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我的1979

474、爭論

    建國以后,首都的城市建設一般都偏重在舊城區外圍,以致使城外面積越來越大,占用農田越來越多,市政管線越拉越長。

    而舊城區則變化不大,舊城以紫禁城為中心有各種文物、古跡,這些構成了一個豐富多采的歷史博物館。

    這個博物館是歷史知識、建筑科學、園林藝術、自然科學、宗教文化等各種科學的結合,既要開發又要保護,拆遷規劃不是那么容易。

    所以相對于城外轟轟烈烈的拆遷運動,舊城內也就只能修修補補了,雖然見縫插針也蓋了一點新房,但大半是零星分散,沒有形成完整的街區。

    許多地方危房遍布、道路狹窄,交通擁堵,雨水、污水排不出,煤氣、熱力進不來。

    首都是門戶,關系著國際形象,整潔干凈是必須的,因此許多地方又不得不加快拆遷,只保留政治中心和文化中心的需要,像舊城根、壇根的危房都在拆遷和改造,在原有棋盤街式的格局上,展寬卡口,打通堵口,使南北和東西交通順暢。

    世界各國的舊城改造基本都是這個路子,日苯、倫敦和東歐諸國說有千百年的傳統建筑時,都是吹牛逼的。

    光一個倫敦就被勤快的希特勒同志不計本錢的投了成噸的v1和v2導彈,幫著翻來覆去的拆了好幾遍,今天的倫敦只能說翻新工作搞得漂亮。

    隨著后來改建修繕和拆遷工作的加快,皇城根底下的本地土著基本都搬遷到了五環外,只有老胡同里還能找見幾個。

    “沒戲了!”張老頭看見下水道公司進駐三廟街,發出了一聲不甘心的吼聲!

    如果這里真的要拆遷,就不會再勞民傷財的搞什么污水管道工程了,說明肯定是不會拆遷了,他們還得繼續住下去。

    李和一邊咬著黃瓜,一邊笑著道,“這里要改造修危房,肯定要搬遷一部分人出去的,運動運動還是有機會的。”

    “你少說這酸話。”張老頭看了看李家高大的門頭。

    “這樣的大宅子住的多好,我就不喜歡樓,我二兒子在我們縣里買了樓,我就懶得去,跟養鴿子似得,住的人渾身不得勁。”李兆坤是個自來熟,此時帶著幾個孫子靠在墻邊,也忍不住插了話。

    在他看來,他兒子一個外地人都住著這么好的房子了,這些本地人豈不是要住的更好?

    不然怎么說是首都人民呢!

    “我可沒你這好福氣。”張老頭心里當然沒有好氣,他一個城里人還沒一個鄉下的老農民住的舒服呢,“我住的才叫鴿籠呢!”

    天上發過一陣紅之后,便慢慢的灰暗起來,小小的涼風吹過,一陣強烈的槐樹花香氣。各種顏色的蜻蜓在屋檐底下飛旋,小燕子、麻雀也一排排的落在電線上,招的孩子們把鞋扔上去。

    李兆坤聽不明白這話的意思,盡管一頭霧水,不過也沒空搭理了,追上了在巷子里亂跑的孩子。

    李和看著李兆坤的背影,心里一陣的感慨,他們兄弟姐們幾個,一輩子就沒有過這待遇。李兆坤才不會管他們的死活呢。

    晚上睡覺的時候,李覽被丈母娘抱走了,李和終于得了興致,不需要暗中行摸索之事。

    因此不按兵法,一味野戰,快活到心窩里去了。

    何芳自己去洗了一個澡,回來后道,“吳波上次把那錢還了。”

    “你接了?”

    何芳嘆口氣道,“他什么性子,你不是不知道,不接能行嗎?不過現在看著挺好的。”

    李和問,“他還是一個人?”

    何芳點點頭,“恩。我說要給他介紹一個,他都是不樂意,估計心里還是放不下趙青。”

    “有時間我再去勸勸她。”李和又問,“老趙他們回來沒有?”

