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我的1979

求個訂閱。

    丈母娘的態度令李和安心不少,起碼表面上是熱情的很,對李和噓寒問栗。 (.  . )?火然文 .?ranen`

    可那一臉不爽表情的的小舅子就令他著惱了。小舅子已經喝的面紅耳赤,端著酒杯子一個勁的勸酒,不給李和一點喘氣的機會,“來,不要裝熊。干掉。”

    “慢著點喝。吃口菜,不著急。”李和不斷的向廚房張望,希望何芳趕緊出來解圍。真要拼酒,他真不會怵這熊孩子。

    可到丈母娘家第一天把小舅子給灌多了,不是實力作死嘛!

    “能不能喝了,麻利點。”小舅子三十多歲,下巴額的胡須已經變黑了,臉面開闊,眼神里對著李和透漏出不滿的神色!

    “行,喝。”李和推辭不了,只得一口悶下了!

    我草!

    我是你姐夫!

    小王八羔子!

    他不知道哪里惹這貨不滿意了,他來的時候為了表示莊重,還特意把頭發留長了,就連衣服襖子都是新買的。怎么看都是一表人才啊!

    “來繼續。”小舅子不容李和得空,又給李和杯子倒了一杯酒。

    他都三十多了,找了一個20多歲的姐夫!

    他能服氣才叫怪呢!

    這聲姐夫讓他怎么喊出口!

    他非給這毛頭小子一點教訓不可!

    “來。”李和就不信治不了這小樣了!

    兩個人你一杯我一杯,菜還沒上完,半斤酒就下去了。旁邊的親戚一看這樣子不行,勸著兩個人都歇著點。

    何芳端著菜從廚房里出來,對著這犯唬的弟弟也是無奈,二話不說先用筷子抽了一下他的頭,才笑瞇瞇的說,“多能喝啊,咱倆比劃。”

    小舅子聽了這話剛想反駁,剛對著何芳的眼神,有點發憷,低著頭半天沒敢言語。他家老大他也惹不起。不是因為怕,而是因為尊重,他也尊重他的姐姐。

    “沒事,多喝點就是了。”李和憋著笑,悶頭扒自己的飯。大蔥蘸醬在嘴巴里嘎嘣響亮,再配上一點辣椒油,他感覺他能再下去兩碗飯。

    習慣性的把飯碗撂旁邊,然后舉著杯子跟著旁邊的親戚挨個敬了一杯,欠著身子,杯口放的極低。

    何芳對她弟弟說,“趕緊給你姐夫盛飯,愣著干嘛。”

    “不用。我自己來。”李和搶先一步按在了碗上,拒絕了小舅子伸過來的手。然后自己去廚房盛飯去了。

    他吃的香甜,老太太卻用異樣的眼神盯著他,李和坐立不安。

    下晚的時候,何芳帶著他在周邊的叔伯兄弟的親戚走了一圈,禮物無非是煙酒這些東西,遇著了小孩子塞個三五塊。

    何芳說,“明天我們去鄉下。”

    她的兩個姨還有一個舅舅都在鄉下呢。

    “還要去鄉下?”李和聽了心肝發顫,他不怕累,就是怕冷。穿著大皮襖子都沒暖和勁。耳朵都要凍掉了,凍得哆哆嗦嗦,噴嚏一個比一個響亮。

    何芳拉著他胳膊道,“再委屈你兩天,親戚走完了就好了。”

    她父親是老大,父親下面還有三個弟弟,兩個妹妹。不用想,親戚是極多的。

    “胡說什么呢,哪里委屈了。高興都來不及呢。”李和怕她多想,就繼續道,“你老娘沒多說啥吧?“

    “結婚證都領了,還能說啥?”何芳繼而嘆口氣道,“她就是挺膈應咱倆這年齡的,怕將來我吃虧。”

    李和說,“我會向她證明你的決定是無比英明的!”

