥。

    “我姓啥。”

    “哥,你沒病吧。”老四見李和神色還是說了一句,“姓李。”

    “何芳姓啥。”

    老四有氣無力的道,“姓何。”

    李和白了她一眼道,“你也知道啊!你跟誰一條線的。人家讓你不說你就不說啊!怎么這么聽話啊。”

    “那也分什么事情吧。”

    老四心里隱約還是偏向何芳的,怎么看何芳都才像是親姐,對她無微不至,這親哥反倒是像拖油瓶拖過來的。

    不過這話只能在心里吐槽一下,可不敢說出來。

    李和道,“那還愣著干什么啊,趕緊裝保溫桶里給送過去啊。”

    他進屋換了件厚實的衣服,夜里起風后就比較冷了,然后口袋了揣了點錢。

    老四提著保溫桶鎖上門,見李和的車開過來,就上了李和的車,“走吧。”

    “你去干嘛,你跟我說地方,我自己過去就行了。保溫桶給我。”

    “我明天要上課,等會要去學校呢。”

    李和車子停在了醫院的門口,等老四下來的時候,他還特意拉了下車門看看有沒有關緊。兩個輪子的會丟,四個輪子更可能丟,指望找回那可能是遙遙無期。

    車子雖然不是太好,但是起碼解決了他的出行問題,他可舍不得就這么丟了。

    不管走哪里,只要人多的地方都會有人都會有人拿著大喇叭提醒,請看好你的貴重物品,行李和財物,猖獗可見一斑。

    報警?

    別逗了!

    他又在商店買了一些蘋果,特意挑了新鮮光亮的,他知道何芳喜歡啃蘋果。

    進了醫院的走廊,

    走廊的長條木椅子一排都是打點滴的,旁邊都是有家屬陪著的,只有何芳一個人孤零零的坐躺在椅子上,她斜著身子,一只手扎著針頭,一只手耷拉在窄窄的倚背上,閉著眼睛好像是睡著了。

    四周有一種怕人的冷氣襲來,薄弱的,黃昏的燈光浮著一層凄慘的寂寞的光,人就象處在一個幽暗的,卻是半透明的那末一個世界,與現世脫離了似的。

    李和不讓老四喊她,低聲道,“你回學校吧。這里我就行。”

    “你行嗎?”老四可是不信李和會照顧人。自己親哥的德性沒有比她更清楚的了。

    “廢話這么多。趕緊的走。”

    老四把保溫桶交到李和手里,剛要轉身走,何芳好似感應到了什么,突然睜開眼睛了,見到李和時臉上的喜色一閃而沒,只對老四道,“你喊你哥過來干嘛,又沒多大事,顯得我嬌氣了。”

    “我自己要來的。感冒也不能輕心大意,這是你之前說的。”李和晃了晃手里的保溫桶,笑著道,“你看我給你燉了雞湯,趁熱喝點吧。”

    老四臉上不禁抽搐了一下,她完全低估了李和不要臉的程度。

    “我先回學校了。”

    何芳交代道,“路上慢著點。”

    老四點點頭出了醫院,這里離學校并不遠,拐過一條馬路就行。

    李和道,“我給你盛碗湯吧。你喝一點。”

    何芳看了看點滴瓶,笑著道,“沒多少了,等掛完再喝吧。其實也不能喝了,再喝就又胖了。”

    她的臉色很是蒼白,說話有氣無力,可是高興是發自內心的,她知道李和是騙她的,李和怎么可能下廚房呢,懶驢上磨的人,還是不要抱大指望的好,可還是抑制不住的高興。

    “沒事,胖點好。”

    何芳搖搖頭,“才不要胖呢,胖了就不好看了。”

    李和道,“怎么會呢?所謂一胖遮百丑,當別人發現你胖的時候,就不在意你長得丑不丑了。”

    “就你會胡說。”何芳伸手要打李和,不過李和這次沒有躲,她的手就沒打下去,最后就放下了。

    “怎么不打了?”、

    “那你怎么不躲了?”

    “你生病了打人沒力氣,我干嘛要躲。”

    何芳道,“你幫我洗個蘋果吧。”

    “好啊。”李和二話不說從袋子里挑出了一個紅蘋果,“這個行不?”

    “不好,大了,選個小的。”

    “那這個?”

    “咦,有蟲眼。”

    “這個?”

    “我要圓的,你那個是橢圓的。”

    袋子里總共十幾個蘋果,她都挨個看了遍。

    “這賣水果的老板糊弄人呢,你放心,我回頭砸了他攤子,坑人呢。”

    何芳突然低垂著腦袋道,“李二和,我有點想家了。”
三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