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我的1979

632、列迎

    這一巴掌他是用足了勁頭的!

    劉勇反應也是很快,可是正要側身躲避的時候,又被旁邊的王元給推了一下。

    啪!

    他的臉剛好迎李和含恨而來的巴掌。

    這聲響在空曠的小黑屋里顯得格外響亮。

    “你!你敢打我!”劉勇倒退了兩步,捂著臉,簡直不敢置信!

    李和沒說廢話,一蹬腿又狠狠地踹一腳。

    劉勇一屁股跌坐在地,面紅耳赤,恨的咬牙切齒。

    王元前一把抓著劉勇的衣領,把他給提起來,強行拖到李和的跟前。

    李和再次甩過去一巴掌,“不識好歹的東西。”

    “……草,你他媽的,只要讓老子出去,老子要殺了你,殺你全家!”劉勇大聲叫道。盡管痛的很,可是他忍住,依然不服輸。

    李和面色一寒,此生他最痛恨的是威脅他親人之輩。

    他咬牙對王元道,“拆了他!”

    王元對旁邊的大胡子使個眼神色,大胡子立馬把手搭在劉勇的肩膀。

    只見大胡子面無表情到劉勇的身后,然后抓住他的肩膀。

    劉勇嚇了一跳,大喊,“你要干什么!”

    大胡子沒理他,手指微動,咔嚓,劉勇肩膀的骨頭也被悉數捏碎。

    登時,劉勇的慘叫聲高亢響亮,最終變成了嘶啞的嗚咽聲,豆大的汗珠順著臉頰簌簌而下,臉部肌肉因為痛苦而扭曲起來,整個身體也像是篩糠一下不停地顫抖。

    劉勇手底下的三個人看著這一幕,聽著劉勇的慘叫,覺得雙腿發軟,差點一屁股跌坐在地,沒有一點前營救的想法。

    王元指著大胡子笑著對李和道,“他是專業的。”

    “看的出來。”盡管指令是李和自己下的,可是他還是被大胡子的手段和狠勁給嚇了一跳。

    大胡子把手搭在劉勇的另一個肩膀,依葫蘆畫瓢,又是咔嚓一聲,接著又是一聲慘叫。

    “警察!警察!“

    他不停的在呼救。

    幾乎快痛的暈厥了,不停地祈求警察快點來,他沒想到他以往最討厭的警察,他也有企盼他們的時候。

    李和卻充耳不聞,道,”憑著你這種囂張勁,應該沒少害人吧?”

    他有種替天行道的快感,劉勇這種人死不足惜。而且這幫人不但欺行霸市,打砸搶奪,還拿人命不當回事兒,早該去領盒飯。

    “你到底是誰?”劉勇大口的喘著粗氣,大概曉得警察是不會再來,也死了心,不再呼救,但是他很篤定李和不敢殺他,也仍然是一副強硬的態度,“兄弟,不怕告訴你,我在這里呆不長,你也是混社會的,明白得饒人處且饒人,日后好見面,此番咱們揭過,后會有期!”

    “后會?”李和朝他臉吐個大煙圈,然后冷笑道,“你還沒搞清楚你是怎么進來的吧?”

    劉勇道,“老子進來可不是一次兩次了,因為什么進來,心里當然有數。”

    照以往的經驗,他不用三天能出去,無非是花錢。

    李和道,“哎,告訴你個好消息和一個壞消息,你要聽哪個?”

    “你能有什么好消息?”嘴角的血已經順著嘴角滴在地,劉勇已經沒有能力去擦拭。

    李和戲謔道,“好消息是你不會死,起碼不會死在我手里。當然,你手里有沒有人命,只有你自己清楚,要是有人命,我不能保證了。”

    “這個不消你說。”劉勇不想聽李和說這種廢話,他的人脈,他的地位,他的財富使他很有信心他能像過往一樣盡快出局子。

    “壞消息是...”李和細聲細語的道,“你這輩子都出不去了,我建議你提前安排好后半輩子的監獄生活吧,爭取好好表現,不讓人打死。”

    “胡說。”劉勇不信。

    董進步冷笑道,“你落到了現在這個地步,猶不自知,姓劉的,實話告訴你,你沒戲了。可沒幾個人能享受到武警抄家的待遇。”

    劉勇突然一愣,好像瞬間回過了味,他終于感覺到了這一次和以往的不一樣。以往頂多是警察堵門,而這一次是他親眼見到一眼望不到頭的武警車隊。

    而且,這一次從進來到現在,以往對他照顧有加的熟人,對他也是聲色俱厲。

    “哎,出于人道主義,我會盡快安排你出庭,讓你少在這里瞎猜,很快會出結果。”李和站起身。

    王元會意,朝著鐵門拍了三下。

    不一會兒,外面的過道傳來了腳步聲。

    “你到底是誰!”劉勇終于感覺到驚恐,這一次他終于踢到了鐵板。

    他怎么莫名其妙的栽了呢?

    他簡直不敢置信!

    “我是誰不重要。”外面的人已經在開門,李和信不走到門邊,繼續丟下一句話道,“你只要知道和我玩,你玩不起行了。”

    “兄弟,我認輸,你大人不記小人過。”劉勇心里存在最后一點奢望。

    李和回過頭笑道,“相信肯定也有人這么求過你,你放過別人了嗎?”

    門剛打開,李和直接出門了,而不再搭理劉勇的嘶喊。

    “王八蛋,你不得好死!”

    李和沒回頭去計較,他只要知道劉勇這輩子是沒機會出現在他面前可以了。

    局長親自出來向李和表示歉意,由于辦案人員的失誤,使李和被拘押超過了半個小時。不少不明里的警察都感覺到吃驚,他們的局長是有名的黑包公,何曾對人這樣和藹過!

    這讓他們大跌眼睛!

    更是讓他們吃驚的是,局長極力籠絡的對象好像無所謂的樣子,寒暄了幾句出了警察局,留下他們的局長在身后吃癟。

    可是他剛出警局,他笑不出來了。

    雖然有好幾排的人在對著他笑。

    從站在第一排間的于德華、付霞、蘇明開始數,居然浩浩蕩蕩的來了三十多人。門口的馬路,被各式的豪車給塞滿。

    他又看到了閃光燈。

    于德華和沈道如、郭冬云這些人先不說,李愛軍、付霞、蘇明、壽山這些人已經是國屈指可數,名震南北的企業家,除非媒體真的是吃白飯的,要不然怎么可能不關注這么龐大的陣勢。

    立馬背過身,對王元道,“趕緊讓他們滾蛋,看著太礙眼。”

    王元看到了潘松,前嘀咕了幾句。潘松點點頭,又向旁邊的人說了幾句,浩浩蕩蕩的隊伍只能轉身走人,計劃晚再去找李和。

    可是,他們失算了,他們根本沒有機會再見到李和,他們的車隊剛出發,被市委的領導給堵住,被迎接到了國際酒店。

    為了市里的招商事業,市里的領導馬不停歇的開始門拜會,一次性聚集到這么多大土豪,簡直是前所無有,要是失去了這次機會,他們都會拍死自己!

    一切為了招商引資,為了招商引資的一切。

    壽山、于德華、沈道如等人都已經習慣了,他們現在不管走到哪里都是這個待遇。當晚一致推舉年齡最大的壽山為投資代表團的團長,參加了由領導班子集體出席的歡迎宴會。
三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