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我的1979

609、入學

    如果能成功收購arm,加上他和俄羅斯別捷列夫合資的半導體廠,他在芯片行業將有一席之地,這也是中國芯片行業的機會。

    即便中國后來每年在芯片行業投了上千億美金,與頂級芯片制造商之間仍會存在難以追平的技術差距。

    成不成李和不知道,但是他該做一做的。

    一大早,李和習慣性的像往常一樣穿褲衩子,可是剛出門就感受到一股寒風,蜷著身子,麻溜的上樓去換了長褲。

    郭冬云等人看著他狼狽的樣子哈哈大笑,等李和上車后,眾人一起驅車陪老四一起到學校報道。

    上午9點多商鋪大都還沒開門。

    “這真是懶得不成樣子。”李和想去買瓶水喝都沒地。

    正是開學的日子,學校里車多,人多,李和一行人的豪華車隊并沒有引起多大關注,這里可不是平民學校,學生家庭非富即貴,拼爹的話,誰都不怕誰。

    牛津城的建筑古色古香,分屬于不同歷史年代的不同建筑流派。

    下車之后,郭冬云見李和四處張望,就笑著問道,“有沒有感覺到一種莊重?像不像回到了中世紀?”

    隨處可見的雕刻、精美細膩的穹頂、典雅紳士的室內裝飾,墻壁上隨處可見的幾近千年的歷史中誕生的杰出人士的畫像,不同時期的歷史痕跡結合的很完美,這種厚重歷史堆積起來的美,讓人很迷戀。

    “中國人民是從來不信邪的!”

    “什么意思?”李和這么莫名其妙的一句話,讓郭冬云不得其解。

    李和道,“就是宗教建筑罷了,儀式感比較強,宗教延伸出來的。中國除了在軍隊里有點這么儀式感,什么都有點混沌的狀態,這點中國人不如。”

    他教過科學史,對宗教與科學自然做過深入的研究。

    當然,他這樣說,肯定不是否定,這么一個地方,牛人輩出,作為全球頂尖學府,還為中國培養出來不少大神級別的人物,他的佩服之心還是有的。

    郭冬云笑著道,“這倒是真的,牛津的各個場合的儀式感很強,比如考試,它的考試院是一個單獨的、空間非常寬闊的建筑,從里到外都十分肅穆莊重。而參加考試,男生必須正裝,深色短襪,黑鞋,白色領結,白襯衫,黑袍,女生黑色裙子和長襪。考卷都是一枚銅環扣住。要不等會可以帶你去看看。”

    “哎,相比咱們中國人可以算是無組織無紀律,就是不信邪,自古就有造反的傳統。王侯將相寧有種乎,都要試一試。英國佬不行,奴性太重,就沒有過正兒八經的農民起義。好不容易把查理一世送上斷頭臺,還跟農民沒啥關系。”李和又犯了嘴貧的毛病,“瞧瞧,現在那英女王什么的,還活的滋潤著呢。”

    “別亂說話。”郭冬云趕緊打住。

    李和不屑的道,“言論自由唄。”

    郭冬云白了他一眼,“言論自由的前提是政治正確。”

    她不再搭理李和,拉著老四去報道。李和及其沈道如等人在身后,一邊拖著行李,一邊抽煙,不時對過往的妹子指指點點,黑色的,白色的,棕色的,各有千秋。

    沈道如笑著道,“后悔結婚那么早了?”

    “還真有那么點。”李和又問他,“你什么學校?我忘了。”

    “倫敦政治經濟學院。”沈道如通過不懈的努力,終于在去年拿到了大律師的資格,雖然他已經沒法做律師,可是能成為大律師依然讓他高興不已,為了慶祝,還特意在酒店擺了五六桌。

    兩個人坐在臺階還沒聊上幾分鐘,只有郭冬云從里面出來了,笑著道,“一個簡單面試,面試完就ok。”

    李和從她手里拿過一張紙看了看,又止不住吐槽道,“一萬八,真黑。”

    折合人民幣十幾萬,雖然對于學費之類的東西,他早就清楚,可還是不妨礙他去埋怨一下。

    老四出來的時候,比劃了一個‘ok’的手勢,然后道,“我們去找宿舍吧。”

    李和問,“不能在外面住?”

    他想給老四直接買一套,住宿舍并不是太舒服。

    郭冬云道,“只對本科生有要求,李冰倒是可以在外面住。”

    李和剛要問老四的意思,老四卻搖了搖頭,“我住宿舍。”

    李和沒強求。

    老四的宿舍分配在三樓,那么重的大箱子沒法拖地,李和哼哧哼哧的給搬了上去。

    他好久沒做這種體力活了。

    老四過去敲門,開門的是個一金發碧眼的姑娘,李和一看,就知道是他喜歡的那種款的。

    只是哎。

    宿舍是非常寬敞的,三張床鋪。

    里面有各種柜子可供學生合理安排放置各類物品。有專門放衣服的衣柜、可以容納足夠書本的書架、存放個人常用物品的床頭柜、存放重要物品的保險柜。

    李和很滿意,不是那種上下鋪,感覺這二千英鎊的住宿費交的還算值。

    哪怕柜子再多,也放不下老四帶過來的東西,光是咸貨,王玉蘭就給塞了一大箱子,這個誰都沒攔住。

    兩個熱心幫助老四收拾東西的姑娘,看到那只還在翻眼珠子的咸鴨子,也忍不住嚇了一跳。最后看到一大包的雞爪子,更是一臉的驚恐。

    老四為難的看著哥哥。

    李和對丁世平道,“扛著回去,咱們晚上找個可以開灶的家庭旅館,自己燉著吃。”

    一晚上住七八千的賓館,他都感覺腦子有病,哪怕他可以毫不猶豫的做上億的投資和捐款。

    老四道,“你們走吧,不用在這里,我收拾收拾東西,再熟悉熟悉這里。”

    “行,有什么事打我電話。”李和趁老四不注意又塞給了她一張卡,走出宿舍門口才道,“還是原來的密碼,想買什么車,自己去買去。”

    “喂,哥。”老四反應過來追出去的時候,李和等人已經走了很遠,只是笑著沖她揮揮手。

    中午的時候,沈道如就在倫敦的郊區找了一戶華裔家庭的房子,油鹽醬醋,爐灶都齊全,蒸炸煎煮也都沒問題。

    一行人立馬就從酒店搬了出來,往倫敦而去。

    這兩天,李和等人算是委屈了肚子,所以一到地方,第一件事就是忙著吃的,那些咸貨必須給消滅掉。

    丁世平下廚,沈道如打下手。

    兩個人剛要開灶,李和慌忙打住,指指屋頂類似監視器的東西。

    郭冬云笑著道,“這個是挺煩的,招來火警可不好。”

    中餐的油煙有多大,自不必說。煙霧報警器有可能直接報火警處理。

    李和在這家的抽屜找了一圈,也沒找到適合遮擋的東西。

    沈道如很有經驗的從冰箱里拿出保鮮膜,“看我的。”

    他扯了一截保鮮膜,直接把煙霧報警器給蓋上。
三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