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我的1979

651、開盤

    

    不管怎么樣,他與熊海洲的斗爭都會波及到周邊的樓盤。

    令李和稍微為難的事是怎么處理市城市改建綜合開發公司,他的大腦立馬兒像電腦一樣地飛速運轉了起來,可人腦畢竟不是電腦,電腦是沒有情感的,所以電腦在決策時絕不會被感情因素所影響。

    可人卻是有情感的動物,所以常常會感情用事。

    最終的決定是章舒聲的面子他是必須給到的。而且既然章家的老大能找到他,說明這實力和能耐非同一般,絕對熊海洲強,熊海洲現在還蒙在鼓里呢。

    “李老板,要是沒什么吩咐,我現在去按照你的辦?”郭復興見李和好久沒說話,主動提出告辭。

    “等下。”李和想了想問道,“旁邊的市城市改建綜合開發公司的房產什么時候開盤?”

    郭復興道,“整個下半年,三環以內估計有20處樓盤入市,累計住宅套數約9790套,累計供應面積超過112萬平方米。他們原本計劃是下個月開盤的,可是看到周邊這么多樓盤,他們現在可能會提前開盤。即使是熊海洲不會料到我們要對付他,可也是在擔心扎堆的樓盤會沖擊到他,現在已經在報紙、廣播開始做廣告,也有可能會突然襲擊搞開盤。”

    “這樣,改建綜合開發公司能提前開盤最好,咱們不用理會,給他們一些時間,一旦熊海洲開盤,沒時間給他了。”李和繼續道,“告訴平松,如果改建公司最后還有未銷完的尾盤,找個生臉,我們去包圓,按照他們的開盤價來。”

    “李老板,這樣我們的損失可更大了?他們開盤了,熊海洲估計不會等多處時間,頂多差一個星期時間,這一個星期指望改建綜合開發公司清盤是不可能的,頂多賣十幾套,零頭都賣不完,剩下的1000多套起碼值二個多億。”

    包圓?

    那可是二個多億!

    財大氣粗也不用這樣吧!

    郭復興努力的提建議道,“要不要我們提前通知下姓章的?讓他們提前開盤,哪怕多一個星期也好,他們多賣樓花,咱們也能少損失。”

    送人情也沒送二個多億的啊!

    做生意也沒這樣做的啊!

    “這樣會打草驚蛇。”李和毫不猶豫地搖搖頭,“這么辦,而且我們未必會有損失。”

    “李老板,這我不明白?不虧錢?”郭復興表示他的數學也不差,怎么算怎么虧錢,怎么會不虧錢呢?

    “你前階段還對地產信心滿滿,現在沒信心了?”李和笑著道,“誠然這樣做會占用大筆資金,可是與地產增值的幅度相,簡直不值一提。”

    長期看來,盡管現在價格已經高到令普通人難以接受,但京城房市繼續堅挺依然是未來的必然趨勢。

    城市居民的年人均可支配收入遠遠追不房價。

    房價高是怪地產商嗎?

    在這種專業問題,聽取一家之言是不好的:這容易令人過度迷信某個要素對整個問題的解釋力,最終形成難以抹去的偏見。

    房價總的來講是市場供求和經濟社會發展水平的反映。

    住宅地產的價格高低取決于該人口吸引力,決定人口吸引力的最大因素在于人口活動密集度,這是理論支撐。

    縱觀國人的住房奮斗史,當國家力量全面介入并掌控住房問題時,國人居住條件僅僅得到有限的改善,而且隨著時代的發展越來越捉襟見肘。

    而最近十年住房市場的繁榮,恰恰是因為對私有產權的重新承認,由市場力量代替國家和集體來開發和供應住房。

    地產商提供的是需求,如果房產沒有商品化,得到的結果反而是更多人住不房。

    不要指望福利分房普通人能受益,福利分房制度的一個重要特點,是按行政級別配給,單位給予不同級別職工的租金補貼也不一樣,行政級別越高補貼越多。

    城里的普通人尚且難,何況農村人。

    要解決住房問題,其實唯一的出路是增加供給,實行市場化。

    “是的,我很堅定。”郭復興迅速理解了李和的意思。

    “那這么辦吧。”

    李和擺擺手,郭復興告辭。

    這一天,在深夜里,李和已經了床多時,只是翻來覆去,推著、擠著、抱著,大概是因為心懷愧疚,又平時努力許多。

    三聲炮響,差點累癱。

    不過征服感還是足足的。

    對方也顯得較滿意,桃花生面,綠鬃生煙,武媚百態,對著李和說出了平常不輕易說的甜言蜜語。

    他好容易朦朧了一會,床頭的電話鈴突然朗朗響了起來。他一聽,卻是平松的聲音,道:“甘柏小區明天開盤。”

    “按照計劃辦。”李和掛斷了。

    所有的事情的發展都沒出他的預計,改建綜合開發的甘柏小區提前開盤。

    甘柏小區放出了“7天不漲價”的信號,意即一周之后難說。

    這是老套路了,無疑是告訴買房者,7天之后肯定漲價,早買早劃算。

    甘柏小區的售樓部門前搭起了舞臺和拱形氣球,臺的歌聲不斷,音響聲音很大,盡管是人山人海,可是瞧熱鬧的居多。

    售樓部里,詢價的很多,不滿聲也很多。

    有看房意向的客戶一看到開盤價急不可待地說:“去年這一片只要3800!你們現在居然敢賣4000?”

    售樓小姐說:“那是什么時候?現在的房地產都漲價,我們只漲了兩百塊,小菜一碟。”

    客戶氣憤地說:“你是坐著說話不腰疼。一平方米漲兩百塊,100平方米是二萬塊,啥人有這么大家底子,拿二萬塊當小菜一碟?”

    售樓小姐一聲不吭,臉發燙。

    整個一午,甘柏小區只售出了三套房。

    李和帶著大奎坐在甘柏小區售樓部對面的馬路牙子。

    大奎道,“這撲了,按照這架勢,一周能賣出十套房都是不錯的。”

    郭復興搖搖頭,“不止,許多人雖然沒有成交,可是都是帶著現金來的,第一天都只是觀望,第二天也許才能成交,應該我預想的要好。”

    “你怎么知道人家是帶著現金來的?”陳奎不滿意郭復興一個新人當場駁他的面子。

    “瞧瞧他們拎的那包重量知道了。”郭復興也有點瞧不陳奎這種土暴發戶,論斤兩和平松這些人還不是一個級別。

    “希望他們能抓緊時間吧。”李和走到哪里都不忘記自己的茶壺,啜一口繼續道,“看明天的情況吧。”

    但是事情卻出乎了他的意料,熊海洲的頤和山莊在第二天也開盤了。
三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