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我的1979

528、李莊來人

    報紙上最近都在瘋傳一個偉大的作曲家,一晚上誕生了二十三首新歌!

    曲曲都是經典!

    報紙上甚至展開有獎搜尋這位作曲家,目的不為其它,只求這位作曲家把譜子和詞填完整啊!

    因為這位作曲家兼歌唱家在舞廳里唱歌總是唱一半就不唱了!

    這可讓許多人心焦!

    許多音樂人從全國各地而來堵在海韻歌舞廳,只為碰機會能遇到這位高人,結果大多人都是無功而返。

    連蘇明在老家都坐不住,急吼吼的打電話給付彪,讓他去趕緊的調查。

    付彪沒得李和的允許,哪里敢私下跟蘇明透底。

    他問李和該怎么辦的時候,李和給了一大摞草稿,“給他的音響公司出版吧,不要說是我的。”

    酒醒后的第二天,他就閑著沒事寫出簡譜和歌詞,不過大多還是寫不完整,他的記性沒那么好。但是內容已經**不離十,所缺部分的旋律,可以通過專業的音樂人士扒譜,沒多大難度。

    他相信蘇明知道怎么做。

    這些歌曲不是他的原創,但是也是讓他暗自得意了許久,能上一次頭條,真不容易!天天看于德華他們上頭條,他只能干嫉妒。

    “李怡?”付彪看到草稿上的這個署名很是愣了一會,李家有幾個人他是清楚的,李和的老家他都去過。

    李和擺擺手,“郵寄過去吧,別管那么多。”

    付彪走后,李和點一根煙,癱在椅子上一動不動,他這是完成了他閨女做音樂家的夢想,雖然她不一定知道。

    在劉傳奇的帶領下,李莊的男人們都來了。

    李和到火車站接人的時候都是嚇了一跳,他原本以為只有李隆、大壯、李輝這些人,想不到李莊老老少少的來了十五六個人,連何老西都在里面湊著熱鬧。

    這是他想破腦袋都想不到的。

    劉傳奇見李和在發愣,上前拍著他肩膀道,“怎么不歡迎啊!”

    李和笑著道,“那不能,高興都來不及,只是想不到你們也來。”

    他上前一人散一支煙,這個招呼兩句,那個寒暄兩句。

    潘廣才道,“不能只讓你兄弟一個人掙錢啊,咱們也得沾光啊。”

    李隆、楊學文這些人在浦江買股票掙大錢,李莊方圓幾里地,沒有不曉得的。所以這一次都是把李隆這幾個人都盯緊了,一見他們要往深圳來,自然都嚷著要跟著來。

    李隆等人不好拒絕,只是交代,賠錢不要怨他就行。

    大家不信邪,你都能掙到錢,為什么我們就不能掙到錢?

    反正大家只認一條路,李隆做什么,他們跟著做什么就是了。

    “沒有不行的,趕緊上車吧,到了再說。”辛苦李和有先見之名開了是面包車來,要不然還真坐不下。

    不過即使是這樣,上車以后依然擠的夠嗆。付彪開的面包車塞進去0個人,李和的suv也坐著6個人。

    李和親自開車,副駕駛位讓劉傳奇給坐了。

    劉傳奇在李和的車子里,這里拍拍,那里摸摸,滋滋道,“難怪說你小子發大財,這是真發大財了!這車子得好幾十萬吧?”

    李和笑笑,“差不多。”

    車子停在酒店門口,他又招呼大家下車。

    這么富麗堂皇的酒店,卻沒有人愿意進去,各自提著蛇皮袋,手提袋,包袱站在酒店門口,扭扭捏捏。

    劉傳奇望著西裝領帶的男人,鮮艷靚麗的姑娘在酒店進進出出,把李和拉過來道,“找個便宜的地方,你也別欺侮我土老帽,這種地方我一看就知道不是咱們能住的起的。”

    李和道,“來我這,哪里有讓你們花錢的道理,都算我的。這里是我朋友的酒店,想住到什么時候都可以。”

    “別啊,咱們是來賺錢的!可不是吃大戶的,要是你朋友的,更不能讓你為難,你瞧瞧咱們這些人進去還能像什么樣子。”劉傳奇指著正扒在酒店旋轉門往里面探頭的潘廣才幾個人。

    楊學文也過來道,“就是,就是,到這種地方我都不知道怎么吃飯好。就是個睡覺地方,不用那么講究。出來掙錢的,又不是享受的。”

    “那走吧,走路過去吧。”李和覺得自己做的還是有點偏頗。

    付彪是機靈人,先行去附近的小旅館,打好了招呼。

    一行人也沒登記,直接上樓。說是小旅館,其實也不小,只是相對于于德華的金鹿酒店,規格不是太足。

    兩個人一間房,自行選擇搭伙住在一起的。

    李和招呼他們收拾好行李下去吃飯。

    何老西說,“俺躺會,困的不行,你們去吃吧。”

    “我也睡會。”潘廣才的眼睛揉不開,哈欠連天。

    最后三三兩兩都想好好睡會,只有幾個人愿意下樓,連李隆都不愿意下樓。

    “那我給你們帶點。”坐火車有多辛苦,李和自然有體驗。

    最后下樓的只有劉傳奇,豬倌陳永強,李輝等五六個人。

    在旅館的拐角,劉傳奇看到面館,直接不愿意走,嚷道,“就這,嘗嘗這家板面怎么樣?”

    要是只有一兩個人,他倒是無所謂,真心不花幾個錢,但是這人太多,花錢還得了。李和的錢不是天上掉下來的,他自然不能讓李和多破費。

    李和還要說什么,一行人已經進去了。

    他無奈,指著盆牛雜和羊雜對店老板道,“你這零碎也別磨磨唧唧往碗里添了,這盆給我們得了。”

    “我們是一天生意呢。”店老板自然不能同意,他們這里是賣的牛雜面和羊雜面,雜碎都是提前煮好的,客人來吃,直接添上一勺頭,要是都給了李和,再來客人,難道只給他們面不曾?

    現煮雜碎根本來不及。

    “可以了吧。”李和塞了兩百塊給老板。

    “哎。”雖然嘆氣,但是老板還是高興的接了。

    不一會兒,付彪又提了一大堆的鹵菜和鹽水雞過來。

    劉傳奇被這樣弄得不好意思,對李和道,“不用這么客氣,你要這樣,早知道我們就不來找你了。””喝酒,喝酒。“李和見店老板把酒送過來,每人面前啟開三瓶,”喝不完不準走。“
三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