    “回來了,孩子考大學的時候,才請的客,我們都去了不少。”

    “有時間都招呼一下,來家里聚聚。”

    李和想想,好多同學都已經長時間沒聯系了。

    “哦,對了,劉波結婚了。”

    李和好奇地問,“誰能受得了那貨?”

    嘴里向來吐不出狗牙的人,夫妻關系能處理的來,才叫怪事。

    何芳笑著道,“人家也沒說的那么差好吧,對象好像是商業局的,挺秀氣的,沒怎么聊過,人怎么樣,還真不清楚。”

    兩口子,你一句我一句的絮絮叨叨了一個半夜。聊著聊著,兩個人的情緒又上來了,弄到那形消骨化也不肯休。

    第二天一早,李和起床的時候,整個人都不利索了。

    何芳嗤笑道,“活該!”

    李和嘆氣,“好火費碳,好女費漢。”

    從吉尼斯紀錄來看,也是有根據的,一個女人一天可以會百十個漢子,可是讓一個男的整十個試試,保證精毀人亡。

    何芳又氣的踢了他一腳。

    李愛軍唉聲嘆氣的拉著李秋紅進門了,想不到李和的父母也在,對于空著手來,頗有點不好意思。

    李和招呼道,“坐,秋紅什么時候回來的?”

    李秋紅笑著道,“回來有一段日子了。”

    何芳在旁邊解釋道,“還幫著替老四帶回來好多東西呢,李覽的小玩具都是從國外帶回來的。”

    李秋紅笑著道,“那算什么事,就是個順手的事情。”

    李和問,“這就算回國了?不準備出去了吧。”

    李秋紅道,“我的畢業證已經拿了,不像李冰念醫科比較長,她還要兩年吧。”

    何芳給倒了杯茶,笑著道,“回來好,有什么想法沒有,考慮好在哪工作沒有?”

    李秋紅還沒開口,李愛軍就氣呼呼的道,“正被她愁的沒招,我好不容易給她托了關系,讓她進銀行,可她死活不樂意,非要進我那破鞋廠!我帶她來,就想著你們幫我勸勸她,這么大了還不聽話!”

    李秋紅反駁道,“哥,你那是什么年代的想法了?還真拿鐵飯碗當寶貝啊,你稀罕我可不稀罕!”

    李愛軍氣急,“早知道你想到鞋廠上班,我還費心費力送你出國干嘛?不光是對不起我,還對不起你李哥!你想想你李哥替你操了多少心!”

    兄妹倆吵了起來,李和慌忙打圓場,對李愛軍道,“沒你說的那么嚴重,你沒見那么多老師教授都下海了嗎?她學有所成,愿意進鞋廠幫你忙,是好事,你沒必要攔著。再說,你鞋廠大學生也不少,人家不也是大學生嘛,人家能干,秋紅一樣能干。”

    李愛軍有他的想法,“她在家里就是小姑奶奶,我還能指望她進鞋廠幫忙?你說這進銀行多好,對一個姑娘來說,穩當就夠了!我還指望她其他出息不成?”

    李秋紅斬釘截鐵的道,“我已經說明白了,打死我都不去銀行的。”

    李和好奇的問,“你學的是金融吧?進銀行也算對口了,不至于這么排斥吧?”

    李秋紅道,“我有同學在里面上班,我都看清楚了,進去就是受老鼻子氣,你說我這年紀輕輕的,至于嗎?”

    李愛軍道,“我都給那邊打招呼了,人家知道你是我妹妹,能怎么著你?”

    他是存款和外匯大戶,說起這話底氣十足。

    李秋紅冷哼,“那就更不能去了!”

    她也有她的驕傲,她不愿意進去做關系戶,到時候待的時間長了,連好賴人都分不清了。

    李和道,“老李,我覺得秋紅說的挺對的。再說自家有生意,何必去幫襯別人?“
三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