    晚上睡覺成了難題,何家住的太小了,總共就兩家睡覺的屋子,何芳老娘住了一間,何芳兄弟何龍帶著媳婦孩子占著一間。每次何芳回來,都是跟著老娘湊合擠一起,可是現在多了李和哪里還有地方擠。

    李和說,“要不我睡客廳就行。暖氣暖和著呢。”

    他也沒敢當著老太太面前說去住賓館,賓館是多的是,可住賓館也未免太顯擺了,好像這何家容不下他似得。

    何芳說,“那我陪你打地鋪。”

    李和連忙說不用,可還是架不住何芳的要求。

    兩個人果真在地上鋪了厚厚的墊被,席地而眠,屋里暖氣足,一點兒都不冷,甚至還有點悶熱。李和還是有點不習慣,在地鋪上翻來覆去的也沒睡著。

    好不容易睡著了,又被何芳給拍醒了。

    地鋪在過道上,他要是不起床,一家人都沒地方走路。

    吃完早飯以后,李和悄悄的問何芳,“怎么,你沒想過買房子,要不買個?”

    小地方的房子便宜,買一套大的住著也寬敞,之前回老家的時候,他原本想著買一套,一家人住城里什么都方便。奈何王玉蘭頭搖的跟撥浪鼓一樣,地里的活,家里的牲口,哪一樣都是她放不下的。

    但何家跟他自家不一樣,何家住慣了城里,在城里買房就是自然而然了。

    何芳說,“怎么沒想過,可這地方哪里有什么新建的房子,都是老房子,要么太小,要么太貴,總沒有合適的。”

    她一度想過把京城的房子賣了,在家里買一套。

    李和笑著道,“貴不怕。只要房子好就行。咱又不差錢。”

    他回來的時候包里裝了十幾萬百元大鈔呢,不怕不夠買房子,這種小地方充其量房價不會超過200塊一平,要知道京城最貴的商品房每平也才一千左右,浦江也才在二三千。

    何芳笑著道,“你不用管。我會慢慢攢錢的。”

    李和沒好氣地說,“你明明知道我最不差的就是錢。咱倆現在都結婚了,我的就是你的。你矯情起來就沒意思了。就這么定了。”

    何芳說,“我知道你的意思,你的是我的,可你的不是我弟弟的。”

    她可以幫襯她弟弟,可是她不想把李和牽扯到這種家事里面。

    李和為了增加說服力,繼續道,“就當彩禮吧。咱不是什么都沒給嘛?”

    兩個人沒有媒人,彩禮的事情壓根也就沒提過。

    何芳眉毛一挑,不悅的道,“你論起斤兩來了?這可不是做買賣。”

    “真要論起斤兩也是你虧,你就值一套房子?再說,你還掙錢呢”,李和笑嘻嘻的摟著她肩膀道,“我可是娶了個摟錢小能手,我又不虧。”

    關鍵這里的房子也不貴,能有一萬塊就不錯了。

    何芳噗呲一聲笑了,“你是不虧。”

    她上班的時候,她工資也不低呢。

    她一直沒有跟李和提過彩禮的事情,只是不想在純粹的感情里整些虛頭巴腦的東西。她不能跟李和開這個口,她只能想著以后多存錢補貼給老娘。其實這些年她也沒少補貼家里,她也自認為做的夠多了。

    “錢在包里,自己拿吧。”不管在哪里彩禮這些東西都不能免俗,李和是俗人,何芳是俗人,自然免不了。何況對何芳來說,最重要的不是錢,就是個面子。

    農村也好,城里也好,就是個攀比,如果李和過來,真的一分錢不給,何家雖然不會怎么想,但是架不住別人會怎么樣想。說不定人家還會說,何家這丫頭吃傻了呢。

    要說李和重視何芳,人家都不信呢。

    李和自然不會讓何芳受這種委屈。何況他真的是不差錢。錢代替不了感情,但是錢可以讓別人高看何芳一眼,李和何樂而不為呢。

    “謝謝。”她感激李和的體諒。她不害怕別人說閑話,但是什么叫人言可畏呢?她老娘本來就不容易了,如何再受得了別人的閑話呢?
三分彩官网