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我的1979

631、開弓

    但是他是不傻,看見李和滿滿的笑意,又結合下午的事情,使勁的拍了好幾次腦門。 等回頭,只能看見匆匆而去的王元和董進步的背影,也立馬跟著跑了。

    李和還是帶著王元的兩個手下去樓下的飯館子,這一次除了豬肉燉粉條,還一口氣點了腌蝦爬子、蔥燒海參、小市羊湯,吃飽了才有力氣。

    “盤子清空,不要浪費。”李和喝了一罐啤酒,吃了大半菜,胃頂的難受。

    對面的兩個人根本不需要李和多說,高個子拿了烙餅把盤底子的油都給抹干凈了,另外一個人也把羊湯喝的底子都不剩。

    李和剛想摸口袋,又下意識的縮了回去,摸摸肚皮,心安理得的看著高個子去付錢。

    董進步和王元帶著幾個人進來,李和正準備走人。

    “小姐,再來兩盤子烙餅。”王元不好耽誤時間,也只是拿了幾個烙餅充饑。

    “帶誰去?”李和點完人頭,發現他倆居然帶了四個人過來。

    “要不帶過去再說?”王元試著提議。

    他話音剛落,陳有利也帶著一個人進來了。

    李和想了想道,“加我,頂多四個人,自己選吧。”

    王元道,“算了吧,我算一個,再帶一個吧,剩下你們誰去?”

    董進步咬咬牙道,“我去吧。”

    陳有利留守。

    這樣,一行四個人開著二輛車一起到警察局投案自首。

    董進步象征性的出面代為做了一個筆錄,李和也用化名簽了個字,統一以聚眾斗毆罪被拘留。

    李和把郭東給埋怨,什么罪不好,偏偏是聚眾斗毆罪,因為聚眾斗毆此時和尋釁滋事,侮辱婦女屬于一個范疇,統統歸為流氓罪,不是后來意義的那種破壞公共秩序的行為,這個名聲可不好聽。

    但是一想到正事重要,何況是化名,也沒有計較。

    對于小黑屋,李和是不陌生了,他畢竟不是頭一次進了。

    他和董進步等人剛進去,接著,哐當一聲,鐵門關,旋即緊鎖,昏暗的燈光下,將他們四個人的人影拉長,皮鞋踩在地的聲音,回蕩在這屋子里,顯得是那么的詭異。

    警察在外面裝模作樣的喊,“都老實一點,不然是罪加罪,在里面好好反省,看看還有什么要交代的。”

    然后頭也不回的走了。

    “是你?”從屋拐角站起來一個人直勾勾的盯著李和,“真是冤家路窄啊。”

    隨后跟著他身后,也懶洋洋的站起來三個人,手骨捏的啪啪響,好像終于找到了好玩的樂子。

    “呦呵,幸會幸會,想不到還能在這里遇見。”李和假意的笑著弓手。

    要是不了解郭東的,以為這郭東也真夠公事公辦的,他這邊是四個人,而劉勇那邊剛好也是四個人。

    事實是看來郭東不但把他摸透了,還把他身邊的王元摸透了,有王元在他不可能吃虧。午發生的流血事件,不但有劉勇,還有劉勇的手下,眼前剛好可以一鍋端,好好的把那口氣撒了。

    “小子,原來是你,我找了你那么久,都沒有找到你。這次你休想再跑,敢得罪我,我會讓你死的很慘。我要讓你知道死字是怎么寫的!”劉勇像是打了雞血一樣,又神氣無地,蠢蠢欲動地盯著李和。

    四對四,劉勇不怕,他們都是擅長打群架的,是誰夠狠!誰狠誰能贏!

    冤家路窄,他一直苦苦尋找的仇人,此刻對方卻活生生地站在他面前,他又驚又喜,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老天開眼啊。

    而且下午又得了晦氣進了局子,他非要在李和身發泄一下!他發狠非要搞死這個小癟犢子!

    無非是罪加罪!

    他有什么怕的!

    他不擔心他出不去,局子他沒少進,可以說是家常便飯,他熬得住,而且憑著他現在的關系,出去不是難事,至于眼前,他覺得只是他運氣不好罷了,全然沒把起因往李和身想。

    “哦,是嗎?”李和有點不屑。

    “你試試知道了,老子說今天要搞死的人不會活過明天!”劉勇緩緩朝著李和過去。

    “那來試試。”李和點著一根煙,優哉游哉的看著他。

    劉勇看到李和的煙,眼前一亮,從進來后,他們這些人身總共那么半包煙,在寂寞已經消耗干凈,此時正是口干咽燥。

    現在最讓他難熬的是沒有煙抽。

    為了煙,他也要搞李和!

    “現在給老子磕頭!要不然的話.....”劉勇說的很慢,很低沉,以往他用這種方式嚇唬住了不少人,屢試不爽。

    他要讓人感受到他有殺人的決心。

    “要不然?”李和煙圈吐的更大了,“你還是不曉得錯啊。”

    “我斷你兩條腿!給老子磕個頭,我保證少斷你一腿。”劉勇冷笑道。

    李和笑著道,“你這種人能活到現在也是跡。”

    “敬酒不吃吃罰酒!”

    大概是出于對劉勇的熟悉,或者說是長期形成的默契,劉勇的話音剛落,劉勇手底下的刀疤臉的拳頭已經往李和身砸過去。

    李和動都沒動。

    因為王元已經出手,他抓住刀疤臉的手,一個背摔,將他掄了起來,嘭的一聲,狠狠的砸在地。對他來說,這種兇態畢露的混混,全身下可以說到處都是破綻,跟個沙包一樣沒什么區別。

    刀疤臉頓時五臟翻騰,眼冒金星。

    劉勇手底下的另外兩個人反應也不慢,一起朝著李和等人撲過去。

    這次李和同樣沒動,因為王元帶過來的那個大胡子沒給他機會。等李和想出手的時候,大胡子已經撂倒了一個。

    最前面的那個連吭都沒吭一聲倒飛了回去。

    沒等另一個反應過來,大胡子又順勢一個轉身擒拿加鎖喉,剛要習慣性的捏喉嚨,卻又及時收住,整個動作如迅風閃電,行云流水一般,不僅簡潔,有效,還透出一種異樣的美感。

    不但李和沒出手機會,連一直想表現的董進步都插不手。

    唯一好好站著的,只有一個劉勇了。

    突然又傳來撕心裂肺的慘叫聲,王元踩斷了假裝昏迷的刀疤臉的手骨。

    李和都聽得毛骨悚然。

    而劉勇這邊三人頓時傻眼了,他們的心頭頓時涌了一抹強烈的不安。

    “你到底是誰!”劉勇終于感覺到了不對。

    “我是你爺爺!”李和突然間一巴掌朝著劉勇甩過去!
三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